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章
    南月像是迎接了一次新生,身邊所有的事情對她來說,都充滿了新鮮感,她沒有像有些人一旦失了記憶,就像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坐立不安,對周圍的一切都感到陌生和恐慌。

    陌生是肯定有的,她卻不覺得恐慌。

    費朗曾很感慨的這么說過,“她的樂觀和善良讓她自己過得更好”。這是一句贊美,也是所有人心里同樣的認同。

    她太容易相信別人了。

    只要在她面前說一句是好人,只要對她笑一笑,她就真的認定你是個好人,還會還以同樣美麗的笑顏。

    云拓說過他是她的丈夫,她就曾再懷凝過。

    她深信著,云拓就是她的丈夫,他和她還擁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可愛兒子,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呢,從她知道自己有兩個兒子之后,她就迫切的想要快點見見他們。

    她和他生的,呃——她的丈夫,他對她的一切都小心亦亦,把她當個孩子一般的在看顧,他的視線從來不曾移開過她,在他的眼里,她看到的是他對她的復雜情感,她對情感之事或許仍舊陌生。

    只是——

    她不認為一個不是她丈夫的人會用這種情感的眼光來看著她。

    她不覺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別人如此對待的。

    再說,有誰需要花心思來騙她嗎?

    飛機,很快就要降落了,他說要帶她回家,他們的兒子在那兒等著她,對了,還有她的大哥,她的家人哦。

    只是,云拓提起大哥的時候,表情和語氣都怪怪的,南月不明白那是為什么。

    她的大哥,他的大舅子不是嗎?難不成,他們之間有什么不愉快?是她造成的嗎?

    直升機,在古家的院子里降落。

    云拓小心亦亦的扶南月下機,琳雅和卡特就跟在他們的身后,其實,之前姜家的人都去看過南月了。

    只是,姜守操不忍妻子太過傷心,只讓她在暗處里看看,現在,南月還沒有正式的見過姜家人。

    她模樣,嚇到了他們。

    他們不想上前惹她煩了思緒,她忘記了一切,他們需要給她時間慢慢適應接受,一下子強迫她的話,怕她會接受不了或直接造成精神錯亂。

    那樣的話,就得不償失了。

    他們要是知道南月的心里沒有半點陰影,早就過來相認來,何苦忍了那么長的時間。

    “媽咪——”。

    “媽咪——”。

    兩道小小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哭音直接撲進還沒有來得及站好的南月懷里,一人一邊,南月差點被撲倒。

    所幸,云拓一直都扶著她,不讓她有往后倒的機會。

    兩個小家伙叫她媽咪呢。

    不需要多余的介紹,南月已經知道他們就是云拓告訴她的兩個兒子,她蹲下身來,與兩個小家伙平視,首視看到兩張急切的小臉。

    “媽咪,我好想你”。古碩哇哇的直大哭,媽咪失蹤了好久,嗚嗚,爹地也不讓他們去找媽咪。

    “媽咪都不要小昊了”。小的那只也哭得慘兮兮的。

    哭得南月突然之前好緊張哦,怎么辦,她做錯事了呢,把兩個小家伙惹得這么傷心。

    “你們別哭啊,是媽咪不對,媽咪現在不是回來了嗎?乖哦,不要哭,媽咪沒有不要你們的”。她真的沒有。

    兩個這么可愛漂亮的孩子她怎么會不要呢。

    她只是生病了,然后忘了一些東西而已。

    她相信自己會慢慢想起來的。

    “媽咪,你變得怪怪的”。

    “看我們的樣子不一樣了”。

    小孩子的心,是最敏感的,一旦發生了什么事,他們都可以第一時間的發現到,平時最疼愛他們的媽咪有一點點變化,他們的心里雪亮雪亮的,“爸爸,媽咪是不是生病了?”古碩和古昊抬頭看向云拓,很憂心的問著。

    云拓也跟著蹲了下來。

    “是啊,媽咪生病了,需要時間好好休養”。他輕語。

    “那要多久才會好?”媽咪真的生病了呢,小家伙們很著急,“那我們去找爹地,讓爹地找人來替媽咪看病好不好?”

    爹地?

    南月不解抬頭看著云拓,“你是他們的爸爸,為什么他們還有個爹地?”雙眼,不禁瞪大,“難道我嫁了兩個老公?”那不是重婚罪了嗎?還是說,這個國度壓根就沒有重婚罪,一個女人想要嫁幾個丈夫都可以隨便嫁的。

    她的表情和語氣讓云拓直搖頭,“他是你大哥,孩子們小的時候住在這邊,他們叫習慣了”。

    “哦,原來是大哥啊”。南月松了一口氣。

    她還真的有點擔心自己是個糟糕的女人呢。

    南月的心性沒變,唯一變的只是失去記憶,對古碩和古昊來說,她仍是他們的媽咪,變化有一點,但不是太大。

    不過,對云拓來說,就很慘淡了。

    失去記憶的南月,一并的忘了自己會的廚藝,現在的她,還不曾進去廚房,云拓也不曾要求過南月進廚房。

    他寧愿自己隱忍著。

    二年都餓不死他,現在也不要緊,他只要有足夠的耐心,相信不久之后南月就會恢復記憶的,那一針,不可能真的讓南月永遠的失去記憶。

    他如此深信著。

    古家的大廚早這被吩咐天天煮各種各樣的食物,云拓照吃下去,但是同樣照吐。

    他逼自己吃,卻不能逼自己不吐。

    可憐的胃,讓他把自己折磨的很慘。

    沒有好好的補充營養就是一天比一天瘦,之前南月替他養出來的肉經過這三個月也已經掉得差不多了,而且,還一天更比一天的減下去。

    他吃的時候是當著南月的面,吐的時候是背著南月的。

    一切就讓南月開始不解了。

    晚上,他們同住一房,同睡一床。

    當然了,他們本來就是夫妻嗎?

    云拓將她擁入懷中,每一天入睡他都必須這樣做,不肯放手,南月清楚,必定是因為之前發生的事讓他極度的沒有安全感。

    她也是。

    所以,她乖乖的縮在他的懷里,聽著他的心跳,一覺可以可以安心的到天明。

    只是,時間一長她就開始發現不對勁了,天天晚上擁著自己的這副軀體越來越瘦了,身上的肉掉得很快。

    為了這事兒,她還注意了他每餐吃多少,還一個勁兒的往他的碗里夾菜添飯,也看著他每頓都吃下了比她還多的飯量。

    怎么她覺得自己好像養胖了,他卻越來越瘦了呢。

    古島的一切都是大哥的,他們在這里生活,什么事也不需要做,每天吃喝玩樂就可以了——呃,雖然覺得有些心虛呢。

    他的手,比她大得多。

    只是,瘦得讓她心疼。

    “云拓——”。

    “嗯”。她在他的懷里,云拓很安心,閉著眼,下巴,抵著她的發頂,輕聲應著。

    “你的飯都吃到哪里去了?”南月皺起眉頭轉過身來,伸手在他的身上摸來摸去,肉真的少了呢,“每天你吃的也不少啊,為什么越來越瘦了?你不會也生病了吧”。越想越有這個可能,“讓人來替你看看好不好?”

    千萬不要得她這樣的怪病。

    “我沒事的”。他睜開眼,輕聲安撫,“不要擔心,明天我再多吃點就行了”。他是得了病,且是無可救藥的病啊,唉,唯一的解藥現在就在他的懷里,只是——這顆解藥現在也不能啟用。

    “那你要多吃一點”。南月點點頭,“要是過幾天還是這個樣子就要讓大夫來才替你看看”。這一方面,她仍是很固執的。

    云拓爭不過她,只好依了她。

    “好,都聽你的”。

    現在,他是什么事都依她,只要她一出現非得堅持不可的表情,他就會么脾氣也沒有了,她要什么,他都樂意給她。

    ……

    在古家,古碩和古昊是不需要上幼稚園的,古千越不想讓他們上幼稚園,啟蒙老師各種各樣的都請到古家來了。

    要是他們想要玩想要鬧,也隨他們,島上有專門讓孩子玩的游樂場,那里什么樣的設施都有,這在座島上生活的人,也都很開心。

    古碩和古昊也是。

    他們還小,并不急著說什么,玩的時間占多數。

    但是,他們也乖巧懂事,大多數的時間已經不再去找別的小朋友玩了,他們陪著媽咪,因為媽咪生病了。

    他們要照顧媽咪的。

    這一天,大家剛吃過晚飯不久,一會就要繞著島散步,散步之前,有人要回房準備準備,然后,古昊就看到云拓一個人在吐。

    吐得好慘。

    小家伙當場嚇得臉色發白,他以為,媽咪生病之后,連爸爸也生病了,嚇得立刻跑出來,趴在南月的懷里哭個不停。

    “怎么了?小昊,你怎么了?”南月被他哭得心慌。

    古千越從南月的懷里把小家伙拉起來,“乖,別乖,說說出了什么事?”

    “嗚嗚,爸爸生病了了,我看到爸爸在吐,好慘——”。

    原來只是云拓在吐。

    古千越剛松了一口氣就看到南月的臉色也開始發白了,連唇,都開始輕顫,“他真的病了”。她低喃。

    “南月——”。吐完洗過的云拓拍了幾下臉,出來之后就看到老婆兒子的表情不對勁,小家伙還哭了。“怎么回事,誰欺負你們了?”

    “你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南月定定的看著他,“為什么不肯告訴我們,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就該說出來啊,大哥,馬上請大夫”。

    “我沒病”。云拓伸手,一手一個將老婆和小兒子抱在懷里,他已經很小心了,沒想到還是讓人發現,還害他們哭泣,“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小昊不準哭了哦”。

    “你真的沒事?”小手,輕放在他的胸口,小昊說看到他在吐呢,好好的沒事怎么會吐呢,“晚飯有你不愛吃的東西嗎?”

    “沒有”。只是,也沒有他想吃的就是了。

    “不行”。南月搖了搖頭,扶著一大一小起身,“我們還是去請醫生來看看”。她下定決定,這種事情怎么能馬馬乎乎的過呢。

    有些病就是從不注意開始的。

    她可不想他的不小心造就以后不可挽回的遺憾。

    她一旦堅持起來,是誰也拉不回來,所以,這散步之行就直接讓醫生過來替云拓看病來了,他是真的有病。

    醫生宣布他營養極度不良,還替他打了點滴,再這樣下去,他就要把自己活活餓死了,每天喝水是喝不飽的。

    醫生的話,讓南月大驚,“可是,他每天都有吃東西啊,不僅如此,一天三餐,還喝下午餐呢”。只差沒有吃宵夜了,為什么還會營養不良呢,難道說,“你每天吃完就吐?”對了,應該就是這么一回事,否則,他不可能落個營養不良。

    云拓沉默!

    他的沉默成了最好的證明,南月臉色又變了,她根本就無法理解眼前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這天底下還有這樣的人。

    “你吃不慣這里的東西?”她猜。

    “不是”。

    “不行,再這樣下去,你要是真的餓死了那可怎么辦?”人生過成那樣豈不是太慘了,“那你回家吧”。

    回家,回云家嗎?

    不,云拓不想在這個時候回云家,而且,就算回了云家又能怎么樣,情況仍舊是一樣的,古島的吃食與云拓雖有些差異,卻差別不大,古家請的大廚不止一個,世界各地的名菜都會煮,中式,西式的都難不倒他們。

    關鍵不在食材,只在煮食的人。

    只要不是南月煮的,在哪里他的情況仍是一樣的。

    琳雅一旁有些看不過去,現在她真的覺得云拓挺可憐的,長得這么一副身子骨,“南月,他以前只吃你煮的東西”。她道,再這么下去,云拓是真的會餓死吧,他老爸老媽也不在這里,不能隨時替他下廚。

    他再順著南月,就該把自己順到地獄去了,南月很關心他,情感是那么的直接,她相信,南月要是知道了實情,一定很樂意替云拓煮飯的。

    呃,如果南月還記得怎么煮的話。

    果然,南月的臉上開始出現迷茫的表情,“我會下廚?”

    “會”。云拓肯定的回著。

    “我的手藝很好?”她再問。

    “嗯”。他繼續應著。

    “比魯諾大叔還要厲害?”魯諾是古宅中的一級大廚,還有其他二位一級大廚,都是古千越花重金請來的,南月最喜歡這位魯諾大叔煮的東西,每一次都很捧場的吃得一干二凈,對她來說,魯諾大叔煮的東西實在是太好吃的。

    云拓只吃她的?

    她的手藝真的有那么好?

    “嗯”。云拓繼續應著,對他來說,誰的手藝也比不上她的,就算她隨便做做,那也是能讓他裝進胃里的東西。

    “不敢想像”。南月看著自己的雙手,挺白凈的,不像經常下廚的手呢,“那我馬上去廚房試一試”。她興致沖沖的道。

    “不忙”。云拓扯回她,“明天再說,今天已經晚了”。

    “怎么能明天再說,你的肚子還餓著呢”。南月很嚴正的搖頭,晚睡一些不要緊,他餓著肚子怎么睡得著呢。

    以前的日子,他到底是怎么過的?

    “云拓,你不該瞞著我的,平日里,我也很清閑啊,就算我不記得怎么下廚,也可以跟魯諾大叔學的,我相信魯諾大叔一定可以把我教成一個高手”。正所謂名師出高徒嘛。

    她是如此深信著的。

    云拓啞口,她的自信已經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旁的琳雅和卡特聽得直發笑,這才是南月啊,旁人小心亦亦顯得多余。

    連古千越的臉上也難得的浮上了笑意。

    古碩和古昊聽了這話可開心了,以前媽咪就經常煮東西給他們吃啊,“媽咪,我要吃我要吃”。

    “我也要吃”。

    兩個小家伙干脆就開始點起餐來。

    南月好脾氣的全都應了下來,而后,一行人,改向古家廚房行進,所有的人都想看看現在的南月是不是潛意識的還記得如何下廚。

    古家的廚房可以比美五星級大酒店,所有的設施一應俱全,魯諾曾是五星級大酒店的廚師長,那張店的生意極佳,古千越在嘗過一次魯諾的廚藝之后為了方便,就直接把魯諾給挖到古島來了,包括魯諾的家人,一并安排在古島生活。

    連魯諾的兒女也在古島安排了工作。

    古千越的行為讓魯諾心甘情愿的奉獻忠心,就打算在古島上替古家打工到老了,甚至他想把自己的女兒培養成材,在他年歲大了之后,可以接他的班繼續為古家服務。

    這樣的心思,古島上所有的人都知道。

    也都贊同。

    這么晚了,廚房里已經沒有人在,有廚房就住在大宅的后頭,主宅有任何需要管家只要一通電話拔過去,廚子就會立刻趕過來服務的。

    偌大的廚房,能讓所有的人都進去參加南月的表演,呃,不,是手藝。

    島上的蔬菜水果魚肉海鮮這些東西基本上都可以自給自足的,廚房也會在第二天進最新鮮的食材,現在,廚房里的食材有限,云拓也不想南月太辛苦大晚上的只是為了替他煮食,現在的他,早就不是以前,若是以前,定然是認為她做的是應該的。

    人心,多會變啊。

    “簡單的炒個飯就可以了”。他對吃,只要是南月做的吃的,已經不挑了,只要是她做的,什么樣的東西,他都能吞下肚,且消化的一干二凈。

    人是要吃東西的,這個事實,他就是不承認也不行。

    飯,現成的,調料也是現成的。

    南月圍著圍裙站在爐灶前,蛋已經打好了,手法還算利落,云拓讓她炒個簡單的蛋炒飯就好了,的確很簡單,只有蛋和飯。

    步驟的話甚至琳雅已經跟她說過一次了。

    她的手法很利落,任何一步都是,但是,十分鐘過去,盤子里裝的是一般已經黑得看不出原色的食物。

    眾人看著那盤傳說中的蛋炒飯拼命的咽口水,不是羨慕的想吃,更不是聞到香味忍不住,實在是讓人大開了眼界。

    南月根本就沒有任何技藝可言,她炒的飯大概就是初學者的程度。

    “呃,顏色有些難看”。南月也瞧得不自在,可是,明明步驟都對的,“這種飯不能吃了,我去請魯諾大叔來教教我,他在旁邊看著,或許會好很多”。

    “不用麻煩”。云拓異常的冷靜,拿起筷子和勺子,琳雅好心的替他倒了杯水,真要吃下去,說不定會咽著,拿水順順還救得回來。“我吃”。

    他要吃?

    南月嚇了一大跳,這種東西她自己看著都沒有味口,“不行不行,你胃里已經沒有什么東西了,要真吃了下去,一定會把你的胃給折騰壞的”。

    南月伸手就要把云拓眼前的飯端走,奈何,云拓的動作比她更快一步,稍稍一側,躲開她的手。

    古碩和古昊趴在桌沿看著那盤黑黑的東西。

    還能瞧到一股怪味。

    爸爸真的要吃嗎?

    好可怕的東西呢。

    媽咪以前煮的東西都是又好吃又好看的,媽咪果然是生病了呢,生病是這么可怕的事嗎?那他們以后都不要生病了。

    “不要端走”。云拓埋頭,開始吃了起來,他的動作很快,南月怔了一會,他已經解決掉半盤了,還在繼續,一盤炒飯一會就入了云拓的肚子,然后,他大大的灌了一口水,盤盡杯盡,他都解決的一干二凈。

    南月眨了眨眼兒,表情僵的不知如何是好,他這樣吃下去真的沒有問題嗎?

    “呃,你有沒有想吐的感覺?”她小心亦亦的問道,“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千萬要告訴我哦,我們馬上去請醫生過來”。需不需要洗胃呢?一定要?嗚,洗胃一定比餓肚子還要難受。

    她以前會煮飯的,為什么能忘得一干二凈,可惡啊,她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云拓很鎮定的搖頭。

    “不會”。他一點異樣的感覺都沒有,半點想吐的欲望也沒有,相反,胃被塞得滿滿的感覺讓他很幸福,雖然一盤炒飯稍嫌少了點,不過,真的,他已經不會覺得飯,這才是最重要的。

    云拓的面不改色讓其他人佩服不已。

    一般這樣的東西吃下肚,怕是馬上就會有感覺了吧。

    南月是真的不懂煮飯,至少,現在還不熟悉也沒有想起來,她就是一個新生,一個新生煮的東西,想想還真的可怕。

    沒有勇氣的人這樣的食物怕是無法真的吞下肚去。

    “真的沒事?”古千越瞧了好一會,“既然沒事,就不用讓醫生過來了”。好戲看完,他要退場了。

    “云拓,你真神”。琳雅朝著他豎起大拇指,卻被卡特一把扯了下來,“你要稱贊的男人在這里”。他可不準她隨便的稱贊別的男人。

    琳雅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我倒是很想稱贊你啊,可是你說說,有哪個地方值得別人稱贊的,要不要我也炒個飯你跟云拓一樣吃下去啊,要是真的面不改色,我也不介意稱贊你一下的”。她保證會拿個大喇叭把整個島都走遍叫遍讓所有人都知道卡特的厲害。

    卡特很鎮定的將她的手握得牢牢,不給她機會掙開,更不給她機會真的去做,她的手藝也沒有好到哪里去。

    如果真讓她下廚,以她的天份,他很確定絕對可以炒得出剛才入了云拓肚子里的那一盤炒飯,只是,他的胃沒有云拓那么厲害。

    要是不給面子的當著琳雅的面吐了出來,往后可以保證他的日子會相當的難過,這種蠢事,他可不打算讓她實現。

    “不需要,晚餐我已經吃得很飽,就別浪費食材了”。大手一攬,“時間不早,我們還是早點回房休息”。

    琳雅沒好氣的朝他的胸口一頂,“誰跟你回房”。臭美。

    “不是你嗎?”卡持可不讓她掙開,“別鬧”。他看了看云拓和南月還有兩只小鬼,“時間不早,我們先回房了,你們慢慢,有事再叫”。

    “好”。南月目含笑的點頭,琳雅被制住了呢,“卡特,你可不要欺負琳雅哦”。

    “不會的,只有她欺負我的份”。卡特很可憐的道。而后,拉著琳雅離開。

    云拓也和南月帶著兩只小鬼回房睡覺去了。

    這一夜,南月是怎么也睡不著,相反,難得飽食一頓的云拓很快就睡著了。

    南月時不時的瞧瞧身邊的男人,確定他還有呼吸,不會因為她的一盤炒飯而食物中毒,到后半夜,確定他的呼吸很平穩,心跳也正常,睡夢之中也沒有因為痛苦而皺起眉,慘白了臉,南月才相信,他是真的沒有問題。

    只是,她仍是不明白,好東西他吃不下去,那么糟糕的東西他卻吞得下去,而且一點事也沒有?

    好怪哦!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