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愛心永恒10
    林蘇炎出差了,央央覺得自己又無聊了,當然這個無聊也只是她偶爾抱怨一下,只不過如今更多的時間是思念,以前不知道林蘇炎對自己的想法,央央雖然也思念,可沒有如今這樣思念深,也沒有如今這樣甜蜜。

    央央如今每天除了甜品店中的工作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想念林蘇炎。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一星期過去了,林蘇炎一直沒有消息,她打電話,可是發現電話又聯系不上,她好擔心他。

    “央央,那個你的王子是不是騙你的啊。”小妹隨口道。

    央央搖頭:“不會,他不會騙我,他的身份,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啊,騙我也沒意義啊。”

    小妹看著央央:“那為何現在還沒有他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央央嘆了口氣,其實她也想知道林蘇炎的消息,奈何林蘇炎真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這天央央照常關了店門,才回到二樓自己的房間,只不過正準備去拿衣服洗澡,驀然看見房中多了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

    “你……是誰,怎么進來的?”央央微微皺眉:“你是來買天品的嗎,今天已經賣完了。”

    “我叫林蘇罌。”林蘇罌看著央央,微微點頭,這個女孩不錯:“林蘇炎的姐姐。”

    “蘇炎,他出事了嗎?”央央突然問道,不知道為何,她有這么一種感覺。

    “你為何這樣問?”林蘇罌問道,她想聽聽央央的看法。

    央央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

    林蘇罌點了點頭:“沒錯,蘇炎失蹤了。”

    “什么?”央央看著林蘇罌。

    林蘇罌看著央央:“央央,來,坐下,我跟你說說我們家的一切。”

    林蘇罌的話有一種讓人信服的魔力,央央什么都沒想,就過去,然后坐到了林蘇罌的身邊。

    林蘇罌拉著央央坐下,然后將林家的一切說了一遍,最后才道:“央央,就是這樣,蘇炎去調查大洋西岸的事情,竟然失蹤了,不過他不會有問題,按照我的估計,失蹤是對別人來說的,我看見他只是被困,這個被困都是天道的錯誤,因此要出來可能需要一定的事情,央央,你愿意等他嗎?”

    “我愿意。”央央直接道。

    其實央央自己想不到林蘇炎竟然有那么厲害的身世,她還是第一次知道。可是即便如此,不妨礙她喜歡他。

    林蘇罌滿意一笑:“你可還知道,這么一等,很可能百年千年。”

    “只要我活著我愿意等。”央央道。

    林蘇罌笑道:“你忘記我是誰了。我來找你,也是為了你,主要是要幫你改造身體,并且還要修煉,只是里面可能會有很大的痛苦,你愿意承受嗎?”

    “我愿意。”央央直接道。

    “好,那你將這里安排一下,三天后,我來帶你去昆侖。”林蘇罌說完就消失了。

    看著林蘇罌消失的地方,央央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但是她卻知道這絕對不是做夢,蘇炎,她想他,咬咬牙,為了他,她愿意去承受所有任何痛苦。

    央央以最快的速度將甜品店安排好,然后三天后被林蘇罌帶走了。

    來到昆侖,林蘇罌先給央央進行脫胎換骨的事宜,央央因為體質本身不好,所以里面的痛苦更是不少,可是唯一的支撐是為了見到蘇炎,大概是因為精神支撐,讓她一次次的通過了各種的痛苦。

    隨著體質的改變,央央的氣質也漸漸變化了,更加的隨和,更加的親近。

    這天央央去找林蘇罌:“姐,我要出昆侖一次。”

    “怎么了?”林蘇罌對于這個未來弟妹很滿意,雖然資質不高,但是肯用工。

    央央笑道:“我以前孤兒院的一個姐妹要結婚了,本來就是這段日子的,說好了到時候給她去送嫁的,因此就想去看看了。”

    “那就去吧。”林蘇罌聽了笑了起來,隨后拿出一個護身玉佩給她:“雖然你目前的能力一般危險不怕,不過到底還是才筑基,遇上的敵人還是不少的,因此還是帶上這一塊玉佩,這上面有我神識,你若有危險我就能感覺到。”

    “謝謝姐姐。”央央知道這是林蘇罌對自己的關心,因此盈盈一笑,然后接過玉佩帶好,才出發。

    央央要去的地方是天云市,是個直轄市,這里的條件跟京市不相上下,央央在去參加婚禮前,先去了一趟孤兒院,沒錯,央央原本的孤兒院就是在天云市。

    “院長媽媽。”看見已經呈現老邁的院長,央央喊道。

    “央央,你怎么回來了?”院長看見央央很開心。

    “我是來參加小美的婚禮的。”央央對院長道。

    院長恍然大悟:“是哦,小美要結婚了算算時間是后天吧。”

    “是啊,院長媽媽去嗎?”央央問道。

    院長媽媽搖頭:“你和小美都是好孩子,出去了還記得這里,但是院長媽媽老了,去了,只會讓別人看輕你們,所以院長媽媽不去,只要你們過得幸福快樂,院長媽媽這心里啊,也為你們開心。”

    院長媽媽質樸的話讓央央心中感動:“院長媽媽放心,我們都很快樂。”

    “對了,央央,你也不小了,若是有好男孩也趕緊定下來。”院長忙囑咐一句。

    央央想起了林蘇炎,含笑點頭:“院長媽媽,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他是個很厲害的人,不過最近因為有事情,所以出差了,等他以后回來了,我帶他來見院長媽媽。”

    “好好。”院長媽媽一聽央央有男朋友了,就特別感興趣:“你這個男朋友是怎樣的人,趕緊跟院長媽媽說一下。”

    央央想了想,然后開始說,只說他是京市一家公司的總裁,又說是個高材生,其他的倒沒說什么,即便是這些材料,院長媽媽聽了也開心:“央央,一定要幸福。”

    “嗯,一定會幸福的。”央央點了點頭。

    央央在孤兒院過來一個晚上,然后才去找小美,因為答應小美做伴娘,所以就提前一天過去,畢竟伴娘的流程她還不知道。

    小美看見央央特別開心:“央央,你回來了。”

    央央一笑:“是啊,來參加的你的婚禮,說好了要來參加的,自然不能失信。”

    小美聽了這話,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央央:“央央,原本我是請你做伴娘的,但是,昨天,我婆婆的外甥女回國了,非要做伴娘,我婆婆答應了,我……”

    “沒事,那我就不做好了。”央央也不在乎做不做伴娘:“那我明天就來參加你的婚禮好了。”

    “嗯。”小美笑了,心中卻有愧疚之感:“真的對不起央央,說好了要你做伴娘的。”

    “沒事。”央央不在意的揮揮手,既然沒有自己的事情,央央就告辭離開了。

    又過去一天,央央換了一件小禮服去參加小美的結婚典禮。

    小美嫁的人是天云市一個二流豪門,雖然是二流的,但是來的人也不少。

    央央送了禮金后,就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婚禮采用的是西方婚禮,說實話,現在很多人都喜歡用中式婚禮,對于西方婚禮,其實很不喜歡,不過有些人為了方便還是采用了西方婚禮,央央微微皺眉,有點為小美擔心,婚禮上的用心已經可以看出這一家人對于小美的態度。

    央央嘆了口氣,如今她是修真者,雖然級別不高,但是很多事情也知道個人的緣法是注定的,小美既然答應了西方婚禮,那么意味著小美已經同意了婆家對她的態度。

    婚宴用的是自助餐形式,央央隨便拿了一些東西,然后找了個沒人發現的角落坐下吃飯,才吃了一口,自己的對面位置就坐下了一個人,這個地方屬于公共的,央央并沒有因為去打量對面的人。

    “這位小姐,我們是不是見過面。”對面的人開口,讓央央微微抬頭,這一抬頭一愣,對方明明就是自己,但是對方是個男子,竟然和自己長了一張一模一樣的臉。

    對面的年輕人也愣了,眼中冒出驚喜:“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里人,你父母是誰?”

    央央微微皺眉,歪頭看著對面年輕人,不語。

    對面的年輕人似乎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唐突忙道:“對不起,我解釋一下,我叫冰璃昂,我曾經有個龍鳳胎的妹妹在我很小的時候被人拐騙失蹤了,所以我想問問你是誰?”

    “我叫冰央央,我沒父母,是孤兒。”冰央央淡淡道:“雖然我們都姓冰,但是我和你應該沒什么關系。”

    “不,我的妹妹就叫央央,有沒有關系我們去做個DNA驗證就知道了。”冰璃昂直接道,神情是非常激動的。

    冰央央看著冰璃昂:“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誰家的孩子,但是我的印象中我是孤兒,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否有父母,我想你認錯人了,我們想象只是一個巧合,我不會去跟你驗證什么DNA,因為我已經習慣現在這樣的生活了。”

    在她最需要親人的時候,沒有親人,如今有什么親人對于她來說都是多余的。

    冰璃昂想不到冰央央會這樣說:“你可知道,你若是認下我們,你就是天云市名門大小姐。”

    冰央央輕笑出聲:“我是孤兒,出生在市井,生長在市井,對于天云名門沒什么興趣,有人說的好,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情,我不是喜歡做夢的人,所以對于名門大小姐真的沒什么興趣,謝謝你,冰先生,不管是否驗證DNA對于目前的我來說,已經不怎么重要了,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不需要靠別人。”說完冰央央站了起來,然后準備離開。

    這里的一切,早就引起了人的注意,畢竟冰家是天云市的四大名門之一,原本以為會來一場久別重逢的戲碼,想不到眼前這個弱弱的女孩拒絕做冰家小姐,不過她的一句話讓在場的人都有些感慨,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情,不管她是否冰家女孩,既然已經消失那么多年,即便現在回去,對于她說不定反而是一種障礙,所以不回去,反而更加自由,不過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看清楚的,而眼前這個女孩子卻看的一清二楚。

    央央對冰璃昂一笑:“謝謝你,不管你我是否是親人,至少我知道說不定我還真有親人在人間,不過現在的我很幸福。”說完拿起自己的小包,央央走出了宴會廳。

    央央走出宴會廳,看看天空,微微松了口氣,其實親人的血脈能夠讓她感覺到,她并不懷疑冰璃昂的一切,只是如今的她不再是個普通人,若是被冰家知道自己是修真者,還不定要自己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她可不會認為一個名門能夠站穩,沒一點骯臟的事情。

    “央央。”一個熟悉的聲音,讓她一愣,定睛不遠處,看見林蘇炎的挺立的身影,她笑了,飛奔過去,撲入林蘇炎的懷中:“你回來了。”

    “回來了,我回來就知道你去了昆侖,然后從姐姐那里知道你來這里,我來接你回家。”林蘇炎從林蘇罌那里聽到央央的堅強,他更加的心疼了。

    “你沒受傷吧。”央央上下左右打量了林蘇炎好一會,確定他沒受傷才放心。

    “沒有,我沒有受傷。”林蘇炎笑道:“那個地方有個秘境,只因為時間關系,所以我被困了,如今打開時間到了,我就又出來了。”

    “沒受傷就好。”央央放心了。

    “我們回家吧。”林蘇炎直接道。

    “好,我們回家。”央央點了點頭。

    “央央,等等。”只見冰璃昂出來,看見林蘇炎微微一愣,他不認識林蘇炎,但是看林蘇炎的氣質曄知道不是一般的人。

    林蘇炎看了一眼冰璃昂和央央相似的臉龐,有了幾分了然,只對央央道:“你做任何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

    央央點了點頭,回頭看著冰璃昂:“還有什么事情嗎?”

    冰璃昂苦笑道:“央央,我知道你必然是怨恨我們沒找你,其實你失蹤的時候,我們家里發動所有勢力找你的,只是沒找到,央央,你認不認我們沒關系,但是希望你能去看看媽媽,自從你失蹤后,媽媽的精神一直不好,她每天出門看見別人家的小女孩就會錯認。”

    央央聽到這里心頭一震,她雖然嘴上說不介意,但是事實上,她心里是害怕,畢竟沒父沒母的已經過了這么多年了,突然出現親人,真的擔心會破壞他們的平靜,但是在聽了自己母親所受的苦,她心中不忍,看著林蘇炎。

    林蘇炎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去見見吧。”

    “可是。”央央還是擔心。

    “我陪你去。”林蘇炎微微一笑,他也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去面對。

    “嗯。”央央笑了,不知道為何,有他在,她感覺真的人瞬間就有了支撐。

    “那兩位請。”冰璃昂真的擔心央央不跟自己走,如今聽了,忙不迭的準備了車子。

    原本的冰家似乎很冷清,但是冰璃昂一個電話,讓冰家熱鬧了起來。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嗎?”冰家老爺子看著自己的兒子冰川安。

    “璃昂來的消息,不會錯的。”冰川安直接道。

    “好好。”老爺子點了點頭。

    冰川安道:“不過聽璃昂的話,那孩子已經有了男朋友了。”

    冰老爺子聽了,沉默片刻:“看看吧,若是真的,就出我的老面子,也要成全了那孩子,那孩子太苦了。”

    正說著,只聽見管家喊道:“車子來了。”

    一家人都出去,車子停了下來,先下來的是冰璃昂,然后是央央和林蘇炎。

    冰老爺子一看見林蘇炎一愣,好一會才過來:“你是林首長?”

    林蘇炎微微挑眉,多少年了,從自己畢業國防大學,后來成為軍部技術首長,最后成為軍委上將,不過短短十幾年,只不過因為自己的容貌沒有多大改變,所以后來就離開,想不到還有人見過自己。

    “你見過我?”林蘇炎看著冰老爺子。

    冰老爺子一個敬禮:“國防部第三參謀部前參謀長冰上原見過林首長。”

    林蘇炎微微一笑:“原來是冰參謀長,多少年了,都不記得這一會事情了,如今我只是央央的未婚夫,我陪她來省親而已。”

    冰老爺子回頭看著央央:“央央。”

    央央看見冰老爺子,自己的血脈又熱了,但是她還是看著林蘇炎,林蘇炎微微一笑,對央央道:“當年你爺爺還是我部下呢,只不過我因為容貌不會變,所以早早就離開了軍部。”

    言下之意不用怕,雖然是你爺爺,若是欺負你了,還有我。

    央央看著冰老爺子:“老爺子。”

    “什么老爺子,叫爺爺。”冰璃昂雖然好奇林蘇炎的身份,但是一看自己爺爺這么尊重就知道這二林蘇炎一定不是常人。

    “叫老爺子沒問題的。”冰老爺子也希望央央叫爺爺,但是他隱約知道林蘇炎的身份,因此自然不敢托大,叫一聲老爺子,稱呼雖然生疏,但是血脈改變不了。

    林蘇炎微微一笑,只看著央央。

    央央只道:“我想見見我的母親。”

    “好。”冰老爺子直接道:“川安,推你媳婦出來吧。”

    冰川安推著一個輪椅出來,輪椅上坐著一個女子,和央央相似的容顏卻有著無盡的憔悴,這是自己的母親,央央在第一眼看見的時候就發現了,她緩緩走了過去。

    女子緩緩抬起頭,看著央央,眼中是迷茫:“你見到我的央央了嗎?”

    央央心中一酸,回頭看著林蘇炎:“蘇炎。”

    林蘇炎微微一笑:“沒事,交給我。”原本就是受打擊心智被迷而已,很簡單,林蘇炎的手放在了女子的天門,很快,那女子迷茫的眼神清澈的起來,看見央央,一震:“你是央央?”

    央央含笑點頭:“我是央央。”

    “央央。”女子站了起來,一把摟住了央央:“我的女兒,我是你媽媽。”

    央央無語的看著林蘇炎,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應付,這一會林蘇炎沒有出手,畢竟是血脈,以后央央跟自己離開了,再來見他們的機會會很少,畢竟隨著時間過去,他們不會老,而世俗中的人是一個個老化離開。

    見多了生離死別其實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因為林蘇炎的身份,他們也知道央央已經不簡單,要想留下央央的想法,他們都沒有,不過他們還是挽留了央央住了三天。

    三天后,央央離開,在離開前,林蘇炎道:“我跟央央結婚的時候,會派人來接你們的。”

    “好。”冰家人不舍,但是他們也知道這里不是央央久留之地。

    林蘇炎帶著央央緩緩升上半空消失,似乎沒來過一般。

    央央和林蘇炎的婚禮,辦的很隆重,畢竟如今辦婚禮的事情少了很多,所以難得有一次喜事,昆侖可是非常熱鬧的。

    林家所有人都聚集了,林老爺子特別開心,最后一個單身的林家孫子也結婚了,如今就看曾孫們了,除了韓天韓地外,其他幾個基本沒結婚,也都有了女朋友。

    韓林兩家可以說這一次大聚會,當然也邀請了一些世俗的人來參加,只不過世俗的人除了央央的血親外,其他的都是各國的首腦。

    央央早就知道林家的能力,但是想不到林家等同于整個地星的主人,想想自己追求林蘇炎的勇氣,她笑了起來,真的是一場難忘的記憶。

    新房中,林蘇炎看著央央,臉上滿是溫柔:“今天累了吧?”

    央央含笑搖頭:“不累,姐姐給了我不少靈液,所以不累。”

    “不累就好。”林蘇炎輕笑出聲,對于央央兩度申明不累,非常的滿意:“既然如此,我們開始吧。”

    “開始什么?”央央還沒回神。

    林蘇炎笑了起來:“開始創造新生命的工作。”

    “啊,哦,嗚~”央央還想說什么,可是林蘇炎已經將她的嘴巴已經堵住了。

    夜漫長,新房中的卻透露著無數的溫暖~~~~新的生活還等著著他們去面對,這里只能祝福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也祝福所有有愛的人,愛心永恒!

    [全文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