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102章
    月航在有意思的做些什么!

    且,表現的非常明顯,他對賞月的態度全然變了,他的眼里,以往是誰也瞧不進去的,現在,從他的眼中,可以看出賞月的影子。

    也唯有她而已。

    一個男人的心有多難打動,恐怕沒有人可以確切的回答這個問題,但是,若問一個男人有多么的善變,賞月可以毫不猶豫的回答出來,一瞬間,就夠一個男人變的了,且,他可以變得神不知鬼不覺,讓人連他什么時候開始變的都不知道。

    說實話,對改變之后的月航,她還真的有些適應不良。

    月莊主和月夫人顯然更是。

    月航之前的淡漠他們早就習慣了,如今他的,雖是一樣的,只是——

    “你說什么?”

    “還請爹娘準了,孩兒若是要娶,娶的會是賞月,而非何靈”。

    “為什么?”月夫人不懂,“如果你覺得愧對賞月的話,咱們月家莊可以無條件的對賞月好,還可以負責花滿樓的一切,不會因為賞月的關系讓花滿樓也維持不下去”。月何兩家的親事,那可是說好了許多年,一直以來都不曾聽到他有半聲的反對,如今,不但反對,還反對的如此徹底。

    這要他們如何是好。

    “航兒,你娘說的沒錯,凡事總得有個理由,你倒是說說,為何好好的突然提想不想娶靈兒”。月莊主滿臉威儀,沉聲道。

    “許久之前,我并不知曉自己的心意,那么,娶妻便是娶妻,娶誰為妻對我而言意義不大,如今,我看清自己的心意,怕是不能再無所謂下去”。否則,他的后半輩子會因為自己的一時意氣而難過,“月航雖愧對何靈,但是,這么做對雙方都好,嫁給一個不愛她的男人,相信也不是何靈所要”。

    何靈是個好姑娘,她值得更好的。

    “你——”。月莊主氣得發抖,“你這孩子怎么這么不懂事”。以往明明不是如此欠缺考慮的。

    “爹,孩兒的確是欠缺考慮了些”,只能說是時機太過不湊巧,否則,也不會是眼前的局面,“不過,孩兒仍是要說清楚”。

    說清楚?

    他是說清楚了,月家要怎么與何家說清楚。

    “三個月后何靈就要嫁進月家了,你不娶誰娶?況且,一個姑娘家被人退了親,往后她要怎么嫁人”。女人家的名聲是何其重要的事,那有可能更勝于生命啊。

    何靈更是那樣保守規矩的姑娘,到時,她若有一個想不開,月家則不是背負一輩子的不安。

    不行,絕對不行——

    月莊主起身就要抗議兒子的決定,誰料一旁一直聽著,始終不曾開過口的月華突然出聲。

    “我娶”。

    啊——

    呃——

    月莊主和月夫人此時的表情只能說是目瞪口呆,目光在兩個兒子身上來回的看著,突然之前,他們覺得自己有些悲哀。

    為什么好像從來不曾好好的了解過兩個兒了。

    他們可是一點也不明白月航為何突然不娶,而月華為何突然決定要娶。

    “華兒,你——”。

    “爹,阿航說的沒錯,靈兒就算真的嫁給阿航,一個不愛她的丈夫,她也是不會幸福的,那還不如嫁給一個可以待她好的男人”。至少,他的心中無人,沒有人霸著他的心,他有足夠的空間來容耐何靈,可以對她好。

    也可以——

    替阿航免了一樁麻煩。

    “胡鬧”。月莊主是吹胡子瞪眼的。

    這兩個小子是打算把他給活活氣死不成,口口聲聲說的這是什么話,他哪容得兒子們這般胡來。

    一個不想娶,一個想娶,那也得瞧瞧人家何家靈兒同不同意。

    如此反反復復的,姑娘家如何受得了啊。

    雖猶豫,月莊主仍是去打聽何靈的反應,否則,他還能怎么辦,孩子大了,翅膀硬了,為人父母的早就無法左右孩子們的想法。

    他,也唯有支持了。

    廳里,月莊主,月夫人,月華——,月航不在,不是他不愿意到場,而是月莊主執意不讓他出現,怕到時候兩邊都難看。

    何家有何老爺何間,和何靈兩人。

    月莊主是張嘴又閉嘴了好一會,硬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口。

    這有口難言的感覺,他總算是深刻的體會到了。

    “老爺——”。月夫人輕喚。

    “唉——”。

    “我來說吧”。月夫人瞧不得丈夫這樣為難,于是,她便開了口,雖有些為難,也說得夠委婉,但是,可以看到何當家的一張臉開始往下拉了。

    許久之后,他才抬頭,看向月莊主與月夫人。

    “莊主,夫人,咱們家靈兒怎么也說是個乖巧的丫頭,嫁進月家也不算是高攀了,沒錯,何家是比不上月家莊,那也不能這么瞧不起人啊,咱們靈兒就沒人要嗎?已經說好要成親,現在又告訴咱們,二哥不娶了,改由大哥來娶,這事兒要是傳也來,豈不是讓天下人都笑話月何兩家把兒女的親事拿來當成玩笑”。

    不是月華不好,而是他容不下這樣的事情。

    “爹——”。何靈輕輕扯了扯父親,“你先別激動,這事兒還有商量的余地”。

    “商量,商量什么?明擺著是月家瞧不起人,瞧我家靈兒被采花賊綁走了看不起她了是不是”。

    “爹——”。何靈大叫一聲,“你不要再說了好不好”。沒有人在乎,月家沒有人在乎的,為什么偏偏是她爹提起這種讓她不想想起來的事,“月航娶賞月沒什么不好的,賞月喜歡月航,現在月航也愿意娶賞月,我為什么不讓,賞月為了我,廢了一只右手,我有什么理由去搶她的幸福,再說了,嫁給月華有什么不好,只要他真心對我,月家真心對我,難道還不夠嗎?”她只希望這輩子不要再發生同樣的事,不要再來一個對她感興趣的人把她劫走。

    她相信,這世上不會再有一個花賞月碰巧救了她。

    她突來的怒火,登時讓何當家的消了火,怔怔的盯著女兒。

    這可是頭一次見她發這么大的火啊。

    不僅何當家的是第一次見,連月家人也是第一次瞧見她發這么大的火,平時看起來是個柔弱溫雅的姑娘家。

    沒有想到,這一發起火來,還真是震憾力十足呢。

    “呃——”。何間咽了咽口水,一時之間,讓他不知如何開口,“那——那月華賢侄是否是真心實意的想娶我家靈兒,不是被逼的?”

    他可不想要個不情愿的女婿。

    何家的女兒也沒有那么不值得人疼愛。

    “是”。月華認真的點了點頭,“請何伯伯放心,月華一定會好好對靈兒的”。雙眸,看向低垂臻首的何靈。

    何間稍一猶豫,點了點頭。

    “好吧,既然大伙兒都沒有意見,就這么決定了”。他也不想扮黑臉的。

    “二個月后的吉日成親”。

    “好”。

    二個月后!

    月家莊再度舉行婚禮,這一次,更是雙喜臨門,月家老大和老二在同一天迎娶新娘入門,且很有意思的換了換角。

    月家老大娶了原本該嫁給月家老二的新娘。

    月家老二則娶了另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說出來還頗有名氣的,正是花滿樓的樓主花賞月。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眾人有些奇怪,月二少的妻子為何僵硬的沒有一絲柔軟度,連下跪也要月二少幫忙,莫不是這花滿樓的樓主有什么隱疾不成?

    洞房——

    見鬼的洞房。

    被點著穴著的月航將新娘子帶回洞房之后,并沒有再離開,而是陪著賞月,呃,被點了穴的賞月。

    一身大紅喜服之下,當月航掀開新娘子的紅蓋頭之后,是一雙殺人似的明眸狠狠的瞪著他。

    “嗯——”。該死的,他連她的啞穴一起點了。

    “別吵,賞月,如今咱們已經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了”。月航長指一點,解開她的啞穴,卻還不打算解開她的其他穴道。

    “月航,你這個卑鄙小人”。

    “我是”。月航毫不否認,“別想掙扎,會傷了你自己,我會心疼”。

    他見鬼心疼的。

    這穴不是他點的嗎?

    他要是不點這穴,她用得著掙扎個沒完嗎?

    “我討厭被制住,月航,就算成了親又怎么樣,本姑娘說走就走,你還能一天到晚守著我不成”。

    “已經不是姑娘了”。他輕笑,“現在你該自稱本夫人”。他如了她的愿,解開她身上的穴道,讓她恢復自由,卻只能軟軟的靠在他的懷里。

    被點久了,有些麻,一時半會還虛弱著。

    “我愛是什么就是什么,月航,你好可惡”。非逼著她以這種方式嫁給他,她原是想嫁給他的,卻不曾想自己一點主動權都沒有。

    “是,我可惡,以后你想怎么罰我都可以”。

    “真的?”

    “真的”。

    “那好,以后你只準吃我做的飯”。她故意的道,現在她的右手起不了作用,根本就煮不了飯。

    “好”。月航沒有猶豫直接點頭,“不止這一生,下一輩子也只吃你煮的飯好嗎?”為了補償她所受的苦。

    “少說謊了,這輩子還長著,就開始承諾下輩子的事”。這誓言,初時賞月并未放在心上,只不過是當成閑事小語,從來不曾想到,前世今生,有一天,誓言會真的成了真。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