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蘭陵燕的前世
    蘭陵燕第一次看到那個人時,是在他前往實驗室時。

    她安靜的躺在營養液里,仿佛只是睡著了,若不是那張明顯女性化的臉,早就已經面目全非的身體早就應該已經認不出原主的模樣來了。她身上插著大大小小的管子,身體里的血液已經由營養液替代,可她的臉卻被科學家們保養得極好,仿佛那是上好的珍藏品般,以往女人若是在他心中拿一個十分庸俗的比喻來說,若是天底下女人在他眼中看來是杯白酒,她也絕對是里面加了兩片檸檬的那種。

    不知怎么的,蘭陵燕就是用一種自己都搞不懂的心情看了她很久。

    她身上大大小小許多的孔,里面的管子如同盤根錯節的枝芽,深植在她的體內,她的皮膚白得近乎發青,那兩片嘴唇泛著白,可雖然失去了血色,但卻保養得很好,并沒有失去她應有的水份,反倒顯得十分的柔嫩,她的眼皮薄得幾乎好像能透過它看到里面的眼珠,雖然她已經幾乎睜不開眼睛了,呼吸微弱得若有似無般,實驗室中的雷蒙教授很遺憾的告訴他,這個體質雖弱,可是性情卻非常柔韌的實驗品快要完蛋了。

    實驗室中最近開發一種新型的藥品,那種能讓人上癮之后對于身體傷害盡量減到最小的,最重要的,是身體吸收之后便再也沒有辦法戒掉,是蘭陵燕剛跟人談好的一筆大單子,這筆錢進入他的口袋后足以能讓他富可敵國,最重要的是只有他的實驗室能產出,其中的機遇可想而知,雖然他本來已經不差錢了,可是這次的生意比較特別,對蘭家也有利,因此讓他難得生出了幾分接洽的興趣。

    但這種藥物試驗對身體傷害再小,在研究的過程中,還是慢慢的磨去了她的生機。

    不知怎么的,蘭陵燕心中有些不愉快了起來。

    實驗室里實驗品不少,女人也都多,比她貌美的不是沒有,可像她這樣,讓他看得心里發癢,手指蠢蠢欲動好像總想要做些什么的卻沒有,蘭陵燕看她身體大大小小的洞,有些已經被營養液泡得有些發白,如同假人一般,可古怪的,她身上還透出一種寧靜到安然的感覺。

    “叫什么名字,怎么送來的?”蘭陵燕表情陰冷的開口發問,他的眼珠冰冷淡然,像是沒有絲毫的情緒起伏,嘴角邊卻帶著一絲讓人膽寒的笑意,這是他的實驗室,這是他的地盤,在這里的科學家們對他都是十分忠心的,他不用偽裝,這會兒他的神情十分的危險,讓身材瘦高的教授表情頓了頓:

    “請容許我查一下。”說完這話,雷蒙教授召了助手拿了個光板電腦過來,他換上了單片的眼鏡,清瘦的臉上半晌之后露出微笑來:“是主子送來的,叫寧云歡。”

    在那一刻蘭陵燕心中不知是個什么感覺,他心里有一種很煩燥卻無法發泄的感覺,姓寧的?他總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兒聽到過,蘭陵燕忍了心中那股煩悶,表情卻并沒有變幻,幾個呼吸間他想了起來,姓寧的姑娘,原來是那個慕家的小子迷戀的女人獻給他的。

    “她身體已經到了極限,若不是強撐著,恐怕醒不過來。”就算是醒過來,有可能也只是無意識的睜眼行為而已,她的呼吸系統早就已經被電腦控制,用不用心臟已經無所謂了,不過是人體本能的還在張嘴而已,事實上她從喉間吸進去的空氣根本對她已經無法有幫助,她的身體全是在靠電腦運行,不過這具皮囊已經沒有了作用,漸漸要失去控制了,遲早會成為一具廢品,有些可惜了,畢竟這個女人的忍耐力實在是強,許多男人都比不過她,實驗室中與她同批進來的模具如今已經死光了,就是比她后進來許多的人都已經死去大半,她竟然還能活著。

    雖然這種情景雷蒙教授不知道還能不能稱之為活著,可他這會兒對于這個編號A0743216的實驗品卻是有種惋惜的心情,實在是太可惜了。

    更讓教授有些煩惱的,好像是他的老板對這具實驗體仿佛有著一種異常的興趣在,他有些傷腦筋,如今到了這個地步,明顯已經回天乏術,就算是實驗室中人才濟濟,各種外科鬼才云集,其中就包括他自己在沒有進入實驗室之前醫術都曾是他其中擅長的一項,可這會兒雷蒙教授不得不承認就算是上帝降臨,也無法挽救這個華夏姑娘的性命。

    蘭陵燕并沒有在說什么,他甚至知道雷蒙教授在傷腦筋,卻并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只是點了點頭,再看了看那具泡在營養液中的實驗品一眼,好像是姓寧的,他本來不應該記住,可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般,他又看了看。他甚至閉上眼睛都能看到她柔嫩的肌膚與恬靜般的睡顏,若是忽略她所在的場景與那已經千瘡百孔的身體,他看到她長發飄散在營養液中,如同沉睡在城堡里的睡美人,在等待著王子將她吻醒般。

    那嘴唇泛白,雖說并沒有失去水份,可卻早就已經失了光澤,不用摸便知道十分冷。只是一個實驗品而已,蘭陵燕冷笑了一聲,沒有再看也沒有多說什么,雙手抄兜里離開了。

    他的事情非常多,蘭家需要他的接管,如今他沒有子嗣,蘭家里的一些老東西已經開始謀劃著要取代他繼承人的位置,或是要替他過繼一個姓蘭的孩子出來,他真的非常忙,要將這群老而不死的人給收拾掉還是會花費他一部份的精力,更別提蘭父如今還沒有要隱退的意思,可他已經等不及了。

    如今的蘭陵燕已經二十九歲,可蘭父卻正是年富力壯時,若離他正常死亡,恐怕還得等到百來歲之后,蘭家多的是養身的方子,只是蘭氏的掌權者極少有壽終正寢時,幾乎都是在差不多四五十歲的年紀莫名其妙暴病而亡,蘭陵燕并沒有要讓這個傳統就在他這兒斷絕的意思,只是蘭父防他防得非常的緊,因為少出生二十年的原因,現在的他還沒有絕對的辦法能將蘭父收拾掉,據說那對夫妻已經在開始想要試著生出新的兒子,最近針對他的暗殺也跟著多了起來。

    蘭陵燕回到住所,洗澡時腦海里卻浮現出那具已經快死的姓寧的女人面龐來,真是奇怪,她模樣雖然看著仍是清麗,可比她漂亮的女人特別多,而且個個十分鮮活,鮮艷的紅唇,飽滿的胸脯,但他想起來時卻平靜無波,反倒是想到那白得近乎透明的臉龐,蘭陵燕的手指不由自主的輕輕動了動,好像是快要碰到她臉龐的感覺,只是觸手卻是水珠從他指掌間滑過,那沾滿了水氣的頭發下,一雙陰森森的眸子里露出危險的兇光來。

    ‘咔嚓’的輕響聲被淹沒在流水聲里,可蘭陵燕一路長到現在,性格最是謹慎,他冷笑著摸了藏在浴巾里的槍握在了手上,燈仍開著,他并沒有要拿衣裳穿的意思,直接扯開浴室門時,那還想要偷襲的人沒等到機會,只聽到一聲悶哼,槍口中冒出細煙,那穿著女仆服的人眉心間花生米大小的洞口里冒出一股血花來,在她臉歪著的方向,順著眉心流了下去。

    蘭父已經等不住了,連這樣的釘子都舍得用,蘭陵燕將槍重新裹回浴袍里,等他刷完牙出了衛生間門口,那具尸體早已經不見了,地上的血跡都被擦得一干二凈。

    這樣的生活實在是太無聊了,除了將蘭父擠下自己執掌蘭家還有點兒意思,蘭陵燕暫時想不出自己目前還有其他的什么興趣。

    其實是有的!他腦海里浮現出那具令他感到好像有某些如同化學物質碰到后產生微妙反應感覺的女人,是姓寧的,叫寧云歡。她躺在那兒,睡得那樣香甜,脆弱中又帶著幾分安寧,讓人有種不忍心想將她吵醒的感覺,蘭陵燕眉頭皺了皺,他覺得自己已經出事了,不過目前為止,他對于自己的反應并沒有多大的反感。

    等到半夜三更重新出現在實驗室里時,蘭陵燕已經知道自己有些古怪了,夜晚出門對他這樣的人來說有多危險他心中清楚,他的人頭值太多錢了,不知有多少人正在等著這樣的機會,他現在羽翼未豐,蘭父一直在剪除他的勢力,想將他控制在一個蘭父能控制的范圍內,現在的情況對他并不利,可他仍是出門了,不知怎么的,他這會兒十分想看看自己腦海中正不停算計著時,那個讓他不時想起并已經有些讓他覺得不妙感覺的女人是不是仍是那副可以吸引他注意力的模樣。

    若是她真有這樣的本事,蘭陵燕決定自己要做一件傻事,他可以說服自己再繼續傻一次下去,他想要看看之前自己碰到她時那種感覺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若真是錯了,那么他自然也不必再多加考慮。

    瞻前顧后從來都不是他的性格,有問題去解決而不是逃避一直以來就是蘭陵燕的行事方法,遇到問題要逃只會使問題更多,倒不如直接解決了,如同處理傷口般,化膿過的傷總是特別的疼,要將膿擠干凈不容易,可若不解決,后果更加嚴重,選擇哪個更好的方法蘭陵燕心頭一直清楚。

    他一向是個對別人狠,但對自己同樣也狠的人。

    已經夜半三更了,可實驗室中還有不少的科學瘋子仍在那里瘋狂的做著實驗,在這樣一群人眼中,幾乎是沒有黑夜白天的,只有精力的足夠與否而已。那個叫寧云歡的女人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雖然有些可惜,但這群天才們卻已經沒有再將過多的注意力落在她身上,眾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見到蘭陵燕過來時,他們只向蘭陵燕行了個禮,便又安靜的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她身邊已經再沒有人,只有頭頂兩盞燈還亮著,她旁邊控制她身體機能的中央電腦信號燈還在亮著,表明她還沒有完全的斷絕生機而已。

    在這樣的角落中,營養槽中透出幾分凄冷的感覺來,可她還是閉著眼睛,像是安靜得幾乎感覺不到外界對她的苛待般,蘭陵燕突然感覺到有幾分不悅,他這回再沒有忍耐自己,在他的實驗室中他是絕對安全,因此他身邊并沒有保全,他順著自己的想法將手伸了過去,碰到她冰冷的額頭,因她身體需要冷凍才能延長她生命的緣故,她的身體觸手如同冰雕般,手下的肌膚柔嫩的觸感讓蘭陵燕有些流連往返。

    她的睫毛輕輕動了下,蘭陵燕一瞬間秉住呼吸,他感覺到她好像要醒過來了,他心中有些期待,想要看她睜開眼睛時的樣子,可一想到她睜開眼睛時在這樣的情況下看到自己,蘭陵燕莫名的卻又有些不悅。

    不過他仍是坐著沒動,看著她那又長又翹的睫毛抖動了兩下,那雙一直好像陷入沉睡的眼睛睜了開來,在那一瞬間,蘭陵燕知道自己完了。

    寧云歡的眼珠已經沒有了焦距,眼睛里甚至失去了明亮的光澤,顯出幾分黯淡來,黑中帶著幾分華夏人特有的棕色,可因為她的皮膚太白了,蒼白得近乎透明,這眼睛睜開時,便有一種柔弱的美感,橢圓的眼睛睜大時他幾乎可以想像她充滿活力的樣子,笑起來時眼睛一定會彎成漂亮的形狀,在看到她睜開眼睛的一幕,蘭陵燕就知道這會是自己喜歡的并相要收藏的東西。

    “寧云歡?”他輕聲低喃,另一扇門外的實驗室中穿著白大褂的科學家們忙綠得幾乎沒有時間將自己的眼鏡推一下,而這一邊卻安靜得有些詭異,透過透明的玻璃阻隔,蘭陵燕眼角余光能看到那群人如著魔一般的忙碌情景,他的眼睛一直盯在這個已經不能稱為活人的女人身上,他的時間非常稀少,可這會兒他卻浪費在這個已經廢棄的實驗品上頭,最讓他覺得遺憾的,是他還暫時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她并沒有要回應蘭陵燕,她的聲音是怎么樣的蘭陵燕不知道,他腦海里已經開始想像,迫不及待的,蘭陵燕想要抓住什么,只是他卻根本什么也不能做。

    她只是本能的睜著一雙大眼,蒼白透明的嘴唇張開著,如同魚離開水缺了氧似的,可她卻并沒有吸進去空氣。她的肚子早已經被剖開,里頭內臟已經換成了機械,她身體吸收進去的只是營養液,不會產生出廢品排出體外,只是營養液在她身體中循環,維持著她的生機而已。

    “寧云歡。”蘭陵燕喊出她的名字越來越順利,可他卻越來越不耐煩,他在喊著她的名字,可她卻一點兒回應都沒有,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蘭陵燕眼中危險的風暴聚集得越來越多,那雙細長的鳳眼中詭異的情緒越來越陰沉,他看她張著嘴唇卻呼吸不了的樣子,突然間低下頭去,他額頭細碎的流海拂在她臉龐,溫熱的嘴唇貼在她冰涼細致的唇上,他摩挲著她的嘴唇,隨著他的舉動,空氣從他的嘴唇中被他渡過去,可她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只是兩人碰觸間,她的唇間還是沾染了一些他的氣息。

    實驗室外那群科學瘋子有些吃驚的透過玻璃看到他的情景,各個居然已經忘了自己手中正在做的事情,蘭陵燕知道,這群瘋子絕對是以為他發瘋了。

    沒錯,他真的發瘋了!

    他喜歡看到寧云歡睜眼的樣子,雖然如今的她睜眼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最近他頻繁的出現在實驗室中,寧云歡已經被人從營養液里撈了起來,她的身體已經被修補完畢,為了她的生命,她暫時還不能離開那些線管機械,雖然她并不喜歡。

    蘭陵燕就是知道她會不喜歡,他開始搜集寧云歡的照片,開始搜集起她曾有過的視頻,從第一次得到有關她的視頻開始,蘭陵燕聽到了她的聲音,從此如同著了魔般,再也無法控制。實驗室里的那群科學家開始培養起適合她的心臟,雖說要將一個瀕臨死亡的人重新從撒旦手中拉出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雖說蘭陵燕其實已經瘋了,可對于科學家們來說,沒有什么能比得上這種實驗,蘭陵燕不缺錢,大量的金錢投入進實驗室里,這群瘋子中開始了手中的事。

    從一開始的摸索到后來培養出來的完美心臟、肝、肺等,蘭陵燕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不愉快了起來,他趁著這些日子做了很多,這個寧云歡是姓顧的女人送到他手上的,他很不開心,姓顧的沒有早點送給他,以致于讓他錯過了這么多,他心情非常的不愉快,而在這個時期,蘭父還要來打擾他為數不多的與她相聚的日子,蘭陵燕決定先將蘭父收拾了,到時沒人再能如同討人厭的蒼蠅一般總是在人面前飛舞。

    他花了半年的時間,利用母親林敏給蘭父下套,蘭父太有自信了,認為他一直在蘭父控制的范圍內,疲憊的應付著他派去的殺手,以為蘭陵燕已經沒有了科力還想著要對付他,正因為這種大意,讓蘭父付出了坐在輪椅上的代價。

    蘭家掌權者不可能會是個廢物,蘭父已經廢了,雖說蘭陵燕最后留了他一條性命,可他雙腿已經不能再走路,自然蘭家家主的位置落到了蘭陵燕身上,他將蘭父與林敏送到了孤島,除了定期派人空投食物,他并沒有給蘭父任何聯絡方法的意思,任這夫妻二人自生自滅。

    將父母收拾完之后,他專心將注意力集中在寧云歡身上,實驗室里的雷蒙教授告訴她,已經研究出了最適合她的各種器臟,教授興奮的道:她的求生欲望十分濃烈,而心臟已經放進她體內,已經開始造血,這簡直是個劃時代的突破。蘭陵燕曾去看過,她的臉頰已經開始出現血色,她已經脫離了中央主控電腦,她已經開始能微弱的呼吸,呼吸系統是最先制造完的。

    她的臉頰開始浮現淡淡的紅暈,她的嘴唇不再透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只要再進行最后的一步,她便能活轉回來。

    這個實驗讓整個實驗室的人都興奮震驚歡呼,這是整個實驗室的天才們的驕傲,他們如同上帝,制造出了一個人!

    可蘭陵燕并不開心,她要活轉回來,他知道的,他自己已經在意她了,不管這種感覺是不是愛,或是占有,可他喜歡的,還是以前那個她,而不是醒來之后,有可能忘記一切,被雷蒙教授稱為新生的女人。

    就算是她仍是以前的記憶,可蘭陵燕不要她恨他,若是她恨他,他寧愿她去死!

    將那姓顧的女人送到了島國,她既然這樣喜歡男人,離不開男人,他要讓她享受個夠!每日每夜各式各樣的口味下,顧盈惜身體很快染上了艾/滋,蘭陵燕將她送到了那群男人中,可笑以前對她一片癡心的男人這回開始對她忙不迭的疏遠,他將寧云城也弄進了實驗室,讓寧云城也嘗過每一次寧云歡受過的苦楚,而慕謹之等人則是被他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慕謹之將他的母親送進精神病院,他也以同樣的方法將慕謹之關了起來。

    事情都辦完了,顧盈惜拖著殘敗的身體,最后十分凄涼的死去,蘭陵燕完成了一切,卻瞬間有種索然無味之感。

    寧云歡的身體已經在漸漸恢復,雷蒙教授說她已經開始漸漸的復蘇,她睜眼的時間多了些,她的眼睛越來越明亮,她的發絲開始有了光澤,她的嘴唇偶爾會帶著笑意。

    蘭陵燕真是喜歡哪,可他卻不能。

    她醒來之后如果不再是以前的她,蘭陵燕不需要她活著,而她若是以前的她,她則是會恨他,從此以后不會再對他微笑,不會睜著一雙天真的大眼看他,不會再像視頻中那樣的可愛,若她活著的結果是討厭他或是恨他,那么他希望寧云歡不要再活過來。

    若是恨他,寧愿她死!

    親手將這具科學家們稱之為新生的身體生機掐斷,看著能保她尸體鮮活的液體漸漸將她淹沒,蘭陵燕不顧雷蒙等人的阻止,克隆內臟器官他們已經成功,并復活了一個將死的人,這樣的手段足以震驚全世界,可蘭陵燕卻不稀罕。他看著寧云歡的呼吸漸漸急促,她臉上的血色逐漸褪去,在眾人可惜的搖頭嘆息聲中,她的臉色漸漸發青,眼睛下意識的瞪了起來,蘭陵燕看著她眼中漸漸失去了自己的倒影,微笑了起來。

    寧云歡死后,林家曾想塞個女人過來,可蘭陵燕卻并不是任人擺布的,他沒有子嗣,暫時也沒有覺得哪個女人有資格能生下他的兒子,他不管蘭家往后在他年老時會有怎么樣的動亂,他只要自己在世時能**住暗地里的牛鬼蛇神,哪管死后洪水濤天。

    剩余的下半生中,他將精力放在虛無飄渺的時空機上,實驗室的瘋子們為了這個構想,個個激動,寧云歡的身體一直被他保存著,鮮活如初。直到二十多年后一群科學家將號稱能改變歷史的機器研制出來時,蘭陵燕不知道這時空機有沒有作用,不過他為了這件事情而瘋狂了一生,一切便到此結束。

    他看著寧云歡的身體如同以往的實驗般消失在臺上,蘭陵燕笑了起來,這一生他瘋了,只是若真的事情還有重頭來過時,他絕對會在一切事情還沒有發生時,將這個他為之瘋狂了大半生,到最后才發現這種玩意兒叫愛的東西抓在手里,他絕對不會再任她消失!

    雖然不愿意承認,可他還是好像愛上了那個從始至終連話都沒跟他說過的女孩兒。

    再見,我的公主,我的愛!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