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百六十章 良策
    傅明華隱隱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她身側的男人年紀還輕,處理謝家一事,顯示他雷厲風行的性格一面,果敢而冷靜,出奇不意卻又大膽激進。

    可同時,此事也顯出燕追性情中冷酷無情的另一面。

    她不知姚釋等人稍后會如何看待此事,家國大事她不予置評,只是心里卻有些擔憂燕追。

    燕追點了點頭,拉了她的手,沿著游廊緩緩往前走:“你說就是,我還沒召姚釋等人,先來與你說的。”

    他提及此事,有些得意,仿佛一個等著邀功的孩子。

    傅明華仰頭向他微微一笑,將腦海中的想法理了理,才開口道:

    “世家治理,在疏不在于堵。”江洲謝家,是不能隨意屠殺的,哪怕是能用計伏殺,可難免雙手沾滿血腥,也容易留下千古罵名,于燕追名聲不利,且易激怒江洲讀書人。

    她擔憂燕追乘勝追擊,有意謝家殺滅在江洲里,溫聲開口道:“既然遷不走謝家的人,三郎有沒有想過,遷江洲的百姓?”

    她一句話,令燕追的腳步頓時便定在了原地。

    傅明華走了一步,他不動了,才轉過了身來去看他:“三郎?”

    “遷江洲的百姓?”

    夫妻倆面對著面,燕追皺眉喃喃問了一聲,傅明華就點了點頭:

    “山不來就我,便我去就山就是。”

    “遷至哪里?”

    他目光閃了閃,語氣尚算平靜,可是傅明華卻了解他的性情為人,他肯這樣問,心中必是已經有所想法了。

    “遷往劍南道,興元府。”

    傅明華含著笑意,答了一句:“以江洲的人,填興元府中,君集侯簡叔玉當初挖出來的坑!”

    “簡氏當年在興元府經營多年,根深蒂固。簡叔玉造反之時,先帝仍舊在世,當日平叛的就是三郎你。”她說到此處,又看了燕追一眼,那目光似笑非笑,似是帶了軟細的勾子,輕輕撩撥進他心里。

    他當年靠的就是平簡氏之亂,而奠定了自己在軍中的地位。

    興元府時,燕追殺擄了不少簡氏的人,為了斬草除根,當日趁平叛之初,他將興元府血洗,具體殺了多少人,已經記不清了。

    只隱約后來記得,興元府城門上的血濺了一層又一層,潑水都難以洗凈。

    正如傅明華所說,簡家在興元府多年,影響極深,哪怕就是西京忠信郡王府凌氏也比之不過,為了鏟除簡氏余孽,嘉安帝也處決了一批人,連同鳳翔府昔日鄭王燕簡一脈,兩府原本人丁極盛,哪怕當年與吐蕃相鄰,偶有折損的情況下,當時興元府在官府戶籍上的人數共有二十萬余。

    可是簡叔玉叛亂之后,經歷過戰事,興元府如今在籍人數不足八萬,這個數目還是大多老弱婦孺的情況下所得出的。

    也就是說,興元府確實缺人。

    可是大唐發展至今短短幾十年光景,人丁也并不興盛,大唐建立至今,嘉安帝勵精圖治之下,也只是在將大唐修補成當初陳朝末年征戰連連帶來的傷害而已。

    “三郎,江南自古以來便遠避兵禍,人口眾多。”傅明華握了燕追的手,將他手心攤開,以指尖作筆:

    “太祖將天下劃為十道治理,十道之中,江南道的戶籍是最多的。”她低垂著眸眼,認真的解釋:“你召度支尚書一問,江洲有多少人,查了便知。”

    “但據我所知,江南道中,僅江南東道,便有千萬余人。”這個數目,足可見江南的富庶。

    燕追緩緩將手掌收緊,把她手圈在掌心里,卻沒有出聲,只是用無聲的態度鼓勵著她繼續說下去。

    “江洲之中,謝家權勢鼎盛,你此時就是能借災禍,殺得光謝家的人,可是抹不去江洲人心中謝家的印記。”傅明華嘆了口氣,輕聲的低語:“滅世族,你我都清楚,不在于滅其形,而是要削弱其影響力,否則便是治標而不治本。江洲之中,富饒的土地謝家幾乎圈入囊里,江洲的富庶,百姓每年稅捐卻交不到朝廷手里,身為大唐的江洲百姓,養的卻是江洲的謝家人。”

    “要改變這樣的情況,也不是非要從謝家身上打主意。若是將江洲的百姓,以一半填興元府。長此以往,謝家即便有田,也是無人耕種的。而興元府內,多肥沃的土地,缺的只是耕種的人而已。”她頓了片刻,“若是往常,要使百姓背井離鄉的遷徙,事情必定難辦,可此時不同。”

    此時江洲剛經歷澇災,百姓正感惶恐不安之時,燕追若再稍加以仁政,此事勢必可成。

    重要的是,謝家在江洲當地人心中威望極深,如此一來,便相當于無形中分弱謝家的聲勢,不費一兵一卒,是利國而利民的好事。

    “元娘。”她話都已經說到這里,燕追又哪里不知她的意思。

    傅明華所提出來的建議,確實別出新栽,于國于他都是大有益處的。

    且此事不需要再使他雙手沾滿血腥,不必使她夾在中間難為。

    “三郎,你聽我說。”她突然掙脫被燕追緊緊握住的手,展開雙臂,撲進他的懷里,緊緊摟緊他的腰身,臉貼在他的胸前,急聲的道:“江洲謝家與我淵源很深,不論我與我的母親關系是親疏遠近,她始終生育了我,使我曾受謝家的恩惠。”

    哪怕這恩果曾有謝家有意施為的意圖夾雜在其中,可她仍是欠了謝家的。

    這一刻她突然想起了崔貴妃,如今她在這樣的情況下,尚且左右為難,若崔貴妃仍舊在世,燕追手中的屠刀舉向崔氏時,崔貴妃心中又該是何心情?

    “我不想見你與謝家之間兵戎相見。”傅明華嘆了口中氣,她也擔憂燕追將來遭人詬病,戾氣過盛。

    她將手臂收得更緊,臉頰貼在他胸前,輕輕的蹭了蹭:

    “三郎,我希望你再好好想想江洲的事。”

    她一聲一聲的喚,從兩人相識之時,到如今成婚生子,她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哀求過他一件事。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