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67章 婚禮!連哄帶騙,修成正果!
    陸承洲看到顧芒手機上那張照片,挑眉。

    云陵第一時間就把檢測報告拍照發給了顧芒。

    并配上占滿一整個手機屏幕的死亡微笑的表情。

    隔著屏幕,陸承洲都感覺到了云陵的無語以及暴躁。

    很明顯,林霜自己不知道她懷孕了,否則也不會跑回影盟還去體檢準備特訓。

    林霜都不知道。

    賀一渡更不可能知道了。

    “風水輪流轉。”陸承洲摟著顧芒的腰,笑著說。

    顧芒第一次沒聽懂他的話,“?”

    陸承洲清了聲嗓子,沒告訴她,所有人都知道她懷孕就他不知道那事兒。

    賀一渡當時笑得挺高興。

    報應來了。

    陸承洲下巴一抬她的手機,“什么打算?”

    顧芒退出聊天框,點進游戲,吐出兩個字,“看戲。”

    她一向不插手這些事,也懶得管。

    “等會兒。”陸承洲拿過她的手機,回到微信,把那張照片轉發給了秦放。

    顧芒:“……”

    發給秦放?

    這跟直接發群里有區別?

    陸承洲把手機還給她,低聲,“一起雙排。”

    完全不覺得自己這波操作給秦放最近本來就不太好的心臟會造成地獄模式的打擊。

    ……

    賀一渡最近有點自閉。

    拉黑,跑。

    抓回來,再跑。

    有婚約,還跑。

    他實在是很好奇林霜哪兒來的這么大精力。

    這次直接跑到影盟總部去了,他連地方在哪兒都不知道。

    聽說影盟要開始特訓了,特訓時間是一個月。

    封閉式訓練。

    賀一渡出了賀氏的電梯,往自己的停車位走。

    關上車門,他抬起胳膊壓在眼睛上,人無力的往后靠,完全拿林霜沒辦法。

    耳邊安靜的過分。

    他自閉了一會兒,拿起手機,習慣性試了下林霜的微信,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紅色感嘆號。

    還在黑名單里。

    賀一渡又想罵人了,他忍住了,點開秦放的微信,打算找他出來喝酒。

    他發了個表情:“[啤酒]”

    【消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了。】

    賀一渡剛在林霜那兒受挫,轉頭兄弟也給他一刀。

    他眉頭驟然一緊,幾乎是反射條件性的,發了三個問號過去。

    又看見紅色感嘆號的一瞬間,一股子火直接燒到了嗓子眼。

    他冷笑一聲。

    好樣的,連兄弟都跟他玩拉黑。

    賀一渡撥通秦放的手機號,“你什么病?!拉黑我??”

    秦放回罵:“滾吧畜生!老子不止拉黑你!老子還要跟你絕交!”

    說完直接把電話掛了,拖進黑名單。

    那邊秦放罵罵咧咧去群里吐糟。

    秦放:【是人嗎?一聲不吭,兩個兄弟都已為人父,這他媽火箭發射還得先讓我看見火箭呢!他們讓我連尾氣都看不見,他們有沒有考慮過兄弟我的感受!他們還當我是兄弟嗎?!啊!!!】

    黑鷹:【不是人!太不是人了!】

    幽靈:【代入感太強了!我已經感覺到自閉了,老大和九尾都有孩子了,我還是個單身狗!】

    秦放:【同是天涯淪落人啊幽靈妹子!】

    云陵:【九尾還不知道自己懷孕了呢[微笑]】

    秦放:【啥玩意兒?有錢小姐不知道?自己懷孕了不知道?!】

    云陵:【[微笑]】

    群里消息瘋狂刷新,閃的太快,秦放完全看不清,反手就是一個全員禁言。

    秦放:【有錢小姐人呢?】

    云陵:【還沒睡醒呢[微笑]】

    云陵現在每句話結尾都是一個微笑,看的人瘆得慌……

    秦放:【……這都是什么牛馬?!】

    所有人都知道有錢小姐懷孕了,就他們兩個當事人不知道?!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秦放覺得他們家承哥報復心挺強的。

    ……

    與此同時。

    賀一渡電話也被秦放拉黑,一肚子火沒地方發,又轉戰企鵝號。

    然后就看到系統消息自己被移除影盟和赤炎的群聊。

    賀一渡:“……”

    去找秦放,還是被拉黑。

    賀一渡下頜動了動,人氣笑了,全世界都跟他作對是吧。

    怎么了,未婚妻跑了都覺得他很丟人嗎?

    排擠他?

    嘲諷他都懶得建個新群,直接把他踢出來是嗎?

    賀一渡二話不說,發動車子,一腳踩下油門,直接飆去秦放家里找他算賬。

    開到半路,他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陸七的電話。

    賀一渡按了車載接聽,“是我。”

    陸七道:“賀少,我仔細的想了想,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

    賀一渡冷笑:“所以你是來告訴我他們在群里是怎么笑話我的嗎?”

    “不是。”陸七一本正經,“我是來告訴你,林小姐懷孕了。”

    一道急促尖銳的剎車聲在馬路上空響起。

    ……

    影盟。

    林霜一覺睡醒,有點餓,看時間正好到飯點,洗了個臉準備去食堂干飯。

    一開門,就看見云陵靠著自己房門對面的墻。

    云陵拿著手機,似乎正在聊天,聽到她開門的聲音,眼睛從屏幕上抬起來。

    林霜動作一頓,“……你干嘛?”

    云陵直勾勾地盯著她,不言不語的。

    林霜皺眉,被他看的心里發毛,“抽啥風?莫名其妙。”

    云陵“呵呵”一聲。

    林霜:“……”

    大概是云陵從來沒有這么詭異的時候,林霜不禁開始檢討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兒。

    自己最近好像也沒干啥事兒惹云陵生氣,就跟賀一渡的婚約。

    她已經讓她表哥去退婚了。

    難道是賀一渡還不放棄,又開始轟炸云陵?

    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林霜道:“你別管賀一渡,嫌他煩就把他拉黑。”

    云陵意味深長的哼笑,“我現在可沒工夫管賀一渡,我這邊兒后院都著火了!”

    “后院?你不是單身狗嗎,你哪來的后院?”林霜當他開玩笑,就隨意接他的話。

    云陵噎了噎。

    林霜關上自己房間門,往食堂的方向走。

    云陵跟在她旁邊,“醫療組今天送來了一個人的體檢報告。”

    “哦,你說的是這個后院啊。”林霜明白過來,漫不經心的問:“你哪個得力干將體檢項目出問題了?他咋了?”

    云陵看著她,“她懷孕了。”

    “我操!”林霜驚了,在影盟這么多年,她是第一次在總部聽到懷孕兩個字,回過神,她問:“那她懷孕了自己都不知道嗎?還敢跑去體檢?!”

    云陵微微一笑:“是呢。”

    “不對啊。”林霜回想著自己把名字加上去的時候,第一批特訓人名單,“這次訓練名單只有兩個女生,另外一個才十五歲……”

    聲音越來越小。

    林霜倒抽一口冷氣,猛地停在原地,轉頭看向云陵,眼睛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一樣。

    云陵仍在微笑,一個字也沒說。

    “我……”林霜一時間有些缺氧,說不出話,緩了好幾秒,結結巴巴的開口,“操……,懷孕的是我?”

    云陵笑容變得扭曲,咬牙切齒,“是啊,你說這是不是后院失火?”

    林霜:“……”

    云陵把卷在手里的檢查報告拍在她身上,“自己看著辦吧!”

    林霜接過體檢報告,攤開,看見孕28天的結果。

    她眨了眨眼,“還有這好事兒?”

    好、事、兒?

    云陵不敢置信的轉過頭,看著林霜。

    他以為她會破口大罵賀一渡這個狗逼。

    結果林霜覺得懷孕是好事兒?

    這跟他料想的暴跳如雷的場面截然相反。

    “你,你說什么?”云陵不太確定的問了一遍。

    林霜沉吟一聲,嚴肅又認真的開口,“不瞞你說,我一直在思考一個世紀難題,怎么跳過男人這個步驟直接擁有一個孩子,沒想到今天竟然解決了!”

    云陵:“?”

    林霜沉思著,“賀一渡基因挺不錯的,孩子應該也會很可愛。”

    云陵:“??????”

    這他媽到底是什么奇葩腦回路?!

    云陵已經完全跟不上林霜的思維跳躍了。

    “你幫我把訓練取消吧,我去查查我的賬戶還有多少錢,我要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買套房養胎。”林霜一邊思考一邊說。

    云陵:“……”

    他快懷疑人生了……

    “對了。”林霜看向他,“懷孕這事兒,你別告訴賀一渡,萬一他跟我搶撫養權,就讓他忘記我這個壞女人吧。”

    云陵:“???”

    “我去吃飯了。”林霜把體檢報告折好,裝兜里,往前走。

    她拿出手機給顧芒發了個語音,“顧小妹,有空定個娃娃親啊。”

    云陵石化的看著林霜的背影,精通十六國語言的他第一次覺得自己詞匯量匱乏,不知道說什么。

    林霜發完語音,轉過頭來,“今天太晚了,我明天走,買了房我把地址發你。”

    云陵:“……”

    林霜一邊走,一邊摸著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語,“戒煙,戒酒,不撕逼,不罵人,文明用語,健康生活。”

    云陵:“……”

    事情的發展猶如脫韁的野馬。

    云陵內心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寸草不生……

    轉頭去跟秦放吐槽自己是不是已經老了跟不上時代了

    ……

    林霜吃完晚飯,頭一回睡得特別早,都沒熬夜。

    臨睡之前聯系了幾個房產中介,讓給自己找安胎的房子。

    第二天。

    她起了個大早,收拾好東西就準備奔赴沒有男人只有孩子的美好未來。

    她給云陵發了條消息。

    【再見了兄弟,今天我就要遠航!】

    林霜收起手機,單手插兜,往出走。

    一拉開門,突然看到一個不速之客站在門外。

    林霜:“……”

    下一秒,她毫不猶豫的砰的關上房門。

    林霜手握在門把上,垂眸認真思考了兩秒,“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出現幻覺了。”

    賀一渡怎么可能出現在影盟總部。

    一定是幻覺!

    林霜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重新打開門,看見堵在她門口的男人紋絲未動,眼神更加陰沉了之后。

    “操!”林霜反射條件就要關門。

    賀一渡的腳迅速卡在門縫,

    林霜關不上,咬牙,身體抵著門,“你出去!”

    “我不。”賀一渡沒有推門,只是站在那兒,腳卡著,“你把門打開,我們談談,懷孕了就別做這種劇烈動作了。”

    林霜:“……”

    懷孕?

    連她懷孕都知道了!

    那她的計劃……

    哪個孫子告訴賀一渡的?!

    “我跟你沒啥好談的!”林霜用力想要關上門,咬牙,“賀一渡,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我們做朋友不好嗎!”

    賀一渡:“不好,我年紀不小了,我也想要個孩子。”

    林霜:“你找別人生去。”

    賀一渡:“太麻煩了,這兒就有現成的。”

    “啥玩意兒?還沒出生呢,你要跟我搶孩子?”林霜直接炸毛了。

    “這孩子我也有份。”賀一渡道:“你不想和我結婚,可以,等你生完孩子,我就放你走,保證不糾纏你。”

    “……你他媽是人不?!”林霜從未聽過如此厚顏無恥之話。

    去母留子?

    虧他想得出來!

    “我倒是想當個人,你給我機會了嗎?”賀一渡十分冷靜,這么不要臉的話都溫說的文爾雅。

    林霜:“……”

    賀一渡態度堅決,“孩子的事我不會讓步的,林霜,你跑到哪兒我追到哪兒,不信你可以試試。”

    林霜怒道:“我也不會讓步的!”

    賀一渡笑了笑,“行,那咱們就死磕到底。”

    “你!”林霜瞪著他,用力推門,擠他的腳,“狗逼!”

    賀一渡嘶一聲,由著她出氣。

    僵持了幾秒,賀一渡道:“我還有個解決辦法,要聽嗎?”

    林霜覺得沒有比現在更讓她火大的局面了,思考了幾秒,可以聽一下,語氣不太好的開口:“你說。”

    賀一渡趁她不注意,手從門縫里探進去抓住林霜的胳膊,膝蓋一下子頂開了門。

    林霜臉色微變,回過神,賀一渡已經擠了進來,她人被他扯到懷里。

    砰的一聲。

    門被賀一渡的被抵關上。

    外頭。

    云陵和黑鷹幽靈一幫子人從走廊拐角走出來。

    “沒戲看了。”黑鷹一臉還沒看夠的遺憾。

    幽靈摸摸下巴,“你們說,賀一渡這次能搞定九尾嗎?”

    云陵反正不太看好,但是林霜那腦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樣,他是真不敢亂猜。

    ……

    房間內。

    林霜坐在賀一渡壓在他腿上坐著。

    掙脫不開,她深吸一口氣,冷靜道:“要談我們就坐下好好談,放開我。”

    賀一渡充耳不聞,環著她的腰,“你想要孩子,我也想,我們可以生兩個,一人一個,公平合理。”

    林霜瞇起眼,那張臉就差刻三個大字——

    你有病?

    “你給我生個孩子,財產我分你一半,之后我就放你走。”賀一渡繼續道:“你不放心,我們可以簽協議。”

    林霜:“……”

    現在的情況就是,一個孩子,他們誰都不會讓步。

    兩個孩子一人一個,她還能分一半財產,好像是公平。

    “京城挺適合養胎的,芒姐他們都在,無聊了也有人陪你。”賀一渡握著她的手。

    林霜當然知道找那什么山清水秀的地方肯定無聊,這不是為了躲賀一渡才想出來的下下策嗎。

    “我也方便照顧你。”賀一渡低聲道:“聽說懷孕期間情緒會不好,我任打任罵,任勞任怨,你應該找不到第二個了。”

    林霜:“……”

    賀一渡手指擠進她的手指間,嚴絲合縫,“我就一個請求,辦個婚禮,總不能讓我們的孩子變成私生子吧。”

    林霜沉默下來,似乎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賀一渡望著她安靜的臉,腦子里緊繃了幾個小時的弦稍微松了松。

    他連哄帶騙,“跟我回京城?嗯?”

    林霜看了眼賀一渡,他眉眼深邃,很有誠意,她緩緩點了下頭。

    賀一渡笑起來,吻住她的唇,抵開她的柔軟,一點點攫取著她的氣息。

    ……

    婚禮的日子是安榕挑好的黃道吉日。

    下個月一號。

    那天賀一渡去總統府接林霜,空手而歸的時候,安榕就覺得這婚事八成得黃。

    結果第二天,賀一渡就把林霜帶了回來,公布了林霜有孕的事情。

    完全沒想到會是雙喜臨門。

    賀家上下一派喜慶。

    婚禮場地交給了蘭庭,當初為顧芒和陸承洲策劃婚禮和設計婚服的團隊齊上陣。

    團隊商量了兩天,最終確定了主調為紅色的西式婚禮。

    即便給蘭庭團隊的時間很短,他們也有條不紊的策劃布置著婚禮場地。

    賀家公子賀一渡和D國茜茜長公主世紀婚禮將在京城舉辦的新聞,早已飛遍國際。

    機場航線又是大動蕩!

    京城到處在排查安全隱患。

    ……

    婚禮當日,這場世紀婚禮席卷熱搜,直接給熱搜搞崩了。

    程序員們以極快的速度搶修好,只為不耽誤眾網友見世面。

    婚禮在京郊天價私人豪宅,玫瑰莊園舉辦,依山傍水。

    風和日麗,碧空如洗,從窗口望出去,夏日陽光過濾掉一切雜色,滿院火熱的紅色玫瑰熠熠發光。

    無數頂級豪車從莊園入口開進來,大佬云集,規模極大,現場極盡奢華。

    二樓新娘的房間,張燈結彩,熱鬧非凡。

    影盟元老全部到齊,還有林登帶著琳西卡夫人和家族幾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作為林霜的娘家人。

    幽靈如愿當上伴娘,十分興奮。

    白非池,白嫣,唐意,還有顧肆和顧晦幾個孩子都待在新娘的房間里。

    林霜坐在化妝鏡前,陽光透過落地窗落在她層層疊疊的紅色婚紗上,鋪地的夸張裙擺鑲嵌著無數鉆石,與光共舞,璀璨閃耀。

    據說就這件紅色鉆石婚紗,打破了世界最貴婚紗記錄,價格上億!

    當時幽靈等人看見這件婚紗,腿都軟了,光婚紗上的鉆石就鑲嵌了足足520克!

    大手筆!

    蕭寒正在給林霜化妝,“是我家小芒果的新作品嗎?這套紅色婚紗太漂亮了!”

    婚禮紅色主調。

    連新郎和伴郎的西裝都是紅色的。

    可謂是別出心裁!

    尤其是林霜身上的這件婚紗,抹胸式的造型,裁剪精妙,勾勒出絕美身材,凹凸有致,就是為她量身打造。

    蕭寒見識了一場極盡尊貴傳統的中式婚禮,又見識了一場浪漫熱烈的西式婚禮。

    林霜望著鏡子里的自己,長發盤起,婚紗火熱的紅色襯得皮膚雪白,容顏艷麗絕色,卻又不失端莊優雅。

    這就是這個婚紗設計的巧妙之處。

    “就婚紗漂亮?”林霜挑眉,“明明人更漂亮,是不是啊媽?”

    她轉頭看向琳西卡夫人。

    后者目光怔怔的注視著林霜。

    這么多年,琳西卡夫人都沒有正眼看過林霜,眼下母親能有些反應,她非常知足。

    宋涵舉著相機,拉鏡頭給琳西卡夫人和林霜拍照。

    “扣扣——”

    門忽然被叩響。

    顧芒和陸承洲走了進來,眾人目光轉過去,落在兩人臉上,視野內所有色彩似乎都成了陪襯。

    這才是真正的讓萬物失色的容顏。

    顧芒酒紅色襯衫,黑色褲子,六個多月了,總算能看出那么點兒懷孕的跡象。

    陸承洲穿的蘭庭送來的紅色西裝。

    伴郎團的衣服,被男人穿出了高級感。

    “姐!”顧肆穿過人群,滑到顧芒跟前。

    顧晦也走過來,猶豫了下,小聲道:“姐。”

    顧芒按了按顧晦的腦袋,又按了按顧肆的腦袋。

    然后目光一轉看向林霜,唇角有些邪氣的勾了起來,“雙喜臨門,挺不錯的。”

    林霜抱著胳膊,“五十步就別笑百步了。”

    “你倆真不愧是CP代號。”幽靈想起當初起代號的風波。

    顧肆一直都好奇為啥他姐和林霜代號能連起來,九尾白狐,好奇的問:“幽靈姐姐,這還有啥故事嗎?”

    云陵冷笑一聲,“林霜進影盟就是沖著白狐來的,她以為白狐是男的,暗戀白狐,非要跟人起CP名,還天天嚷著面基,最后發現自己暗戀的CP是個女高中生,還比她牛逼,直接當場懷疑人生。”

    林霜:“……”

    秦放一進來就聽到這句話,插了句,“那有錢小姐發現自己喜歡小嫂子就沒把小嫂子拉黑?”

    “?”

    林霜微微一笑,鑒于自己的大婚,忍著沒罵人。

    在場的人都知根知底,賀一渡和林霜的戲劇性故事他們非常清楚。

    新娘房里一片歡聲笑語。

    秦放開了句玩笑,就沒敢再作死,低頭看了眼腕表,“時間差不多了,該下去了。”

    婚禮就在一樓舉辦。

    一群人沒再鬧。

    幽靈端過來紅寶石皇冠,讓林登這個表哥給林霜戴。

    林登拿起皇冠,看一眼那邊坐著一動不動的琳西卡夫人,抿了抿唇,打算給林霜戴上。

    就在這時候,琳西卡夫人忽然站起來,“我來戴。”

    她似乎長時間沒有說話,嗓音啞的過分。

    林霜聽到聲音,猛地轉過頭去,怔愣的望著母親,“媽……”

    琳西卡夫人走過來。

    林登把紅寶石皇冠遞給她,“姑姑。”

    琳西卡夫人鄭重的給林霜戴上皇冠,“我的女兒長大了,新婚快樂,媽媽陪你入場。”

    宋涵連忙舉起相機,畫面在鏡頭里定格。

    林霜怎么也沒想到,她結婚當天,母親會恢復意識。

    她眼眶有些紅。

    琳西卡夫人笑笑,“走吧,媽媽想親手把你交給他。”

    林霜忍著眼淚點頭,起身,挽住她的胳膊。

    ……

    一樓婚禮大廳入口。

    林霜挽著琳西卡夫人站在象牙白的雕花雙開門前,身后是過分夸張的巨大婚紗裙擺平整鋪開。

    大門打開,是一條長長的紅毯。

    紅毯兩側用鮮艷的紅玫瑰點綴,穹頂垂下來堆組成紅燈籠形狀的水晶燈管。

    林霜在紅毯盡頭看見了一身紅色西裝的賀一渡,頎長挺拔,那么艷麗的顏色,偏偏被他穿出屬于自己的溫文爾雅。

    國際作曲協會西洋樂的成員現場演奏D國的一首婚禮曲子。

    琳西卡夫人牽著林霜,一步一步走進大廳。

    里面的賓客紛紛轉頭望過來。

    頭頂洋洋灑灑飄下來粉色玫瑰花瓣,夢幻的如同童話。

    賀一渡一雙茶色的瞳仁直直的凝望著朝他走過來,距離越來越近的林霜。

    她今天很漂亮,美的攝人心魄。

    婚禮前,他很怕林霜又跑了。

    此時此刻,她這么真實的出現在他面前,朝他走過來,賀一渡心臟不受控制的加快跳動,手指都捏緊。

    到紅毯盡頭,琳西卡夫人把林霜的手交到賀一渡手上。

    林霜感覺到男人的手滾燙而炙熱,灼燒著她的指尖,皮膚,緊緊的握著她,她甚至能感覺到他掌心的潮濕。

    婚禮現場,賀一渡比她還要緊張。

    琳西卡夫人看著賀一渡,“我把她交給你了,一定不要讓我失望,要好好愛護她,不要欺騙她。”

    一字一句,鄭重其事。

    幾乎是沒有防備的,林霜的眼淚從眼眶里滾落。

    這婚禮其實她不怎么在意,賀一渡想辦婚禮,她無所謂。

    可現在,她聽著親人的的囑托,婚禮仿佛被賦予了意義,她以前從來不會思考的意義。

    “別哭。”賀一渡拇指揩去林霜眼淚,握著她的手,和她一起朝琳西卡夫人跪下磕了個頭。

    琳西卡夫人連忙彎腰就要把兩人扶起來。

    賀一渡直起身子,鄭重承諾,“媽,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愛護茜茜,不會讓您失望的。”

    “好。”琳西卡夫人笑了笑,扶他們起來,然后退場坐到賓客席,觀看婚禮。

    云陵主持宣誓儀式。

    他看著林霜:“林霜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給和賀一渡先生,無論任何理由,都愛她,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

    林霜聆聽著云陵口中的每一個字,等他說完,她抬了眸,視線望進賀一渡眼里。

    深邃又虔誠,目之所及只有她。

    林霜在賀一渡的注視下,勾唇笑起來,認真道:“我愿意。”

    云陵轉向賀一渡:“賀一渡先生,你是否愿意迎娶林霜小姐,無論任何理由,都愛她,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

    賀一渡心臟劇烈跳動,嗓音磁性有力,“我愿意。”

    我的公主,我會給你一個從未有過信仰之人的忠誠。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