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0章
    大夫費盡心思,只抑制住毒液不再漫延,但是,花賞月的右手,因中毒太深,無可挽回,她的右手,算是徹底的廢了。

    只要再休養半個月,體內的毒素排盡,除了右手不保,其他沒有大問題。

    月航的院落,來來回回過不少人,何家人感念賞月救了何靈一命,不僅如此,更是挽救何靈的清白,否則就算何靈活了下來,也會想不開而導致一生的悲哀。

    月家莊亦同,他們感念她救了月航未入門的妻子。

    婚禮因這件意外的事而中止拖延,三個月后,月家莊將從新迎接何家姑娘。

    而她——

    花賞月,成了獨臂人。

    右手的用處大過左手,如果可以選擇,賞月倒是寧愿廢的是右手。

    賞月并不在意這手是如何廢的。

    的確,若是不拖著何靈,她絕不會中了那采花賊的暗算,廢了右手。

    花滿樓不是尋常人家,做的是殺人的生意,生死都不需要太在乎,更何況是一只手呢,倒是月家莊與何家的人的反常對待讓她有些不耐煩。

    她并不是有意要救何靈的,只是剛巧被她遇上,瞧,她的運氣多不好。

    不過是殺個不入流的角色就能差點把自己也送進去。

    要是救治不及時,她早就毒氣攻心,見閻王去了。

    一盅又一盅的補藥,吃得她想吐,要不是月航用卑鄙的手段將她困在月家莊,她早就回去了,右手不能用又如何,她花賞月還不是可以活得好好的。

    花滿樓里有的是能人,而且,花滿樓也開始打算轉型,少做殺人的生意,畢竟是損陰德的事,樓里的姑娘們還能做很多事情。

    餓不死,可以讓自己活得更好就行了。

    “夠了,夠了,你沒有看到我已經長了不少的肉,不需要再進補”。她聞到這股味兒就想吐。

    “你的臉色還不好”。月航依舊我行我素,賞月的抗議,完全聽不進他的耳。

    撇頭,再撇頭——

    他會點穴,且手法奇快,現在他還四肢健全,快賞月一步,她斗不過他,只能乖乖的任由他來擺布。

    “這又不是什么好吃的東西,你們想吃,自個兒吃去,干嘛往我這里來塞,月家莊東西多也不需要這樣送出去”。她咬牙,就是不張嘴。

    “賞月,乖——”。

    她是三歲小娃兒嗎?

    賞月翻了翻白眼。

    她從小到大就不是乖孩子。

    “月航”。乘他還沒有點她的穴,她先接過他手上的碗,“我已經康復了,現在不但可以下床,跑路都行了,請你好心一點,讓我回花滿樓好不好”。至于誰想讓月家莊和何家這么對待,她一點意見都沒有。

    月航淡睨她一眼,什么也沒說,將她手里的碗又端回自己手上。

    拿起勺,駕輕就熟的開始喂她喝湯。

    她不張嘴,他有的是法子。

    這些天,他就像個老媽子伺候床前,若往遠的說,他們算是舊相識了,若往近的說,賞月救的是月航未進門的妻子。

    他對她好,是合情合理的。

    不過,賞月更想讓何靈來侍候她,至少,何靈還不能勉強她一定要喝完這盅湯。

    “夠了——”。苦著一張臉,“我肚子里全是一些湯湯水水”。她想吐。

    賞月做了一個惡心的動作,“月二少,我求求你高抬貴手好不好,放過我,我認輸了,斗不過你,讓我回去,讓我回去好不好?”她已經夠低聲下氣的了,他還想怎么樣?

    還想看她下跪不成。

    “你還要再休養半個月”。放下還剩一半的碗,月航平靜的道。

    黑眸,似乎閃過什么。

    “半天我都呆不下去了”。她握拳,“別讓我恩人變仇人,下一次我再碰到何靈被綁,非但不救,還會直接給她一掌”。

    “你不會”。

    “你大可試試”。她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軟的人,左掌仍有奪人性命的能力。

    月航起身,不需要試,現在她的身體有多虛弱他清楚的很,否則,以她的性子,現在也不可能在月家莊乖乖的呆著。

    “好好休息,我過一會再來看你”。

    “你不用再來了”。

    一會的功夫,月航沒來,何靈來的。

    那一次事故之后,她就直接住進月家莊,為免同樣的事情發生,三個月后,直接行禮就成,不需要再多費些心思去迎娶了。

    不止何靈在,何家其他人同在。

    為的,就是還賞月救何靈一命的恩。

    天知道,有什么恩好還的。

    真要還,那就是離她越遠越好,她一點都不稀罕她們的好。

    她就是這么一個不識好的人行不行。

    翻了翻白眼,賞月躺著繼續裝睡。

    偏何靈是滿心的感激壓根就不管床上的人是不是真的睡了,“賞月,我來看你了”。何靈輕語,聲音不大,若是真的睡了,是吵不醒的。

    床上的人,微微的皺了皺眉。

    何靈又要在她床邊坐上半個時辰嗎?

    “你們能不能不要輪著來?”賞月恨恨的起身坐著,“一塊來不是更好,余下的時間我還能清靜清靜,你們倒是好,一個一個排著隊來,這個走了那個來,我忙著接待你們都來不及,還要不要休息了?”真是令人火大。

    一邊說著讓她好好休息,一邊卻又做著干擾她休息的事來。

    “賞——賞月——”。何靈被她兇得一怔一怔的。

    “你們這對未婚夫妻有必要這么有默契嗎?還有月莊主和你爹,不讓我走就算了,連留下來也不能好好休息,是不是看我活著你們都不快活啊”。怒火,越發的往上冒。

    真是該死——

    她花賞月這輩子就沒有這么火大的時候。

    “賞——賞月,你千萬別激動,這樣對你的身體不好”。何靈顫了顫,被這樣罵著,她心里也不好過,可是,她知道賞月更不好過,廢了一只手,是何其嚴重的事,往后,她的右手能做的就只是握著筷子。

    老天——

    如果是她,她一定會比賞月更加過份的。

    “我有激動嗎?”眼兒瞪得大大的,“我這是再正常不過了好嗎?如果沒什么事,請何大小姐先出去讓我靜一靜”。

    “我——”。

    “你不出去,是希望我出去嗎?”

    當然不是——

    怎能讓病人出去。

    何靈緊張的吞了吞口水,賞月的情緒這么多天以來最激動的一刻,她還是不要再在這兒擾了她。

    賞月心里有月航,她也是,但是,嫁給月航的人是她,不是賞月,賞月一定不好過的。

    現在又為了她,右手成了擺設。

    若換成了她,她也會做出一樣的舉止來的,說不定會更加的過份。

    何靈出了門,發現外頭站了不少的人,她爹,月莊主,月航——,剛剛,里頭的大吼大叫,他們全都聽到了。

    個個臉上的表情都很古怪。

    唯有月航的臉上,面無表情的看不出任何情緒。

    何靈不解他心里是怎么想的,這些日子,他是盡心盡力的照顧賞月。

    “爹,月伯伯,阿航——”。何靈微一點頭。

    “靈兒,你受委屈了”。月莊主嘆息,“花樓主情緒不穩也是情理之中,你多擔待點”。

    “我會的”。何靈點頭,“一切都是因為我,是我該受的”。她沒有意見。

    “現在還是不要再進去打擾花樓主了,以免她發更大的火”。何間也嘆息。

    唉——

    誰都不想。

    “航兒,咱們先離開吧”。月莊主喚了月航一聲,月航回頭,“你們先回去吧,我進去陪陪她”。

    “阿航——”。何靈怔了怔,“可是,賞月不想讓人擾了她”。

    “無妨,她若是要罵,就讓她罵幾句出出氣”。

    “不錯,這也是個法子,免得她心里不好過”。憋在心里成了內傷。

    月莊主,何間父母離開,月航直到瞧不見他們的影子之后才舉步進了屋,賞月沒有躺下,只是半靠在床上盯著右臂發呆。

    目光呆窒,一動不動,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被點也穴。

    她專注的連月航進了屋也沒有發覺。

    “左掌功力倒是無損,只可惜,以后不能再隨便把人拎起來了”。片刻之后,她搖頭喃喃自語,“舉筷子的力氣啊,可真是夠大的”。她自嘲的笑笑。

    不過也好了,至少還有舉筷子的能力。

    不至于連筷子都拿不起來,三餐吃食還得靠人來侍候,要想把左手練得跟右手一樣靈活倒不是什么難事,只是,左手終是左手,再厲害也代替不了右手。

    “在想什么?”不知何時,他坐在床沿,深眸睨著她,大掌也握上她未受傷的手,“心里不好過嗎?”

    “你怎么又來了”。瞧著他,賞月很難有好脾氣,“你們夫妻是怎么回事,一個個在外頭排著隊嗎?”何靈才剛走,他就來補位了。

    “我們不是夫妻,我和何靈,還不是夫妻”。月航若有深意的到。

    “是啊,現在是未婚夫妻,之后就是夫妻了,若是沒有出意外,現在的你們早就是夫妻了”。又有什么關系,何需爭這個。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