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444章 瞌睡來了送枕頭
    轟隆隆!

    黑暗虛空中,突然死氣彌漫,下一刻,一道氣息滔天的身影,瞬間破空而來,徑直朝著大浪滔天的死靈天河落去。

    “好膽……”

    一直全神戒備在死靈天河外的人皇、北天王等人,見此一幕,全都心頭大駭,剛要出手,隨即又看見,那新出現的死靈身影,居然并未對武揚做什么,反而卷起一股恐怖的死亡之力,朝其中一個巨大的死河浪頭打去。

    竟直接把那道高及千丈的大浪,打得粉碎。

    人皇猛抬頭,陡然朝那位強大的身影望去,眼神古怪,帶著一些意外和不可思議,不過很快,他還是拱手道:“多謝天煞鬼尊援手相助。”

    這時,“呼啦啦”其他幾位追隨秦傲而來的天煞殿強者,也都一齊趕到了死靈天河上空。

    秦傲隨意點了點頭,沒有多話,只是朝幾位跟來的手下冷聲道:“一起出手,全力鎮壓死靈天河的暴動,替武人主分擔壓力!”

    秦傲作為死靈界,繼陰山鬼祖之下最強者,實力自然不必多言,哪怕比之同為至強者的左野和卞無生,還要更強一籌。

    此刻,由他主動出手,立身死靈天河上空,那一段原本波詭云譎,死氣滔天的死靈天河,居然漸漸被他給鎮壓了下去,變得平靜下來。

    遠處,人皇、北天王等人,也是心情復雜,當然,該防備的還是得防備,只是接下來,一定不要表現得那么明顯就是了。

    ……

    同一時間。

    死靈界深處。

    陰山鬼祖、金岳,乃至其他十大鬼殿的強者,遙望著遠處那條死氣沖天的死靈天河,俱都露出了意外之色。

    “有意思,那秦傲,倒是有點意思,這是準備徹底倒向姓武的小兒了嗎?”

    “他就那么篤定,今日的武揚,能夠成功?”

    十大殿的鬼王強者,有人嗤笑,有人不屑,當然,也有人躍躍欲試。

    譬如另一至強者金岳。

    不過,他幾次踏出腳步,最后又幾次收斂了回去。

    實在是,此刻的死靈天河,動靜太大了,卷起的死亡規則,也太可怕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秦傲那份魄力和膽色,敢豁出一切,去賭那未知的可能性。

    ……

    此刻。

    死靈天河中。

    隨著秦傲他們這些生力軍的出現,左野、卞無生等人,也都暗暗松了一口氣,感覺到壓力減輕了不少。

    不過眼前,很明顯并不是停下來說感謝的時候,左野只是親自護持著烏邪月和凌天上人兩人,繼續朝著死靈天河深處走去。

    一路上,自是波濤不斷,但有她這位至強者出手,倒也能夠勉強應付過去。

    就在這時,烏邪月陡然一喜,大聲道:“前輩,我感應到了,我的死靈本源,就在那邊。”

    左野點了點頭,氣機爆發,牢牢籠罩在烏邪月的身上,“去吧。”

    “多謝前輩!”

    烏邪月也不客氣,直接身形一閃,就朝著她感應到的方向闖入過去。

    過程很艱難,也很痛苦。

    左野雖強,但到底比不上武揚,有那么一瞬間,烏邪月幾乎感覺自己快要被死靈天河的河水給同化了。

    不過她也是一個狠人,只是咬牙堅持著,根本連哼都不哼一聲。

    這時,旁邊的凌天上人,也露出喜色,“左前輩,在下也感應到了自己的死靈本源……”

    說著,卻是有些為難之色露出。

    左野眼神微動,順著凌天上人的目光,很快發現,距離他們大約百丈遠的地方,有一道巨大的浪頭,翻滾咆哮。

    左野不言,直接一掌拍出,瞬間把那道卷起的大浪轟碎,跟著沉聲道:“過去,抓緊時間……”

    “前輩……”

    凌天上人看了左野一眼,欲言又止道:“要不,前輩你先去尋找自己的大道本源吧,這邊就讓在下自己過去就好……”

    自進入死靈天河后,凌天上人和烏邪月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左野身邊,亦因此,他很清楚,到現在,左野還沒有尋找到自己的大道本源。

    反而是另一至強者卞無生,早在不久前,就順利感應到了他的大道本源,現在都差不多快要融合完成了。

    左野淡聲道:“少廢話!本座的事情,心中有數,還用不著你來教,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凌天上人不語了。

    特么的!

    這娘們……嗯,是這黑娘們,怎么好賴不分啊?整天冷著一張臭臉給誰看?

    不過他也不再廢話了,剛剛也就是臨時興起,順嘴一提,既然對方不領情,哪還有什么多說的?

    很快,凌天上人也身形一閃,直接朝自己的本源印記落去。

    這時,左野突然回眸,朝身后冷聲道:“全部滾開,不要跟著本宮……你們本非武人主的麾下,今日如何能夠來到這里,心中應該有數,自己的本源,自己找,再敢跟在本宮身后,別怪本宮對你們不客氣!”

    左野望著那群陌生的死靈強者,一雙清冷的眸子中,閃耀著絲絲寒意。

    這些人,簡直太特么不識好歹了。

    是不是以為她是女人,就好欺負?

    竟然一直偷偷尾隨在她的身后,借助她的實力,去鎮壓那些浪頭。

    左野也是強者,更添為十大鬼王之一,她的便宜,豈是那么好占的?

    聽到左野的話之后,一群鬼祟的死靈強者,面色都有些尷尬,大部分人,都直接離去。

    不過也有人,看著遠處不斷翻滾的死河大浪,面露驚懼之色,試探著道:“大人,今日之后,我們應該都會成為同僚,在下實力低微,不知大人能否稍微援手,替在下抵擋一下死河的浪濤……”

    嘭!

    他話沒說完,左野直接一掌拍出,瞬間,便把那位二十九道的死靈強者拍碎,化作滾滾死氣規則,徹底融入濤濤死靈天河之中。

    “走!”

    “大人息怒,我們這就走……”

    剩下幾個還想撿漏的死靈強者,哪里還敢廢話,紛紛掉頭就跑,速度奇快,甚至都顧不得前面是風平浪靜還是大浪滔天。

    該死的,這女人簡直太狠了,一言不合就殺人,果不愧為十大鬼王之一,以后沒事,最好還是少惹為妙。

    “一幫蠢才,當本宮是什么人?簡直不知死活!”

    左野冷笑,也懶得再去理會那些離開之人,很快再次朝烏邪月和凌天上人的方向望去,“你們兩個,都抓緊時間,全力融合,不要有任何顧慮,這期間,本宮會一直留在這邊替你們護法。”

    左野當然不是爛好人,此刻的她,甚至比誰都著急。

    但同時她也知道,無論是烏邪月,還是凌天上人,都容不得有半點閃失。因為他們,才是武揚真正在乎之人,誰死了,都可能激怒武揚,甚至讓對方就此收手,撒手不管,都有很大可能。

    而這個時候,死靈天河的另一邊。

    正在和那尊死靈巨人鏖戰的武揚,心頭卻是越來越沉重,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壓力好大。

    有些快要頂不住了。

    盡管之前,陰山鬼祖等至強者,都下達了讓手下人抱元守一,阻攔死靈天河汲取體內能量的命令,而那些手下人,也都照辦了。

    可就算這樣,他們最多也只是延緩一些自身能量的流逝,并無法做到絕對的阻攔。

    也是因為如此,隨著戰斗時間越來越長,死靈巨人汲取到的死氣能量越多,他的實力,也是越來越強大。

    到現在,他差不多已經快要達到三十七道巔峰了,距離恐怖的三十八道,也只有一線之隔。

    若非不久前,左野出手格殺了一尊二十九道強者,給死靈天河回饋了一些能量,進而使得死靈巨人的氣息,都稍微衰落了一些,要不然,他現在怕是直接跨入三十八道了。

    “特么的……怎么辦?”

    “這傻大個,越戰越強,接下來,麻煩大了啊……”

    武揚苦苦支撐著,不斷的左沖右突,險象環生。

    一段時間后,他突然朝四方大聲吼道:“所有人,尤其是那些正在融合自身大道本源之人,都給本座聽清楚了,不要徹底融合,最少,都得留下一絲余地……至于什么時候可以全部融合,等本座命令!”

    這話一出,許多正在融合死靈本源的強者,臉色都是一變。

    不過也有聰明人,很快反應過來,武揚這樣吩咐的真正含義,很明顯,是希望借此拖住那尊死靈巨人持續變強的速度。

    然而就算是這樣,武揚現在的處境,依舊很難受。

    不讓其他人徹底融合死靈本源,頂多只是避免刺激到那尊死靈巨人,讓他突然間變得更強大。

    可眼前這尊死靈巨人,哪怕不再繼續變強了,三十七道巔峰的實力,依舊不是他能夠對付得了的。

    “不行,不能繼續這樣拖下去了,得想個法子,最好,是能夠斬殺一些頂級死靈強者,丟進死靈天河中……”

    武揚心念電轉,下意識抬頭朝死靈天河上空望了一眼。

    但下一刻,他又收回了目光。

    殺秦傲他們嗎?

    那肯定是不行的。

    不要說秦傲本身也是三十五道至強者的修為,并不是那么好殺,只說對方是來幫他的,便注定了他不可能和別人動手。

    ……

    就在武揚陷入絕境,險死還生時。

    死靈界深處。

    十大鬼殿之一,夜游鬼殿內。

    平游鬼王目視遠空,突然哈哈大笑,跟著大手一揮,“兒郎們,走,都和本座一起,去死靈天河上空轉轉……”

    “啊?”

    手下人面色一驚,紛紛抬頭朝平游鬼王望去,“大人,您的意思是,我們現在也去幫助那姓武的小兒?”

    平游鬼王一聲嗤笑,冷冷道:“幫個屁!那武揚算什么東西?憑他,也有資格讓本座去幫他?本座今趟,是去收一些舊債的!”

    昔日陰山鬼殿一戰,武揚不單重傷了他,更直接吞噬了他成套的九幽夜神槍法器,使得他痛不欲生。

    這口惡氣,他一直憋到現在,都無處釋放。

    本以為,自己今生都報不了仇了。

    不想,那武揚小兒自己找死,居然主動跑到死靈天河中,去復活什么死靈。

    死靈死靈……人都死了,是那么容易復活的嗎?

    果然,武揚的報應來了。

    現在死靈天河中凝聚起了一尊強大的死靈巨人,幾乎把他逼入了絕境,正是自己報仇雪恨的大好時機。

    哪怕最后輪不上自己出手,就站在遠處親眼看看武揚慘死,也算是一種享受。

    更何況,現在死靈天河正在劇烈暴動,武揚若死,那其他那些進入的死靈,還不都得玩完?

    如果他速度夠快,能夠搶在死靈天河吞噬那些人之前,搞到一些強大的死靈本源吞了,尤其是左野、卞無生這等至強者的死靈本源,一旦吞噬后,他的實力又會變得多強?

    怕不是直接超越至強者,進而達到和陰山鬼祖比肩的程度?

    平游鬼王不斷幻想著,眼睛也是越來越亮。

    下一刻,他再不遲疑,直接招呼一群強大的死靈手下,身形一閃,就朝死靈天河上空飛去。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