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大結局
    元悠被她猛然塞了一塊糕點,差點噎住。

    “咳咳咳!”

    正在這時,一個杯子端到她面前。

    她嗆得難受,也沒注意看是誰端給她的,端過來便灌入嘴里。

    和欣被她嚇了一跳,忙伸手給她順背。

    元悠好不容易不咳了,放下杯子,幽怨地看了她一眼,“表姐,你害我差點就要客死異鄉了。”

    和欣有些愧疚,但聽了她這話,又皺起了眉,低斥道:“別胡說!”

    元悠悻悻地住了口,拿了空杯子,轉右邊看去,這才注意到,齊衡竟然坐在她的右手邊。

    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杯子,想到什么,眸中閃過驚訝。

    “你、你……”

    齊衡看了她一眼,“什么?”

    “剛剛,是你幫我倒的水?”元悠咬了咬唇,輕聲問道。

    “嗯。”齊衡說著,戲謔道,“你就坐在我旁邊,我總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被噎死吧?”

    聞言,元悠對他一絲好感也沒有了,將杯子放回他的桌前,冷下臉道:“那真是太謝謝你沒有見死不救了。”

    看著小姑娘沉下的俏臉,齊衡默了下,不禁自省,他平時也不是這樣的,但面對這個小姑娘的時候,他總是忍不住嘴欠。

    “好了,別生氣了,是我不對。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沒有惡意的。”齊衡為表示誠意,還特地夾了一塊肉,到她碗里,好聲好氣的。

    元悠愣了下,隨即將他夾過來的肉,夾回到了他碗里,傲嬌地說:“我才不要吃你夾的菜。”

    齊衡看著她的目光深了些,嘴角掠起淡淡的笑意,拿筷子夾起碗里她夾回來的菜,溫聲道:“你不吃,我吃。正好這菜也是我喜歡的,那么,就多謝元姑娘了。”

    元悠聞言,有些氣結。

    和欣湊到她耳邊,小聲道:“你筷子不是吃過嗎,還夾給人家。”

    元悠聞言,后知后覺地反應了過來,霍然轉頭去看齊衡。

    就見那家伙,不知道是沒有發現,還是不介意,竟然吃得很愉快。

    見狀,她臉悄然紅了。

    表姐不提醒還好,現在知道了,她便有些不自在起來。

    一頓飯下來,桌上其樂融融、歡聲笑語不斷。

    期間,陸涼微高興,不顧龍鞅地勸阻,還喝了一小杯酒。

    不出所料,飯畢,她整個人便有些醉醺醺的了。

    龍鞅為避免她在小輩們面前,失了面子,便趕緊將小輩們都打發了,然后將她打橫抱進了寢殿。

    齊衡正好要出宮,和欣便拜托他將和安跟元悠送回驛館。

    目送幾人離開后,和欣才跟著龍胤回了東宮。

    剛坐下,龍胤的手突然撫上了她的腿。

    男人帶著熱度的手掌,隔著裙子傳遞過來,她驚了下,一陣面紅耳赤,慌忙去捉他的手。

    “龍胤哥哥,別……”

    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樣,龍胤只是在幫她按摩。

    “剛剛在鳳儀宮,你抱著歆兒的時候,我看到你的腿在抖,是不是還很疼?”龍胤抬眸,目光溫柔地看著她。

    和欣鎮定了下來,臉上的紅暈,也漸漸消退了,她咬了咬唇,“也不是很疼的,就是有些軟,還有些酸……”

    龍胤沉默了下,想到昨晚,他似乎確實有些過火了。

    想到此,他微有些赧然,漆黑的眸子微闔,聲音低了些,“下次我會注意一點。”

    和欣聞言,心里微暖,因為他帶來的酸疼,好像也淡了,她握住他的手,眨了眨眸,目光同樣溫柔地看著他,“嗯。”

    她其實也能理解他,畢竟他此前都沒有過女人,兩人大婚后,他難免會有些熱衷于床帷之事,但是他能想到心疼她,為了她,而有所收斂,便足夠了。

    龍胤在她額頭上親了親,將她擁進懷里。

    幾日后,元悠跟和安便返程回燕國去了,值得一提的是,齊衡自告奮勇,攬下了護送他們回國的差事。

    對此,龍胤跟和欣看破不說破,要看他自己的造化,能不能抱得美人歸了。

    北唐佑跟瑤瑤也沒有多逗留,半個月后,也回了燕國。

    原本陸涼微顧忌瑤瑤才一個多月的身孕,不太放心她長途跋涉的,但好在她的身體素質比較好,孕期反應也較弱,在瑤瑤自己的堅持下,她只得作罷。

    二人離開后沒幾日,初七也攜著妻女回西水關去了。

    看著兩個女兒,接連離開帝京,陸涼微有些傷感。

    女兒長大后,嫁了人,就不能時常留在她身邊了。

    龍鞅看出來她情緒有些低落,伸出手,旁若無人地將她擁入懷里,大手在她背上輕輕拍撫了下,“你也別舍不得,過段時間,不是又能見了?”說著,還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打趣道,“再過幾個月,你又能當外婆了,開心點,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燕國看望瑤瑤。”

    被猛然抱進懷里,陸涼微有些沒反應過來,心里原本因為兩個女兒離開,而異常失落的心情,也淡了,漲紅著臉,輕聲斥道:“你干什么呀?”沒看到胤兒還有和欣在一旁嗎?摟摟抱抱的算什么呀!

    龍鞅垂眸看她一眼,見她臉上染著紅暈,鳳眸微瞇了下,唇角輕勾,不但沒有松開她,反而又摟緊了一些。

    陸涼微瞥到一旁的兒子兒媳,心里真是羞赧極了,見他還變本加厲,又不能大聲訓斥他,只得伸手悄悄在他腰上掐了下,示意他收斂一點。

    哪知,龍鞅卻根本不理會,反而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口。

    陸涼微:“……”

    他今天是喝醉了嗎?但問題是他沒有喝酒呀。

    和欣在一旁看到了,心里有些尷尬,還有些意外,沒有想到,竟然會看到公爹和婆婆秀恩愛的場面。

    她素來知道公公極寵愛婆婆,但面對他們這些小輩的時候,是極威嚴的,從不露分毫。

    如此公然地親昵,她還是第一次見,一時間都忘了要收回目光了。

    她實在是太驚訝了!

    半晌,她回過神來,扯了扯龍胤的袖子。

    龍胤在看到父皇母后的親昵時,有些無奈,能不能顧忌一下,他們這些小輩?

    這時被和欣扯住了袖子,他立即會意,輕咳一聲,恭敬道:“父皇、母后,若沒別的事情,兒臣跟和欣便先回去了。”

    “去吧。”龍鞅點了點頭。

    目送兒子跟兒媳離開后,陸涼微這才松了口氣,臉上的紅暈褪暈,嗔惱地瞪了他一眼,“你剛剛是怎么回事啊,也不怕小輩們笑話。”

    龍鞅抱著她不愿意撒手,感慨地說:“微微,我是高興。”

    “高興什么?”陸涼微有些訝異和不解,兩個女兒好不容易回來,才聚了一陣,又走了,她這心情還很低落呢,他卻竟然說高興。

    “孩子們如今已經長大成人,且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室,我也是時候退位了。”龍鞅突然感慨了一句,攬著她的肩頭,朝花園里走去。

    陸涼微看著滿園的春色,聞言,眨了眨眸,仰頭看他,“你真打算退位了?”

    龍鞅莞爾,“這還能有假?”

    陸涼微雖然早就知道,他并不是個戀權的人,但是他現在也才四十八歲,正是春秋鼎盛之時,他卻竟然舍得放權,實在很難得。

    “我只是覺得,你還年輕嘛。”

    龍鞅被她的話愉悅到了,“有嗎?我還以為我已經很老了。”

    陸涼微瞥了他一眼,“沒有到七老八十,都不能稱作老。”

    龍鞅唇角勾了勾,眉眼間俱是愉悅,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突然側頭看了她一眼,聲音低沉了下來,“微微,我長白發了,其實已經不年輕了,我想余下的時間,都用來陪你,陪你去看日出日落,陪你去天涯海角,陪你四處游山玩水。”

    陸涼微聞言,心里有些酸澀,還有些動容,原來他之所以想退位,是想多陪她。

    她一顆心霎時柔軟了下來,嘴里卻輕斥道:“胡說,你還年輕得很,一點也不老。”

    龍鞅輕笑,“嗯,我一點也不老。但是微微,這么多年來,我為大商做得也夠多了,是時候,該放松一下了。如今,胤兒已能獨當一面,而且,他也成家了,他的能力,也有目共睹,我若是一直拖著不退位,對他并不是一件好事,在長時間的消磨里,他可能會喪失斗志,變得庸碌或激進。我現在完全可以放手,將大商交給他的。”

    最重要的是,他想用他余下的所有時間,都陪著微微,陪她細水長流,靜看云卷云舒。這些年,她為了自己,而困守在后宮,哪里都去不得,他也是時候,該陪她四處走走,過他們的清靜日子了。

    陸涼微靜靜聽著,其實她心里都明白他的用心,感動之余,卻并未多說什么,而是握住他的手道:“好,既然你已有決定,那我尊重你。”

    “嗯。”龍鞅摟著她,一路分花拂柳,朝花園深處走去。

    ……

    這一年,龍鞅宣布退位,將皇位傳給了兒子龍胤。

    卸下帝位后,龍鞅不再理會朝事,一身輕松,攜著陸涼微四處游歷,悠游自在,過上了閑云野鶴的生活。

    ——

    全書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