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
    萬年公主常常覺得自己有點可憐。

    其一是她的父皇只有母后一個女子,她母后只生了她和她的哥哥兩個孩子,哥哥還比她大十四歲。偌大的一個紫禁宮,雖然紅墻碧瓦非常的漂亮,卻沒有什么人,以至于她常常想找個能陪伴自己的小姐妹都沒有。

    每到這個時候,她就特別的羨慕關內侯金宵家。

    金家有七個兒子。

    聽說金宵還有六個兄弟。

    萬年公主不用伸出指頭數,就能想象他們家有多少人。

    所以每次她的祖父,也就是當今太上皇把她父皇叫去明里暗里讓她父皇選妃的時候,她都很高興,并且在一旁搖旗吶喊,讓她父皇快點選幾個美人進來,這樣她就有伴玩了。

    每到這個時候,她父皇都會無可奈何地把她抱去丟給她的母后。

    她的母后就會哈哈地笑,好像她說了什么天大的笑話。

    這讓她很生氣。

    她決定嫁到關內侯金宵家去。

    那天關內侯金宵正好進京來向父親述職,她坐在父親平時批改奏折的炕幾旁畫喜鵲。

    關內侯聽了非常的高興,笑瞇瞇地對她說:“臣家里有七個兒子,公主可以隨便挑一人。看中了誰,我就讓誰陪你玩。”

    父皇哭笑不得,直喝斥她胡鬧。

    她父親還是第一次當著外人這樣喝斥她。

    她氣呼呼地跑去找她母后。

    她父皇和她母后非常的恩愛,幾乎從來不吵架。可若是為什么吵了起來,一定是她母后吵贏。

    所以她得去找她母后。

    誰知道她母后聽了居然和她父皇一樣說她胡鬧。

    她又氣呼呼地跑了。

    她就知道,她不應該去找她母后的,她母后常常和她父皇是一邊的。

    他們根本不會為她這點小事吵架。

    她決定去找她嫂嫂。

    說起來,這又是一樁傷心事。

    因為她的父皇只有她哥哥這一個兒子,所以她父皇登基之后,她哥哥就變成了太子。

    所以每次出去的時候,她哥哥都被一群人圍著。

    她哥哥也很喜歡和這些玩,根本不愿意帶著她,覺得她太麻煩。

    有一次表舅家的阿止哥哥想帶她出去玩,她哥哥還嫌棄她麻煩,惹得她哭了起來。

    她哥哥就被她父皇罰幫她母后抄經書。

    然后她哥哥就更不愿意帶她出去玩了。

    那個時候她就去找表舅家的桃桃姐姐玩。

    可沒多久,桃桃姐姐嫁給了她哥哥,成了她的嫂嫂。

    桃桃姐姐就得陪她哥哥玩。

    她又沒有人玩了。

    當然,她若是去找桃桃姐姐,桃桃姐姐也很很溫柔喂米糕給她吃,可她不想看見她那個壞蛋哥哥,只好少去找桃桃姐姐了。

    但這次,父皇和母后做得太過份了。

    她在太子宮里連吃了五塊她嫂嫂喂給她的米糕,這才義憤填膺地向桃桃訴起苦來。

    桃桃沒有笑她,而是溫柔地對她道:“可關內侯家駐守在宣府,我聽說那里風沙很大,水果青菜都很少,你也不能常常回宮來探望父皇和母后了,你也愿意嫁去那里嗎?”

    萬年公主聽著眼睛都亮了,道:“那正好,我就不用每天都得吃青菜了。”

    這又是萬年公主心里的一道傷口。

    她不像她母后,也不像她嫂嫂,每天都要吃青菜,吃水果。

    她喜歡吃肉。

    而且最喜歡吃的是炙小羊腿。

    她流著口水道:“我要是嫁到關內侯家,是不是每天都可以吃到炙小羊腿了?”

    桃桃沒有想到自己弄巧成拙,頓時急得滿頭大汗,忙道:“那你以后就再也看不到我們了?你也要嫁過去嗎?”

    萬年公主就有點猶豫。

    雖然家里人太少,大家都很忙,不好玩,可若真的見不到父皇、母后、哥哥和桃桃,她又舍不得。

    她為難了良久。

    還好有慈寧宮的宮女來見她,說讓她和嫂嫂都去慈寧宮一趟,說定國公的夫人進宮來了。

    萬年公主高興地拉著她嫂嫂就往慈寧宮跑。

    定國人夫人姓白,是定北侯家的嫡長女,從小和她母后一起長大,情同手足,身份顯赫,京里的人都稱她白夫人。

    她們府邸原叫承恩公府的,后來她父皇繼位,就改為了“定國公府”。

    白夫人進宮了,那白夫人家的兩個媳婦肯定陪著她進了宮。

    宮里就又多了幾個人。

    桃桃被她拉著,差點跌倒。

    白夫人看見了就又憐又愛地把她抱在了懷里,還對她母后道:“哎喲,我們的小心肝又長高了,又長漂亮了。“

    萬年公主喜歡聽這話,她朝著白夫人甜甜地笑,親親熱熱地和白夫人的兩個媳婦打招呼。

    其中一個是她的堂姐。

    兩個嫂嫂含笑著給她回禮,又和桃桃見禮。

    母后就笑盈盈地把她抱在了懷里,拿了水果給她吃,對白夫人道:“我聽說靖海侯在出痘,太醫說不要緊,可這已經快二十天了,我這心里還是有些不踏實。”

    萬年公主聽著,就支起了耳朵。

    靖海侯是唯一一個在宮里吃團年飯的時候和她一樣是小孩子的勛貴。

    她曾經聽宮里的人說過,靖海侯的父親趙嘯很厲害,是抗倭名將。他們家世代鎮守閩南,為了抗倭死了很多的人。

    她父皇登基的第二年,趙嘯病死在了閩南。

    她父皇就派人把靖海侯接進京里,還保留了他們家的爵位。

    不這,他們家也不用鎮守閩南了。

    她父親派了李道鎮守閩南,還給李道封了個“定南伯”的爵位。

    萬年公主對鎮守閩南的李家印象深刻。

    因為李家每年都會給她送一斛珍珠,有時候是一斛粉色的,有時候是一斛金色的,還有一次,送的是斛黑色的。

    她母后怕她吞進嘴里,從不讓她玩,還騙她說全都會給她留著,以后給她串個珍珠衫。

    聽到母后和白夫人的話,她不由道:“靖海侯他病得厲害嗎?“

    靖海侯是個面色蒼白、身子單薄的小孩子,不知道為什么,她看到他的時候,總覺得他有點可憐。

    母后笑瞇瞇地摸了摸她的頭,溫聲道:“有御醫,有母后派去的女官,不會有事的。“

    萬年公主不太相信。

    若真是沒事,母后為何擔心?

    她朝白夫人望去。

    白夫人正笑望著她,和母后一樣安慰著她:“我會去探望他,不會有什么事的。”

    *

    給天外仙仙的加更!

    [全文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