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九十章 喜歡酒,更喜歡你的酒窩
    樓尚在給布倫施威格威士忌做分級品鑒的時候,發現這些倉庫的陳釀里面,還有一桶,是存在嚴重甲醇超標問題的。

    在第五夏比較不完整的記憶里面,那一桶酒,有可能是第五綺雯去世那一天喝的。

    線索越來越多,真相越來越撲朔迷離,但樓尚還是在樓夏的建議下,選擇遠離。

    把樓夏回憶起來的零星信息、耶羅尼米斯房間的酒桶和倉庫有問題的這一桶,悉數交到了弗雷德里克警長的手里。

    有太多太多的小說和影視劇,倡導報仇雪恨和手刃仇人。

    第五夏從來都不看小說也不刷劇。

    樓夏的態度很明確,為了查這些所謂的真相,最終把自己和身邊的人都搭進去,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

    時隔那么多年,自己去查,能查出什么?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

    看多了懸疑劇的帥戈,懷疑弗雷德里克警長是不是也有問題。

    樓夏的意見是,如果連警長都有問題,那就更加應該遠離。

    耶羅尼米斯能夠在養老院善終的事實,足夠說明,沒有威脅的人,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樓尚想要真相,但凌駕于真相之上的,是他對妹妹決定的無條件服從。

    尚夏兄妹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完成了和湯普森兄弟原酒的交接,和布倫施威格酒廠的繼承手續。

    文藝在樓尚回答了“是”之后,就等著喜歡文化大使的樓尚大師有所表示。

    奈何超凡脫俗了五年的被甩哥,已經有太久太久,都不知道人間煙火氣是什么樣子。

    跟文學先行回國的整整一個月,文藝把她這輩子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樓尚的身上,都沒有等來樓尚的只言片語。

    哪怕是社交軟件的一個表情。

    這讓被捧在手心里面長大的文藝很是受傷。

    化悲憤為工作能力的酒文化大使,每天都在想著要怎么樣“多快好省”地把古堡改成威士忌博物館。

    最難熬的,是無事可做的日子。

    有了努力的方向,等待就變得沒有那么漫長。

    一個月之后的見面。

    在浦東的機場。

    在文藝飛奔到樓尚身邊的那一秒。

    控訴在下一秒接踵而至:“樓樓寶寶明明都已經向藝藝表白了,怎么可以和個沒有表白過的人似的?”

    論顛倒黑白的能力,文藝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需要我做點什么?”

    “藝藝當然是要樓樓寶寶的摟摟抱抱呀~”

    “……”

    樓尚確實對文藝的熱情心生歡喜,但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把進度條拉這么快。

    樓尚沒有回答,快步往外走。

    疊字妖姬見樓樓寶寶不管用,又甜到不行+嗲到掉牙地換了一個稱謂:“尚尚貝貝~”

    “……”

    樓尚不過就是被逼得沒辦法才回答了一個“是”,到了文藝這里,就變成了“摟摟抱抱”不說,還得從人類降格成“扇貝”。

    樓尚加快了腳步,一副打算趕緊逃離現場的架勢。

    文藝急忙跟上,路沒有走兩步,就華麗麗的摔倒了。

    這,很摔跤妖姬。

    樓尚在文藝倒地前的0.01秒,成功地接住了她,順勢把文藝帶到懷里。

    “沒事吧?”樓尚對自己說過是的女孩的關切,一點都沒有打折扣。

    “和樓樓寶寶摟摟抱抱,藝藝怎么可能會有事事呀?”文藝高興地往樓尚的懷里又蹭了蹭。

    撒嬌妖姬心生歡喜:【哼哼噠,什么不食人間煙火?還不是一見到蘿魔女孩就激動到不能自已?】

    和文藝的沾沾自喜一起到來的,是響徹機場的一句:“哇!活的被甩哥!”

    樓尚的流量,并不比頂流明星少,卻神秘到根本就不怎么會在公眾的視線里面出現。

    對于求甩聯盟的粉絲來說,能見到被甩哥本尊,和中彩票頭獎的感覺差不多。

    因為不是被甩哥對外公開的行程,帥戈沒有找安保公司也沒有自己親自到國際到達廳接人。

    帥戈這么做,是為了“避嫌”。

    要不然,胖戈噸驚艷的體型和超高的知名度,肯定沒辦法不讓他霸氣側漏的光彩,沾染到足足少了二十萬粉絲的“路人”。

    樓尚和帥戈約好了低調接頭的具體地點。

    哪知道非要同車過來接人的文藝會“瘋狂到失去理智”,直接暴露了樓尚。

    文藝要是在艾萊島想要摟摟抱抱還好,在國內機場這么大庭廣眾地摟摟抱抱。

    一不小心被人看到了拍到了,在文藝被求甩聯盟的唾沫星子淹死之前,安全出機場,都變成了一個難題。

    第五夏見情況不妙,拖著文藝和樓尚一路狂奔。

    跑路和躲藏的經驗,樓尚和文藝這兩朵溫室里面的花花,和第五夏之間是存在天壤之別的。

    礙于對機場不熟,第五夏奔跑的最初,根本就沒有方向。

    直到看到一個圍擋起來,正在裝修的店面。

    白天不能產生裝修噪音,圍擋里面很大概率沒有工人。

    第五夏飛快地評估了一下,就把樓尚和文藝給塞了進去。

    被甩哥和國民妹妹都有知名度,就第五夏是一個素人。

    就算被人發現,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第五夏繼續往前跑了好幾十米,才最終停下。

    卻在她以為安全的這一刻,被人給追上了。

    從后面追過來的人,拍了一下第五夏的肩膀。

    一個條件反射般的過肩摔,隨即送上。

    上一次條件反射,第五夏在古堡摔了樓尚。

    這一次條件反射,第五夏在機場摔了文學。

    文學是發現文藝不打一聲招呼就從車上下來跑沒影了,不放心才過來看看。

    知妹莫若兄,文學很快就看到了自家妹妹引起的騷動,帶了兩個保安過來幫忙。

    文學趕到的時候,就只看到第五夏一個人。

    為了避免產生來自國民紳士的二次騷亂,戴著口罩和帽子的文學,選擇了最不會引起旁人注意的“打招呼”方式——輕拍肩膀。

    在第五夏看不見的地方拍她的肩膀,是大忌。

    文藝知道,文學不知道。

    好好的一個女孩子,為什么會有像獵豹一樣敏捷的動作?

    國民紳士被第五夏摔的有些狼狽,但他很快就起身了。

    要是被什么人拍到國民紳士遭受“虐打”的名場面,他丟人事小,第五夏被人攻擊事大。

    第五夏回憶了一下過肩摔樓尚之后的軟組織挫傷和輕微腦震蕩,不無擔心地發問:“你?沒事?”

    “夏夏不要擔心。我沒事。”文學比以往任何時候夠更加紳士地笑著。

    第五夏盯著文學的臉看。

    似是不明白文學說的話,又像是想要透過眼睛,直接把文學看穿。

    國民紳士被第五夏看得有些不自在。

    文藝第一次帶第五夏到家里的時候,文學就曾被妹妹的閨蜜,用這樣的眼神探尋過。

    探尋本身并沒有什么,但第五夏探尋過后,以一個帶著一絲憐憫的表情做“結束動作”。

    那個與眾不同的眼神,讓文學銘記至今。

    “我和藝藝從小一起練跆拳道,過肩摔一類的,都是很正常的練習,我知道要怎么保護好自己,所以,我沒事的,夏夏可以放心。”文學趕在第五夏“二次憐憫”之前,做了進一步的解釋。

    卻還是沒有躲過最后定格在第五夏眼底的那個以憐憫為基調的“結束動作”。

    文學的背,撕裂一樣地疼,但比起背,他的心,仿佛更加支離破碎。

    …………………………

    在有點幽暗的圍擋里面,樓尚和文藝聽著外面的動靜。

    一開始,文藝擔心會不會有人追過來,樓尚擔心樓夏在外面會不會有事。

    萬籟俱寂的半分鐘過后,知道不再有危險的文藝,轉身死死地抱住了樓尚的腰:“這里好黑黑,藝藝好怕怕。”

    文藝壓根就不管,“有點幽暗”和伸手不見五指的“好黑黑”之間,存在著的鴻溝。

    直接上手“摟摟抱抱”還嫌不夠,連頭都埋到了樓尚的胸口。

    樓尚本就因為奔跑而加速的心跳,被文藝埋得進一步攀升。

    “樓樓寶寶是不是心臟有什么問題?寶寶放心,就算尚尚貝貝有心臟問題,藝藝也是不會嫌棄你的。”

    疊字妖姬結合樓尚經常進醫院的“鐵證”,思維很快就跳躍到,要怎么照顧好一個心臟病人的日常起居。

    樓尚被文藝抱著,被動地手都不知道要往哪兒放。

    聽到文藝滔滔不絕的關懷,終是做出了回應,把自己的手輕輕地放到了文藝的背上。

    和文藝一心想要把樓尚的腰給“掐斷”的那種抱法完全不同。

    樓尚輕柔的一個回應,激動地文藝抱著樓尚腰的力氣又大了好幾分,就好像,稍微松一點,樓尚就會煙消云散似的。

    樓尚想了一個玩笑,來緩和文藝此刻的情緒:“我要是心臟有問題,你是不是要把心臟換給我。”

    “換心嘿……心臟只有一個,腎臟才是有兩個的,要是……要是能匹配的話,換個腎還是可以的,心的話……心的話……藝藝要想一想。”

    樓尚沒想到自己的一個玩笑,會讓文藝陷入認真的思考和糾結。

    “你如果不把我的腰掐斷的話,我的心臟和腎臟,應該都不會有問題。”

    樓尚不是沒有談戀愛的經驗,他有過女朋友,長達兩年半的時間,被甩五十次,經驗不可謂不豐富。

    卻是第一次和女孩子有這么親密的身體接觸。

    更是第一次,遇到一個他開一個玩笑,都會被認真對待的女孩。

    “聽夏夏說,你回去收拾行李才發現丟了限量版的魯路修的手辦,幾年沒有上過網,找了快一個月才找到和你們以前照片上看起來一樣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缺的。”樓尚遞給文藝一個盲盒。

    好在他今天上衣的口袋比較低矮,不然盒子肯定被文藝給“摟摟抱抱”壞了。

    “討厭了啦,樓樓寶寶找手辦為什么不和藝藝說一聲?文化大使還以為樓尚是剛表白完就翻臉不認人的大師,可擔心死藝藝了呢!”

    撒嬌妖姬的一點點的委屈里面,夾雜著很多點點的感動。

    一個遠離手機和網絡五年的人,竟然會想辦法給她找限量版的手辦。

    不管找的對還是不對,都是文藝收到過最好的禮物。

    過去的一個月,樓尚除了幫文藝找限量版的手辦,就是用剩下的一小部分威士忌原酒調配“夏小酌”。

    因為一直沒有找到,所以也一直都沒有和文藝聯系。

    淚點比偏低還要更低一些的文藝瞬間就淚崩了。

    止住眼淚,文藝用《叛逆的魯路修》的臺詞,向樓尚發布了愛情宣言:“如果全世界背叛你,我會站在你身后背叛全世界。”

    …………………………

    帥戈今天有酒廠的直播,讓司機把所有人都送到學藝兄妹家里之后,就沒有下車。

    文藝挽著樓尚的胳膊進家門。

    這一幕,把仝畫給高興得不行:“藝藝寶貝兒,你可真是太厲害了。這么快就給媽媽拐帶了一個女婿回家。一點都不像文學那個既不中看又不中用的傻兒子。”

    仝畫毫不掩飾自己對文藝的偏愛。

    仝畫對自己的一對龍鳳胎子女,向來都偏愛得有恃無恐。

    整天說自己一視同仁的家長,經常會不經意間傷害到不被偏愛的那一個小孩,導致兩個小孩之間的競爭和矛盾。

    仝畫這種明目張膽的偏愛,反而把兒子培養成了“妹控”。

    丈母娘看女婿,原本就是越看越歡喜的事情。

    文藝和樓尚這一對,算得上是仝畫意料之外的驚喜,歡喜程度加倍的仝畫,自是有十萬個那么多的為什么,想要問清楚。

    仝畫的全幅心思,都在文藝和樓尚身上。

    國民紳士像往常一樣紳士地進了自己家的門。

    管家像平日里一樣,抬手準備幫文學拿進門就會脫掉的外套,文學微笑著對管家說不用。

    緊接著又示意管家把第五夏的行李箱拿到房間。

    第五夏表示了拒絕。

    樓尚并沒有說今天要留下,樓夏也就不覺得自己的行李有必要拿到客房。

    她一個有哥哥的人,理應要跟著哥哥回家。

    “坐了這么久的飛機,夏夏不先上去洗個澡嗎?”紳士的語氣,紳士的笑容。

    “不上。”第五夏用一貫的言簡意賅,表達完自己的想法。

    又抬頭認真地看了看,從動作到表情,都完美到毫無瑕疵文學。

    這是文學第三次,從第五夏的眼神里面,感受到一種被看穿的感覺。

    身體在幾秒鐘的僵硬過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文學向妹妹和媽媽交代了一下自己的去向:“媽媽的傻兒子,藝藝的傻哥哥,先上樓換件衣服。”

    沒有任何的異樣,和平時一樣紳士的動作,一樣完美的表情。

    文學說完,就往家里電梯的方向走起去。

    文學走的這一路,第五夏都盯著他的背影在看。

    直到仝畫帶著文藝和樓尚在客廳坐下。

    直到電梯的門關上。

    第五夏從管家手里,拿回了自己隨身的背包。

    從電梯旁的樓梯,一口氣,跑到了三樓。

    等到電梯門重新打開的那一秒。

    第五夏出現在了電梯口。

    出現在了雙手撐著電梯扶手的文學的面前。

    文學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遇到第五夏。

    本能地站直了身體,給了第五夏一個紳士而又完美的笑容。

    第五夏就這么看著文學,在電梯門重新關上的那一秒,伸手擋了一下。

    第五夏對文學低低地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手心朝上,高度類似于拐杖。

    下達了一個她在文藝的度假屋里面和樓尚說過的指令:

    “Follow my instrcn, move your left leg then right, let me know if you can-t follow the rhythm.”

    文學的身體和表情,在第五夏說完這句話之后,變得更加僵硬。

    他有點缺乏思考能力地把手搭在第五夏的手上。

    跟著第五夏的指令,先左腳后右腳,就這么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自己的房間。

    跆拳道的對練,和第五夏從“實戰”中摸索出來的過肩摔,從來都不可能是一個概念。

    今天在機場摔文學的那一下,一點都不比之前在古堡摔樓尚的那一下輕。

    文學就算傷得沒有樓尚那么嚴重,也不可能是一點反應都沒有的。

    上車的時候會撕扯,在車上要直直地坐著,背上有傷,根本就沒辦法往后靠在座位上。

    下車的動作也一樣是個折磨,每走一步,都會牽動背后的肌肉。

    文學卻全程,都裝得和個沒事的人一樣。

    一直到文學拒絕管家幫他脫外套,第五夏才察覺到有哪里不對。

    然后第五夏就看到文學走向電梯的那一段路。

    完美的步幅、挺拔的背影,只有節奏比平時走路慢了很多。

    電梯關上的那一秒,文學直接撐到扶手上的動作,才讓第五夏確認了文學身體的異樣。

    第五夏對文學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好。

    一個永遠微笑,在自己家里都不能完全卸下心防做自己的人。

    在第五夏的眼里,是毫無真誠可言。

    第一次到文藝家里,第五夏一眼就看穿了文學的“假”,這也是為什么,她會在第一次面對面坐著吃飯的時候,透露出同情中帶著憐憫的的眼神。

    第二次到文藝家里,文學還是和之前一樣的“假”,第五夏卻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么樣的眼神去面對。

    明明就傷得不輕,為什么要裝沒事呢?

    第五夏不知道應該覺得文學假,還是應該為文學身上的傷內疚。

    裝得好好的,被人逮個正著,讓國民紳士有了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的深度尷尬。

    讓文學尷尬的這一路,第五夏始終低著頭,看著自己倒退的路。

    倒是避免了文學的尷尬升級成難堪。

    “人肉拐杖”把文學直接送到了床邊。

    文學想到床上坐著,第五夏直接示意他趴在床上,然后,二話不說就把文學的上衣從背后給掀了。

    第五夏毫無意外地看到一大片的紅。

    不好好處理,第二天肯定會紫一大片。

    比變紫更嚴重的,是不確定有沒有傷筋動骨一類的暗傷。

    素來對“別人的事”漠不關心的第五夏,心里冒出兩個奇怪的想法——

    如果她剛剛沒有上來,文學一個人要怎么回到房間?

    背上的傷,文學自己一個人,要怎么處理?

    第五夏的心里,隱隱地有些難過。

    是因為她是導致文學受傷的罪魁禍首嗎?

    第五夏以為自己能夠一眼就看穿文學,卻原來,國民紳士的微笑,并沒有那么容易被一眼看穿。

    這一次的文學,是比第一次更假了嗎?

    答案是肯定的。

    這一次的文學,比上一次更討厭了嗎?

    答案明顯是否定的。

    文學為什么不承認自己受傷了?

    是因為面子,還是不想讓文藝和仝畫擔心?

    又或者,還有別的什么原因?

    第五夏的腦子里面,飄過很多的想法。

    在沒有喝多的情況下,第五夏還是第一次產生這么活躍的思緒。

    第五夏搖了搖頭,甩掉腦子里面的一大堆想法,從隨身包里拿出一瓶專治跌打損傷的藥膏。

    現在不是適合認真思考的時間,幫文學處理背后的傷,才是當務之急。

    甩掉一大堆想法之后,第五夏把文學當成是一個單純的傷員,并沒有考慮到什么男女有別一類的事情,就和她以前做志愿者一樣。

    文學本能地有點想要拒絕第五夏的幫忙:“你包里怎么會帶這些。”

    “給藝藝。”

    有一個有潔癖,又動不動就摔跤的閨蜜,消毒液和跌打損傷膏一直都是第五夏隨身包里面的標配。

    “謝謝你,幫我照顧藝藝這么多年。”文學說完,又覺得別扭,加了一句:“幫我和媽媽。”

    第五夏并沒有對文學的感謝做出回應。

    把藥膏在自己的手上搓之后,輕輕按到文學的背上。

    作為擁有ALS高級生命支持證書的志愿者,處理文學身上的傷,第五夏是專業并且游刃有余的:“疼。告訴我。”

    文學覺得自己的整個背都在燃燒,一直燒到心里的那一種。

    他明明裝的很好。

    明明藝藝、媽媽還有管家,都沒有發現他的異樣。

    為什么偏偏是第五夏發現了?

    擦完藥膏,確認文學沒有傷筋動骨,第五夏就把他的上衣給拉回了原位。

    文學不愿意這么沒有形象地趴著。

    第五夏在他努力起身的時候扶了一下。

    文學很想紳士地對著第五夏笑,但是笑到嘴邊,卻扯不起嘴角。

    這是父親過世之后,文學笑容的第一次“失靈”。

    “你不笑。好看。”第五夏給了國民紳士一個沒有從任何人那里得到過的評價。

    文學想要說點什么來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思來想去,最后出口的,卻只有沒有營養的兩個字:“謝謝。”

    “我摔。謝我?”第五夏搞不明白一個被自己摔傷的人,為什么要謝自己。

    第五夏說話的方式太過直白,語氣聽起來像是懟人。

    文學本來就不知道要說什么,這會兒沉默得讓空氣都變得尷尬。

    出手傷人的第五夏,終是有些理虧,從包里拿出一瓶沒有酒標的玻璃瓶:“送你。”

    傷了人,總該做出一些賠償。

    “韋斯特伍德裝瓶的布倫施威格威士忌?”文學參與過“被甩哥找媽媽”的直播,自然也知道布倫施威格家族的最后一位釀酒大師。

    “夏小酌。樣酒。”第五夏送給文學的,是她過去一個月,和哥哥一起努力的的杰作。

    嘗試了上千種調配的方式,最后才出的,能夠讓酒鄉神舌滿意的樣酒。

    “這么珍貴的酒,我是除了尚夏兄妹之外,第一個有機會品嘗的嗎?”文學沒有再裝,也沒有紳士地要幫女士拿杯子:“夏夏能不能幫我去柜子里面拿兩個杯子。”

    第五夏從文學房間,足足一整面墻的透明立柜里面,挑了兩個帶紅水晶的巴卡拉哈酷國王杯。

    兩人一下喝了三杯,雖然第五夏每次倒的量都不多,但文學的這種喝法,大有和第五夏拼酒量的架勢。

    “這么快?”第五夏還是第一次遇到有敢挑戰她酒量的勇士。

    “喜歡酒。”文學絲毫都沒有退縮的意思。

    “有傷。不能多。”第五夏沒有給文學再喝第四杯的機會。

    她可以把威士忌當水喝,換了別人,肯定是不行的。

    文學眼看著第五夏把夏小酌給收到了玻璃柜里面,就轉而伸手想要拿自己床頭的哈酷威士忌醒酒瓶。

    有些話,清醒的時候,不好意思說出口,喝多狀態就比較適合。

    心情有些急切的文學,一時忘了自己身上的傷。

    哈酷醒酒器比一般的醒酒器要重很多,加上背上的傷,讓文學差點連人帶瓶子,從床上摔了下來。

    第五夏趕緊把文學給扶了起來。

    這么大的動靜,縱使身為“人工智能拐杖”,文學還是疼得臉色直接就白了。

    如果沒有過人的忍耐力,這會兒早就已經開始哀嚎。

    第五夏被文學蒼白中帶著尷尬,尷尬中夾著不知所措的表情給逗笑了:“這么。喜歡酒?”

    兩個讓人迷醉的酒窩,在這一刻悄悄爬上了第五夏的臉。

    不笑則已,笑起來足以讓百花失色。

    明明還沒有喝多,文學卻在這一刻醉了,醉倒在第五夏的酒窩里。

    “喜歡酒,更喜歡你的酒窩。”文學如是說。

    (正文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