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完結(五)
    岳承宗并未殺他,而將這個年幼的末代皇帝封為長命侯,正式稱帝!

    第二年的時候,四方諸侯早已經伏首稱臣,這場延續了十年左右的叛亂,才開始漸漸平息了下來。

    百姓們不再像以往惶恐不安,國家一統而新皇當立。

    岳家并不缺銀子,甚至富得流油,新皇登位之后,便大赦天下,甚至開倉半價售糧,以助百姓們度過這一場延續了十年之后結束的時光。

    如此一來,天下百姓們自然爭相歌頌,甚至許多岳承宗后來提拔的許多讀書人感念他的恩德,而寫出了不少歌頌他的詩篇。

    國家初立,在四處南征北戰將許多不服的諸侯勢力收歸手中的時候,國家完全安定下來,已經是五年之后了。

    岳承宗立都于上京之中,立國號為明,而帝號為明承。

    上京宮里的御花園中,早已經三十歲的玲瓏如今看上去卻不過是二十多歲而已。

    少了當初少女時的青澀,如今的她身上了多了成熟婦人的風韻,顯得更是比以前迷人。

    一襲紫色裹明黃邊兒的衣裳,更襯得她肌膚白皙細膩。

    早已經十五歲的岳云這會兒被封為長公主,安靜的坐在玲瓏的身旁。

    她對面坐著的正是這一趟悄悄入京,準備給兒子聘下長公主岳云的耶律拓與大妃龍玲。

    近十年沒見,龍玲還是如同當初一般安靜的站在玲瓏身后,不時替她添些茶水。

    耶律拓復雜的看著這個當初還險些死在自己手中,并狼狽無比的玲瓏,如今卻尊貴非凡的坐在關內天下第一國母的位置上。

    時光如梭,好像歲月幾乎沒有在她身上留下過什么痕跡。

    當初的她位于落魄時是這樣悠然的神色,可如今她已經位于天下至尊,依舊仍是這樣的優雅。

    誰能想得到當初可以輕易被自己掌握生死的女人,如今卻成為了自己也不得不彎腰的一個存在。

    “這一趟想來姐姐也應該知道我的來意。”現在耶律拓就算是想耍心眼兒,可想著如今早已經非昔日可比的岳承宗,自然將心頭的各種念頭收了個干干凈凈。

    岳承宗如今威名遠揚,就是許多戎狄人聽到他的名字,也是聞風而喪膽。

    他好像生來就是戎狄人的克星,如今天下四平之后,對于進犯的戎狄,他可不像趙都王朝那樣好說話。

    如今戎狄人說起岳承宗的名字,都雙股顫顫。

    雖然其中也有一些自己的原因,可說到底,若是岳承宗沒有真本事,他怎么樣也不可能爬到如今的位置。

    “耶律可汗說的哪里話?”玲瓏可不接耶律拓這一句姐姐。

    耶律拓人如其狼,有本事能壓制住他時,他就自然真心誠意的服你,可若是自己沒本事了,估計第一個反口咬人的就是他。

    雖說這些年岳承宗背地里與他合謀,可其實哪一回不是小心翼翼的要提防他反而將自己等人給算計了。

    雖說自己沒真正吃過虧,可這會兒玲瓏一聽他喊自己姐姐,便冷笑了兩聲。

    耶律拓如今已經收攏戎狄八部,兩年前在岳承宗助力之下,將戎狄八部整合,改名為蒙國。

    他這一趟進京來,為的就是昌平長公主岳云。

    好不容易冒著危險進京一趟,除了私下里要與岳承宗拉近關系之外,最為重要的,他就是想替兒子將岳云娶回去。

    一來如今的蒙國還剛收入手中,耶律拓的政權并不穩當。

    他在五年多前,在妻子龍玲的勸說下,與岳承宗合謀,在關中平原與戎狄之間,雙方互相合作各取所需。

    在岳承宗攻打趙都王朝時,他在后頭扯各戎狄部落后腿,并私下里助岳承宗一臂之力。

    而等到岳承宗大權在握,登位為帝之后,則是助他收服戎狄。

    兩人合作多年,互惠互利,沒人比耶律拓更清楚岳承宗實力在哪里。

    兒子本來就喜歡岳云,他想在助耶律宏得償心愿的同時,也順便能與岳家再度緊密結合,使自己得到最大利益化。

    如今戎狄各部背地里還有不死心的,現在蒙國政權剛穩,他希望能將一切治理妥當,再傳到耶律宏手中,因此娶到岳云回戎狄,是勢在必行之事。

    如今耶律拓一開口便見玲瓏拒絕不接自己的話,心里苦笑了兩聲,知道在前些年與岳承宗合作時自己打著小算盤徹底的惹怒了這個女人。

    他轉頭看著岳云笑道:“云兒若是嫁給宏哥哥做媳婦兒,妳覺得怎么樣?”

    玲瓏一聽這話,不由便瞪了他一眼,但她也不愿意替女兒做主這樣的婚姻大事,畢竟鞋合不合腳,也唯有她自己才知道。

    耶律拓這小子雖然賊精賊精,可勝在他有一個癡情的兒子。

    耶律宏每年給岳云送來大筆東西,幾乎沒差點將整個耶律部落全部拱手送來。

    相較之下,同齡的男子中,岳云雖然沒有跟其他少年來往,可她也沒有要不跟這些岳承宗舊部臣的孩子間不走動的意思。

    她自小就有自己的主意,玲瓏這會兒也想聽聽她的看法。

    “耶律伯伯你覺得呢?若是我嫁得那么遠,我爹娘想我時可怎么辦才好?更何況我可是聽說蒙國有許多夫死而妻易的傳統,想起來我可真是害怕呢。”岳云笑了笑,并沒有十四歲少女不好意思的嬌羞之色,反倒神情落落大方。

    她說話時眼角余光看到左側花園中陸續出來的幾個人影,突然間抿嘴笑了笑,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耶律拓正有些摸不著頭腦時,一道青年有些冰冷而又有些著急的聲音傳了過來:“不會的!云兒,我到如今身邊還沒有女人,為妳留著位置,以后蒙國的天下,我愿分妳一半,只要妳嫁給我。”

    耶律拓還沒開口,耶律宏已經急忙許愿。

    一聽這話,眾人有些吃驚的同時,耶律拓面色鐵青。

    他為兒子求娶岳云本來就是為了給新建的國家再多添幾層保護,以求勢力更上一層樓而已。

    在他這一代只是將戎狄部落一統了,雖然完成了祖先的遺愿,可站得高就看得更遠,如今一統了戎狄,他其實心里未嘗沒有再入主中原的決心。

    岳承宗當日一個偏遠地區的村夫也能走到如今地步,他出身遠比岳承宗高,為什么就不行?

    就算如今不行,他也想過往后子孫后代說不定有能成的一日。

    他準備為兒子求娶了岳云之后,再使她帶些工匠手藝人以及各種中原的稻谷等入蒙國,再使她拿大量食鹽做嫁妝,可沒料到自己的要求還沒提出來,兒子就已經先將自己好不容易攢下的家業分了一半出去。

    耶律拓這會兒有想吐血的心思,不由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上輩子欠了耶律宏的債,這輩子才來還他的!

    一對少年男女各自說著自己的話,耶律宏在看到心上人微笑的模樣時,早將父親難看的臉色丟到了腦后。

    玲瓏與過來的丈夫相互對看了一眼,極有默契的不出聲了。

    耶律宏就算少年英雄,可英雄也難過美人關,在岳云最后也表示愿意嫁的情況下,大明以長公主和親蒙國,以換來大明平靜的日子!

    百姓們都知道岳云是皇帝岳承宗的長女,可在國家剛立,正值百廢待新的時候,他沒有犧牲別人的女兒,而是以自己唯一的親生女來換取百姓幸福,許多人聽到這兒時,不由感恩戴德,對大明更是歌頌不已。

    有了這樣的聲望,岳承宗自然位置坐得更穩。

    而大明朝并不增加稅賦,可玲瓏設置下來的運輸道以及她當日建立的山莊,卻成為了岳承宗傳奇崛起的地方。

    許多達官貴人再次以能入住莊子而感到自豪,銀錢滾滾而來,大明成為開國之初,不靠稅賦便能國庫豐盈反倒而利于百姓的朝代。

    岳承宗開學立書,大明朝被他治理得井井有條。

    而開國皇后劉氏玲瓏,則成為了傳奇史里,最為出彩的一章!

    十年之后,大明朝正值富足強悍時,皇后玲瓏嫁妝里出名的溫泉莊子外頭的小村鎮處,一個滿臉嚴肅的婦人正拿著棍子沖自己家調皮的小孩兒道:“如此無用,不知讀書報國,皇上如今開設了官學,這可是皇天浩蕩,幾輩子修來的福份,你卻不知珍惜,不知讀書以圖報效皇上與大明恩德,我打死你!”

    在孩子的認錯聲中,幾輛由護衛守著的馬車里,玲瓏放下了剛剛撩起的車簾,沖著岳承宗笑了起來:“夫君真是好大的名氣,好大的福份,如今也有人這樣教孩子。”

    岳承宗臉上少了幾分當初的兇悍與血性,反倒多了幾絲威嚴。

    在聽到妻子調笑的話時,他也想起了當初姚氏教導他的一切。

    如今治理了國家之后,他更加明白許多道理,自然不會再耿耿于懷當日,只是正色沖妻子道:“我最大的福氣,并不是坐擁天下,而是娶到了妳,并能真正得到了妳的心而已。”

    打天下,得天下從來就不是岳承宗的心愿,其實多年之后,他要的仍然如同當初的他一般,簡單而又明了。

    他只想將這個陪伴在他身邊已經大半輩子的女人,緊緊擁在懷里而已。

    每隔幾年都會回來一次的馬車隊緩緩的朝附近的溫泉莊子駛去,半路的村民們并沒有露出什么吃驚的神色來。

    他們只當這隊馬車是如許多達官貴人一般去溫泉莊子住而已,哪里想過這馬車中,坐著的正是他們心心念念感恩不已的皇帝。

    一個瘦弱的乞丐躺在路邊,一邊要著錢,一邊嘴里大聲的喊著自己是皇上的弟弟,自己是王爺的話來。

    每當他這樣一喊,人群就會上前一頓拳打腳踢,怪他敢污蔑皇帝。

    聽著這熟悉的哭喊聲,兩夫妻相視一笑,都并沒有要去看的意思。

    馬車緩緩往前駛去,玲瓏靠在岳承宗懷里,聽著他一如既往的心跳聲,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