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1章
    “你很在意我與何靈是不是夫妻?”他輕笑,黑幽幽的眸子閃著耀光,賞月一下子看傻了眼,還以為自己眼花瞧錯了,他看起來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不然他還以為是怎么樣?她為什么要在意他們是不是夫妻。

    那是他們自己的事,與她何干。

    “當然——”。下巴,高高揚起,“若何大姑娘嫁進月家莊,以后就是你月航的人,相信胡三立,花面大盜這種事情肯定不會再發生,也不會與我遇上那么多次”。她可不是生來救月航未來妻子的人。

    她有她的事要做。

    沒有功夫在這兒拖拖拉拉個沒完,反她所有僅剩的耐力全都拖得一點不剩,讓她越來越煩燥的,幾乎想要狠狠的上前賞他一巴掌。

    到底是怎么樣?

    看別人不好過他是不是很開心。

    “沒錯”。月航好整以暇,“你與何靈的確是有緣了些,該說是你是她的幸運之神才是,否則,怎會她一落難,剛巧你就出現救了她呢”。

    咳——

    賞月差點被他的話活活嗆死,虧他好意思說得如此光明正大,以為這是什么好事兒嗎?哼,她倒是不這么覺得的。

    她覺得何靈是她的霉星,每次一遇到何靈,幾乎都不會遇到什么好事。

    而且,她之于他,也如同何靈之于她吧。

    上天果然是公平的。

    一物克一物是如此的有理啊。

    讓區區凡人的她,不得不服,“月航,那我之于你,是個麻煩吧”。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著他,不想錯過他的回答,連同他的表情也不想錯過。

    月航不甚在意的回望,搖了搖頭。

    “不——,至今為止,上天還不曾給我一個麻煩”。二十多年來,他的生活太過平靜,他淡漠,家人任由著他。

    替他擋卻一切的麻煩,連武林中的糾紛也纏不到他的頭上來,如今,他是真正的體會到家人的用心。

    若說賞月是他的麻煩,他倒是不想推拒。

    接手她這個大麻煩,也許,他的生活會更有趣一點呢。

    “若賞月想當我的麻煩,我很樂意接手的”。他低柔的道,溫雅的嗓音讓賞月一陣輕顫,該死的男人,什么話不好說偏偏說這種話,什么樣的聲音不好用,偏偏用這種讓人可以抖掉一身雞皮的聲音來說。

    他也不分分對像,她是花賞月,可不是他未進門的妻子何靈。

    “怕你承不起”。她不給面子的撇過頭。

    “怎會承不起呢”。月航不避諱的輕握住她受傷的手,黑眸里閃過難解的光芒,“當初賞月將我綁至花滿樓,我可有為難你”。

    回頭,賞月狠瞪他一眼。

    “這事早就已經說清楚了,你想舊事重提嗎?”

    “不,我不想舊事重新”。他從不認為這是一件不好的事,人活一世,相遇與否靠的是機緣,他與她相遇亦同。

    可見,老天爺是看準了才給他們這個緣份。

    讓他有機會在兩年后的如今,看清自己的心,他心疼眼前的姑娘,心疼她活躍的性子會因為她手上的傷而大打折扣。

    她何該說風是風,說雨是雨,率真的活出自我。

    他不曾想過讓她改變,他也沒有那個權力讓她改變。花賞月心里惦著月航,這是許多人都知道的事實,自然也包括他。

    在花滿樓的兩年,她為他做的一切,他都歷歷在目,明記在心。

    他是個人,性格淡漠一些,終究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旁人對他好,他不會麻木不仁,初時,只知自己對她并無特殊情感,既然如此,也無需耽擱了兩個人的人生。

    他接受大哥的提議,與何靈定親,直至迎娶。

    她卻一直未出現。

    依她的性子,就是在他的大婚之日跑出來大鬧一場,再將新郎官綁走,那也不足為奇,只可惜,一直到最后,她都不曾出現。

    而他的新娘卻失了蹤。

    一切的機緣巧合,被賞月救起。

    合該啊,合該——

    他倆的緣份一時半刻還斷不了。

    “賞月,你心中還有我嗎?”突地,他問。

    賞月咬牙,狠瞪著他,巴不得立刻上前去狠狠的咬他好幾口,這個時候,問這種問題,是想讓她恨透了他是嗎?

    這事簡單,他不需要如此麻煩。

    “有,當然有,你可是月二少,凡人瞧見了,能不惦在心上嗎?”嘲諷的語氣,連賞月自個兒聽起來都覺得刺耳。

    但是,她心更痛。

    因他的話。

    明明就不曾將她的真心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偏又要問起,一個馬上就要迎娶別的女人的男人,他還有什么資格去問這種話。

    月航,你這個小人。

    唉——

    月航嘆息,知她又誤會了,“別說這種連自己都生氣的話”。他輕拍著她的手,“否則,我該如何是好呢”。

    呃?

    “你說這話什么意思?”

    “若賞月心中有我,那是最好不過的,如今男未娶,女未嫁——”。

    “停——”。仍好的那只手直接蓋住月航未說完的話,“不要再說下去了,那只會讓我更加的看不起你,月航,別以為女人只要一勾手指頭就會乖乖的上勾,沒有那么簡單的事”。她花賞月不是別人。

    就算愛他入骨,也不會如此的委屈自己。

    “別忘了,何靈還住在月家莊,三個月不到之后,你們就要成親了,你還敢說出這樣的話,你的臉皮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厚了”。

    “說不定,我的臉皮一直都這么厚”。月航輕笑出聲,她罵人的模樣也有趣的緊,為何之前沒有發現呢,“不然,你摸摸”。她的手,本來就在他的臉上,這下剛巧被他抓了個正著。

    他扣住她的手,不讓她亂動。

    他的力道,讓她即使想要掙扎也使不上任何的力氣。

    賞月只覺的一股熱氣從丹田直沖而上,就要飛上頭頂了。

    “你還真不要臉”。

    “你愛罵,我就讓你罵個夠,賞月,我對何靈無情,會談婚論嫁無非是父母之命,如今,更不可能在三個月之后娶她過門”。他會娶,娶眼前的小女人。

    “你想始亂終棄”。賞月不敢置信的低吼,是她錯看了嗎?真的是她小看了眼前的男人嗎?他盡是一個始亂終棄沒心沒肺的可恨男人。花滿樓里不少的姑娘受過負心漢的苦,這個世上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把一顆心都放到哪兒去了?

    從來不想真心對人嗎?

    以為一句沒有感情,將人丟下,就可以一切盡了,沒有罪惡了嗎?

    眼中的震憾,微顫的唇和整個身子,顯而易見賞月對此有多么的氣怒,連月航也未曾料及。

    他只能輕輕將她擁入懷中。

    他該知道,該料到她的反應。

    “別急,先聽我說完好嗎?”

    “不要”。她用力掙扎著,“你還有什么好說的,不過就是一些冠免堂皇的話罷了,不說也罷,我不想聽”。

    “不,你必須聽”。他扣緊她,不讓她亂動再傷了自己。

    “不——”。

    “何靈還會是月家的人——”。

    “你——”。可恨啊,想要坐享齊人之福嗎?

    “別誤會”。月航再次嘆息,以后他會記得在她不那么惱怒的時候再來慢慢解釋,“何靈會嫁給大哥”。

    月華?

    賞月一怔,忘了要繼續反抗,抬頭,呆呆的看著月航,“你想亂點鴛鴦”,月華和何靈會殺了他。

    月航老神在在,松開她,搖頭,“大哥原是打算上李家提親的,不過,李家千金已經有了意中人,也強迫不得,眼下大哥對何靈的照顧,倒是出乎意料的好,只怕,連大哥也不知道自己對何靈的情感”。如同他一般,不知自己的真心在何處。

    這個男人是白癡嗎?

    賞月微張著唇兒,像是第一次認得月航一般,“你忘了還有個何靈,就算你大哥愿意娶何靈,人家何靈愿不愿意嫁給你大哥,還有你忘了一個我,就算你現在打算娶我,也要考慮一下我愿不愿意嫁給你”。好似他說了就算。

    他月航是神啊。

    明明是個淡然的飄逸男人,何時變得如此自大了,到底是誰教壞了他。

    “我都考慮好了”。又是一聲嘆,今天的嘆息加起來,怕是比他一生的還要多,眼前小女人的懷凝,讓他著實有些不好受呢,“大哥會娶何靈,至于何靈是否愿意嫁,自然是取絕于她的意愿,只是——明眼人該知道,嫁給大哥比嫁給我幸福的多”。哪怕他真的娶了何靈,倆人怕是只會相安無事,相敬如賓的過完一生。

    平靜的生活擊不起半點風浪,猶如他前二十幾年的生活。

    若非遇到她,他也不至于激起內心深處陌生的情感。

    他也愿意平淡的過完一生。

    如今,怕是來不及了。

    “可憐的何靈”。賞月突然好同情何靈,看得出來,何靈是多么的喜歡月航,要是她,她打死也不會不嫁二哥嫁大哥的,不說臉面,心要往哪擺,這個男人還說得如此理所當然,“可憐的月華”。白他一眼,“可恨的月航”。

    “是”。他的確可恨,這一點,月航從不否認。

    他一直不覺的自己是個溫和善良又好相處的人,事實上,他覺得自己的性格相當的別扭,不過,那又如何呢。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