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1章
    “你們倆個小家伙怎么又跑來了,今天可不是你們該來的時候”。老大雙手背后,閑閑的盯著兩個雙眼直瞪天際的小伙子,他們周一到周五可是正常需要到學校去上課的,只有周末和放假的時候才會上基地來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只因南月希望他們擁有正常的生活,如果喜歡基地的生活,等他們滿十八歲之后,他們愛怎么樣就怎么樣了,就算愛到住在基地里不打算回來,她也不會有任何意見的。

    而今天,是同三——

    可不是他們上基地的時間。

    “老大,你有必要明知故問嘛”。古碩不耐的一撇唇,“還不是怪這個笨蛋,沒事就愛叫單挑,我們打架的時候這個笨蛋還差點掃到我媽,最該死的還被我老爸撞見了”。

    “你說誰是笨蛋?”古昊用力的瞪向兄長,“一個巴掌拍不響,難道跟我打的那個是鬼啊”。哼,還想把一切都推在他的身上,門都沒有。

    禍是兩個人闖的。

    他可不會一個獨承。

    “不是你說的?打就打吧,不是你一腳差點踢到老媽?”

    “我哪知道老媽會突然跑出來,我故意的嗎?”

    “行了,最主要的是被你們老爸看到了對不對?”這才是關鍵,從小到大,云拓可不是一個慈父,說起來,還是個嚴父,不茍言笑的父親啊。

    “哼,可不是,這下子老爸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消消氣了”。

    “咱們就在這里呆著,老爸什么時候消氣,我們就什么時候回去”。

    “老大,難得你也在這里,咱們不如比試幾招嗎?”

    哈——

    下一刻,古碩和古昊已經擺好姿勢,二對一,雖然沒有太多的優勢,不過,還能撐上一段時間。

    老大無可耐何的再度搖頭,這兩兄弟越大越難纏,每一次見到他的第一見事就是要和他對上幾招。

    且每對上一次,他就感覺到他們越來越難纏,天知道這兩個小鬼到底是怎么成長的,明明練習的時間不多,明明就不如基地全日學習的,十二歲的年紀,不管是武術方面,還是槍枝彈藥方面,連他們的老爸云拓的那手追蹤術也追到手了。

    最天才的是他們對武器有極敏感的音素存在,除了拆穿之外,去年更是開始自己設計了,畫了好幾張設計圖,卻不是給基地的,而是給了卡特,卡特制造出的新型武器,當時他的眼珠子都快突暴出來。

    恨啊——

    他真是太恨了。

    明明就沒有少疼這倆兄弟的,偏偏有什么好事,他們就直接給了別人,也不想想,基地里也等著呢。

    也想要他們的新式武器設計圖。

    但是,那一次之后云拓就不準他們繼續畫了,至少在十六歲之前不準。

    “想早死嗎?”,老大猶記得當時云拓臉色不善的道。“以為一雙少年揚名國際,成了武器天才就是大好事一件嗎?云家,姜家和古家都不需要加諸在你們身上這種不必要的榮耀,樹大招風,哪一天因為你們的名聲被人家逮了去,還要勞煩我們去救”。

    云拓當時的語氣大概是想遇到這種情況,直接不要這兩個不聽話的兒子。

    私底下玩玩可以,在家里他們愛畫什么圖就畫什么圖,愛怎么想就怎么想,沒有人逼迫他們。

    不過——

    他們的圖紙不能再被制成武器。

    至少,未成年之前,他這個老爸是絕對不會允的。

    “真的要打?”

    “當然”。

    “沒錯”。

    “那就開始吧”。

    三個大小男人,直接對上,三年之前,老大還能輕松收服兩個小鬼,現在,可是大大的不輕松了,幾十招下來,兩個小伙子是越來越上勁,老大仍是對付如流,只不過,開始有些吃力了。

    他從來不懷凝姜守操的訓練方法與進展,是沒有想到,這兩個只是業余時間才來試一試的家伙能有這種程度。

    別人辛辛苦苦了幾年的,豈不是要一頭撞上墻了結自己不太高明的小命才是。

    二十分鐘下來,三個大小男人分開,各自喘著,結結實實的一架,古碩和古昊的臉都漲紅了,老大也沒有輕松到哪里去。

    老大目露贊賞之色。

    “真不錯啊”。

    “可不是,我家外公可不認親外孫,在他手底下受訓,沒有半點優待的”。直接當成機器來訓,他們已經習慣了。

    剛開始差點經受不住,直接奔回家,躲在媽咪的懷里偷偷的哭。

    現在,他們兄弟倆個倒是要好好的感謝外公,如果不是外公,他們怎么會有這樣的身手,如此輕松。

    更加有著比同齡人健壯的體魄,那可不是尋尋常常就能得來的,是他們的辛辛苦苦練不出的呢。

    “好了,我去找外公”。古碩朝左邊走。

    “我去找姨父”。古昊朝右邊走。

    “不行,外公不能找,要是外公知道我們差點踢中老媽,說不定他會當場折了我的腿”。他不能冒這個險。

    古昊涼他一眼,所以,他才去找姨父。

    晚上,南月做了滿滿一桌子好吃的讓云拓吃個夠。

    平時五個人的餐桌,今天顯得格外的冷清,小絮飄還不太會自己吃飯,就由南月抱在懷里,一勺一勺的喂著她吃。

    沒有小碩和小昊在桌上嘰嘰喳喳的還真是冷清了不少呢。

    “等吃完飯,打個電話,讓他們明天回來”。喂了女兒一口果泥,南月頭也沒抬,輕聲道。

    云拓不語,只是一個勁的吃飯加吃菜。

    直到他面前的幾盤菜快露了底,他才暫停一下,看向南月,“讓他們呆在那里反省兩天”。

    “你認為他們會反省嗎?”南月好笑的看向丈夫,他怎么還不了解自己的兒子呢,他們該是玩得樂得很,哪會給他反省。

    要反省,也不會是反省這件事。

    “今天他們打架是不對,不過,小昊不是故意要踢我的,是我自己突然跑出去,害他收勢不住才會這樣”。她還是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只因這個男人的臉色一直都沒有緩和下來,再這樣下去,連她都想逃了。

    黑眸直直的盯著她。

    “你跑過去?”

    “是啊”。

    “你該死的跑過去做什么?”心里頭一陣火氣直往上冒,“他們的個子不是白長的,就算沒有這種身手,光是那小子的一腳就夠把你擺平了”。

    “我沒好么沒用”,南月都快被他說得臉紅了,真是的,她又不是什么也不會,她也是會簡單的防身術好不好。

    尋常不會武,光有力氣的大男人可近不了她的身。

    誰讓她身邊都是會防身術的男人呢。

    且一個比一個厲害,于是,站在他們的面前,就顯得她是如此的沒用,她也不是愿意的好不好。

    這個男人啊——

    就是不能好好說話,這么多年來,半絲未改。

    也改不了了。

    “是,你很厲害,你是打得過古碩還是古昊”。他問,云拓從兩個小家伙七歲那年開始這樣叫他們的。

    倒不是連名帶姓的叫。

    這古字在他的叫法里跟后面的碩或是昊是完全的意思,他沒有把古當成姓。古家那位叫千越的男人年紀一大反了還不打算結婚。

    以為有兩個姓古的孩子就已經足夠了。

    天知道為什么他身邊一個讓他心動的女人都不存在。

    “我都打不過,不過,我能保證他們也打不過我”。揚起下巴,南月很驕傲的道,她這個媽可不是白當的。

    古碩和古昊的膽子再大,也不敢對她動手了。

    他們就是脾氣扭了些,都是好孩子呢。

    “你還真好意思說”。云拓放下筷子,起身,抱過妻子懷中的小女兒,“她已經吃得差不多,現在我來喂,你都沒有吃多少東西”。

    桌上盤子里的食物幾乎都被他吃得差不多了,不過,就是南月喜歡的兩道菜,他只是嘗了嘗,都留給她呢。

    南月也不客氣,繼續吃自己的飯。

    女兒吃飽喝足之后在老爸的懷里安穩的躺靠著,時不時的咿咿呀呀的跟你“閑聊”幾句,云拓只是一個勁的“嗯嗯嗯”。大部份時間,他是真的聽不懂寶貝女兒在說什么。

    有人聽,小家伙還說得特別的高興,巴在老爸的懷里,兩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吃飽喝足也不見一絲睡意。

    收拾干凈之后,南月直接拔通了基地的電話,是之前他們住的那間房,接電話是古昊。

    “媽咪?”古昊小心亦亦的問道。

    “不然你是希望你們老爸打電話過來嗎?”

    “不是不是,媽咪,不是這個意思了”。古昊連連否認,他沒有那種心思絕對沒有,“媽咪,老爸的氣消了沒有?明天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不回來還想干什么?明天周四還要上課,別想因為這件事就想賴在那邊玩兒了,趕快告訴姨父一聲,不然找小舅舅,讓他們送你們回來”。

    “我找小舅舅,姨父明天沒空”。小舅舅是孩子王,有什么事找他準沒錯,“媽,老爸真的不生氣了?”他還是需要再確定一下。

    “在逗你妹妹呢”。南月看了丈夫一眼,他沒有注意這邊的事,正專心的讓女兒玩他的大掌。

    妹妹——

    “媽咪,明天我們一定回來”。

    下一刻,古昊大聲的回答,一旁還有古碩的聲音,異口同聲的。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