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五十七章 收網(一)
    可是隱在暗處的周臨淵幾人卻無心欣賞這種夜燈下的美,反倒覺得煩悶異常,這姑娘耐心也確實好了些,這些天來不論是說話做事都是這么一副德性,周游等人還好,他們習慣了暗衛這樣枯燥的工作,比起這樣監視器一個姑娘接近一個月功夫的任務來說,他們連著監視別人好幾個月的事情都做過,更何況那時情景比太子府艱難許多了,只有周臨淵因為事情關系到自己媳婦兒,緊張了些,因此就表現得有些不耐煩。

    原本幾人以為自己今日的判斷又是錯了,應該是白忙一趟時,那原本一直保持著溫柔動作的夏晴卻突然抬頭往外看了一眼,她這一眼狀似無意的,可是卻使得外頭的周臨淵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一絲狠戾的笑意來,果不其然,她就這么看了沒多久,一刻鐘剛過,又小心翼翼的抬頭看了一眼,皺了皺眉,狀似按了下肚子,連忙急匆匆的走出了那休憩的小間,好似趕廁所急了,連門也沒來得及拉上。

    周臨淵眼里露出陰霾的神情,這才連同身旁的暗衛一樣提氣往上縱,身影輕靈得猶如一只夜間行走的黑貓般,靈活的在樹梢陰影間跳躍著,沒作出一絲聲響,可是卻緊緊的跟在夏晴的身后,果然見她越過茅廁時,又轉而從茅廁后頭的窗子躍了出去,身手靈活得不似一般的普通丫環,更讓周臨淵證實了她應該是有些身手的猜測,看她往內院方向走去時,眼里更是陰冷了些。

    雖然早就猜出這件事不是夏晴一個人能做得出來的。可是真等到她走進了內院,周臨淵心里還是像開了個大窗。冷風呼呼的往里頭灌著,涼得讓他渾身直冒冷氣,內院的女人早就被他半軟禁在了里頭,可是如此夏晴還能自如的在里頭行走,并且以一個外院的丫環,輕易的就進了內院里頭那些婆子太監還沒人發現得了,如果不是自己早就派了暗衛跟蹤她,這一切她真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夏晴的身影在黑暗里緩緩的行走著,院子里處處都掛著大紅的燈籠。將花草樹枝照出一折折的陰影,使得她的身影在這些光亮里頭瞧起來晦暗不清。只能看著她低垂著臉,露出一方潔白的脖頸,行走得十分緩慢而自然,就算哪個巡夜出來的婆子太監看到了,也不會以為這姑娘是從外頭貿然進入的,反倒只會以為她是內院里頭哪個院子侍候的丫頭而已。

    內院雖然統稱內院,可是在太子府里頭占地可不小,基本是占了太子府的一小半。里頭分了好多個院子。許多皇上賜下來的姑娘就分別住在里頭,這時候已經是夜深了,許多房屋里除了亮著一些丫頭守夜才點的小燈之外。四處都一片濘靜,星星點點的燈火在這樣寧靜的夏夜里頭看來別有一種使人心里寧靜的美好。

    周臨淵等人悄無聲息的跟在夏晴身后,看她十分警覺的繞過一棟棟精美豪華的院子,眾人一開始不察被她帶著繞了兩個圈子,后來周游心里覺得不對勁,這才發現自己等人是跟著這夏晴在繞圈子,就算這里是周臨淵自己的府邸,可他對內院還沒有周游等暗衛們熟,因此被夏晴帶著繞圈子的事還是這暗衛提出來,他才發現。

    看得出來,夏晴就算已經進了內院,心里的警覺還是沒有降低,反倒行為變得更加謹慎了些,眾人不知道她是發現了自己有人跟蹤,所以才故意繞著圈子,還是這是她一慣以來的小心謹慎習慣問題,可是這時卻是已經騎虎難下,就算明知道夏晴是在繞圈子,大家也還得一樣跟在后頭。

    夏晴不急不忙的在內院里頭繞了七八圈,她走得十分坦然而緩慢,好似真的在向某個院子行去般,每每路過之前才經過不久的熟悉建筑時,也沒露出什么異樣的神情,如果不是暗衛心細敏感,這時恐怕連周臨淵也沒能察覺得出來這姑娘在耍花樣,一時間心里對她不由又是警惕了幾分,這內院面積并不小,轉上一圈也要花上二刻多鐘左右的時間,她轉了這么久,已經耽擱了不少的時辰,可她卻依舊是一副很是氣定神閑的樣子,沒有露出絲毫不耐煩的模樣,可周臨淵眼神漸漸有些不耐煩了,臉上露出一絲陰戾的表情,正想下去直接抓了她時,周游突然向他使了個眼色。

    強忍下自己心里的不耐,周臨淵這才順著周游的視線看過去,已經看到夏晴同之前完全不一樣的表情了,也許是繞得久了,夏晴心里很肯定別人是沒有耐心跟著自己這么長時間的,她自信就算是這時候有人跟著自己,那自己繞了這么兩個多時辰的圈子,那些人估計也不會有耐心再繼續跟下去,肯定早就撤離了,這府里能跟著自己的也就是一些小太監或者小丫頭而已,對于自己的判斷,夏晴一向很有信心,因為明繡如今還在昏睡中,甚至從她打聽到的消息看來,她已經漸漸是支撐不住了,誰也沒有懷疑到她是不是中了毒,別人完全不會將這事兒往她身上聯想。

    她抿了抿嘴角,這時已經是夜半三更時分,她臉上悠閑的神情漸漸淡去,有些警覺的看了周圍一眼,又試著往一個精致高大的院子里走了走,漸漸走得近了到屋檐下頭,聽到四周安安靜靜的,沒有任何一絲異響,又看到那院門口掛著一排精致的燈籠,那光芒照耀下地上就拉出她一個人的影子時,這才算是徹底放下了心來。

    夏晴的警覺性著實很強,仔細觀察過一遍后,這才做出想要推開院門的動作,周臨淵眼神一緊,雙手死死抓下掌下的樹枝,可沒料到半晌之后,那姑娘做了推門動作,看到沒人要出來將她抓走時,這才露出一個得意似的笑容。又轉身往回走去,她不論是心計還是沉著。都是十分了得,倒令得周游心里好一陣贊嘆。

    眾人又悄悄跟在她后頭,也許是之前轉過太多次圈子,這次夏晴沒有再兜圈,反倒是又朝自己之前折回來的地方走了過去,等她真的推開一道院子的后門時,周臨淵的眼神這才緊了緊,這院子她之前就已經來過無數次,可是誰也沒真將這院子放在心里頭。只當是夏晴故意打出來想迷惑大家的注意力的法子罷了,但這時大家才知道自己想法有多么錯誤。果然這夏晴很有些手段,連這樣極容易誤導人心的手段,由她使出來真是登峰極造了。

    任誰也不會真懷疑她好似有意給眾人埋下懷疑的地方,是真正她想要去的地方,周臨淵是個聰明人,可他用聰明人的想法去推斷,就認為這里絕不會是真正夏晴想來的地方,因為無論是誰。都不會將自己的死穴擺在明面上。并且故意再三引人去攻擊,大家都不會相信有聰明人會這么做,可夏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而且她還成功了。

    如果不是真的跟到最后,連周游等人也不會懷疑這里,可沒想到偏偏不可能的地方,卻又是最可能的地方。周臨淵眼睛微閃,承認自己這一次是看走了眼,夏晴并不如她表現出來的那般沒有用,反而確實可以說是算個人才了,可是這一次她卻是走錯了路,再是人才,也只能怪她擇主沒長眼睛。

    夏晴推開后門之后,很快好似有個粗胖的穿著斗蓬的身影將她接了進去,這院子上空沒有什么遮擋物,周臨淵等人這時也不敢飛過去跟近了,怕影子映在地上被瞧出些端倪來,等到聽到夏晴等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了之后,這才朝周游等人揮了個手勢,幾人微微提氣,身形微動間一個個都如同飛在天空悄無聲息的大鵬般,靜靜的落在了院子里頭。

    周臨淵對這后院的女人不太上心,因此也不知道這院子究竟是誰在住著,院子里頭花團錦簇,瞧起來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里頭種著不少的夜來香,在夏夜里頭散發著濃郁的香氣,給這夜晚憑添了幾許顏色,前頭是一棟精致的小院,外頭沒人守候著,院角下連燈籠也沒掛,同他們之前看到情景完全不同,幾個暗衛相互對望一了眼,都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可是卻又有絲歡喜,沒掛燈籠使他們的行動更加隱秘了些。

    幾人順著精致的長長回廊貼著墻壁走了過去,在黑暗中,周臨淵幾人腳下都穿著軟底布鞋,踩在地上如貓般沒發現任何聲響,眼神也在黑夜里微微發亮,走廊的精致雕花頂將眾人的身影保護在它的陰影下頭,擋住了頭頂上的月光,漸漸的走了一刻鐘功夫,周臨淵耳尖的聽到前頭已經有了女子壓低聲音說話的響動,他連忙轉頭向周游等人使了個眼色,眾人都微微提氣,如壁虎般的貼到了走廊頂上頭,神不知鬼不覺的往發出聲音處貼了過去。

    漸漸的聲音離得越來越近了,可令周臨淵訝異的是這里好像說話聲并不止兩個人,夏晴的聲音以前周臨淵是聽過的,并不覺得如何特殊,可這時在這樣的環境里聽起來,竟然覺得有一種平淡得陰森的味道,另一個聲音是嬌媚的,但聲音里頭透著怨毒,還有個聲音好似有些耳熟,倒像是在哪里聽過一般。

    幾人在走廊頂慢慢挪移著隔得近了,可前頭卻站著幾個護衛模樣的丫頭,周臨淵皺了皺眉,已經能看著不遠處的屋子里點著燈盞,但在這個位置卻聽得并不清楚,甚至以他深厚的內力也只能模糊的聽到幾個字而已,顯然,這里并不是一個好的偷聽人家說話的所在,他向周游使了個眼色,幾人又從開始來的一般,順著走廊慢慢的挪了回去,這一切動靜守在外頭的那幾個表情警覺的丫頭并沒有察覺到,等退得遠些了,周臨淵這才看了下四下無人,一下提氣上了屋頂,踩在琉璃瓦片上頭飛走著,旁邊氣息微微一變,他不用轉頭也知道是周游等人已經跟了上來。

    想起之前那屋所在的位置,幾人又慢慢的挪了過去,雖然極想看看屋里的人是誰,可是這時誰也不敢因為焦急而出了一點兒差錯。弄出些聲響不但使得里頭的主使者跑掉,而且還沒看清是誰。

    明明不遠的路程。可周臨淵等人卻用得比之前在走廊頂挪動的時間還要多上不少,這琉璃瓦雖然漂亮,可是在上頭走動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輕易就能弄出一絲聲響,就連幾人這樣內功不俗的,也得小心異常。

    好不容易來到了屋頂,周游蹲了下身子,仔細探聽了一番,這才向周臨淵點了點頭。小心的揭開一塊瓦片輕輕挪了個縫隙出來,屋里的燈光一下子好似找到了出口的洪水般。漸漸泄出來了一些,外頭的陰暗使得周臨淵幾人更能看清屋里頭的動靜,也許是因為八月下旬天氣熱得令人難以忍受的原因,屋里兩個坐著的人都將披著的斗蓬扔到了一旁,可是如此一來卻令周臨淵輕易的就看到了兩個女人的臉龐。

    其中一個令他覺得熟悉的竟然是袁蓉,可是這女人坐在這里并不覺得令他意外,但是最令他覺得意外并且驚怒不止的,則是坐在一旁另一個輕輕依靠在桌子上。穿著一襲水紅色的衣裳。因為天氣熱的原因,衣裳略有些透明,里頭并沒有穿著單衣。若隱若現的露出身體的曲線,屁股微微往后翹起,斜口的衣襟因她的動作微微拉開,里頭竟然沒系著肚兜,露出胸前一方雪白酥胸,看起來姿勢夸張,令人一看就血脈噴張的人,那人不是早就不應該在府里,而是被他已經扔出府去的女人嗎?

    周臨淵心里又驚又怒,他沒料到能在這里看到這個擺出風騷姿勢的女人,而且更令他怒火加織的是,這個女人明明已經被他找了借口趕出府門外去,可是這時卻又突然的出現在了這府里頭,他一向自認太子府被自己經營得穩固異常,但現在看來連隨便一個女人也能混得進來,更何況那些懷有異心的人?自己以往確實太過自大了些,要不是明繡這一次中了毒使他加強了防備,怕是自己也能輕易就被人害了。

    夏晴恭敬的站在袁蓉面前,袁蓉一向在周臨淵面前表現得大氣有加而又帶著愛戀中女子羞澀之感的臉上,露出一絲陰狠之色,她穿著一襲淡紫色的衣裳,坐在椅子上頭沒有如那水紅色薄紗女子般全身如沒長骨頭般靠在椅子上,反倒是正襟危坐,背脊挺得筆直,露出一種氣勢來,容貌長得雖然并不如何出色,可是這么坐著卻又別一番氣勢,這時她看著眼前站得恭敬的夏晴,那微微低垂的臉,不由露出一絲冷笑,上頭周臨淵等人將她眉宇間的陰戾看得一清二楚,更是皺眉,這樣一個女人他留在府里,遲早是招了禍端。

    “這么長時間,那賤人仍舊只是在昏睡。”周臨淵等人之前找偷聽位置,已經花了不少的時間,因此之前這幾個女人中的談話幾人有很長段沒聽到,可這時就算只是三言兩語,他仍聽得出袁蓉口中所說的賤人是自己的媳婦兒,當下心里一下怒火翻滾,恨不能立下跳下去將這毒婦亂棍打死,可這時他卻知道打草驚蛇的道理,自己身邊就這么幾個人,也不知道那袁蓉暗地里還有沒有派著人手埋伏,如果逃了一兩個,到時候更難收拾,因此雖然聽她對明繡口出惡言,不過周臨淵仍舊強忍住了,對一旁的周游揮了揮手。

    這些暗衛從小就是被周臨淵收養,對主子的一舉一動早已了然于心,一看他的動作,周游就已經心領神會,因此朝他略一點頭,身影就如同一個輕靈的鳥兒般飛躍出去落到了院子里頭的地方,他這一離開旁邊幾個暗衛并沒有敢動作,深怕去的人多了到時候引起了地上人的警覺,因此仍舊是跟在了周臨淵身邊。

    “主子放寬心,屬下已經放了色醉一段時間,絕對是神不知鬼不覺,而且最近又加大了份量,她絕對活不過九月。”夏晴恭敬之極的回答了袁蓉的話,對她滿腔的怒火并沒有露出害怕之色,反倒顯得極是平靜,并沒有如個普通丫環般露出誠惶誠恐之色,反倒是冷靜得令人訝異。

    她既然回答的是屬下而不是奴婢,就證明了她并不是一個普通的丫頭被袁蓉收買,而應該是有別的原因,更有可能的是,周臨淵眼神微微一冷,看了身旁的暗衛一眼,猜想夏晴應該是暗衛一類的角色,如果一來就能解釋得清為什么她行事如此謹慎而小心,身手也算是厲害,雖然比起真正精通刺殺隱匿的暗衛有所不如,可是在另一方面來說,她比周臨淵身邊的暗衛來得要實用多了。

    畢竟有時候跟在女人身邊,或者是想對哪個重要女人下手,一個再是精通隱匿之術的男暗衛,總是不如女人這般方便,可以輕易就能想法子近得了女主人的身,從這一點看來,夏晴在對付明繡這一事情上的作用,比起某些身手可能比她更厲害的暗衛來說,應該是更為小心,她下毒的手段匪夷所思,而且性子著實小心謹慎,比起男人來說,她更加心細一些,如果不是皇后以前中過色醉,有過這樣的經驗,估計明繡現在真如她們所說,應該是活不過九月,一想到這兒,周臨淵就覺得心里無端發疼,看著屋里坐著的幾個女人,眼神就像是在看幾個死人一般。

    “哧~”聽到夏晴這么一說,那旁邊坐著的千嬌百媚的女人卻是微微一笑,這么一笑她半露出來的酥胸更是不住的起伏,雪白的胸口蕩漾出一陣美麗的波浪,看得屋里坐著的袁蓉臉上露出一陣惡心之色,看得出來她是想要發火,可是半晌卻又強忍了下來,沒去理會她,反倒又看向了夏晴:

    “你跟在那賤人身邊這么久,直到現在才下手我也不怪你,可是這一下手竟然拖了這么久沒個決斷,我父親那邊還等著這邊事情一了就助我上位,這么拖下去,要得等到什么時候?”袁蓉越說表情越是有些猙獰,連修飾姣好的眉毛也豎了起來,露出一股陰森之感,在燈光下頭眉宇間打出一片陰影來,那種狠色令人心驚。

    周臨淵握了握手,想沖下去狠狠給這女人幾個嘴巴子,看她往后還敢不敢口出惡言對明繡這么無禮,想到她話語中所說的事情,又忍住了自己的動作,強自忍耐著聽下去,可是緊繃的身子卻令趴在他身邊也往下偷聽的暗衛心驚。

    “咯咯咯,袁姐姐又何必這么焦急?夏晴這丫頭我瞧著是不錯的,如果姐姐不喜歡,不如將這丫頭讓給我如何?嗯~~?”她說完這話眉梢輕挑,后頭一個字輕輕從鼻子間拖了出來,帶起無限絢麗風情,又配上她嬌媚異常的容色,聽起來如同是挑逗般,令人忍不住臉頰燙紅,是個男人都有些忍不住。

    看得出來袁蓉對這女子的表現并不滿意,反倒是厭惡的皺了皺眉,極是優雅的掏出袖口的帕子揮了揮,好似在趕著什么臟東西般,看得這水紅色衣衫的女子忍不住眼里露出一絲兇光,隨即又隱了下去,雖然這一切被袁蓉瞧在眼里,不過她倒也并不懼她,兩人本來身份地位就不同,以前她得要好好討好著她,如今,這女人更得要好好討好著她,看著她嬌媚異常的臉色,以及那勾人的語調,袁蓉心里暗罵了一句:賤貨!可臉上卻露出一絲大家閨秀般矜持的笑容來:

    “妹妹好歹收斂一些,這兒可沒太子殿下,你這手段使在我身上,可使錯了地方!”

    感謝:左手深藍 親的評價票~~~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