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3章
    何家牧場的何大姑娘是個美麗人兒,只因何家打小便替兩家的娃娃定下了親,何大姑娘就是照著月航妻子的模樣子在養著的,只差時日一到,直接送進月家。

    如今——

    月莊主的六十大壽,正是最佳時機。

    何家牧場的何間風帶著女兒何靈,上月家莊來替月莊主祝壽。自然,一早便聽聞失蹤兩年的月航平安的回到月家了。

    這是何等的大事。

    月航突然失蹤兩年,可讓何家不知該如何是好,他是生還是死,可沒有半個人知曉,月家莊花了心思去尋,卻白白的尋了兩年。

    若人還活著,尋了兩年還能有尋不到人的道理嗎?萬萬是沒有的,只怕是有了萬一,月航兇多吉少,自小與月航定下親來,一心一意只為了成為月航妻子的何靈該何去何從,若不見人,豈不是耽擱了大好的青春。

    現在月航回來了。

    一切都不成問題。

    何靈是個溫婉女子,卻身強體健,身為何家牧場的大小姐,自然是不可能手無縛雞之力的,她需要努力讓自己更加的配得上月家。

    現在——

    她就是要來討個日期,上月航親自上何家提親,她已年歲不小,合該嫁進月家了。

    何靈一出現,月家里開始熱鬧起來,眾人的話題,像見了風一般的直接轉向何靈和月航的身上,當然,還有賞月的身上。

    有人自然而然的將花賞月和何靈拿出來比。

    這一比,哪個更適合月航那就再清楚不過了。

    “月二少和何大小姐真是姻緣天注定”。

    “可不是,要是能在今天將大事定下,月家莊就可謂是雙喜臨門了”。

    接下來,便是一陣的恭賀恭喜。

    何靈臉上泛著紅暈,輕移蓮步上前,在月航面前盈盈行上一禮,“月航哥哥,能見到你平安回來,靈兒就放心了”,她的臉上,的確有著大大松了口氣的模樣,讓人瞧著心里直發癢的。

    月航回禮。

    “讓世伯和靈妹擔心了,是月航的不是”。

    月航哥哥——

    靈妹——

    還真是一個郎有情,妾有意啊,花賞月含笑瞇著的將一切看在眼里,多么美好的一出戲,簡直可以讓人入勝不愿清醒。

    月家莊的二公子,一個美麗的人兒,絕配啊。

    絕配啊——

    賞月的手,直接搭上了月航的臂彎里,將他的手半圍在自個兒的懷里,而她整個人都貼在他的身上。

    如此親昵,如此親密,如此大庭廣眾之下的大膽舉止,不僅讓賓客人錯鄂,更讓何靈瞪大了眼兒,眼中泛著瑩光。

    何靈不敢相信月航身邊突然露出來的女人。

    “月——月航哥哥,這位姑娘是——”。唇兒,有些僵硬,笑連勉強都扯不出來。月家莊只有月華和月航兩人,沒有半個女兒。

    連旁親也是男兒居多,女兒甚少,月家的女兒家,多半是何靈認識的。

    她自覺往后是月家的一份子,是有必要把月家的親人一個個都記在眼里放在心里,可是,眼下這個姑娘,她不曾見過。

    “小女子花賞月,何小姐,你喚我一聲賞月就行了”。賞月未等月航回話,便直接說道,以免何大小姐久等了。

    月航低頭,睨著巴在他手臂上的小手和花賞月貼近的身體。

    臉上的表情未變,卻輕輕的將她的小手扯了扯,“大庭廣眾之下,賞月要注意影響,你還未出閣,會辱了名聲”。姑娘家最怕的就是辱了名聲,偏她就是膽大妄為,什么也不擔心,若是有一天嫁不出去,她怕是也不會有半點擔心的吧。

    心中,難免一嘆。

    “靈兒,這位是西玄城花滿樓的樓主花賞月,這一次是她送我回來的,今天,何世伯和靈兒替家父祝壽,實在是萬分的感激,靈兒還請到里邊坐吧”。

    坐?

    不,現在不是急著坐的時候。

    她要搞清楚,為什么那個女人,那個僅是把他送回來的女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呆在他的身邊,他僅僅是把她的手從他的身上扯下來而已。

    僅僅如此而已。

    再來,花賞月是從哪里尋到月航的,連月家莊都尋不到的人,為什么花滿樓就可以這么快的找到。

    何靈不無知,她自然也聽說過花滿樓的名聲。

    對花賞月的名,更是熟知不少。

    一個比她還要小的姑娘,卻有著比尋常人更狠的心,更強的肩膀和更嚴密的心思,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在一個十七歲的小姑娘身上,讓人難以置信。

    更讓她難以置信的事月航的態度。

    她的心,在往下沉,覺得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

    何靈被安排到主位,何間風亦然,但是,月航和賞月卻仍在外頭招呼賓客。

    賞月,霸了何靈的位置。

    一場盛宴,賓主盡歡!

    呃——

    也不盡然,有些人歡,也有些人不歡,不歡之人自然是何家父女。

    而賞月是今天最高興的人兒了,只是,她的高興與喜悅只維持到賓客散去,月航開始趕人了。

    “賞月,你好好歇著,明兒個一早用過早膳之后,我讓人送你回西玄”。

    “誰說我要回西玄了”。褪了鞋祙,踢著兩條腿兒,賞月搖頭,“我還要在月家莊多呆些日子,現在不想離開”。

    樓里有紫衫和小紅看著,她放心的很。

    就算她在這兒住上三五個月,也不會有任何的事情發生的。

    “樓里有事等著你回去處理”。

    “有紫衫,也有小紅——”。話,微微一頓,賞月細盯著的月航的眼,看著他的臉,“你已經在趕人了嗎?是因為何靈?那位美麗高貴的大家小姐”。晃蕩的腿兒沒了動作,賞月一動也不動,“我現在在這兒算是多余了,是嗎?月航?”柔柔軟軟的聲音,不帶絲毫起伏,月航卻聽出來了。

    她在極力壓制的情感。

    “何家的確與月家訂有親事,也言明在爹六十大壽之后談論這件事”。月航,沒有明說。

    “所以,你們要商議婚期,覺得我留在月家就是礙事是嗎?”答案已經無需回答。

    月航就是這個意思。

    他沒有回答。

    只是緊抿著薄唇,用一種讓賞月看著心驚的眼神盯著她,讓她心慌,也讓她心涼,她才剛看到一點希望,他總是會像這般直接拔她一盤涼水,讓她再度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月航啊——

    他其實是個殘忍無比的男人啊。

    花賞月有花賞月的驕傲,她的驕傲還容不得一個男人把她趕出去。

    她沒有在第二天用過晚膳讓月航安排妥當馬車送她回西玄,她不是那么驕貴的姑娘,非得讓人護送著。

    她是花賞月。

    當夜,她深瞧了月航許久,而后,默默的甩袖離開。

    “該死,該死,該死——”。迎著月,一聲接著一聲的低咒,逸出賞月的小嘴,“月航,你這個該死的渾蛋,還真的以為本小姐除了你之外就沒有人要了嗎?”哼,她花賞月可沒有那么不起眼,沒有價值。

    他愛娶,就娶去吧。

    她倒要瞧瞧,這樣的夫妻到底能不能得到快樂。

    快馬加鞭,只花了一天半的時間就回到了花滿樓,一入樓,賞月的模樣差點把樓里的姑娘嚇死。

    她臉兒通紅,小臉上還布滿了淚痕,可見剛哭過不久,最慘的是她那對因為哭泣而通紅的眼。

    從來沒有見過花賞月可以丑成這個樣子。

    “賞月,怎么回事,是月航欺負你了?”。花紫衫心疼的圈起賞月,“咱們花滿樓不會讓月家莊好過的,你不要難過,等你調適好心情,咱們讓月家莊好看”。

    “月家莊太可惡了,月航也太可恨了”。花小紅亦恨恨的道,“虧得他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原來,他就是個斯文敗類”。

    可不是——

    眾女子同意。

    “賞月,天涯何處無芳草,月航也沒什么好的,那么冷情的一個男人有什么好”。

    “對嘛對嘛,隨便找一個都比他好的”。

    “樓主,咱兒去綁幾個回來,讓樓主好好的挑一挑,盡快忘了月航那個家伙”。

    “樓主——”。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勸說讓賞月的心情瞬間盈滿高點,她用力的拭盡臉上的淚痕,哭啊,這十七年來,數這一次她哭得最慘了。

    可惡的月航,倒是讓她白白的浪費了不少的淚水。

    “姐妹們,咱們不談這事兒,花滿樓的花賞月仍是花賞月,不會因為一人姓月的男人就弄得沒有了方向,紫衫,往后樓里的帳就全權交給你打理,小紅,你跟我來,瞧瞧這幾天接了什么生意,我要自己動手”。

    她親自動手?

    多大的手筆,若不是大事,可輪不到花大樓主親自動手的。

    這一次,接的,還是小事兒。

    “前天接到的事兒,綁漕幫的胡三立”。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