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66章 未婚妻又跑了?林霜體檢報告
    醫院。

    顧肆抱著唐意,兩雙大大的眼睛透過門上的小玻璃看里面躺在病床上的人。

    “顧肆哥哥,和你長得一模一樣,好像照鏡子。”唐意新奇的看看顧晦,再看看顧肆。

    云陵站在顧肆旁邊,也瞥了一眼,“他怎么還不醒?你對他干了啥?”

    算算時間,這昏迷快一天了。

    “我……”顧肆懊惱的皺眉,“當時正打架呢,我下手就沒了輕重,針灸的針都扎斷了!”

    他單手抱好唐意,然后從兜里掏出來斷掉的半根銀針。

    他一進那個客房就察覺到氣味不太對,所以就裝睡。

    沒一會兒,顧晦就出現了,他們兩個穿的衣服一毛一樣,啥地方都一樣。

    房間又暗,打起來哪分得清誰是誰。

    他一針就給顧晦扎暈了,然后將計就計,冒充顧晦。

    極境洲的人體質特殊,對很多藥物免疫,但穴位不會,針灸可比那什么迷藥好使多了。

    還要多虧他姐早早的讓他開始學中醫藥理和針灸。

    不過針灸他學的時間短,技術好像不太到家。

    云陵看著顧肆手心里斷了的針:“……”

    秦放朝顧肆抱拳,“牛逼。”

    “誒,一般一般。”顧肆習慣性的謙虛擺手,隨后意識到自己這樣對兄弟不厚道,又開始難受起來,“我姐剛都替他檢查了,他沒事,就是不醒,他不會是裝的吧……”

    這時候,套房的門被推開。

    林霜跟賀一渡兩人走了進來,后面還跟著一位醫生。

    醫生和一幫人打了招呼,遞給顧芒一個文件袋,“陸夫人,檢測結果出來了。”

    “嗯。”顧芒道了謝,接過來,撕開文件袋的封條,拿出檢測報告。

    是一份DNA檢測。

    顧肆和顧晦的。

    顧芒視線落在結果處。

    【經過我中心鑒定,……確認親屬關系】

    兩個人的DNA幾乎一模一樣。

    她把檢測結果塞回文件袋。

    林霜坐到顧芒身邊,“我剛看見一個我差點懷疑自己眼瞎的畫面,陸承洲和霍執站在陽臺上一起抽煙,相談甚歡的樣子。”

    顧芒:“……”

    陸承洲和霍執相談甚歡,那幾乎是世界級奇觀了……

    “啥?”秦放震驚的瞪大眼,“我承哥?和霍執?”

    云陵聽到這個,也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

    賀一渡肯定的點頭,沉吟一聲,“確實就,挺……詭異的……”

    “我去瞅瞅。”秦放十分感興趣,但剛走到門口,陸承洲就推門進來。

    “瞅什么?”陸承洲隨意問。

    秦放往外看了看,“霍執呢?”

    陸承洲挑眉,“走了。”

    “啊?”秦放不太明白,“走了是啥意思?走哪兒去?”

    陸承洲道:“你這么好奇,自己追上去問。”

    秦放:“……”

    顧肆突然放下唐意,往門口跑,匆匆忙忙扔下一句,“姐,糖糖,我去給你們買奶茶。”

    陸承洲坐到顧芒另一邊,自然的握住她的手。

    “你抽煙了?”顧芒盯著他的眼睛。

    “沒,我沒抽。”陸承洲把手抬起來放到她鼻子前,“不信你聞,霍執給我,我就拿著了,但沒抽。”

    他戒煙挺長時間了,連酒都不沾。

    其他人:“……”

    哪個見過陸承洲這樣?

    ……

    霍執走到醫院停車場。

    光頭拉開車門,“先生,我們去哪兒?”

    其實他們家先生從小在極境洲長大,離開了極境洲,相當于四海漂泊了,連自己的產業都懶得管。

    霍執上車的動作頓了頓,思索了一秒,道:“顧肆已經派人去清理各國間諜網還有極境洲在外勢力,他的手段我放心,現在也沒什么大事,我帶你們去度假。”

    這件事結束之后,顧肆總理事的位置就會徹底穩住。

    光頭想了想,霍執這些年在極境洲為了平衡各方勢力,休息的時間極少。

    就當給自己放個大假。

    “是。”光頭嘿嘿笑了笑。

    霍執拍拍他的肩膀,彎腰鉆進車內。

    “等等!”

    光頭正要關門,身后傳來顧肆的聲音,他轉過頭,就看到顧肆跑過來。

    “顧小少爺。”光頭還是叫的以前的稱呼,“怎么了?”

    顧肆按著車門,俯身看車內的霍執,“我請你喝奶茶,去不去?”

    ……

    最后是霍執地圖搜索了一家華人餐廳,在里面買了兩份麻辣串和鮮榨果汁。

    兩人拎出來。

    光頭把車停在人少的地方,就帶著手下去吃飯。

    顧肆盤腿坐在邁巴赫的引擎蓋上。

    霍執靠在車頭,指尖夾著煙,拿著一根麻辣串,似乎猶豫著吃不吃這么廉價的東西。

    顧肆沉默的吸了一口果汁,擼了一口串。

    沒人說話。

    氣氛很安靜。

    “找我什么事兒?”霍執偏頭,看著他,率先開口。

    顧肆目光對上他,黑溜溜的眼睛,透亮清澈。

    演技是真好。

    “霍執,”顧肆開口,停頓了下,繼續道:“哥,你跟我回極境洲唄?”

    第一次聽他叫哥,霍執笑笑,“你這是,想收留我?”

    “收留什么呀,極境洲本來就是你家。”顧肆不喜歡他這么說,好像他很可憐一樣。

    霍執聞言,挑眉,“讓我回極境洲,不會影響你食欲嗎?”

    顧肆:“呃……”

    “你不是很討厭我嗎?”霍執問,指尖彈了彈煙灰,又補充,“還嫌棄。”

    “我哪有。”顧肆一口否決,“我那是老父親怒其不爭!誰讓你一天就知道讓我姐聽話,不要違背顧家和長老會,我姐要是聽話了,她就沒命了。”

    霍執:“……”

    顧肆看著他,“但是現在我知道,你傷害誰都不會傷害我姐。”

    他其實不太懂他姐和霍執的之間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關系。

    但是他姐對霍執,沒下過死手。

    霍執也沒有做過真正會傷害到他姐的事情。

    沉默了一會兒。

    霍執吐出一口煙,緩緩開口:“是不是,當初我選擇站在你姐這邊,現在站在她身邊的,就會是我。”

    “啊?”顧肆驚訝的瞪大眼:“你還沒死心啊?”

    霍執:“……”

    不得不承認,顧肆這嘴……

    “其實……你別嫌我打擊你,我姐要是喜歡你,你站在哪邊,我姐都會喜歡你,可能會為了你,聽長老會的話,嗯……”顧肆似乎知道怎么組織語言了,就說:“詞不達意,但你能懂吧?”

    他還小,對這種大人之間的事,也不知道怎么說明白。

    霍執點點頭,低下眼,沉默了一會兒,笑,“懂。”

    就像顧芒愿意為了陸承洲去面對她一直不愿面對的極境洲。

    他這幾個月想不通的問題,一下子就有了答案,還是顧肆這個小孩給的。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挺好的。”霍執說了這么一句,算是釋懷了,也徹底死心了。

    顧肆驕傲的說:“我姐夫當然好!那可是我姐喜歡的!”

    他姐喜歡的,一定是最好的!

    霍執眼神涼涼的看過去,揉他腦袋,“想讓我回極境洲,就少往我心口插幾刀。”

    顧肆挑眉,拿起果汁,舉杯,下巴抬了抬。

    霍執看了他幾秒,也拿起自己的果汁,和他碰了下。

    “對了,你能跟我講講顧晦嗎?”顧肆對他這個兄弟的事情,想多了解一點。

    霍執點頭。

    ……

    醫院。

    VIP病房內。

    林霜挪到哪兒,賀一渡就跟到哪兒。

    “你離我遠點兒!”林霜嫌棄的推他,結果推不動。

    賀一渡直接握住她的手,嗓音偏低,又溫潤,“未婚夫妻,有名有實,不用保持距離吧。”

    林霜:“……”

    “婚禮你想在哪兒辦?”賀一渡問她。

    云陵聽到婚禮這兩個字就不爽,“沒啥事兒我回影盟了,日子定了通知我。”

    云陵覺得沒有人能體會到他的心情。

    一年之內嫁出去兩個!

    “小花,你這么快就走啦?”秦放依戀不舍,云陵一走,就剩他一個了……

    云陵跟顧芒打了聲招呼,擺擺手,走的十分決絕。

    幽靈沒離開,而是激動的看著林霜,“九尾九尾,我要當你伴娘!”

    老大結婚太突然了,她都沒機會提這個事。

    她好想當伴娘!

    ……

    沙發這邊。

    陸承洲看著顧芒手里的文件袋,“覺得不好處理就交給我。”

    顧芒唇角微抿,“我在想應該讓他去哪兒。”

    顧晦不太好安排。

    不管當年的事實真相到底是什么。

    這些年顧晦聽徐瀛說了那么多,明顯對他們有很深的仇意。

    因為顧晦被丟棄,是事實。

    顧芒曾經問過白栩為什么只剩下顧肆一個。

    白栩只給了一句解釋。

    沒能讓他睜開眼看看這片天,我不配當他的母親,讓他冠姓。

    后來這個話題被徹底塵封,無人提及。

    被徐瀛添油加醋再灌輸給顧晦,現在的顧晦到底是什么想法,誰也不知道。

    就連顧晦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辦,所以一直裝睡。

    陸承洲捏著顧芒的手玩,忽然想到一個地方,他抬眸看向顧芒。

    顧芒也想到了,幾乎和他是同一時刻對上彼此的眼睛。

    默契十足,心照不宣。

    顧芒笑了笑,“我去看看顧晦。”

    陸承洲點點頭,“他現在性子不穩,你注意點。”

    “好。”顧芒起身。

    陸承洲跟她到了病房門口,看著她進去,就守在外面,方便發生什么意外的時候,第一時間進去。

    顧芒幾步走到顧晦的病床前,她把檢測報告放在床柜上。

    “這是我剛讓醫院做的DNA檢測。”顧芒開口,“你年紀雖小,不過,該懂的不用我多說。”

    顧晦安靜的躺著,似乎真的還沒醒。

    顧芒倚在床邊,微垂著眼,“我沒見過你,對你沒什么感情,也不知道徐瀛跟你說了什么,但爸媽已經去世了,你還活著。”

    被子里,顧晦的手指蜷了蜷。

    顧芒不喜歡把時間浪費在一些沒用的東西上,懶得說,顧晦也不一定信。

    他聰明,身手也好,有些事就讓他自己去看吧。

    顧芒道:“我給你個選擇,要么跟顧肆回極境洲,去白家,外公和舅舅會照顧你,要么,我帶你回京城,再做安排。”

    顧晦緩緩睜開了眼。

    “想好了告訴我。”

    顧芒說完,就走了出去。

    ……

    D國的事情告一段落。

    顧肆和霍執,還有顧晦,回極境洲。

    顧晦是有點怕顧芒的,不太敢跟她回京城。

    顧芒和陸承洲手里也一堆事,并不打算在D國停留。

    賀一渡要帶林霜再去一趟德伊斯家,前兩天那次拜訪確實不算什么好的回憶,兩個人暫時不回。

    一幫人很快會再見,畢竟林霜馬上就要結婚了。

    賀一渡跟林霜商量好了在國內舉辦婚禮。

    機場。

    臨上專機前,霍執停在顧芒面前,“好好吃飯,走了。”

    顧芒點頭,想了想,她說:“謝了。”

    又是這兩個字。

    但和之前的意義卻不同。

    霍執聽明白了,笑起來,“謝什么,是你保護了你自己,我也沒幫你什么。”

    這些年就算沒他,顧芒的勢力,總長老那些人也動不了她。

    一幫人在機場告別。

    ……

    回京城的專機上。

    顧芒困得不行,一上來就進了休息室補覺。

    陸承洲靠在她旁邊陪她。

    望著她精致漂亮的臉,陸承洲想起醫院里他和霍執的談話。

    ……

    “顧芒回到極境洲,長老會急著測試她的天賦,跟白家人見了一面,她就被送來了102訓練基地,由我親自訓練。”霍執胳膊撐在欄桿上,望著遠方。

    這事兒陸承洲知道。

    “顧肆和顧晦是早產,顧芒進102基地第三天,那天晚上白栩被送進了醫院,顧晦生出來被判定醫學死亡,極境洲對于沒用和死亡的人非常殘忍,沒有一絲同情心,顧晦被裝到垃圾袋里扔出了醫院。”霍執吸了口煙。

    陸承洲看著自己手里的煙,只是把玩著,沒抽,問道:“醫學死亡應該是有人動了手腳吧。”

    霍執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清楚,那時候我在極境洲勢力也沒那么大,不過若是總長老起了異心,想給自己留一張王牌,動手腳神不知鬼不覺帶走顧晦,倒也不是沒可能。”

    這些都無從查證了。

    “顧芒不喜歡解釋,她應該只會安排顧晦的去處,不會跟他解釋什么。”霍執說。

    陸承洲也是這么想的。

    “其實我挺后悔的。”霍執突然拐了話題,“沒有徹底站在她那邊。”

    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是不是結果會不一樣。

    “可能就沒你什么事兒了。”霍執笑著看他。

    陸承洲也笑,身高壓了他一點,漫不經心的,“事實是,現在沒你什么事兒。”

    “我是真的想不通。”霍執這幾個月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她進102基地救顧肆的事情,應該告訴你了吧。”

    “嗯。”陸承洲應了聲。

    “102基地是什么地方,你很清楚,你真以為那么小的她殺了那么多人闖進核心處,能毫發無傷的出來嗎?”霍執想到當初顧芒殺紅了眼的模樣。

    陸承洲沒出聲。

    “層層關卡,不是總長老想留她一條命,她一定會死在里面,到生物核心處她只剩下半條命,和冷璇一戰,把冷璇差點殺了,自己也差點沒命,救出顧肆,她連站著都困難,滿身是血跪在地上,求我幫她保住顧肆的命。”霍執說的很慢,這是他提起來都會恐懼的畫面。

    陸承洲指尖顫抖了下,一字一句仿佛都變成最鋒利的針,密密麻麻在扎他的心口。

    “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她就知道,她只能靠自己。沒有人保護她,是她保護了所有人。”霍執道。

    顧芒打算和總長老冷璇動手之前,給了陸承洲看過一份名單。

    人很多,她在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不讓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或許事不由己,但當事情發生的時候,她有能力保全所有人。

    那份名單,陸承洲還留著。

    “我不想看到她一身傲骨再被打碎,我怕總長老真的會殺了她。”

    “我想讓她聽話一點,我想讓她好好活著,可是她,太傲了,一點都不愛惜自己的命。”

    “我以為她會一直這樣,永遠囂張,但是她為了你,想好好活著。”

    “我以為,她會一直和102基地做交易,每年她和顧肆提供102基地研究需要的血液,用來換藥。”

    霍執的想法很簡單,他覺得顧芒沒能力和總長老還有顧家作對,怕她死,所以想讓她聽話,保住性命。

    “我的做法錯了嗎?”霍執轉向陸承洲,“我是真想讓你看看那時候的她,你就會知道為什么我會這么害怕。”

    后來他和總長老還有顧老爺子談條件,談交易,才讓顧芒離開極境洲。

    陸承洲害怕,國際上那么多人怕的極境洲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存在,他很清楚。

    所以那時候會替顧芒安排好一切。

    可是顧芒不要。

    “我想不通我輸在哪兒了。”霍執喃喃道,難道他應該徹徹底底站在她那邊,而不是一直平衡所有勢力嗎?

    ……

    專機在陸園私人機場降落。

    陸承洲就這么一直看著顧芒,也沒叫醒她。

    等顧芒一覺睡醒,已經是三小時后,她睜開眼睛,就看到了陸承洲。

    “到了?”她問。

    陸承洲撥開她臉上散落下來的頭發,“嗯,到家了。”

    顧芒坐起來,“我們回家。”

    陸承洲眼底浮現笑意,“好。”

    他起身拿了一件薄風衣過來,給她穿上。

    ……

    林登搬進總統府。

    把林霜的母親從納塔療養院接出來照顧。

    自從琳西卡被送進療養院之后,林霜是第一次陪母親吃飯。

    林登看看琳西卡,笑著說:“姑姑,茜茜快結婚了,到時候一起去參加她的婚禮。”

    林霜:“……”

    琳西卡安靜的吃飯,仍然沒什么太大的情緒反應。

    林登目光轉向林霜,“茜茜,你是明天去德伊斯家跟安德萊夫人他們商量婚禮的細節嗎?”

    林霜含含糊糊的應了聲。

    “行,晚上早點休息。”林登道,“明天一起去。”

    林霜:“……”

    ……

    翌日。

    賀一渡過來接林霜,來的很早,“林霜還沒醒?”

    林登坐在落地窗前喝咖啡,“醒了,管家說她醒的很早,出去了,應該是去挑禮物了吧,算算時間,快回來了。”

    畢竟要拜訪安德萊夫人。

    賀一渡聞言,臉色驟然一變,“林霜在哪兒房間?”

    林登見賀一渡情緒不對,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怎么了?”

    賀一渡抿唇,“一會兒再說,她房間在哪兒?”

    事情似乎挺嚴重的,林登就沒多問,放下咖啡杯,起身,“我帶你去。”

    兩人快步上樓。

    推開林霜房間門,被子亂糟糟的堆在床中間,空無一人。

    桌上放了一張A4白紙。

    賀一渡走過去,拿起來。

    【表哥,我有點事兒,先走了,幫我跟賀一渡退婚!!!謝謝!!!】

    林登看著賀一渡幾乎要把紙捏碎的手:“……”

    ……

    影盟總部。

    云陵正在處理幾個特殊單子,辦公室門忽然被推開。

    林霜大步進來,把包扔在沙發上,大刀金馬的坐下,給自己倒了杯水。

    一套操作輕車熟路。

    云陵一臉懵逼的看著她,聲音拔高,“……你怎么回來了?”

    林霜喝完一杯水,被子磕在茶幾上,抬眸,“總部不是快開始特訓了,我回來訓練啊?”

    影盟每年都有分批訓練,十二元老除了顧芒,都要自己安排時間參加訓練。

    “你不是馬上結婚了,這批你趕不上了。”云陵有點不太明白林霜那腦子到底在想什么。

    林霜挑眉,“誰告訴你我要結婚了?”

    云陵:“???”

    林霜走去他電腦那邊,“把我名字加上,我跟這一批訓練。”

    云陵:“……”

    啥玩意兒啊?

    云陵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跟不上林霜。

    “你不加我自己來。”林霜把自己代號加到名單最后一個。

    云陵:“……”

    加好自己的名字,林霜站直,打了個哈欠:“我先去睡覺了。”

    云陵就這么看著她又拎著包離開他辦公室。

    電腦右下角閃爍著視頻邀請。

    顧芒的。

    一接通,云陵就聽到顧芒問:“林霜跑回影盟了?”

    ……

    第二天一早。

    影盟今年第一批特訓左右人開始體檢。

    林霜體檢結束,就回房間睡覺,特訓一開始,想好好睡覺就是做夢。

    晚飯前。

    影盟總部醫療組的組長拿著一份文件跌跌撞撞奔向云陵辦公室。

    醫療組的人是出了名的穩。

    總部的人都沒見過醫療組組長這么慌。

    “出啥事了,你這么慌?”黑鷹扯住他,莫名其妙的。

    醫療組的組長不知道該不該說,表情那叫一個復雜。

    正好云陵從辦公室出來,看見這一幕,愣了愣,“怎么了?”

    組長連忙跑過去,把文件袋遞給他,“出大事了!!”

    云陵皺眉,疑惑的打開文件袋。

    一張紙,表頭是【體檢報告】。

    寫著九尾的大名。

    當他看見報告內容,那眼睛銅陵一樣瞪大,“我……我操!?”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