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青梅竹馬(中)
    裴奕被帶回裴家,他惹了禍,面對父親陰沉沉的臉色,還氣鼓鼓的樣子。

    馮南也跟著被帶了回裴家,她不來,這小子抱著桌子不肯撒手,最后裴晉淮拿他沒辦法,叫上馮南一起,他才放手跟著長輩回來。

    “你錯了沒有?”

    裴晉淮既氣兒子調皮搗蛋、惹事生非,可他卻又只有這么一個寶貝疙瘩,見兒子一頭原本順滑的頭發被揉得亂糟糟的樣子,身上還被別人踹了幾個印子,臉也烏青,又有點兒心疼。

    “沒錯!”他大聲喊完,又覺得有點兒委屈,去抱馮南:

    “馮南是我的,他是臭流氓,跟馮南坐一排!”

    裴晉淮險些被他一句‘臭流氓’逗笑,仰頭深呼了一口氣,“你隨意打人,你不是流氓?”

    他回來的時候,還死死拉著馮南的手,深怕人跑了的樣子,到底誰更‘流氓’一些?

    “我也被打了。”這個先前還不肯認錯的小孩兒,一把抱住馮南,頭埋在她小小的懷里,哼哼唧唧喊疼:“哎呀,我的臉也疼。”

    馮南輕輕的替他吹傷患處,還替他求情:

    “裴叔不要罵阿奕,他也不是有意的。”

    兩個孩子兩小無猜的情景看得裴老太太一臉笑意,裴晉淮倒覺得兒子這樣不對,他瞪了兒子一眼,跟他講道理:

    “不管怎么樣,你打人就不對!”他下手又沒個輕重,年紀不大,力氣倒是不小,對方家長倒是不敢跟他爭長短,但裴晉淮卻怕兒子這樣無法無天的下去,將來遲早沒法管理。

    裴奕不肯認錯,氣得裴晉淮要拿家法來,裴老爺子被當成救兵請回來,看到孫子被打,勃然大怒,親自要去找跟他打架的孩子,要為孫子‘討回公道’。

    每個混世魔王的背后,都有一個‘渾不講理’的長輩縱著,裴晉淮拿兒子沒辦法,拿老子更沒辦法,只得低聲下氣,將裴奕‘無故’打人的理由一說:

    “爸,不能讓他這個樣子,他非要去上學,也就讓他去了,要進馮南班上,也進了,但不能因為他要坐馮南旁邊,一不順心就打人。”

    此時不如意就動手,長大了還了得?

    裴老爺子不理他,把孫子小小的身體抱起:

    “阿奕今天為什么要跟人打架?”

    “我想坐馮南身邊。”他先前哭過,花著一張小臉,爺爺來了,他找到了靠山,不像先前一樣撒波使渾:“他不讓我。”

    他還覺得不高興,從小到大,家里誰敢不讓著他的?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人家不肯讓出位置,他當然不甘心。

    “但你有沒有想過,你就是打贏了,馮南姐姐可能會不喜歡這樣動手的阿奕?”

    裴老爺子這樣一說,他有些慌,下意識去看馮南,馮南正要說話,裴老太太似是明白丈夫意思,將馮南摟進懷里,不讓她出聲。

    先前還趾高氣揚的裴奕頓時如斗敗的公雞,垂頭喪氣,連那打贏了架后飛揚的眉梢都往下垂,看起來有點兒可憐兮兮。

    裴晉淮心里暗爽,裴老爺子又道:“所以下次要打架,不能當著馮南姐姐的面才行!”

    “爸……”

    裴晉淮喊了一聲,裴老爺子沒理他:

    “我們家的孩子,打架還沒有被人打過臉的,回頭給阿奕找個老師,教他一點兒東西。”

    他伸手去摸孫子的臉,問裴奕:

    “我家阿奕打架之后,有沒有哭?”

    “沒有!”他可得意了,轉頭去看馮南:“馮南可以給我作證!”

    “是沒哭。”裴晉淮看不得兒子鼻青臉腫還小人得志的模樣,潑他冷水:

    “就是回家的時候抱著馮南的腿喊救命了。”

    一個‘男子漢’,怎么可以喊一個小女生救命?裴奕被長輩教訓過,聽從裴老爺子的話,跟著父親找來的人學武術,懊悔自己在馮南面前第一次打架就被人打得鼻青臉腫。

    馮南漸漸習慣了帝都的生活,雖說爺爺依舊是不茍言笑的,但家里沒有了吵鬧不休的父母,她進了新的學校,認識了更多的人。

    裴奕慢慢入侵了她的生活,他吵著要跟馮南一塊兒上學,他還不到五歲,裴大太太心疼兒子年紀小,原本想要讓他晚一兩年才上小學,他卻不肯聽。

    暑假之后開學的前一天,裴老爺子送他來馮家,馮中良一早接到消息,帶著孫女在門口等候。

    車子一停穩,裴奕迫不及待跳下車,看到馮南沒有像以往一樣沖過來了,反倒急切的催促著車里的裴老爺子:

    “爺爺,爺爺快下車。”

    他忙著讓司機打開后備箱,里面擺了好幾個顏色造型不同的行李箱,有拉風的跑車造型、也有小飛俠、超人等造型的,司機要替他拿下行李箱,他跳著腳,奶聲奶氣的喊:

    “我來,我來。”

    他急著想要讓馮南看看他‘練武’的成果,他跟著爸爸請來的教練學拳好幾天了,教練夸他像男子漢一樣兒有勁兒了。

    他一面去吃力的搬行李,一面眼角余光去看馮南,裴老爺子有些無奈的搖頭,歉疚的跟馮中良說打擾他了。

    “這孩子吵著要來你這住,說要跟阿南一起上學。”他把家里的東西都打包了,一副不準備回去的架勢,連床單枕頭都‘吩咐’媽媽替他收拾好了。

    馮中良倒覺得好笑,馮南是受過傷害的孩子,從被綁架之后,她跟人之間就有隔閡,以前在教導下,就已經夠謹言慎行了,如今更是乖巧得過了頭。

    不太愛跟人說話,就怕一不小心‘說得太多’,泄露了自己的生活。

    在家里的時候,可能是自己以前給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她也怕自己‘不乖’,會被爺爺送走,因此祖孫之間日常相處話也不多。

    馮中良自己少有帶孩子的經驗,尤其是這樣乖巧的女孩兒,更不知道怎么去溝通,他是樂于看到馮南身邊有裴奕這樣一個孩子相處的,他看得出來,馮南是不排斥跟裴奕親近的。

    她是一個好孩子,受過傷害,卻仍不吝嗇于付出。

    興許是裴奕比她小了幾歲,在她心里如弟弟似的,讓她很難拒絕這樣一個純真孩子的熱情的。

    她看裴奕一張白嫩的小臉搬東西漲得通紅,上前去幫忙,兩個孩子吃力的抬著一個個行李箱下來,裴奕搬得累了,坐在自己ELYSEES經典跑車造型的行李箱上喘氣。

    他穿著一件定做的小西裝,頭發梳得齊齊整整,那雙眼睛卻滴溜溜的,拍著箱子道:

    “馮南,我把我的玩具都帶來了!”

    他驕傲的跟她分享,里面有玩具槍、有坦克、有變形金剛、還有各式各樣的手辦等,她不愛這些,拿帕子替他擦臉上的汗珠:

    “我還要練琴、看書。”

    她的手好軟,笑起來的樣子最可愛了,那帕子也跟他的不一樣,香香的。

    他一聽她不能陪自己玩游戲,有些失落,又敏感的察覺到自己鐘愛的‘游戲’不是她喜歡的,他有些急,像是想起了什么,偷偷看了遠處在聊天的馮中良和裴老爺子一眼,從小西裝的口袋里掏出一顆糖。

    裴家在某方面對他十分放縱,在某一方面對他又超級嚴格,他在家里的時候,糖是不準吃的,這一顆糖是他從其他小伙伴手里‘奪’來的,藏了兩天了,怕被長輩發現,一直沒敢吃。

    此時大方的拿出來想討小姐姐歡心,還剝開了踮著腳尖要往馮南嘴里喂:

    “馮南,吃,你吃。”

    她是不大愛吃糖的,不過小孩子亮晶晶的雙眼,一臉期待看她的時候,她仍不舍得逆了他的好意,將糖咬進嘴中。

    那糖放了兩天,被他藏在衣兜里,剝開糖紙都有些化了,粘了他一手。

    他舔了舔沾了些糖的指頭,想到這藏了兩天的‘寶貝’被送了出去,雖然是心甘情愿跟馮南分享的,但難免又有些心痛。

    “甜不甜?”

    他越舔指頭,就越羨慕,看她臉頰邊鼓了小小一團,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他說過自己要‘養’她的,這會兒喂她一顆糖,他也生出一種‘養家’的滿足,但小孩子嘴饞是天性,他看馮南吃得香,口水直流。

    “甜。”

    馮南點了點頭,他最終沒忍住,“我也想嘗嘗。”

    這糖是他從程儒寧手里‘搶’來的,說這糖是哈蜜瓜味,可好吃了。

    “啊?”馮南有些為難,“可是,”她結結巴巴,不知所措:“可是我都吃了。”

    “沒關系,我舔一舔。”他抓著馮南的肩膀,嘟著嘴去貼她紅潤的唇角,分享她口中的糖果。

    正與馮中良說話的裴老爺子看到這一幕,臉都黑了!

    誰都沒想到過他會這樣做,連一旁搬著行李的司機都傻眼了。

    馮中良哭笑不得,裴奕生平第一次想要搬進馮家的打算無疾而終。

    他對馮南做出了‘流氓’的舉動,差點兒被一向寵他的裴老爺子打了屁股。

    他不怕被打,一聽不能住馮家,不能跟馮南一起睡了,卻哭得驚天動地的。

    裴大太太抱著他哄,他眼中含著兩泡淚水,抽抽噎噎的說今日的經過。

    “阿奕,這樣是不對的,沒經過女孩子的同意,怎么能親她呢?你這樣,馮南姐姐以后可不理你了。”

    他還太小,又很懵懂,還不懂什么叫‘親她’,他只是想要嘗嘗糖果。

    他又怕馮南真的不理他了,一時間嚇得又抱著媽媽哭,裴大太太跟他說要尊重姐姐,不可以做這樣‘輕浮’的舉動。

    小孩子的世界里,原本以為開心就笑了,難過就哭了,喜歡就親近,第一次明白這樣做是不對的,也讓年幼的裴奕心中第一次生出‘怕馮南不理他’的小男子漢的憂愁。

    事后裴家送了禮物去馮家賠罪,好在馮南并沒有生他的氣,仍是跟他玩的,裴奕松了口氣的同時,又更喜歡馮南了。

    他好喜歡馮南,以后一定要聽媽媽的話,好好保護她,不能再惹她生氣了。

    他跟隨著她的腳步一起長大,進她讀過的學校,哪怕是他讀書時,她小學都快畢業了,他卻每年都堅持要讀馮南所在的年級,坐她的位置,受教于曾教導過她的老師,走她走過的路,讀她讀過的書。

    她上初中時,他在上小學,她上高中時,他已經快上初中了。

    他永遠在她后面,追逐著她的身影,看她從嬌俏的小女生,成長為青澀的少女,他對她的一切情況如數家珍,她喜好的顏色、喜歡的食物、鐘愛的書籍,她每一個細微的小動作他都清楚,她發呆時喜歡擰著瓶蓋,不開心時擰著眉頭,高興時的笑容總是克制,安靜時喜歡躲在角落一杯清茶,抱著一本書,便能過一下午。

    他記得她的身高體重,陪她渡過了第一次生理期時的疼痛,知道她感冒生病時不喜歡吃苦苦的藥。

    馮南高三那一年,他去共濟中學找她,她在哪個班級、坐哪個桌,可能馮中良都未必清楚,他卻是一清二楚的。

    裴奕來的時候,馮南不在教室中,她的同學對于‘他’已經十分熟悉了,都知道他是馮南的‘弟弟’,學校似是知道他是誰,對他格外熱情。

    他進了馮南的教室,坐在馮南的桌子上,有人想跟他打招呼,他也不太理睬,他摸摸桌子,猜測馮南去哪了。

    她最喜歡學校背后一間圖書館,她快要高考了,時常去那里看書,有時一坐就是大半天的時間。

    他起身準備去找馮南,撞到了桌子,桌子的抽屜里掉出一封信,上面以紅色圓珠筆畫滿了心。

    裴奕已經不是三四歲時,稚氣的孩子了,他知道私拆別人的信件是不對的,但他看著這封信,卻有點兒好奇、又有點兒不爽的感覺,最終沒忍住,偷偷將信拆開來看了。

    那是一封別人寫給馮南的情書,夸她美麗、溫柔,夸她成績出眾,說十分仰慕她,想要有機會跟她成為‘朋友’!

    他第一次嘗到酸澀的滋味兒,氣恨交加之下,他翻了馮南書桌,找到了好幾封這樣的‘情書’。

    他如遭雷轟,心中有種‘自己護大的苗’要被人偷走的感覺,從小到大,他理直氣壯纏著馮南,就是喜歡她,沒想過其他,更沒想過有人是敢覬覦她的。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