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63章 出現,一模一樣的臉
    顧肆這邊車上。

    “林姐姐怎么樣了?”顧肆看著對面的賀一渡,“我查了devil監獄的資料,那里頭……”

    顧肆沒有繼續往下說。

    那里頭全是重刑犯,無惡不作,幾乎都是男人。

    devil監獄曾經關進去過一個刺殺總統的女特工,肉進了狼窩,據說死的非常慘烈。

    總統府內閣,是把那什么薩沙,當成下一任總統了嗎?

    林姐姐傷她就等于刺殺總統?

    賀一渡想起這個,眸底變得陰鷙,“林霜的表哥說,他的人跟著去了,暫時不會讓林霜出事,不過能保多久,他不確定,讓我們盡快把林霜救出來。”

    顧肆抿唇,一切只能等到了總統府再談。

    他轉了話題,“一會兒誰去接我姐?”

    “林霜的表哥。”

    “信得過?”顧肆謹慎的問。

    賀一渡點頭,“林霜說信得過。”

    顧肆張了張嘴,還想再說什么,隨即又作罷,身體靠回去,“算了,我姐夫在,哪個傻逼玩意兒活膩了敢去招惹他。”

    想到這兒,他放心下。

    忽然意識到自己剛罵了臟話。

    顧肆一臉懊惱的閉了閉眼,轉頭,就見唐意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他。

    “不準學我罵人!”顧肆臉板著,嚴肅鄭重。

    “噢。”唐意乖乖道,還看著他。

    顧肆戳著她的臉把她的頭轉過去。

    賀一渡:“……”

    ……

    一小時后,總統府。

    顧肆哪怕年齡再小,也是極境洲的主人,是總統府所有人招惹不起的。

    梅爾特匆忙在總統府安排了最隆重的儀式迎接,這會兒和內閣所有成員親自站在門口等待。

    沒多久,浩浩蕩蕩的車隊就開至總統府草坪前。

    兩方會晤,按照禮節,免不了寒暄。

    該有的禮貌顧肆一樣沒少,同樣,廢話也一句沒說。

    兩邊人互相握手打了招呼,便直接進了總統府。

    議事廳。

    “小顧理事,請坐。”梅爾特十分客氣,“我夫人在照顧小女,不能接待您,請您見諒。”

    顧肆沒說話,在單人沙發上坐下。

    白長老坐在顧肆旁邊,一開口,直奔主題,“總統閣下,我們就別拐彎抹角了,把茜茜長公主交出來,條件隨你們開。”

    “這……”梅爾特苦笑了一聲,“白長老,茜茜也是我女兒,你們來我這里救我女兒,傳出去,我們總統府如何在國際上立足呢?”

    顧肆端著水杯,嘴角一扯,笑了,抬眸看著梅爾特,“原來諸位還知道你們關進devil監獄的是你們的長公主。”

    語氣陰陽怪氣的,每個字都仿佛化成無形的鞭子,抽在內閣成員的臉上。

    明明對面坐的根本就是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孩,一出口,氣場比他們這些再政壇浸淫多年的還要凌厲壓人。

    一時間,氣氛死寂。

    白長老笑笑,打破安靜,“據我所知,茜茜長公主和薩沙二公主是姐妹,總統府的家事,內閣也能插手了嗎?”

    國務卿絲毫沒有多管閑事的覺悟,道:“小顧理事,白長老,總統府的家事就是國事,何況她傷的是薩沙二公主,是情報處的司長,是情報處精心培養的繼承人。”

    他語氣冷硬,但是字里行間卻又控制不住的透出些許底氣不足,低人一頭。

    顧肆那雙略顯幼態的眼睛盯著,他們心臟仿佛都被一只無形的手揪緊了。

    內閣另一名成員道:“茜茜長公主這些年無所事事,身為長公主,沒有為D國做出任何貢獻,還敢重傷二公主,這里面到底藏的什么心思,不用我說大家都心知肚明。”

    “依我看,就是自己無能,這次回來看見二公主已經穩坐情報處,受人尊敬,心理不平衡罷了。”說的十分難聽。

    “心理不平衡?”賀一渡笑出一聲,“我賀一渡的未婚妻,需要對你們的二公主心理不平衡?”

    一群人頓時語塞,賀一渡的背景他們再清楚不過。

    那是京城陸家一方的勢力。

    眼下賀一渡沒有采取暴力手段,不過是因為中間還夾著一個德伊斯家族,給他們留了面子。

    情報局的現任局長氣定神閑道:“人是貪心不足的,有了賀先生您的支持,長公主更想壓二公主一頭并不難理解。”

    “說的沒錯,誰不知道長公主一向看不慣夫人和二公主。”

    “二公主這些年為D國鞠躬盡瘁,長公主在外面肆意揮霍,如今不顧姐妹情誼不說,重傷二公主給情報處帶來多大的麻煩,耽誤了多少要事!”

    “二公主的手若是不能恢復到從前,長公主這就是毀了二公主的一輩子!”

    “不止我們內閣,就連技術司的所有人都聯名要求嚴懲長公主。”

    “我們……”

    砰——!

    水杯重重磕在茶幾上的聲音。

    一群人義憤填膺的聲音戛然而止。

    整個會議廳瞬間一片死寂。

    總統府眾人全部目光僵直落在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顧肆放下杯子,人往后靠,一張臉似笑非笑,眉眼無意間露出的冷戾卻讓人毛骨悚然。

    他手指輕點著扶手,“別跟我上綱上線,我沒興趣聽你們D國的內政,一句話,人,放還是不放?”

    “不放!”警衛推開會議廳的大門,米綾走進來。

    內閣成員微微欠身行禮,“夫人。”

    米綾坐到梅爾特身邊,聽到他問:“薩沙怎么樣了?”

    “剛醒。”米綾臉色泛白,“醫生說薩沙的手恢復不了了,他只能保證,盡量不影響日常生活,但若是還想要做一些需要靈敏度和速度的事情,只怕很難了。”

    梅爾特皺眉。

    國務卿看向賀一渡,“賀先生,你說,長公主若不是嫉妒,怎么會下如此重的手?她就是沖著毀了二公主去的!”

    “所有人都看見了,長公主是怎么把二公主扔下樓的!我看她就是看不慣二公主比她能力強。”

    “啪啪啪。”

    顧肆抬起手拍了拍,嘴角一勾,玩世不恭的笑著,眉梢眼尾都是嘲弄,“我林姐姐嫉妒你們二公主?你們這番話,還真是挺讓我,大開眼界的。”

    這話說的意味深長的,一群人沒聽明白,看著顧肆。

    梅爾特出聲,“小顧理事這話是什么意思?”

    “影盟的元老九尾,能力不如你們的二公主?”顧肆輕呵一聲,“你們D國情報局的業務能力什么時候這么強了?一個小小的司長,就能跟影盟的元老相提并論了嗎?這咖位,差遠了吧。”

    九尾是林霜?

    這個想法剛出現在米綾腦海里,就被她立刻否定,若是林霜這么厲害,早就回D國跟她們母女爭地位了。

    不可能……

    梅爾特一愣,似乎沒反應過來顧肆的話,下意識問:“茜茜……是影盟的九尾?”

    白長老故作驚訝的開口,“總統閣下難道不清楚自己女兒的事情嗎?”

    梅爾特眸底心虛的閃了閃,臉上似乎有些掛不住。

    米綾死死捏緊手指,眉眼低垂著,眼底滿是難以置信。

    影盟那幾位神秘黑客在全世界名氣都讓人聞風喪膽。

    第一黑客白狐。

    還有元老級別的九尾,黑鷹,幽靈,蝎子等頂級黑客。

    女黑客當中,九尾的實力堪稱恐怖,病毒入侵破壞高手。

    九尾……是林霜?

    內閣成員全都呆若木雞的坐在那兒,目光發直的看著顧肆。

    好半晌,都沒一個人說話。

    顧肆看了眼時間,已經沒了耐心,“我時間很貴,再問最后一次,人,放還是不放?”

    米綾怎么也沒想到林霜竟然是影盟的頂級黑客九尾。

    為什么“他”一點消息都沒告訴她們?

    聽到顧肆的聲音,她穩了穩心神,語氣冰冷,“她是不是影盟的人,與她把我女兒推下樓,有關系嗎?”

    顧肆皺眉。

    “我女兒現在受傷了,她的前途毀了!她還這么年輕,這件事誰來負責?”米綾不依不饒,眼梢殷紅,“她是九尾,她這么厲害,怎么連自己的妹妹都容不下?”

    “夫人說的沒錯,再怎么說,二公主傷得這么重,就是長公主造成的!”

    “說林霜無能,說她嫉妒,知道林霜是九尾了,這會兒又變成了容不下。”賀一渡目光掃了一圈對面的人,茶色的眸子冰冷沉凝,聲線又輕又慢的,“給你們臺階,腿邁不動是吧?”

    空氣像是被凍住了似的,裹挾著血氣劈頭蓋臉朝內閣一幫人壓過去。

    就連梅爾特看見這樣的賀一渡都被煞了下。

    白長老適時出聲,“還是別鬧的太難看,動了手,還就沒有回旋的余地了,諸位說呢?”

    “你們極境洲也要插手?”國務卿捏緊手指。

    白長老禮貌的笑著,“總不能讓我們白跑一趟。”

    這話就是給你們臉你們不要,那就別怪我們動手。

    國務卿眸色沉了下來。

    “D國應該沒有不想要devil監獄的想法,對嗎?”賀一渡已經完全沒了耐心,“號稱銅墻鐵壁的devil監獄,或者你們想試試能擋我幾分鐘?”

    “賀一渡!”米綾臉色緊繃難看。

    顧肆一邊嘴角勾了勾,“摔下樓到底怎么回事兒,你們心里清楚,跟誰玩心眼兒呢?”

    米綾瞪著他們,呼吸粗重,胸口劇烈起伏。

    國務卿看向米綾,低聲:“夫人?”

    米綾沒說話。

    梅爾特手指動了動,沉默了幾秒,他開口,“小顧理事,茜茜也是我女兒,但薩沙的手傷成如今這樣,還需請陸少夫人醫治。”

    顧肆抬眸看他。

    米綾深吸一口氣,“讓我放人可以,除非你們能讓薩沙的手恢復到從前。”

    顧肆眉梢微微一動。

    米綾繼續道:“只要神醫能治好薩沙的手,我可以不跟林霜計較,不過我要她保證,從此不進入D國政壇一步!”

    這話跟要把林霜逐出總統府沒什么區別。

    顧肆跟賀一渡對視一眼。

    “小顧理事,神醫什么時候到?”米綾問。

    顧肆淡淡道:“來了自然會告訴你們。”

    米綾沒套出時間,捏了捏手指,“好的,我只要我女兒平安無事。”

    梅爾特道:“那就請小顧理事和白長老先用午餐。”說著,他看向賀一渡,“一渡,你?”

    他對賀一渡仍舊是很客氣的態度。

    “我留在這兒。”男人道。

    ……

    米綾回到薩沙房間,把林霜的事情告訴了她。

    “她是九尾?”薩沙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米綾點頭,給薩沙倒了杯水,“別亂動,你的手這次傷的很重。”

    薩沙目光呆滯地垂下眼,人有些不在狀態。

    好半晌,病房里都安靜至極。

    薩沙冷靜下來,偏眸望著自己的手,聲音幾分陰沉,“爸爸會不會讓林霜接替我的位置?”

    米綾拿了吸管讓她喝水,“不用擔心,還好這次我們下手及時,林霜她不會有機會的。”

    薩沙聞言,松了口氣。

    “有徐先生在,你放心。”米綾道。

    “嗯。”薩沙眸底凝重,隨后抬起眼,“媽,顧肆呢?”

    “在總統府用午餐。”米綾放下水杯,“等陸承洲和顧芒過來。”

    薩沙冷笑一聲,“林霜以為這些人能救得了她嗎?他們自身都難保。”

    ……

    顧肆等人用完午餐。

    梅爾特道:“我安排了客房,幾位稍作休息。”

    “不必麻煩。”白長老客氣道:“就在客廳吧。”

    梅爾特沒再勉強,一行人回到客廳這邊。

    梅爾特和白長老聊著一些政治問題,以及一些合作意向。

    顧肆握著手機,跟云陵說了下這邊的情況。

    云陵道:【我就不懂了,她那臭脾氣,能乖乖進devil監獄?】

    顧肆也不懂:【等我姐到了再說吧。】

    云陵:【奇奇怪怪的。】

    米綾這時候走過來,詢問:“神醫還沒有到嗎?”

    顧肆等人沒回答,梅爾特搖了搖頭。

    米綾往門口看了眼,坐下。

    顧肆跟云陵聊了幾句,就收起手機,眸底思索著今天的事情。

    旁邊唐意突然打了個哈欠。

    顧肆回神,目光轉過去,看著小丫頭濕潤濃密的睫毛,“困了?”

    唐意小腦袋點了點,嗯了聲,對上顧肆的眼睛,小聲解釋,“我昨晚沒打游戲。”

    沒熬夜,有好好睡覺,突然就好困。

    顧肆瞇了瞇眼睛。

    米綾道:“唐小姐困了嗎?我讓管家準備一間客房,您可以去小憩一會兒。”

    “去睡一會兒?”顧肆問她。

    唐意搖頭,“不睡了,在這里等顧姐姐。”

    剛說完,她就又打了個哈欠,眼睛更濕了,眼圈都是紅的,眼淚汪汪。

    顧肆直接看向米綾,“多謝。”

    米綾笑著頷首,吩咐管家帶唐意去樓上。

    顧肆握著唐意的手起身,看向賀一渡,“一渡哥,我一會兒下來。”

    他姐還要三個多小時才到。

    賀一渡點頭。

    ……

    管家推開客房門,“請進,顧小理事和唐小姐有事情可以按傳呼。”

    顧肆點頭,禮貌道了謝。

    房間里淡淡的白掌花香味,有一定的助眠作用。

    顧肆眉頭微挑了下,拉著唐意走進去,讓她坐在床邊,蹲下給她脫了鞋。

    然后拉開被子,下巴一抬,“去睡覺。”

    “噢。”唐意乖乖躺下,蓋好被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顧肆,聲音帶著奶氣,“顧肆哥哥,你不用管我,我睡一小會兒就起來了,下樓去找你。”

    “別說話,睡。”顧肆給她壓了壓被角。

    唐意又“噢”了聲,就閉上了眼。

    小丫頭睡得很快,沒一會兒呼吸就變得綿長均勻。

    顧肆在床邊坐了一會兒,也開始打哈欠。

    連打了四五個哈欠之后,他想了想,用手機定了個一小時的鬧鈴。

    然后站起來,隨手撈了個小毯子去沙發那邊躺下。

    與此同時。

    另一個房間,夏迪和管家看著監控屏幕里,已經睡著的顧肆和唐意,對視一眼。

    “聽說極境洲的人體質特殊,我真怕那藥對他們沒作用。”管家心有余悸地說。

    “藥是徐先生給的,不可能出錯。”夏迪說完,按下耳麥,“動手。”

    話音落地。

    只見監控畫面里,洗手間門被拉開,幾個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走了出來,帶著一個小孩。

    輕微的腳步聲在房間里響起。

    昏暗的光線落在小孩臉上,那是一張幾乎和顧肆一模一樣的臉。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