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4章
    月家莊——

    大壽之后的舉家團聚,何其難得,何大姑娘也隨著家人回家去了,至于月航會不會馬上上何家去提親,這件事兒,還需要今天商談之后再做決定。

    月航不曾想過要成親。

    他不認為依他的性子需要一個妻子,但是,人活在這個世上,須循著這個世間的規矩來,若他必須要娶一個女人為妻,那么,家中早就替他安排好的何大姑娘可謂是一個最好的選擇了。他月航沒有理由去傷害何大姑娘和家人。

    坐定,一桌——

    月莊主若有所思的盯著二兒子,盯著月夫人和月華都感到不自在了,反倒是當事人月航一點也不在意,仿若根本就沒有感覺到親爹的視線。

    “老爺”。月夫人一推丈夫。“有什么事兒,你就說吧,不需要盯著航兒瞧個沒完”。航兒已經回來好些日子了,該瞧的也都瞧過了。

    雖然瘦了一點點,不過,大體上仍是沒有問題的。

    仍是健健康康的。

    兩年來,航兒自己也說了,他并沒有受多少苦,聽他這么一說,她的心,也就安了。

    “咳——”。

    月莊主親了親嗓子,年已六十,卻仍是老當益壯,身體好的很,不過,反過來說他也已經六十了,長子和次子卻一個也沒有成親,年歲已經不小,月航二十有六,月華明年就三十了,雖說當初他成親也晚了年,三十歲才娶親生子,但是,為人子的也沒有必要樣樣都學他這個父親。

    “航兒,咱們月家與何家的多年前所定的親事,你倒是說說看,現在如何是好?你是向何家靈兒姑娘提親呢?還是有別的打算?”。

    別的打算,自然是將他送回來的花賞月花大姑娘。

    花賞月的一雙眼,一顆心都黏在月航的身上,那是任誰都瞧得出來的。

    月莊主還沒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自然也能瞧得出來。

    這一會,他不會勉強兒子,就算自己的確對定親多年的何家姑娘有好感,卻也不能擾了兒子心中真正的意愿。

    原以來丟掉的兒子,現在好好的回到月家,平平安安的坐在他的面前,是多么的難能可貴,所以說,人活著,開心最重要的,其他的,何需講究呢。

    月家不需要講什么門當戶對的。

    那是月航最不屑為之的。

    “隨爹安排”。月航只回了這四個字。

    “真的隨爹安排?”月華瞇著,盯著二弟,聲音有些不悅,“若是爹明兒個就讓你上何家提親,你也會二話不說的直接點頭?”

    “是”。

    “那位花賞月對你一點意義都沒有”。

    “她對我,該有什么意義嗎?”花賞月之于他?是什么意義?有意議嗎?月航心中一片茫然,他與花賞月之間并沒有太多牽扯不清的事兒。

    為何大哥看得如此嚴重。

    “既然沒有,那是最好不過的,航兒,明兒個,你就隨你大哥一起上何家提親去吧”。月夫人當即說到。

    她也是屬意何靈的。

    誰都愿意讓何家的姑娘嫁進月家來,至于那位花姑娘,他們并不是很了解,現在,連航兒自己都說無意了。

    那么,就無意吧。

    月華一怔,僅是一下,點了點頭,他是長兄,陪弟弟去上門提親也是理所當然,“爹,娘,上門提親是沒有問題,只是,怕時間上趕不過來,咱們還什么禮都沒有備呢”。會不會太急了點。

    “是啊,瞧我”。月夫人一笑,拍拍自個兒的腦門,“一高興就把這事兒給忘了,那就三天之后上門提親去,這三天的時間,得好好的準備準備上門提親的禮兒,航兒,這事兒,你可不能置身事外,娶妻生子是你自個兒的事,不能全權交給你大哥處理”。

    “是”。月航輕應。

    漕幫是兩湖三江的總幫,之前兩湖屬兩湖,三江屬三江,是自有了漕幫之后,才統一起來。

    胡三立是漕幫的二把手,他上頭的幫主胡不倫早就不管事了,漕幫就落入了胡三立的手中,他想要怎么樣就怎么樣,以至于讓兩湖三江的老百姓日子不好過。

    靠水路走的,得交給漕幫夠份量的過路費。

    在兩湖三江打魚為生的,更是要被漕幫逼得做了白工。

    最近,漕幫又掌握了海運,連一向只有官府把持的鹽務,也讓漕幫分了一杯羹,這事兒,更讓有些人是吃不下,也睡不著。

    日子再這樣下去,是沒有辦法過的。

    狗急了都能跳墻,更何況是人呢。

    因此,不少人整合了手上的所有值錢東西,只為了讓這個一手胡為的胡三立消息在兩湖三江,好讓百姓們從過以前的生活。

    盡管不富,但是,還能吃飽喝足的,不需要像現在這樣,為了一日三餐,苦眉愁臉的仍是不得法。

    花滿樓是最好尋的,里三層外三層,姑娘家的名號,不僅在江湖上流轉,還在民間百姓耳中流傳著。

    只要湊出足夠的錢才,胡三立自是不在話下。

    只是——

    百姓再怎么湊出來的錢,也沒有那么多,要是胡三立知道這事兒,他定能出雙倍以至于三倍的價格擺平。

    花滿樓接下了這事兒,為的不是錢,而是讓兩湖三江的百姓能過些好日子。花滿樓里的姑娘個個都是受過苦,受過別的欺,有些是小時候,有些是長大后,有些是一直被人欺。她們比誰都知道,被欺著的日子有多么的難過。

    所以,這件案子被接了下來。

    只是金額不多,被花小紅當成了平常普通的案。

    花滿樓接案,向來是以金額定難度的。

    花賞月親自接了這件案子,打算奪了胡三立的腦袋,細問之下才知道,這胡三立的確不是什么好人,卻也不是什么好對付的角色。

    能站在這個位置,做這么多事,他有極厚的靠背山。

    不僅江湖有人,官府還有人,連一向只準官賣的鹽,也讓漕幫賣了。

    要是再任由他胡來,說不定以后民間的鹽都交給漕幫打理了。

    “樓主,這事兒你不能一個人去”。查清了,也知道事情的難度,花紫衫和花小紅開始阻攔,只因咱們的花大樓主打定主意要一個人上路去解決那個為所欲為的胡三立。

    “賞月,我隨你一同去”。花小紅站出來,“咱們兩個一起把那個胡三立的腦袋提回來”。

    “這一次還要格外的小心,萬一驚動了官府,咱們花滿樓可是會有麻煩的”。花紫衫有些擔心。

    花滿樓的確是做些殺人的買賣,但是,這么多年來,向來藏得妥當,官府就算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門來,也尋不到半點蛛絲螞跡的。

    之后,花滿樓的樓主也學乖了,與官場上的人建立了極好的關系,西玄這兒,花滿樓的生意就等同于反一半都攤在了太陽底下。

    當然,花滿樓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官府若是有什么對付不了的人,或是不方便直接出手對付的人,到時候,花滿樓就要無條件的替官府處理了這些不入他們眼的人。

    對此,花滿樓一向都沒有意見。

    這一次,人在西玄之外。

    漕幫離西玄有五日路程,偏西,那兒是屬于鐵陽州的地界,跟西玄是沒有半點關系的。

    “你們慌什么慌”。賞月閑閑的撇她們一眼,“現在才講起這個不嫌太晚了,咱們是江湖中人,江湖和朝廷向來能和平共處不是沒有原因的,若是朝廷真的太較真,就是逼得江湖中人較真,你聽說過哪個門派被滅了,對手會被官府抓起來的”。

    呃——

    那還真的很少聽說過。

    江湖就是這么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

    弱者注定比強者早死,且死的沒有一點價值。

    如果后世有強者站出來替前人報仇,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賞月,咱們也不是擔心這個,最主要的還是胡三立這個人,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人啊”。花紫衫急了。

    “他是小人,我還怕他不成?我花賞月也不是什么手軟的人,他越小人越好,我下手才不至于手軟”。她也從來不會手軟。

    “賞月,你不要去,我去”。花小紅要奪了這個任務,賞月才剛從月家莊回來,月航卻沒有跟回來,足可見賞月現在的心情有多么的糟糕,要是再讓她去殺胡三立,說不定這恨沒有泄掉,倒是把自個兒給搭進去。

    花滿樓可經受不起這樣的損失。

    “爭什么爭,我說了我去就我去,這樣吧,本來還想帶七劍上路的,現在本樓主決定了,一個也不帶”,賞月瀟灑的道。

    “放心吧,我一定速戰速絕,早早回到花滿樓,不過是一個胡三立”。冷哼一聲,該死的男人,她是絕對不會讓他好過的。

    “讓鐵鳳跟你去”。

    鐵鳳是賞月身邊的近侍,她的身手在花滿樓也是數一數二的。

    “鐵鳳自然是要隨我去的,不過,小紅就沒有必要跟著了,樓里的事,還得由你來打理,咱倆去這一趟行船,大概半個月就能回來了”。放下話,翌日,花賞月就帶著鐵鳳離開花滿樓,離開西玄,上漕幫找胡三立去了。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