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二百四十章 離開
    夏侯虞望著蕭桓的目光亮晶晶的。

    她道:“如果沒有孩子呢?你會來救我嗎?”

    “自然!”蕭桓再一次毫不猶豫地道,“沒有孩子,你也是我的發妻啊!”

    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冒死去救自己的發妻!

    夏侯虞目不轉睛地盯著蕭桓。

    蕭桓的目光清澈而又真誠,可耳朵卻通紅通紅。

    如果她不了解眼前的這個人,肯定不會發現他耳朵是紅的。

    可惜,前世他們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她不知道,生死的關頭,她也沒有仔細地看看他的耳朵。

    “我們回去吧!”夏侯虞道,輕輕地拉了拉蕭桓的衣袖。

    蕭桓自然沒意見,隨著她往下走,還怕她“摔跌”,伸手虛扶了她。

    冬天的夜風吹在身上很冷,夏侯虞的臉卻熱熱的。

    也許在她此生都不知道蕭桓當初為何要救她,但他能在危機時刻對她不離不棄,她就應該放下心中的那些成見,和他福禍與共才是。

    夏侯虞又想起了前世那個溫暖的懷抱。

    她握住了蕭桓的手,低聲道:“你和宋潛他們談得怎樣了?今晚回來的早嗎?要不要我給你等門。”

    蕭桓猶豫了片刻。

    他是希望夏侯虞給他等門的,可想到夏侯虞此時的身體,他笑道:“你早點睡吧!要是晚了,我就歇在外面的書房了。”

    夏侯虞點頭。

    一顆漂泊著的心像種子,落在蕭桓的身上,扎進土壤里,慢慢地生出根芽來。

    這個人,不管對她是怎樣的感情,卻始終堅貞忠誠,值得她托付,值得她信任。

    那就好好的和這個人在一起。

    總有一天,他會發現,除了責任,她對他還有些許的不同。

    夏侯虞握著蕭桓的手越發的緊了。

    蕭桓卻沒有表露分毫。

    他喜歡夏侯虞這樣緊緊地抓住他。好像她很需要他,她很依賴他似的,讓他的心更踏實,覺得肩頭除了重任,還有那被重任壓著也忍不住冒出頭來的喜悅。

    至于前面有什么,他絲毫不畏懼。

    因為他知道,他身后是他的妻子和兒女。

    只有他能為他們遮風擋雨,他們才能活得更自在,更悠然。

    像此時的夏侯虞。

    縱然和他并肩而行,因為握著他的手,她依舊抬眸四顧而不怕腳下的崎嶇。

    這樣很好!

    蕭桓輕輕地拍著夏侯虞的手背,低笑道:“你肚子餓不餓?要不要讓廚房里給你做些點心墊墊肚子?前幾天我可看見你晚上都在吃點心。”

    “女史去安排了。”夏侯虞笑著和他說著家常話兒,“不過今天建康城的收成不好,米、面都不好吃。不如我們在揚州時吃的米、面。說起來我都想快點回到揚州了。也難怪我外祖父晚年時念念不忘揚州……”

    兩人絮絮叨叨,慢慢地把峭壁上那涼亭丟在了身后,唯有明月當空,勾勒出一道孤寞的黑影來。

    半夜,夏侯虞突然被一陣嘈雜聲吵醒,她身邊并沒有蕭桓的身影。

    她心中一驚,想起之前禁衛軍圍了長公主府的事,忙問值夜的侍女:“大都督呢?”

    侍女不知,正要去問,杜慧推門走了進來。

    她紅光滿面,雀躍著甚至忘記向夏侯虞行禮,驚喜道:“長公主,大都督真厲害!吳橋,就是吳將軍領了二萬兵馬從襄陽那邊趕了回來,明天誰也別想留住我們了!”

    夏侯虞愕然。

    吳橋可是被蕭桓派去了長安城。

    從長安城趕到建康城,月余不止。

    蕭桓肯定早有準備。

    可他是什么時候對夏侯有義有了戒備的呢?

    杜慧道:“來的全是騎兵,聽說是一路騎馬過來的。不過十余天就到了。這樣的神速,放眼朝廷,就沒有哪一家能和大都督手下這支兵馬媲美的了。也不知道此時盧淵和天子有沒有得到消息?我好想看看盧淵臉上的表情。”

    夏侯有義再不對,也是天子,她不好意思說夏侯有義,就只能諷刺盧淵了。

    夏侯虞心不在焉地應著,心里卻長長地松了口氣。

    難怪蕭桓讓她放心呢!

    杜慧看見她還披著件小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忙道:“長公主快歇了吧!莊園里一下子涌進這么多的人馬,不說別的,就是吃飯都是個大事,好在多半人馬都駐扎在莊園外,可也有些像吳將軍這樣的將領要到莊園里和大都督說事的,我得指使廚房的給這些人做點好吃的,還要熱水茶點之類的……”

    杜慧說著,馬上就要忙得團團轉了,可她卻比平時還有精神,就像夏侯虞小的時候,文宣皇后還在世,她要幫著文宣皇后招待那些外命婦似的。

    夏侯虞不由抿了嘴笑。

    杜慧可能更喜歡那樣的生活吧?

    等到了北涼,她就有用武之地了。

    還有阿良和阿好,阿褐,今生還多了個阿水,會像前世那樣高高興興地跟著她生活在一起了吧!

    夏侯虞想著,慢慢地又睡著了。

    *

    天正二年十月初十,思宗皇帝大婚。

    十月二十四,思宗皇帝下旨,調原揚州刺史、持節徐豫揚三州的大都督、駙馬都尉、驃騎大將軍蕭桓回京。五日后,思宗皇帝又下旨,命蕭桓依舊官任原職,并下旨讓蕭桓便宜行速與,視情況而定,隨時可以北上伐涼。

    十一月一日,蕭桓帶晉陵長公主夏侯虞遷居揚州。

    天正三年六月初八,晉陵長公主生下長女蕭姬。

    天正三年十月,蕭桓第三次北伐,攻下原北涼大皇子拓跋壽的藩地。拓跋壽狼狽逃往都城洛陽。

    北涼不再向朝廷歲貢。

    天正四年七月,蕭桓攻下建鄴。

    六月六日,北涼大司馬顧夏病逝,二子、三子被貶為庶民。

    天正六年三月十八日,北涼秦王病逝,顧太后吩咐開城門,將秦王藩地拱手讓給了蕭桓。

    七月初五,晉陵長公主生下次女蕭姎。

    天正十年三月,蕭桓攻下洛陽城。

    十月二十四日,蕭桓在建鄴建都,自稱為王,建國號齊,年號皇始。立夏侯氏為后。長女蕭姬為萬年公主,次女蕭姎為章武公主。

    十二月二十日,夏侯皇后生長子蕭元恪。次年三月,被封為太子,亦是之后被青史評為“文治武功”的齊武大帝。

    皇始元年五月,齊國大兵壓境,揮師南下……

    (正文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