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745番外
    醫學實驗室,一向是從醫者的圣地。

    能拿到醫學實驗室邀請太難,給實驗室的幾個巨擘打下手,更是難于登天。

    這次的實驗,給了A大四個圍觀名額。

    龔流盈就是其中一個幸運爆棚的A大研究生。

    她是A大醫學院畢業的,因為成績優異,這次是跟著她讀研的教授來實驗室幫忙。

    “顧先生,您看它們的活性……”身側,她的教授正在同那位顧先生說話。

    顧西遲手撐在電腦邊,電腦視頻那頭是老頭,他一邊接過教授手里的試管,一邊道:“把我師兄的實驗結果拿過來。”

    他說完,把手里的試管舉起來給老頭看,“老頭,你看看,這是我實驗的活性,師兄那邊的小白鼠結果還沒出來……”

    教授偏頭,“流盈,你去拿程少的實驗結果。”

    “啊?哦。”龔流盈愣了下,轉身看向后面。

    男人站在試驗臺上,一手拿著實驗報告,一手拿著黑色的簽字筆,垂著眼眸記錄數據。

    他一貫是懶散的模樣,很少笑,眉宇間總是淡漠。

    拿著簽字筆的手似乎也融入了實驗室的冷氣。

    程雋這幾年露面少,幾乎都在處理四大家族還有M洲那些事,若不然就要擔負著程子毓的教育問題,鮮少在實驗室出現,在實驗室的時間甚至沒有顧西遲多。

    像龔流盈這四個新人自然是不認得他的。

    程雋寫完最后一個字,兜里的手機正好響起,他一手把筆規正的放下,一手拿起電話,臉上表情似乎沒有變化,但聲音卻變暖了不少:“過來了?嗯,他也在,樓下等我們五分鐘。”

    說著,他把手里的實驗報告遞給龔流盈,又抽了一張濕巾,不緊不慢的擦著指縫。

    五分鐘后,程雋跟顧西遲一起出門。

    龔流盈正在記錄教授說的點,聽到聲響,不自覺的往外看了一眼。

    實驗室的墻都是防彈玻璃,能很清楚的看到外邊兒靠著一個穿著白t的女生,她低頭靠在墻上,似乎有些不耐煩的樣子。

    龔流盈能看到程雋走過去,一張漠然的臉都變軟了,眼睛里似乎盛滿了星河。

    兩位大佬走后,四個不敢出聲的新人終于長出了一口氣,龔流盈身邊的男生壓抑著激動的聲音:“有生之年竟然能見到顧先生,不過顧先生的師兄是誰?”

    他們基本上不知道程雋的來歷,但也知道,能在這里出現的、能讓教授虛心受教打下手的人,自然不是什么普通人,光是顧西遲一個“師兄”分量就不比顧西遲輕。

    “想想醫學實驗室姓什么。”龔流盈這三人都好奇著,不遠處,拿著儀器走過來的男生淡淡看他們一眼。

    **

    “你要跟言昔拍一期綜藝?”飯桌上,程雋凝了眉。

    程雋顧西遲他們的研究最近到達了瓶頸,滋事重大,他也鮮少回家。

    秦苒有時候會來找他們,但也怕影響他們的進度,她忙了將近兩年,物理研究院雖然希望她像個機器一樣工作,但也怕她真的身體跟不上,給了她二十天的假期。

    只是這假期,程雋估計要沉溺于研究。

    秦苒也怕他分心,所以終于答應了言昔做一期嘉賓。

    聽完解釋,程雋“嗯”了一聲,夾了一筷子青菜給程子毓碗里,“在哪?”

    程子毓兩歲了,他能吃主食以后,每次吃飯他都一個人坐寶寶椅,自己拿勺子吃飯。

    沒其他毛病,就是挑食。

    看到這一筷子青菜,他看著秦苒,癟了癟嘴,一雙大眼亮晶晶的。

    兩歲的孩子,眼睛圓溜溜的,像是琉璃,臉又白又嫩,好看又萌,連秦苒對他也不像以前那么敷衍了。

    這次他倒是失算了。

    “M洲,”秦苒回答完程雋,才淡淡瞥程子毓一眼:“要聽你爸的話。”

    一邊給程雋匯報的程金終于忍不住了,他把程子毓抱到一邊:“小少爺,小金叔叔喂你吃飯飯……”

    “咳咳咳……”顧西遲一臉被雷劈的表情的看向程金的方向。

    這是程金該說出來的話?

    幾乎接手了程木工作的施厲銘看了顧西遲一眼,沒敢告訴顧西遲,這種話前幾天巨鱷也說過。

    程雋飯后就沒再提秦苒去跟言昔拍綜藝這件事,似乎是沒什么意見。

    第二天。

    言昔一早就來秦苒這邊,他約好了跟秦苒一期去劇組。

    剛到家,就看到門口的施厲銘。

    “小施先生,”言昔看了看門里面,“大神呢?”

    施厲銘正在看程子毓面無表情的玩魔方,聽到聲音,他站起來,也有點疑惑,“好像還沒起來。”

    “現在還沒起來?”言昔走到程子毓對面,一邊說話,一邊看程子毓玩。

    “不知道,”施厲銘朝樓上看了一眼,有些擔心:“你們幾點的飛機?”

    飛機是早上九點的,現在七點。

    時間是有些趕了,但言昔跟施厲銘相互看了一眼,沒人敢去叫秦苒,都知道這位有起床氣。

    好在十分鐘之后,秦苒終于換好衣服下來了。

    她穿了件白色的薄衛衣,還扣上了帽子。

    言昔看了她一眼,關心道:“大神,你看起來很累?”

    “走吧。”秦苒聲音似乎有些低。

    “哦。”言昔頷首。

    施厲銘抱著程子毓跟在秦苒后面。

    兩人順便要把程子毓帶到M洲,去看唐均,秦陵也在M洲,秦苒主要是帶程子毓去見唐均跟秦陵的。

    **

    言昔這次錄的節目是《二十四小時》第三季。

    除了第一季當作嘉賓出現,言昔跟秦苒兩人都沒有再上過這個節目,言昔雖然后來也接過個人綜藝。

    但秦修塵工作室并不想消耗他的人氣,后面的綜藝直接幫言昔拒絕了。

    嚴格算起來,這是言昔的第二個綜藝。

    秦苒先去唐均那兒住了五天,直到第六天的時候,她才把程子毓丟給秦陵他們,去找言昔。

    她會參加這個節目,也是網上無數粉絲的聯名要求,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在M洲。

    秦苒也怕錄制過程出什么問題。

    網上的網友不知在哪兒知道她要錄節目的消息,如今在網上的網友都要爆炸了。

    可惜國內不是國外,他們連堵人都堵不到。

    秦苒第一次上綜藝節目的視頻已經絕版,這一次再作為嘉賓出現,網友們磕糖是磕瘋了。

    網友們就是這樣,無論什么事都能瘋狂磕出來cp感,在這之前,就磕過言昔跟他的編曲大人江山邑。

    如今二人再度合體綜藝,網友們集體瘋了。

    秦苒去錄節目,唐老爺子怕她出事,讓一群人保鏢跟了過去,M洲的保鏢是帶著真槍實彈的,看到秦苒身后跟著的一群人,劇組的人都十分小心。

    秦苒本身本來就冷,鮮少有人敢接近她。

    “怎么樣?有跟江山大神說話嗎?”節目組一個女嘉賓詢問剛剛去給言昔送水的男嘉賓。

    男嘉賓喝了一口熱水,冷靜一下,聞言,搖頭,“自動空調,靠近她,我連話都不敢說。”

    不敢招惹。

    “說的也是,整個娛樂圈,也就言天王請的動她。”女嘉賓咬著手指。

    秦苒再次錄一期節目,節目組也懂得吊胃口,她不參加發布會,節目組就放出了好幾個預告。

    一瞬間,節目還沒播,江山跟言昔這對cp橫空出場。

    霸道編曲跟天才歌手。

    誰不磕?

    **

    秦苒錄完一期就回國了。

    程子毓沒帶回來。

    來機場接秦苒的是程雋,秦苒找到車的時候,程雋坐在車頭,慢條斯理的翻著手機。

    “看什么呢這么入神?”秦苒把箱子放在地上。

    程雋一手接過來她的箱子,“看微博呢。”

    秦苒坐到副駕駛,就著他的手機看微博,一眼就看到了微博主頁——

    是她跟言昔的cp超話——

    【嚶嚶嚶,別人邀請我上綜藝我都不答應,只要是你邀請的我都去,這到底是什么神仙愛情?】

    秦苒:“……”

    “夫人,”程雋放好了行李箱,坐到駕駛座,也沒馬上開車,只偏頭,湊得很近,“好看嗎?”

    他貼得她很近,鼻息靠近她的耳朵,空氣莫名就滾燙起來。

    秦苒捏著手機,眼睫顫了顫。

    一句話還未說完,程雋就捏著她拿著手機的手,整個人貼過來,先是不輕不重的咬了下她的唇,抵開她的春風,一點點點侵占。

    不知道過了多久,程雋才抵著她的鼻尖,眸光變得格外深邃,輕輕笑著,“你去給我們的cp粉點贊。”

    [全文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