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復蘇
    那三枚龍鱗被重新推回了云錦寶衣坊的族長面前。

    宋青小的話并不是客套推脫,令得云氏的幾人面面相覷,有些不知所措。

    當日靈都城廢墟中,宋青小曾提及要復活云蘇蘇。

    可是人死不能復生,縱然修為逆天,可終究并非萬能的造物主,又如何能令死去的人復活?

    那時云氏的人只當她隨口一說,受到當時氣氛影響,云家的人也一時意動,將邀請的話說出口。

    只是事后她們并沒有當真,收到宋青小要來的消息時,思索再三,也只當她可能是要取回當日購衣的三枚龍鱗罷了。

    畢竟當日那樁交易,云家是占了很大便宜的。

    但幾人沒有想到,宋青小竟然真的是為了復活云蘇蘇而來的。

    云氏的家主聽聞這話,不由心中一動,壓下眼中的激動之色,小心翼翼的問道:

    “您的意思,是已經找到了可以令我姑母復生的方法了嗎?”

    莫非大道境的神通,可以令死去多年的人復活?

    宋青小并沒有肯定的回答,卻道:

    “只是試一試罷了。”

    但就算這樣,云家的人表情也立即變了。

    那云氏家主的神色變得殷切了許多,眼中浮出淚光:

    “那可太好了!”

    她很快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掏出一張精致的絲帕,擦了擦眼睛,平復了一番內心的激動,才輕言細語的道:

    “不瞞您說,當年姑母身死的消息傳回云家,族中長輩曾經格外的心痛。”

    云氏其余諸人站在一旁,也臉現期盼、激動之色。

    族長接著又道:

    “本來家丑不該外揚,可您有此心意,無論成與不成,都是云家的恩人,這事兒我也不瞞您了。”

    她眼圈微紅:

    “當年姑母與太康氏的前輩本是青梅竹馬,應該是天作之合。”

    可惜云氏祖訓,嫡系血脈的女兒不能外嫁,生育的孩子也必須繼承云氏之名。

    而那會兒的蘇五出身九大世族的太康氏,自小受世族供養而生,他天姿出眾,其父是太康氏掌權的東行先生,身份顯赫。

    太康氏的人對他充滿了希望,壓根兒不會允許他以這樣入贅的方式與云蘇蘇結合。

    年少的時候情深意濃,可以不顧一切,可到了成年之后,現實的規則便使兩人分離了。

    那時雙方世族都不愿意退讓,使得兩人被迫分開。

    此后長離氏不知為何同意妥協,雙方長輩經過協商,使云蘇蘇嫁進了長離世族。

    一對有情人被迫分開,之后云蘇蘇身懷有孕,孩子卻離奇死亡。

    她很快香消玉殞,蘇五也因此心生魔障,最終屠滅長離氏,鑄成大錯。

    云蘇蘇死后,她的母親痛失愛女,才開始悔恨當日的舉動。

    “我的祖母在世之時,對此格外悔恨,認為這種陳規舊俗不應該一成不變。”

    云家的族長說到這里,眼中又浮現出淚珠:

    “若非當年她一意孤行,執意以云家的規矩為重,也不會使姑母之后過得并不快樂,最終早亡了。”

    悲劇已經造成,反悔也是無用。

    云蘇蘇死后,云家的人態度強硬,將她的尸身要回了云家,安放在云氏禁地之中。

    自那以后,云家延續數百年的規則才終于有了改動。

    云氏的女兒若是與人情投意合,那么所生的子女不必全部隨母姓,可斟酌情況,僅以女兒隨母姓,歸云家所有。

    這項規則一出,使得云家其他人擇偶的范圍大了許多。

    “可惜我姑母的命卻再救不回來了。”

    族長嘆息著:

    “我祖母在生時,再三后悔,若當年稍微放寬條件,能以姑母的感受為先,便不會有這樣的悲劇發生了。”

    痛失愛女后,云氏當時的家主滋生心魔,在云蘇蘇死后沒幾年也跟著去了。

    大家回想當年的情況,都眼眶通紅,那年紀最小的少女甚至難以自控,發出輕輕的抽泣之聲。

    “要是祖母還在世,知道姑母還有復生的希望,不知會有多歡喜……”

    她說到這里,頓了片刻,接著長長的嘆了口氣,表情有些失落。

    這樣的場景宋青小已經在時光的逆流之中看到過,可親耳聽到云家的人說出此事時,感受又有不同。

    她去過太康氏,親手將蘇五送還東行先生之手,看到了東行先生眼里的悔恨、痛苦,也從云家的人身上感受到了失落。

    蘇五與云蘇蘇之間的錯過,縱然有武道研究院插手的痕跡,想要將一個太康氏的天才扼殺于搖籃之中——

    可追根究底,還是因為雙方意氣之爭,將各自對于家族陳規的堅守、維護凌駕于兒女的幸福之上,才使得一對有情人抱憾終生罷了。

    但好在云家的人悔悟還不算晚,以云蘇蘇的事為例,及時調整規則,最終亡羊補牢,也算減輕了一些云氏女子身上所拴的枷鎖。

    說完了過往的事,云氏的族長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般,面現難色:

    “不過姑母如今雖說留在云家,可當年長離引章強闖禁地,在她身上下了一種獨門的魂契禁制。”

    這種以血魂所下的禁制極難破除,非得要身懷長離氏的血脈,才可以破開棺槨的封印,碰觸到云蘇蘇。

    多年前因為云蘇蘇之死,云家對長離氏恨之入骨,自然是不肯向他們低頭。

    而等到她們不再賭氣之時,長離家又被屠族。

    “這些年來,我們也想了不少方法,卻都沒有辦法將這禁制破除。”

    云氏的族長嘆息了一聲,說到這里,有些忐忑。

    宋青小倒是并不生氣,聽聞這話只道到了之后看看再說。

    她沒有將那三枚龍鱗收回,云氏的族長暗暗嘆息了一聲,將其重新收回乾坤囊中。

    人情已經欠下,這三枚龍鱗之事,只好將來再去想辦法歸還了。

    幾人在談話之時,云氏的族長就已經私下吩咐人準備妥當了,如今得到宋青小示意,眾人便立即動身前往安置云蘇蘇之處。

    ……

    半個月的時間過去。

    親眼目睹了一切的云氏諸人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種種,心中仍生出不可思議的感覺。

    當日云氏族長親自帶領著宋青小來到停放云蘇蘇棺槨的墓葬之中,禁制已經被打開,眾人徐步進入。

    云蘇蘇的母親當年因為愧對女兒的緣故,特意為她挑選了這一處寶地,再布以聚靈之陣,以保女兒尸身不腐。

    墓門被打開,露出里面紅色的棺槨。

    云家的人將外層的棺蓋打開,露出內里盛放的棺材。

    里面的棺材并沒有加蓋,卻有一層無形的禁制將云蘇蘇護在其中。

    死亡多年的云蘇蘇在靈力以及那道古怪的禁制力量滋養之下,身體并沒有化為枯骨。

    不過與當年的她相比,棺內的人哪怕蒙了一層淡淡的面紗,依舊可以看出雙頰的血肉已經枯萎了,呈現出一種死人才有的灰暗色澤。

    她的手足俱都干縮,雖說因為當年云家、長離引章的強求,將她的身體守護得很好,但無疑她已經死了數十年之久了。

    這樣的人真的可以復生嗎?

    原本因為宋青小的修為境界而滿懷希望而來的云家人,在看到云蘇蘇的剎那,都不由有些失落。

    美人如花,卻已經凋零,再不見生時的鮮活。

    死而復生,只不過是水中花,鏡中月罷了。

    而正當眾人失望無比的時候,就見站在棺旁的宋青小在靜默片刻之后,摸出了一朵青色的蓮荷。

    那蓮花盛放,每葉花瓣呈半透明的色澤,其間脈絡清晰可見。

    花蕊之中含著一點紫光,眾人定睛望去,卻見那紫光閃爍,似是一團焰火。

    只見那紫焰色澤艷麗,與青色的蓮瓣相映,既是渾然天成,又給人一種極為古怪的感覺。

    生機、殺意都蘊含其中,既吸引著人本能的靠近,又仿佛畏懼這焰火的可怖,下意識的想要避躲。

    那個神色淡淡的少女將這古怪至極的青燈一拿出來,火焰頓時將整個地下墓葬都映照成了神秘的紫色。

    她想要將燈放入棺內,但內棺之上似是有一層無形的束縛,將她牢牢攔住。

    那是屬于長離引章的執念,死后護持著他的妻子,不受人干擾的。

    宋青小并沒有將這執念強行抹去,而是一手持燈,一手將當日從四號手中索要來的青羽取了出來。

    “我是來完成承諾的。”

    她輕聲的說道,聲音在墓穴之內回響。

    ‘唉——’

    墓葬之內似是傳來幽幽的嘆息,那股亡靈的執念在見到青色羽毛的剎那,終于得到滿足。

    云家的人瞪大了眼,屏息凝神望著這一幕。

    長離家畢竟是傳承多年的世族,雖說后世血脈出了問題,一代不如一代,但一些修行的秘法卻是格外詭異且神秘的。

    她們此前也來過此地許多回,但每次都無法突破這一層禁制的封鎖,碰觸到云蘇蘇,令她真正入土。

    此時見嘆息聲起,殘魂離去。

    那層擋在云蘇蘇遺體面前的禁制,隨著長離氏的青羽一現,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見那青羽在完成了任務之后,卻像是生出了某種靈識,輕飄飄的從宋青小的掌心之中飛出。

    云氏的族長回憶起當時的一幕,眼中仍露出驚嘆之色。

    那青羽如飛蛾撲火,涌往宋青小另一只手捧著的那青色蓮荷燈中。

    火焰迅速將青羽吞沒,焰光之中青色的尾羽翻滾著,羽毛化為飛灰,被染上了焰光的色澤,卻并沒有散逸于半空。

    而尾羽的根部之中,則被鍛燒出一滴殷紅的血珠。

    半晌之后,那些染上了焰息的飛灰匯聚,化為一個神態迷茫的魂影,出現在半空之中。

    “姑母!”云氏的族長當時發出了一聲驚呼。

    呼聲將那魂影驚醒,半空之中那形態虛弱的美人兒低垂下頭,正想看向聲音來源處時,紫焰大作。

    青燈之內的生靈之力引領著那魂體飛往棺槨之中,與那棺內的尸身相重合。

    任誰都沒有想到,當年云蘇蘇的魂魄,竟被隱藏在了這一尾羽毛之中。

    魂靈一入尸身,那原本枯萎的尸身竟像是迅速恢復了幾分鮮活的色澤。

    如同時光逆流之下,枯敗的鮮花重新復活,染上些許顏色。

    那一滴血液之內似是有一個身體蜷縮的嬰童之魂一轉而過,接著血珠也飛快的落入棺中,飛入那隔著面紗的睡美人之口。

    “這是……”云蘇蘇當年所生的孩子的一滴血液,融合了長離氏的血脈與她的血,正好可以為她復活引路。

    興許當年的長離引章在知道家族長輩的打算之后,便對受算計而嫁入長離氏的云蘇蘇格外愧疚。

    那時她所生的孩子只是長離氏宗族長輩所期盼的一個新的載體,才剛出生,便意味著已經隕落。

    了解妻子性格的長離引章在孩子出生的剎那,便截留了他一絲血液,為今日云蘇蘇的復活準備著。

    血液一隱沒,女子干癟的臉頰一下染上了少許淡淡的血光。

    青燈映照之下,已經死去多年的生命正在逐漸復蘇。

    一千多年前,混沌青燈內的紫焰吸收了神機一族的地心之火而進階;

    而在一千多年后,進階的紫焰又將整個梵音氏多年蓄積的凈世蓮池一掃而空,不止修復了當初在沈莊之中所受到的創傷,且連晉數階,恢復到了當年巔峰之態的時候。

    青燈安置在云蘇蘇的頭頂,會替她養魂引路,令她的魂體與已經死亡多年的肉身相契合。

    這需要一個過程。

    當年的楚女在其父的安排下,受青燈滋養兩百年,最終魂體重聚而奪舍。

    如今的混沌青燈已經達到了巔峰之時的力量,宋青小的修為境界又遠勝當天的楚有生許多。

    她親自鎮守這里,看著棺內的女子在青燈力量的滋養下,魂體逐漸活躍,與肉身相契合。

    半個月之后,云蘇蘇的干癟的身形開始豐潤。

    她僵硬而冰冷的身體開始柔軟,逐漸有了溫度。

    一個月后,她面頰充盈,淡淡的血色取代了原本的灰暗,那股死氣被生機逼退了。

    靠近她的身體,甚至可以聽到若隱似無的血脈跳動時發出的聲響。

    她胸腔內的五臟六腑開始重組,枯腐的血肉重新搭建,塌陷的胸腔一點一點的撐起,使她的身軀不再像一具骷髏。

    隨著時間的流逝,奇跡在一點一點的出現。

    云家的人親眼看到云蘇蘇真的在復活。

    她的嘴唇開始豐盈,枯干的發絲被染上飽滿的顏色,指甲重新出現光澤,一切那么不可思議,但又真實的在云家人面前發生了。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這就是大道境的實力嗎?

    眼前發生的一切,已經不能稱之為人的力量,而應該達到神的領域了。

    ……

    三個月后,宋青小離開了云氏一族。

    云蘇蘇的魂息與肉身已經契合,蘇醒只是時間的早晚罷了。

    她不顧云氏的挽留,執意在云蘇蘇醒來之前離開此處。

    看著云蘇蘇復活是蘇五未說出口的愿望,她替他辦到了,可惜那個曾為此奔走多年,死后都念念不忘的男人,卻無法親眼看到她的復蘇。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