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5章
    漕幫的總部現在是便是胡三立獨霸,漕幫的幫主早就不知道到哪個安穩的角落去享清福去了,這漕幫被胡三立弄得是烏煙瘴氣的他也不去理會,這個幫主,早就名存實亡。

    漕幫建于孤島之上,小小的島卻暗藏了不少的暗流,若不是熟知漕幫環境的人,怕是還沒有靠近,就已經藏身在海底了。

    那小島離陸地極近,坐船只要半個多時辰就能到。

    花賞月和鐵鳳找了條小船,抓了個漕幫幫眾直接趕到島上,那暗流的確是生的古怪,若是沒有人帶路,她們七拐八拐的就算真的能找達這島上,怕是也會花去不少的時間,亂了方寸,失了信心。

    上了島,花賞月給那名漕幫幫眾喂了顆藥,看著他躺下不省人士,才離開去找胡三立。

    “來時的路,可記清了?”。

    “樓主放心,一清二楚”。鐵鳳點頭,她善長記路,走過一次的路線,再回返時,就不會忘記,就算有多復雜也是一樣。

    “那就好,咱們去找胡三立”。這個男人已經躲在島上二個多月,原本賞月還打算留在岸上等著胡三立自動送上門,也免得她找上他的地盤吃了悶虧。

    不過——

    既然他不打算往外走。

    她自然要找上讓去。

    過了前島,只有后半部有人居住,是漕幫的總壇所在,兩人一路上不動聲色的抓了不少人問清路線,也放倒了不少人,免得到時麻煩。

    “前頭就是胡三立所在的射水閣,鐵鳳,注意四周,小心胡三立的小人行徑”。

    “是”。

    一路進去,倒是格外的順利的,只是尋遍了整個射水閣還是不見胡三立的半個影子,再度尋找之下,才知胡三立就在射水閣后的水牢里。

    就在昨日,他從外頭抓回幾個人,現在正在牢里呆著呢。

    花賞月可不會手下留情,一路上見人就放倒,是死是活,到最后只能各安天命了,那水牢里,大門洞開,可見,湖三立對自己的老巢是有絕對的信心。

    綁了人,那些人的家人不會尋上來嗎?

    這漕幫也不是多神秘的地方,只要稍微花些心思,就能像她一樣的登上岸來。

    一靠近水牢,里頭便傳來胡三立張狂的笑聲,還有姑娘的嬌喝。

    果真是嬌滴滴的,只是——,賞月微微一挑眉,腳下一頓,“這聲音聽來耳熟的很哪”。好像就在前不久在什么地方聽到。

    “樓主,咱們先別管這個了,殺了胡三立,對方要是認識的直接救了人,要是不認識的也就算了,以免兩位副樓主在樓里擔心”。

    “我知道”。賞月一額首,的確不能太讓小紅和紫衫太過擔心。地下水牢,需下臺階,下頭分三階,人入口處可以看到,第一階,是無水階,第二階的水剛好齊到膝蓋,第三階的水,卻已經抵了肩,若是人稍矮一些,所是直接滅了頂。

    這法子還真是毒的很。

    整個身子泡在水里,不需要多久,人就會難受的像是要了命一般。

    更何況對方還是個姑娘。

    放低了腳步,牢里除了胡三立與另一名中年男子之外,外頭的人全數被放倒,漕幫的人除了人多勢眾之外,倒是挑不出什么優點來,三兩下的就足以將他們全數擺平了。

    水牢四周點起了火把,能將牢里的一景一物看得清晰萬分,水里第三層關著的人,是花賞月從不曾見過的,樣子看起來狼狽萬分,是兩個男人,年紀約莫二十七八。

    第二層同樣是二個人,是兩個女人,年約十八九,其中一個看起來格外的眼熟,——是何靈。

    半瞇的眼,驀然在睜,賞月差點以為看花了眼。

    何靈——

    那名被介紹為是月航的未婚妻的女人,何家牧場的大小姐,她怎么會在這里?被胡三立如此狼狽的關在水牢里。

    “小妞兒,要是乖乖的從了咱們,就放你們出水牢”。胡三立的聲音聽來讓人雞皮掉了一地,那恐怖的聲音,讓人不僅如陷水中,更是如臨冰中,通體發寒。

    “休想”。何靈用力的咬牙,瞪著兩個不要臉的臭男人,只因為看中了女人就直接讓人綁了回來。

    何家牧場這一次是送馬匹給合作多年的伙伴,何場主的兩名徒弟,加之何靈,另一名女子是對方的女兒。

    何家牧場的另兩名師父逃回牧場,現在何家牧場應該已經知道何靈等人的被綁走,或許正在來救她們的路上。

    只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啊。

    漕幫就這么光明正大的搶了人直接綁來這個孤島上,在水上完全沒有辦法留下半點痕跡,就算有人來救她們,可是,要上哪兒去救呢。

    “也好,本大爺原是要立刻將兩位美人兒帶離這水牢之中,遠離痛苦,你們不賞這個臉,就別怪大爺我不是軟心腸,那兩個男人可挨不了多久了,你們要是乖乖的順從了大爺,就讓他們兩個活著離開這水牢,否則——”,話了,還連哼了兩聲,余下之意是如何,聰明人該是聽得一清二楚的。

    這是威脅。

    何靈與另一名女子李曉青回頭看著兩名置于水中的男人,他們的表情已經麻木了,初時還能看到痛苦萬分,卻勉強堅持。

    現在——

    關在水牢里一夜了,沒有半點水,也沒有半點食物,就算沒有被水給泡爛了,也會活活的餓死渴死的。

    但是——

    她們怎么能順了惡人的意。

    “你倒是如何啊”。突地,水牢里傳來清脆含冷的聲音,胡三立一震,立刻回頭,這個不該出現在這里的聲音,讓他全身上下立刻籠罩上一層又一層的警覺。

    回頭,印入眼的是兩個小美人兒,比起牢里的那兩個,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且,還是自動送上門來的,這是多好的機會,胡三立可不能錯過。

    “你們是怎么來的”。胡三立身邊的漕幫管事雙眼一瞇,比起胡三立,他的警覺性更好,“外頭有人守著,是誰準你們進來的”。

    “喲——”。賞月冷哼一聲,“本姑娘想進就進,還要人準嗎?胡三立,你倒是活得好好的啊”。

    “本大爺當然是活得好好的”。身材養得胖胖的,那可是喂足了油水,一個人已經有別人兩個人大。

    “只可惜,你的好日子今天就要到頭了”。腿兒,又下了一個階。

    鐵鳳跟上。

    “你說什么?”胡三立聽到這話可不高興,“你上島上來做客,咱們漕幫自然要好好的接待”。另一種意思的接待,“不過,你說的這話我可不愛聽”。

    “不要再上前,停下腳步”。管事大喝。

    這時,只見賞月一甩視,身形快如閃電,直接扣住管事的喉,只聽見卡的一聲,管事便兩眼一瞪,去了陰間。

    喉骨,被賞月硬生生的折斷了。

    胡三立這才開始害怕。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渾身肥肉亂顫,該死的,人呢,“來人,快來人,有刺客”。

    “刺客啊”。賞月仰頭,笑得開懷,“真不錯,我就是來刺殺你的,胡三立,你做人實在是做得太成功了,有那么多人希望你死”。可真是不容易啊,“咱們花滿樓收了錢,就要辦成了事,你千不該萬不該為了女色而松了戒備,否則,你還能多活幾日”。倒是替她省不了少麻煩。

    胡三立一個勁的往后退。

    花滿樓——

    眼前兩名艷麗女子盡是花滿樓那樣的殺手樓里出來的。

    “我可以出雙倍,不,三倍的價錢,只要你們不要殺我”。一身的肥肉,早就讓他動不得武,原本還能上得了臺面的武功,現在早就成了三腳步,施展不開。

    “那倒不必,咱們花滿樓只收該收的錢,只殺該殺的人,胡三立,你也該活夠了”。他退,她再逼,逼得胡三立不得不退入水中,也好——他既然如此喜歡用水牢關人,倒是要讓他自個兒也瞧瞧在水中溺死的滋味兒。“鐵鳳,把何大小姐給放出來”。

    “是”。鐵鳳領命,拿了掛在一旁墻上的鑰匙直接打開了牢門,將兩男兩女四人放出,兩個男人在水里已經泡得全身無力,被拉出來也只能攤在地上動彈不得。

    何靈和李曉青的連聲感謝,鐵鳳置若未聞,直接守在賞月身后。

    “你,你——”。

    “再退退,那個深度就差不多了”。

    “我不會那么輕易死的”。胡三立被逼到了盡頭,狗急了也能跳墻,他鼓足了氣,身子笨蛋卻仍是有些力道,直接撞上賞月,“就算要死,也要拉個墊被的”。

    “那你還真是拉錯了人”。單手成掌,一掌拍出,直接迎上胡三立的天靈蓋,胡三立什么都來不及說,寵大的身軀,砰通一聲,落入水中,擊水層層水花,然后,沉入水底。

    那一掌,已經擊碎了他的頭痛。

    他現在就算有再好的水性,一個死人,在水里是玩不出什么花樣兒來的,這任務,倒是比想像中的更容易呢。

    虧得那時,紫衫和小紅還擔心的要命。

    有些人,只是名聲大,全然的沒有實力。

    不過,有一點賞月是承認的,讓她堂堂樓主來對付一個胡三立,的確是太大材小用了。

    推薦:楚千塵重生了。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愛,偏又生得國色天香,貌美無雙......天泠女生言情小說《錦繡醫妃之庶女凰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