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青梅竹馬之番外(四)
    沒想到第二頁也差不多,甚至后面的書頁像是被水浸濕過了,上面有明顯的被水泡了干掉之后的印記,有幾頁還連在了一起。他性格急,抓起用力一分,‘撕拉’一聲課本就被他撕掉了。

    這下子他也有些傻眼,捧著書呆呆的盯著百合看。

    有幾頁粘在一起,因為他用蠻力撕扯的動作,有兩頁的地方上面的一些字兒都被撕掉了下來,看是肯定不能再看了。

    “怎么辦?你有沒有英語書?”

    他有些不耐煩的問,其實一段時間沒去學校,他落下了不少功課,對于學習的興趣也并不怎么高。今日過來純粹就是鬼使神差想要跟百合說話相處而已,他昨夜回去之后摸著臉上的膏藥傻笑了一晚上,早晨天不亮就找了幾個課本過來。

    百合點了點頭,他耐著性子坐過去看了兩眼,一個星期沒去學校,這些單詞都顯得有些生疏了。

    她認真的念著發音,他卻盯著她嘴巴發呆。

    那嘴巴小巧,嘴角往上翹,說話時紅唇白齒,看起來份外的可愛。

    百合扎著馬尾,幾縷散碎的頭發垂落下來。屋里開著空調,窗戶緊關著,可是窗簾卻被拉開,陽光仿佛盛滿了她的眼睛一般,他看得發呆,百合講了半天沒聽到他的回答,轉頭去看時,卻發現他望著自己在在發呆,嘴角口水都要流出來。

    她拿了書拍在他臉上,他一下子驚醒了,仿佛做了什么虧心事兒一般,臉龐一下子漲得通紅,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你打我干什么?”

    “不是你要學習的。卻又在發呆。”他抓了抓頭發,也不敢看她一眼:“我要回去了。”他起身收著桌子上擺著的凌亂課本,慌慌張張就往自己帶來的包里塞,百合壓住英語書,他有些著急的轉頭去看她,卻見她冷靜道:“這是我的書。”

    他的臉一下子又漲得通紅,將手里的東西一扔就跑了。

    “李延……”百合越喊。他跑得越快。一會兒聽到下樓的腳步聲,大門‘嘭’的一聲便被人拉上了。

    李延璽靠在門口上,大口喘氣。心跳得好快。臉頰耳朵還火辣辣的燙,偏偏又雙腿發軟,剛剛跑得急,渾身冷汗都沁了出來。

    他伸手摸了把臉。那汗水越是流得多,手掌越是顯得冰冷。碰到臉上時,越發顯得臉燙。他壓了壓自己胸,極力想要自己平靜下來,可不知為什么。想到剛剛看百合看得發了呆,心臟又開始狂跳了起來。

    這樣的情況以前可從來沒有過,像是想起了百合有些竊喜。又有些害怕。

    從那一天之后,李延璽明顯不敢再去百合家了。日子依舊是那樣的過,百合偶爾去他家幫他洗衣做飯,但他明顯躲百合的時間多了。

    時間一晃到了初三,百合已經找了他好幾天,最近兩年他越發變本加厲,身高倒是長了,可是成績卻每況愈下,李母生了個兒子,看他的時間就更少了,平時只給他大把的零花錢,他倒好,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混,甚至回家的時間都少了。

    百合最近好像在他家的時間不少,下午半天也是心神不寧的,昨晚沒睡好,可是白天也沒什么睡意,李延璽索性出了門,前往平時自己會去的游戲廳,里頭幾個平時跟他一塊兒玩耍的少年此時正圍在游戲機面前,打得正歡快。

    看到他來時,幾個少年都招著手讓他過去。他有錢,父親死了,母親又不太管他,平時就給他大把零花錢。

    所以在這群孩子中他出手大方,很快也擁有了幾個‘小弟’。以往跟這些人混著,不去上學,每當闖了禍打電話給李母來時,看到母親難堪又氣憤的神情,他總是覺得痛快又高興,所以有時哪怕沒事兒也會惹些事兒出來。

    可今日不一樣,平時感興趣的游戲,今日玩著卻總是心不在焉,就連旁邊幾個玩游戲的少年挑釁似的要跟他比賽,他也愛理不理的樣子。

    很快這樣的精神狀態幾個小少年也察覺出不對勁兒了,擁了李延璽的肩膀:“老大,聽說今晚青龍幫的老大生日會去夏威夷酒吧,我們也去看看吧。”

    這些跟在他身邊叫老大的,幾乎都是十四五歲的少年,感覺混幫派十分酷,李延璽以往也是跟他們一伙的。青龍幫是幾個二十幾歲的青年組建的幫派,有紋身,看起來很厲害,若是平時,這少年一說李延璽說不定也心動了,可此時他卻提不起多少興趣來,正要拒絕,另一個少年道:

    “老大今天怎么了?好像有心事!”

    少年的話讓李延璽險些跳了起來,他就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什么心事?胡說八道,什么心事!去就去,誰不去!”

    幾人聽了他這話,都歡呼了起來。

    在場的幾個人中,就李延璽最有錢,那酒吧如果沒錢怎么去?大家又想去現場觀摩黒幫老大過生日的情景,這會兒李延璽答應去就最好了。幾人朝酒吧前去,對于這些少年來說,五光十色的酒吧簡直就像是給他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這里有唱歌的漂亮妹子,對于少年來說有各種各樣酷得不行的東西,李延璽開始心里還裝著事兒,到了后來酒一送來,幾個少年裝著大人喝酒,開始灌他時,他臉面繃不住,漸漸的就不省人事了。

    就連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第二天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

    他頭疼欲裂的睜開眼,腦仁兒還在一跳一跳的,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哼小曲,頂著一頭*的頭發,從他浴室里出來。

    看到李延璽睜開了眼時,她呆愣了片刻,少女眼中露出驚艷之色,李延璽長相妖冶偏陰柔,這會兒睡眼迷蒙的,配上那一頭漆黑柔軟的頭發,皮膚白得近乎透明,容貌有種雌雄莫辨的美,此時抬起頭盯著她看,表情有些迷蒙,顯然還沒完全清醒,簡直就像是漫畫上的美少年似的!

    ………………………………………………………………………………………………………………………………………………………………

    最近忙著擼新書,我不敢說話,因為我害怕被打!(未完待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