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2章
    同樣的夜,凌晨兩點,已經很晚,平時這個時候,南月早就跟周公聊得起勁,理會不了其她。

    今天,她有些反常,突然之間清醒,且沒有半點迷糊。

    因為身邊的古怪。

    她總是覺得有人盯著她看,怪異的感覺讓她不得不張開眼,迎上的,是另一對黑眸,黑夜里,她看清,那是獨屬于云拓的眼。

    嚇——

    南月被嚇了好大一跳。

    “你怎么還不睡?”。

    “睡不著嗎?”

    “你該不會每個晚上都這樣吧”。所以白天才有氣無力很沒精神的樣子,她還以為他的身體又出了什么狀況呢,如果只是沒有睡好,那就太正常不過了。

    云拓收回視線,顯然無意回答南月的問題,一切不言自明,他不需要再花費口舌。不過,他的無言讓南月憑地火地,用力的將他扯了起來。

    “你又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了是不是?”

    “我沒有”。他的眼神鎮定,“只是晚上睡不著而已,你不要太大驚小怪”。

    她大驚小怪哦,這男人真愛說笑,大驚小怪的不是他嗎?“你為什么會睡不著?”追根追底,南月用力的深呼吸,平緩了心情之后,才輕聲問道,不行,她不能動不動就發脾氣,這一次回來,害她都覺得自己的脾氣變得太壞了。

    他不知道,云拓的表情有些迷茫,這一切之于他是極其陌生的,他天生冷感,不,該說感情不豐富,對情感一事并不太了解。

    “我也想知道”。他低語。

    “你——”。他的模樣讓南月發不出火,“好吧,我們花點事情慢慢理清,你來告訴我,為什么會睡不著?嗯?”

    “看著你我就睡不著”。云拓誠實的回答。

    呃——

    一口氣差點沒有把南月憋死,什么叫看著她,他就睡不著,她是恐怖組織成員啊還是鬼,看到她就睡不著,“那你白天看著我的時候不是一樣想睡覺嗎?”晚上和白天就有那么大的差別。

    “白天是白天,晚上是晚上”。云拓理所當然的反駁。

    好,很好——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那你來告訴我,為什么好好的看到我就睡不著呢”。為什么她有種跟兩個寶貝兒子說話的感覺?

    她猜現在兩個兒子都比他懂事好溝通了。

    “我在想,你什么時候會不見”。他的表情又開始困惑,“為什么我要擔心你會不見”,就算她回到莫城,這一次他也可以找她。

    或許——

    他只是無論允許她再次從他面前離開。

    陌生的情感,讓他整個人也變得不正常起來。

    “我答應過你,把你的身體調養好再說”。南月的語氣,更柔了,“云拓,你這是怎么了?”。

    “讓我跟你回莫城去?”他知道,她一時半會是不打算回來的,她在那邊落腳,她的家人在那邊,連孩子也在那邊。

    她不妥協,他來妥協。

    “我們已經離婚了”。她吶吶的道。

    “我們可以再結婚”。云拓立刻回道。

    “但是,我們之間,并沒有足夠深厚的情感需要再婚的地步”。她怕再來一次,又是和上次一樣,那又何苦呢。

    云拓沉默,他不知道該如何說服她。

    他的樣子,看起來即落寞又孤寂讓人心疼,讓南月拒絕的話語到了口中又硬生生的給吞了回去。

    誰讓她心軟呢,就是會被人吃得死死的。

    “這件事,在我回莫城之前回復你,現在,睡覺吧”。深更半夜的,討論這種問題還真的讓人無語的很。

    云拓并沒有因為南月的話而安下心來,他深深的望了她一眼,隨她一起躺下,雖然閉上了眼睛,卻也不是真正的入睡。

    要養胖一個人需要時間,要養胖一副骨頭就更需要時間了,一個月過去了,云拓頂多就是像點人樣而已,還是沒見多少肉。

    她拔通莫城的電話,那一頭,小碩和小昊搶著話筒要跟媽媽說話。

    “我來,我來——”。小的那只硬要搶個先。

    “我是哥哥,我先跟媽咪說話”。大的那只半步不讓。

    “不要不要,哥哥要讓弟弟”。

    “你都不讓哥哥,人家干嘛要讓弟弟”。

    兩個小家伙完全忘了電話那頭有人正在等著,聽得無奈又有好笑。趙麗菲一旁勸說,兩兄弟終于和好了,愿意同時對著話筒一起說。

    “媽咪,你什么時候回來?”大的那只問。

    “媽咪,小昊好想你”。小的那只有哭音了。

    “媽咪也想你們哦”。她也很想早點回去陪著兩個小家伙,可是身邊還有一個大家伙呢,不管他,他只有餓死的份了。

    “媽咪媽咪,快點回來”。

    “快點,快點了了”。

    “行了行了,你們兩兄弟是在唱歌嗎?”電話的主動權落入一家之主的手中,趙麗菲哭笑不得,“南月啊,這兩只小鬼愛鬧慣了,不過,你還沒有談妥嗎?打算什么時候回來?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煩?”

    “媽,沒什么事,我看看時間,盡量早點回去”。

    “也不需要太急,別勉強自己”。

    “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南月才發現,云拓一直就坐在她的身邊,且以一種讓人不解的眼光看著她,剛才的電話他都聽到了,坐得這么近,呃,她還真的忘了他的存在呢。

    “你真的要跟我回莫城?”

    “嗯”。他點頭。

    “也可以了,那就到莫城住一段時間,反正你可以直接到基地去住的”。也不需要擔心其他東西,“也該讓你看看兩個孩子,他們已經長大了,而且越來越頑皮,你都沒有看過他們的照片吧,這一次忘了帶來呢——”。

    一說起孩子,她的臉上開始泛光,亮眼的讓人不敢直視。

    她很開心。

    他更慶幸,幸好孩子們還活著。

    決定成行,南月便不打算再多呆,與云拓回了一趟云家,云拓需要帶些必需的東西,他們,也應該跟云家人說一聲。

    南月原本不打算上云家去,不過,云拓堅持,硬把她拖過去,她也沒有辦法。

    再回到這里,她的心情仍是有些復雜的。

    見到那些熟悉的人,依舊激動。

    “你真的愿意讓阿拓跟你回莫城嗎?”兒子要離開家了,云媽媽卻只有高興的份,“要是你不愿意,不要不好意思,告訴媽,媽替你留下那小子”。

    “云媽媽——”。

    “叫我一聲媽吧,就算現在你與阿拓分了,至少,媽仍是把你當女兒看待的”。

    鼻頭一酸,南月上前抱住云媽媽,輕輕的喚了一聲,“媽”。猶豫的心結解開,這個家,她仍是很喜歡的,她并沒有排拒云家,如果一直在這里生活,她并不討厭,只是,當初她的身份有些問題。

    她與云拓——

    未來會怎樣,誰也不知道。

    莫城

    卡特和琳雅來接機,兩個男人坐前坐,兩個女人坐后坐,許久不見的南月和琳雅有說不完的話,相對于冰冷如冬的前座,后座就是一個溫暖的春,笑語連連。

    “我以為你會在家里呆久一點呢,怎么就來莫城了?”

    “家里不好玩,我就來了呀,誰知道,我來了你就走了,還有莫城很好玩,有不少的玩伴”。她一點都不擔心,不過,讓琳雅極度不爽的就是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卡特又出現了,真不知道他干嘛那么陰魂不散。

    南月都不在莫城,他干嘛還出現。

    “卡特呢?你這一次來莫城有什么事要辦嗎?”

    “倒是沒什么事”。正在開車的卡特聳了聳肩,“工作了一段時間,偶爾也要偷偷閑,至于眼前這位,你的臉色看起來真的很糟糕”。卡特已經往身邊的男人看了好幾眼了,“怎么?你們云家已經破產了嗎?能把你養成這樣真是不容易”。

    云拓一記白眼投過去。

    他怎么不知道卡特跟南月的關系好到這個份上,“這一點不勞你來費心”。

    “那倒也是,我還是比較關心你來莫城為的是什么事?不會是想挽回南月吧,那可不行,南月正在被我追求,你是插不進來的”。

    “你——”。黑幽幽的眸,緊盯著他,“就是你粘在南月身邊不走,卡特——”。聲音變冷,變硬,他的模樣看起來想殺人。

    “你要做什么?”

    “你說呢——”。一拳,就往卡特臉上招呼,要不是卡特躲得快,他的一張俊臉怕是早就毀了。

    老天——

    這個男人真是粗魯的很。

    且長年不見長進。

    “小心——”。琳雅尖叫,“南月,你的男人沒有半點常識嗎?卡特在開車哎,我們四條人命都掌握在他的手里,會死人的”。真是的,要打不會下車打啊。

    南月也被嚇了一跳。

    還好是卡特,他的技術好,不然,他們一車人就真的危險了。

    車,停在姜家門口,停了好一會,都沒有人下車,四個人都定定的住著。云拓身上顯而易見的怒火與戾氣只有越增越多,他看向卡特的目光,就像利劍一樣。

    卡特的話,刺到他的痛處了。

    “安全了?”琳雅問。

    “應該是”。卡特聳聳肩。

    “既然安全抵達你們還坐在車里做什么?好玩啊”。她火大的打開車門下了車,“南月,你也下來,他們愛看多久就看多久,就算看得兩相情悅也不關我們的事”。男人,哼,真是小鼻子小眼。

    不過——

    那男人的醋勁未免也太大了吧。

    “南月”提著簡單的行李,兩個女人,先進屋了,“你不會是打算跟你的前夫復合了吧”。

    “還沒有這個打算”。南月搖頭,“這一次我帶他一起回來,是想讓他好好的和小碩小昊認識一下,說起來,小碩和小昊都還沒有見過云拓呢”。

    女人退場,留下兩個男人即不能打架,又不能大場,那還真的有失身份。

    只好摸摸鼻子,跟在女人身后進屋了。

    這個時候,姜家只有趙麗菲和兩個小家伙在,兩個小家伙知道今天南月會回來,便呆在家里,時不時的跑出外頭看看,是不是已經回來了。

    現在,終于讓他們等到了。

    “媽咪,媽咪——”。

    一個沖,第二個急追,兩道身影急急的直沖進南月的懷里,要不是一旁有琳雅扶著她,她早就被這股力道給撞倒了。

    兩個小家伙的身體很健康,長得很快,已經有些份量了。

    “媽咪媽咪,你回來了”。

    “媽咪去了好久”。

    “對不起嘛”。南月抱著兩個孩子,在他們的小臉上各親一記,“媽咪是多呆了些時間,現在不是回來了嘛,媽咪也很想你們啊”。

    “那媽咪有沒有幫我們買禮物”,小孩子要的可不多,帶禮物最重要,兩張一模一樣的小臉,亮晶晶的眼兒,南月看得眼睛都瞇起來了,真是可愛的孩子呢,而且,還是她的兒子哦,啊,真是有點小驕傲呢。

    不行不行,做人要嫌虛,不能太驕傲。

    “有啊,媽咪有帶禮物回來”。每個人都有份。

    “還是個大禮物”。琳雅一旁補充。

    大禮物,有多大?兩雙眼里又開始冒泡泡了,他們已經想像力豐富的看到了好多好多自己想要的東西。

    “在哪里,在哪?”

    “我要,我要”。

    “這不是來了嘛”。琳雅指指推門而進的卡特和他身后的云拓,小碩和小昊盯著他們看了好一會,還是沒有看到他們手上有提禮物啊,“媽咪,禮物藏在哪里?”小碩問。

    “為什么小昊看不到?”他們會變魔術嗎?

    “就是那一只了”。琳雅指指云拓,“來,讓你們的媽咪替你們好好的介紹一下”。

    雙胞胎齊刷刷的看向南月,南月起身,看著云拓,“小碩,小昊,那是你們的爸爸”。

    爸爸?

    好玩的東西。

    “可是我們已經有爹地了”。從懂事開始,能說話就一直叫古千越叫爹地。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