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七十五章 矛盾
    對于這個兒子,孫氏現在瞧著心中還有些泛怵,原本見他出來,只當他是要給聶夫子告狀的,孫氏原本想著自己要站在一旁,以免聶秋染說話對自己不利時她才好解釋的,誰料聶秋染一出來便朝聶夫子直接跪了下去:“爹,明年秋試,我想就不去了!”

    這話一說出口,不止是孫氏呆了一下,連聶夫子都嚇了一跳。他每年只有在過年時節才有幾日時間能回家,可以與當初的同窗好友共同聚聚,今日有人相邀,出去時喝得還算高興,人家都稱贊他一個出色伶俐的兒子,他一時高興,多喝了幾杯,回來現在頭還有些發暈,誰料兒子一出來竟然說了這話,頓時便將聶夫子的酒意嚇醒了大半,后背沁出一層冷汗來,失聲道:“你說什么?”

    聶夫子一輩子讀書,可卻數次秋試一直都與舉人失之交臂,到最近十來年,他年紀大了些,漸漸覺得讀書再無進展,才熄了那想中舉的心思,這可這中舉的事兒就是他一輩子心里的遺憾,難得兒子比他有出息,年紀輕輕便中了秀才,聶秋染年紀又小,多熬幾年說不定能成舉人,聶夫子對他抱了很大希望,誰料兒子現在竟然跟他說不讀書不考試了!聶夫子驚怒交加,回過神來之后便重重拍了拍桌子,厲聲道:“你說什么!”他這會兒酒醒了過來,聶秋文剛從外頭回來,一聽到他爹發脾氣,剎時便不爭氣的打了個冷顫,險些腳一軟就跪了下去。

    誰料一進屋門兒時才看到跪在聶夫子面前的是自己的大哥!這可真正是有些稀奇了,從小到大,他沒少挨聶夫子的打,但唯有這個大哥,從沒被聶夫子喝斥過一回。今日竟既驚且奇,趁著聶夫子沒注意到他,連忙安靜的跑到了孫氏身邊躲了起來,一邊望著面前的情景,眼睛瞪了起來。

    “我不準備赴考,亦不準備繼續讀書,我準備改明兒便準備找人作保,自賣其身!”聶秋染年紀雖爾雅。可這會兒聶夫子卻驚訝的發現他眼角眉桃間帶了一股狠辣之意,表明他并不是隨口說說的,而是真正是這樣的想法。自己的兒子自己了解。聶夫子剎時就驚呆了,失聲道:“你說什么,你可知道,若是如此一來,你的功名盡失。且往后你……”

    “我都知道!”聶秋染看也沒看一旁的孫氏一眼,可偏偏他就算是不看,孫氏卻本能的察覺到自己即將大難來臨,一種不好的預感涌在心頭,渾身雞皮疙瘩險些都立了起來,心跳到了嗓子眼兒。雙腿都開始不自覺的哆嗦了起來。

    “你知道什么!我不許,以后要再說這樣的胡話,小心我饒不了你!今兒我當你年少無知。便就此揭過了。”聶夫子氣得胡子都險些翹了起來,雙腿打顫,臉色鐵青,別過頭不看兒子,眼角余光卻是看到聶秋染一直跪在地上。沒有動彈的意思,滿臉認真冷淡。聶夫子頓時便敗下陣來。他這個兒子年少聰慧,啟蒙又早,往后他還想靠這個兒子光耀門楣,而聶秋染一向也是他的驕傲,從未令他失望,如今不知怎么的,竟然突然間開口說出這樣一些胡話來!那自賣其身的話哪里是好隨意說的,他是又氣又急,可偏偏對這個大兒子他是既舍不得打罵,又不能輕易打罵。

    讀書人面皮何等重要,若是聶秋文,他早就操了棍子打他了,可偏偏聶秋染聶夫子動不得口來也動不得手,這會兒看他跪著不說話,頓時有些無奈,又有些著急,連忙跺了跺腳:

    “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為何要說起不考試來?你明明答應過我,為何言而無信?”

    “爹既然一早答應我與崔薇婚事,使孩兒只要考中舉人,若是能中進士,便許我娶她,從此再不做主我的事,但如今爹要言而無信,自然先前約定,再作不得數。”聶秋染平靜之極的說完這話,孫氏眼皮便是一跳,心里暗自叫著要糟。她這會兒極度驚駭與吃驚之下,竟然身子不住打著擺子,連話也說不出來,僵硬著身體動彈不得,心里一片空白。

    聶夫子一聽說這事兒與崔薇有關,心里憑添了幾分不喜,可偏偏他又丈和二尚摸不著頭腦,也不知道聶秋染好端端的為什么提出這事兒,不過只要他是有原因的,那便好辦了,更別說他今兒一整天出去,根本未曾提起過什么崔薇與他的婚事,就算聶夫子心中有想法,也絕對不會在此時便提出來,他只當聶秋染不知從哪兒聽了風言風語的,松了一口氣,只當他是心里有些不大痛快了,只消與他說清便是,因此臉上就露出一絲笑容來,親手要扶了兒子起身道:

    “胡說八道,為父親口所言,如何作得了假?你與崔家姑娘之事,只要你能做到,為父必然也尊守謊言,不再過問你的事情,速速起來罷!”

    “今日外祖一家過來,娘當著眾人的面,說要替我到孫家下聘,娶孫梅表妹為妻,并說是一早已經商議好的事情,敢問父親,此事到底是不是由娘作主,一直以來就瞞著我罷了?”聶秋染冷笑了一聲,一旁孫氏不住與他打著眼色,希望兒子趕緊住嘴。但聶秋染可不是兩個女兒一般任她好拿捏的,因此她眼睛縱然不住眨著,聶秋染卻像是沒有看見一般,只是沖聶夫子又拜了下去,且冷靜道:“娘今日又說了,讓我不要再出門,身為兒子,如今父親尚在,自然該對她老人家言聽計從,所以這讀書與考試一事,自然以后不消再提,我天天便在家呆著就是。”

    隨著他的話一說出口,聶夫子臉色越發陰沉了下來,屋里沉靜了下來,一股冷凝的氣氛在眾人心頭壓著,沉甸甸的,孫氏的雙腿不住顫抖著,想要開口說什么,可是偏偏又張不了嘴,聶秋文早已經躲在兩個姐姐身后,不敢出聲,聶夫子只是冷冷望著孫氏瞧,孫氏只覺得渾身發冷,雙手冰涼,舔了舔嘴唇,也不敢去看兒子一眼,只是盯著聶夫子,聲音干澀道:“夫君,我,我這是,跟,大郎,開玩笑的呢。”她每說一個字,聶夫子嘴角邊便漸漸露出笑意來,到后來時那笑容看得孫氏心里犯怵,忍不住雙腿一軟,‘撲通’一聲便跪了下來,臉色慘白。

    “什么時候,秋染的事情,輪得到你來作主了?”聶夫子看也沒看跪在了自己面前的這個婦人,臉上露出輕蔑之色來。他如今年紀已經近四十,可是身材卻是瘦長,因長年讀書,身上自有一股威嚴與文氣在,再加上聶夫子常年在外與人授課,身上銀錢豐足,自有一股瀟灑氣在,不像孫氏,成日里呆在家中,兩個女兒便如同她自己的貼身丫頭一般,生活悠閑,一天便只與村中婦人玩耍閑鬧,天長日久的下來,那通身氣派自然跟聶夫子相比不上。

    孫氏大字不識一個,長相又不如何美貌,生完幾個孩子,更是出落得多了些老態,再加上她又不會收拾打扮,就算想學人家穿好的,也是不論不類,聶夫子自然瞧她不上,也就是小灣村里,孫氏在眾人眼中才算得上是個令人羨慕的而已,自聶秋文出生之后,兩夫妻便再也沒有親近過,孫氏面對丈夫時,心里本能的泛怵與自卑,聶夫子越是被人夸贊,她得意的同時,心里也就更加害怕,聶夫子時常將聶秋染帶在身邊,也虧得他還算有心,每個月還記得拿些銀錢回來供她使用,否則孫氏哪里能有現在的好生活,她平日種的只得兩份兒地,而且重活兒幾乎都是雇人干的,自己在家洗衣做飯又有兩個女兒幫忙,一天到晚悠閑得很,村中女人哪個不羨慕她。

    要是聶夫子一旦不肯理睬她了,恐怕她現在的好日子沒有了不說,還得自個兒掙錢吃飯,她一向悠閑慣了,哪里吃得來那樣的苦?因此孫氏心里極怕聶夫子,既是畏懼他秀才的身份,又是怕他手里的銀子,兩樣加在一起,聶夫子在她心里頭便跟天神一般,是不能得罪的。兩人夫妻幾十年,雖然說現在聶夫子還沒有大聲說話,但孫氏卻知道,他是真的火大了,一般他越是沉得住氣的時候,便證明他心里頭更是下了決心的,孫氏哆嗦著身子,一邊叩了個頭,嘴里一邊道:“我,我,我錯了,我只是跟他開個玩笑的……”

    “開玩笑?那我現在寫封休書與你,明兒送你回娘家吧。”聶夫子輕描淡寫的跟孫氏說了一句,孫氏呆了一下,聶明臉上竟然忍不住露出欣喜之色來,聶晴低垂著頭,看不清表情,地上跪著的聶秋染表情冷淡,眼中寒光閃爍,唯有聶秋文聽了他這話,眼里透出了一些驚慌。孫氏生了四個孩子,如今聽到她要被休,竟然只得一個對這事兒心中悲痛而已,可想而知她做人失敗到了什么樣的地步!聶夫子輕輕搖了搖頭,孫氏嘴里已經嗷的一聲大哭了起來,額頭不住在地上碰著叩著響頭,一面求情:“我錯了,我錯了,以后再不敢了,夫君再給我一回機會,往后若是我再管大郎的事兒,我不得好死啊,夫君饒我一回。”

    ps:第五更~~為小分票310票加更~~~~

    感謝:qhb761116、好空白、197067,親們投的粉紅票~~~~~~

    感謝:1234ww,親打賞的平安符~~~~~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