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57章 了結
    “不然你要怎樣?”宋青小抱著蘇五,饒有興致的問了年輕人一句。

    一聲清脆的聲響中,年輕人手握劍鞘,將長劍撥出些許,亮出一截劍身。

    他太年輕。

    那蘊養的劍意根本沒有辦法與太康武以滿腔復雜情感而養出的劍氣相比,在宋青小的面前弱得不可思議。

    甚至那剛生靈性的長劍在宋青小威壓之下,撞擊著劍鞘,發出細微的響聲。

    年輕人的臉色煞白,細看之下身體還在抖個不停。

    可面對宋青小的責問,他卻鼓足了勇氣:

    “我不是前輩的對手,但如果前輩執意要帶走家叔,我必會以命阻止。”

    他很害怕,可他的眼神堅定,顯示他出內心。

    “他對你們很重要嗎?”她問了一聲。

    “是!”年輕人大聲的應道。

    “既然如此重要,當日為何不將他帶回去呢?”

    宋青小的話音一落,年輕的人臉上露出幾分尷尬,但很快又變得鎮定:

    “族中一直想要帶走七叔,只是苦於實力不足,所以一直無法完成此事。”

    他說道:

    “但我們並沒有放棄過……”

    宋青小的目光下,太康氏年輕的後輩聲音逐漸小了下去。

    不知為何,他的心中除了有與大道境強者相對峙的恐懼外,最多的卻是羞愧。

    他不敢去看被宋青小抱在懷中的蘇五的臉,那些原本應該理直氣壯說出口的理由,最終變成了無言的自責,幾欲將他摧毀。

    當年的太康氏顧慮重重,無法從武道研究院的手中帶走蘇五的身體。

    如今的他更不是宋青小的對手,同樣沒有辦法能從她手裏搶回蘇五的屍身。

    他的臉色煞白,她還什麼都沒做,僅是那份沈默,就足以將他的勇氣‘殺死’。

    年輕人的識海中,想起先前武道研究院玄晶大門破開的那一瞬,她轉過頭來時,身影如巍峨的高山,一步邁來化為巨大彌勒的那一刻。

    殺氣蓋壓而下,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足以將他輾得粉碎。

    無形的恐懼在他心中剛生出意念,他還未顯露出來,就聽到宋青小淡淡的說了一聲:

    “你們的意誌還不夠堅定。”

    她滿身的氣勢散去,那映照進年輕人心中的恐怖身影隨著她話音一落,寸寸散去。

    “所以他已經等不及了,才會讓我先帶他離去。”

    說話的同時,宋青小低頭去看蘇五的臉:

    “但你有一句話說的很對。”

    他是太康氏的人,哪怕叛出家族,自號蘇五,卻沒有遺忘自己的出身。

    她的表情變得柔和,輕聲的說了一句:

    “他曾經最大的心願,應該是要再回太康氏,見一見曾經的親人。”

    她想到了靈都城一戰,蘇五與她說起的小妹,那時他恐怕已經抱了必死的心,想起了許多曾經的過往。

    可惜一場被規則所打破的感情,摧毀了他本該光芒萬丈的人生。

    “他應該想要落葉歸根。”

    宋青小看了一眼年輕人,淡淡的道:

    “帶路吧,我送他回去。”

    籠罩在年輕人心中的危機過去,他臉色慘白,余悸之下身體抖個不停,聽到宋青小的話,下意識的應了一句。

    “進擊的銳意不可放棄,你剛剛做的很好。”

    她誇獎了一句。

    年輕人怔了一怔,緊接著身體不可遏制的抖個不停。

    心中的仿徨,那一瞬間因為恐懼、羞愧而心生的退縮被她一句話統統擊碎,化為被一個大道境強者肯定後的巨大激動與興奮,與殘留的懼意相結合,幾乎淹沒了年輕人的理智。

    “是!”他的臉頰通紅,像是強行控制著自己的心情,大聲的回答了一句:

    “晚輩絕不會忘記您的教誨,將來若再有相同的事,必定也會拼命去做,絕不猶豫!”

    他說完這話,不敢去看宋青小的臉,轉頭大步邁了出去。

    蘇五回太康氏一事,隨著武道研究院的玄晶大門被宋青小擊碎而星域皆知。

    玄都世家放出的影像之中,完整而清晰的還原了整個事件的經過。

    神機一族的再現,兩條不同時空出現的黑龍相重合。

    玄晶大門碎裂前那可怕的陣仗,統統令天下震驚。

    傳聞之中,在靈都城一役裏出現的銀色狼王大展神威;

    擊敗了善因大師的小和尚手持地獄之廟,將昔日不可一世的神武士高高吊起……

    雙龍威力不凡,所到之處無人敢阻,令議會長老狼狽避逸。

    武道研究院被狠狠搗碎,那個神色平淡的女子徑直入內,抱出了蘇五的屍身……

    這片星域之中再度出現大道境強者的消息,瞬間傳揚開來,令眾人沸騰。

    外面已經翻天覆地,但宋青小卻無暇在意這些事。

    她已經帶著蘇五回到了太康氏。

    整個太康世族被轟動,所有的人都提前得到了通知,迎出數十裏,接待著蘇五的回歸。

    曾經見過一面的四溪先生、太康武等站在眾人的最前列,幾個站在中心處的穿著武士袍的中年男人一臉激動,看著遠處逐漸出現的宋青小的身影,眼中含淚。

    眼前的這一幕,他們已經盼了很多年,可惜因為種種顧慮,卻最終沒能得以完成。

    而如今,這份沒有完成的承諾,卻借一個外人之手,終於得以夢想成真。

    宋青小出現的剎那,一個坐立不安的男人眼中一亮,按捺不住內心的欣喜,試圖往她的方向奔去。

    沒有人嘲笑他此時的焦急,因為所有人都在這一刻再難維持住以往世族長輩的風範,迅速前迎。

    “阿幼——”

    雙方很快匯合,所有人來不及說話,就看到了被宋青小抱在懷中的身影。

    一個身穿青色武士袍的中年男人情不自禁的呼喚出聲,喊話的同時眼眶濕潤。

    從聽到消息的時候,太康氏的人就一直在準備著蘇五的回歸。

    明明宋青小沒來的時候,大家都格外的期盼,恨不能立即就看到蘇五的身體。

    可是當她真正抱著蘇五回來,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以中年男人為首的太康氏的人卻生出一種近鄉情怯之感。

    青色武士袍的中年男人手剛剛探了出去,又以極快的速度收回。

    他甚至不敢去看宋青小抱在懷中的身影,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太康氏其他的人圍在他的身側,無聲的給予他安慰。

    良久之後,他睜開了眼,眼中的神情已經變得平靜。

    宋青小站到了他的面前,好似已經猜到了他的身份。

    “我把他帶回來了。”

    她未能在他活著時與他相識,沒有在他魂靈尚在時取回他的身體——但她此時可以帶回蘇五,將他交到了東行先生的手裏面。

    時光逆流的時候,她看到過面前的男人,他是蘇五的父親,也是太康氏背後的掌權人。

    此時的東行先生幾乎維持不住表面的平靜,伸出了手去接自己的兒子。

    他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這些年為了家族極力隱忍。

    蘇五曾是他的驕傲,他看著兒子長大成人,以為蘇五會有錦繡前程,卻沒料到最終會是這樣一個結局。

    長離氏被他滅族,他闖下彌天大禍,誤殺長輩等消息傳回族內,給了他畢生難忘的沈重打擊。

    從此他心境破滅,最終僅勉強維持在虛空之境,再難突破入聖。

    兒子的身體被強留在武道研究院,東行先生不是沒有想過要將他要回。

    每當這個念頭剛一生起,就硬生生的被他按捺下去。

    他不是一個人。

    從他出生之時,接下這份責任之後,就意味著他的一言一行早就已經註定打上太康氏的烙印。

    所以他一直在隱忍,想要等待一個適合的機會。

    直到這會兒宋青小的話,一下將他內心的堅守擊潰。

    他接過了蘇五,這小小的舉動卻令他手抖得極狠。

    印象之中,除了蘇五剛出生那會兒,這是他第一次如此親近兒子。

    可惜他在世之時,有些情感被責任、義務強行壓抑著;

    如今再見,他想要無所顧忌之時,兒子卻早就已經身死。

    他的身體比東行先生想像中的還要輕。

    東行先生小心翼翼的接過,萬分珍重的抱進懷裏,眼角無聲的湧出兩滴眼淚。

    “我的三叔很感謝你,但他心中可能有太多的話想和阿幼說,來不及向你道謝,希望你不要介意。”

    太康武也感慨萬分,可此時他要將空間留給東行先生父子,因此便靠向了宋青小身側,小聲的給她解釋。

    她搖了搖頭,表示並不介意。

    帶回蘇五只是為了完成他的心願,使他不再受武道研究院擺布而已,並不是為了要太康氏的感激。

    太康武與她有過一面之緣,也了解她的性格,說完這話之後便不再多提。

    他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表情十分復雜的樣子。

    她已經名滿星域。

    玄都世家將她擊破玄晶大門的影像放出,大道境再現的消息如同旋風一般傳遍整個世界。

    “我沒有想到,你進階會如此之快……”

    他曾親眼看到宋青小突破虛空境,參與了靈都城一役,見識過她在妙筆先生手下苦苦支撐的情景。

    當日蘇五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將她與太康氏拉綁到一起時,太康武還以為蘇五此舉是想要借太康氏的存在,保她一命。

    卻沒料到,不到一年的光景,她卻已經突破了大道的桎梏,進入傳言之中‘神’的領域。

    直到這會兒,他才反應過來,蘇五的舉動並不是想借太康氏庇護她,反倒可能是太康氏拉過來一個真正可以庇佑他們的‘神’。

    “中間發生了一些事,我尋找到了我的‘道’,得到了一份傳承。”

    宋青小說完這話,太康武就楞了楞:

    “尋‘道’?”

    “嗯。”

    她也沒有瞞他,點頭說道:

    “我見到了東秦務觀。”

    這話一說出口,太康武就大驚失色:

    “東秦務觀?他還活著?”

    傳言之中六千年前存在的絕頂天才,那位東秦氏一直契而不舍在尋找的老祖宗,其實眾人都認為他早就已經身死,以為東秦氏的舉動只是徒勞無功,卻沒料到他竟然還真的活著。

    “是!”

    宋青小應了一句:

    “不過他現在已經離開了這裏,前往其他星域。”

    “什麼?”

    這些話對於太康武的沖擊太大,他甚至有那麼一瞬間遺忘了蘇五的回歸,吃驚的道:

    “真的,真的有其他星域的存在嗎?”

    “當然是有的。”升入大道境後,宋青小也隱約感應到了其他星域的召喚,可以探索到其他強者的存在。

    但神獄的責任系於她的身上,將她牢牢束縛在此。

    這些千絲萬縷的世界,便如牽系在她身上無形的‘繩’,如同當年被封印在天道寺中的巨大提線魔魂,將她困在了這裏,斬斷了她與其他星域之間的聯系。

    “到達大道境後,便可以窺探到離開此地的‘門’。”

    當初的蘇五走投無路之下一直在尋找這個傳言之中的‘門’,試圖逃避,卻沒想到他心境早就損傷,難以入聖不說,自然也再摸不著這離開的路徑。

    他可能做夢也沒想到,很多年後,他一直遍尋不著的‘門’,會被宋青小找到,卻因為責任而無法離去。

    想走的走不了,可以走的,卻必須留在這裏,等待著新的接班人。

    太康武怔了一怔,眼中露出憧憬、向往之色,仿佛神思已經遠離。

    入聖已經十分艱難,更別提大道之境,此生可能離開這片星域,見識更廣闊的天地只是一種奇妙的想像而已。

    但他卻有些慶幸,至少他可以聽聞到這樣的消息,而不是一輩子被蒙在鼓裏。

    他陷入了自己的意識之中,久久沒有再說話。

    宋青小也不再理他,而是轉頭望著遠處圍著東行先生的人。

    “我七哥舍命要救的,是你嗎?”

    一個看上去年約二十來歲的少女歪著頭,有些好奇的盯著宋青小看。

    她的眉眼與東行先生有些相似,與蘇五遺傳自其母精致的五官不一樣,但她神態之間自帶著幾分颯爽英姿,笑起來時令人好感頓生。

    “是。”宋青小的心裏,就想起了蘇五臨死之前說過的話。

    他決意赴死前,遺憾未能親眼見到的那個妹妹。

    “我七哥以前最疼我了,他如果想要保護的人,一定是最好的,我將來也會好好保護你的!”

    她突然沖著宋青小一笑,似是發誓一般的大聲說道。

    宋青小怔了一怔,接著回過神來,笑著回了她一句:

    “好。”

    “我七哥是個什麼樣的人?”

    少女得到了宋青小的回應,不由份外開心。

    她被太康氏的人護得很好,年歲雖長,卻並沒有什麼心機。

    蘇五叛出太康氏時,她還很小,一些記憶早就已經模糊。

    後來從家族的長輩口中聽到了許多關於他的事,對他的印象來自於外界的傳言,屠滅了長離氏、攪動天外天、令武道研究院如臨大敵,以及加諸於他身上的許多贊揚以及惡名。

    “他是一個……”

    宋青小與她聊了起來,講到了她所認識的蘇五,仿佛打開了少女心中關於兄長的另一面神秘的大門,令她不時發出驚呼聲。

    一面悲痛難當,而另一個少女卻因為宋青小的話而了解更多的兄長而感到欣喜。

    宋青小在太康氏住了兩天,見了蘇五的親人,遊歷他曾居住過的地方,碰過他年少時期曾擁有過的舊物,聽太康氏的人講他當年的一些事。

    她指點了一番少女的修為,並留下了自己的一滴血液,送給她當作禮物,算是替當年的蘇五彌補曾經的缺失。

    ……

    太康氏的人最近忙於迎接蘇五的回歸,並要將他重新安葬入太康氏的園林之中。

    等到大家反應過來宋青小不見時,她已經離去。

    家族大廳之內,東行先生看著捧了一個玉盒的女兒,神色十分凝重的樣子。

    “青小給了我這個,說是將來我應該會用得上的。”

    少女將玉盒交給了父親。

    東行先生接過玉盒,還未打開,就已經感應到裏面那一滴血液的能力。

    那不只是大道境的強者氣息,還有女媧之體的力量隨著她修為的提升而被發揮到極致。

    哪怕有封印的存在,也足以令東行先生感應到那股可怕的氣息。

    他幾乎有些捧不穩,心中既感到巨大的驚喜,又感到有幾分遺憾以及隨後生出的慚愧之心。

    作為太康氏的掌權者,他深知這一滴血液的力量意味著什麼。

    他欣喜於女兒有如此大的機遇,卻又遺憾於宋青小這樣的決定。

    她以血送自己的女兒,又悄然離去,恐怕將來是不願意與世族之間產生緊密的聯系。

    這一滴血液的珍貴程度不言而喻,哪怕對於東行先生來說,也算是極有吸引力。

    他深呼了一口氣,強忍住內心的貪戀,將它交還給自己的女兒,並囑咐道:

    “既然青小送你,你好好收藏,將來突破入聖之時,若有這一滴血之助,必定事辦功備!”

    這是可以突破入聖品階的至寶!

    所有太康氏聽聞此話的人,不由眼睛一亮,都面現激動之色。

    少女聽了這話,先是吃了一驚,接著像是被這巨大的餡餅所砸中,有些不知所措的將東西接了回來,暈乎乎的應了一句,死死的將這寶盒握在掌心,咬緊了嘴唇,忍住內心的狂喜。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