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小二百三十八章 背后的小動作
    徐氏因為元鳳舉的事,早將元正林恨之入骨,夫妻形同陌路,再加上后來元正林糟蹋女兒,賣女以求榮的行為,更是令元湘凝對他深惡痛絕,老2一家也沒少被這狗東西扯后腿,元鳳止的媳婦兒還是由他當初親手捆了送進烏三房中,縱觀元府上下人人都對元正林恨之入骨,如今竟然除了自己之外再無人肯為他說上一句話,余氏忍不住吃吃笑了起來,其實她心里也不愿意為元正林說好話的,母子親情,算什么東西?大難臨頭之時都要各自飛了!元正林壞事做盡,不得好死,如今元府之中只怕想喝他血吃他肉的不在少數,恐怕就數與他親近的徐氏元湘凝最為恨他,難怪他如今這般忍得。

    越想,余氏越是忍不住想笑,突然間開口笑了起來。她笑得直打咯,眼淚鼻涕縱橫,元正林面色鐵青,大聲喝道:“住嘴!”

    “哈哈哈,報應啊。”余氏形同瘋顛,突然間想到這些年來的元府的遭遇,自從夫君一死,元府便一日不如一日,她以前還不肯承認,如今才發現自己生的兩個兒子不成才,元正林根本就是個廢物,可他卻偏偏野心大,以致給元府招來這樣的禍根。若非元正林一意孤行,元府何致于那樣的苦?元鳳卿也不是個好東西,元府將他養到大,沒短他吃穿,如今竟然恩將仇報,亂世一來便翻臉不認人,果然是下濺之人生的賤種!余氏心中惡狠狠的罵著,而她最恨的,卻是蘇麗言,若非蘇麗言背后攛掇,她何致于吃那樣的苦頭,受那樣多的罪,由著元正林引狼入室,最后險些性命不保?可惜當日沒將她肚子中的孽種給弄下來!

    余氏目光陰毒,表情猙獰,嘴里哈哈直笑,元正林如同瘋子一般,一把抓著余氏肩膀,厲聲喝道:“閉嘴!不準笑!”首發古代隨身空間238

    “報應,你不是個好東西,誰料你生的也不是個什么好東西,你無情無義,不孝順我,如今可償到這樣的滋味兒了,元鳳卿想殺你,該!你就該死,你該死,報應。”余氏語無倫次,元正林表情越發難看,眼睛通紅,一把捂住她嘴唇,惡狠狠的壓著不讓她吱聲,厲聲道:“我讓你再說,老不死的……”

    他越說,力道越是用得大,額頭青筋都迸了出來。余氏雖說發瘋,但到底已經是上了歲數的人了,根本不是元正林的對手。元正林當初雖說也是落為了烏三等人的俘虜,但因他臉皮厚,又夠心狠手辣不要臉,敢送女兒到人家榻上任人糟蹋而求得一口飯吃,因此身體比起余氏不知好了多少,這下子暴怒之下將余氏抓住,竟然勒得余氏反抗不得,沒過多久掙扎的勁道便小了下來,嘴里發出‘嚯嚯’的響聲,如同破舊的風箱一般,原本看戲的月荷等人一瞧不好,連忙沖了上來,拉住元正林道:“大老爺冷靜一些!”

    一邊說著,一邊有人去扯元正林的手,許是月荷等人的話起了效用,或是元正林自個兒反應過來做得不太妥當,下意識的雙手一松,余氏軟綿綿如同一攤爛泥般軟在了地上,顯然已經不中用了,進的氣少,出的氣多。這下子可是將眾人都嚇了一跳,余氏再是不得蘇麗言看重,可她到底是元家長輩,若是她出了事,恐怕元鳳卿為了名聲著想這會兒也要拿眾人開刀,更何況說不定他早想著等機會收拾元正林,如今元正林自個兒撞上門來,他哪里還會手軟的?

    眾人想到這兒,都慌了神,元正林也連忙跪倒在地,垂頭喪氣,心里郁悶得說不出話來,縱然元鳳卿不因此事找他算帳,可他若是將母親弄死,名聲壞了,往后就算是弄死元鳳卿得到他的士兵,他也沒聲望指揮得住!元正林之前可是吃過烏三等人反水的苦頭,心下也有些犯怵,連忙眼珠一轉,便是跪在地上嚎哭了起來:“母親,母親,您如何了?兒子豬油蒙了心,我不是有意的……”他這樣嚎哭著,眾人也沒理睬他,月荷心下瞧他不起,見他瘋瘋顛顛哭得厲害,卻連半滴眼淚也無,頓時心下厭煩。

    “大老爺您先且讓開一些,情況如何奴婢們心里都是清楚的。”月荷說話也不客氣,雖說她如今對余氏不忠心,可這元正林實在是為人令她不齒,干的哪件事兒幾乎都不是正常人能干得出來的,她皺了皺眉頭,也懶得理裝模作樣的元正林,指揮著婆子將軟到在地的余氏抓了起來,放到榻子上頭,一邊自個兒拿手狠狠在余氏人中處擰了一把。頓時余氏鼻子處沁出血絲來,她眼皮顫動了一下,卻沒醒過來。月荷手下不留情,又狠狠擰了一把,余氏‘嚶嚀’了一聲,吃疼的嘴唇動了一下。元正林一瞧見這情景,頓時臉上一喜,大聲道:“掐得好,再掐幾下,若是不醒,再拿針刺了試試,母親不能死的!”

    他說得像是極有孝心一般,但話語又毫不留情,月荷彎了彎嘴角,臉上一片譏諷之意,卻見那頭余氏緩緩睜開眼睛來,吐出一口濁氣,眼睛昏黃,看眾人時眼神令人有些不寒而粟。月荷卻是松了口氣,抹了把脖子后的冷汗,苦笑道:“總算醒了!”若是不醒,恐怕一屋子的人都得倒霉。她看得出來,元府中人還以為元鳳卿一切事情不知,可她心中卻清楚,恐怕那位郎君什么都知道了,此時卻故意隱忍不發而已,這樣的情況下只能證明全文字更新更快網址余氏對他還有用,就算要死,也不是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死去。如今余氏好歹活了下來,她心里氣一松,腳也軟軟的坐到了地上。

    余氏冷冷看了月荷一眼,見她臉色慘白,陰笑了兩聲:“倒是有勞你費心了!”一句感激的話說得陰陽怪氣的,語調陰森。月荷愣了一下,卻是說不敢當,那頭余氏只與她說了一句,就將目光落到了元正林身上,表情看得他心中毛骨悚然的,元正林不由勉強笑道:“兒子豬油蒙了心……”

    “我倒是生了個好東西,如今竟險些干出弒母的勾當來,你可當這天底下沒人能治得了你了?”余氏冷笑了兩聲,在元正林以為她要發作之時,她卻是平靜的閉了閉雙眼,揮揮手道:“你回去吧,我乏得很,也不用你再來侍候了。”元正林一聽這話,欲還要求情,余氏卻已經閉著眼睛不與他多說,他今日連番受了刺激,也有些受不住,見余氏沒有回心轉意的意思,頓時臉色耷拉下來,狠狠甩了一下袖子,砸了門出去了。

    余氏目光陰冷的看著元正林出去的方向,還有那被他摔過的門還在不住搖晃,嘴角邊的笑意看得人心涼。月荷等人安靜了半晌,她才突然睜了眼睛,開口道:“將隔壁院子那位給我喚過來!”她說的是隔壁院子,而余氏隔壁不遠處院子住的,正是李氏。月荷心下一凜,與余氏主仆相伴幾十年,照理來說余氏心中的想法她多少也知曉一些的,但如今余氏受了刺激之下性情大變,莫名其妙這樣開頭竟然令她有些摸不著頭腦,因此聽了她這話,頓了一下,開口道:“太夫人,那位可不是個善茬。”

    “她不是善茬,我才好與她說事情!”余氏呵呵的笑,表情陰森恐怖:“我生的好兒子,如今竟然敢要我的性命了,若是我不早些下手,恐怕指不定哪日便死在了他的手上。那位不是正好想勾搭男人么,如今蘇氏那小賤人剛生孩子,正好是她機會,她可是不甘寂寞得很哪!貴女,哼,什么東西!我要元正林死,既當初是我生他出來,如今也該當由我送他回去,兒子我沒教得好,往后我再教曾孫子罷!”說到后來,竟然獰獰笑了起來,卻是打起了元千秋的主意。

    月荷眼中閃過譏諷之色,應答了一聲,也不表態,余氏也不需要她說什么,估計是她如今心里頭太紛亂了,也沒想過要她拿主意,雖說恨元正林,想要他死,可到底是自己兒子,也不希望從月荷等人口中聽到他不好,否則他若是不好,豈非是生他的自己更加不堪?余氏明知自己想法矛盾,但她卻控制不住心中的怨恨,剛剛元正林險些殺她之時,令她心中早已隱忍多時的恨意似潮水般涌了出來,心里只吼著想殺了他!

    “老大要是死了,我可以借這個機會出去,到時那小賤人與元鳳卿沾了身,自然便是會對我更死心踏地。”余氏自個兒說著,便笑了起來。月荷在一旁聽著與元平家的等人交換了一個不以為然的神色,余氏如今是老糊涂了,竟然連殺兒子以脫身不被軟禁的狠毒法子都想得出來,不過她卻是忘了一點,若是元正林當真如她的意死了,縱然退一萬步說元鳳卿會聽她的,元鳳卿愚孝到不顧一切以往元府的虧待,對她事事尊從,可如此一來,豈非元鳳卿便要與元正林守孝?守孝之中,如何沾得女人?到時夫人蘇麗言也就罷了,她有兒子傍身,縱然不與元鳳卿同房又如何?她又沒得損失!反倒是李氏,若是一日不圓房,一日元千秋便漸漸長大,情況對她更是不利,李氏好歹也是大家出身,怎么可能會答應余氏這樣異想天開的要求?

    屋里侍候眾下人不以為然,余氏卻是固執已見,非要讓人去叫李氏。月荷等人也樂得看她笑話,便是去跑了一趟,不過去李氏院子中前,仍是先去了蘇麗言院里報備過一通,這才往李氏院子里鉆去了。原本月荷等人都以為李氏會對此事嗤之以鼻,畢竟此事實在太過離譜又不可靠,若是被人捅了出來,李氏名聲可是真正臭到底了,不可能翻身!誰料也許是李氏記恨當日元正林賞了她一巴掌,月荷說了來意之時,她竟然想也不想就將此事答應了下來,便是大大出乎了月荷的意料之外!

    此事不止是月荷有些摸不著頭腦,大覺詫異,就連李氏身邊侍候的人都覺得奇怪無比。不過他們與李氏原本關系就不佳,雖然覺得李氏此舉太過草率,但也沒人提點她,人人都巴不得她早些倒了霉,自個兒等潯陽王府出來的人被打散編在元家之中,也比如今被人防著,處處受刁難,連飯都吃不飽有人給眼色的日子好過得多。跟了李氏這要一個倒霉的,眾人都覺得晦氣無比,自然不會有人多嘴說這個事兒。

    李氏心中也不是不明白下頭人的想法,但她這會兒已經失勢,當初在王府中的生活就令她意識到,若是沒有掌權人的喜歡與看重,縱然她身為王爺女兒,那敢是地上爛泥,人人可踩,當初她名義是王府的女兒,可是卻連一些體面的嬤嬤婆子都比她活得光鮮自在!她如今來到元府,原本以為自己是熬出頭來,誰料元鳳卿不喜歡自己,李氏也不是真蠢到無藥救,她當初自恃甚高,如今才明白過來自己不得元鳳卿喜歡,子嗣的事情便丟在一旁不說,至少要先將元鳳卿的心籠過來,與他圓了房才是正經,自己也好抬頭挺胸的做人。

    她當初就是太好高騖遠了,又一心認為自己出身高,比起元鳳卿這個被貶的官員家屬來說,她縱然再不受寵,但好歹還是王府的女兒,當初父王又給了他兩萬兵,她認為元鳳卿該捧著她才是!李氏又在王府中時吃過不少苦頭,一旦得志,便猖狂了些,如今明白過來,元鳳卿根本不當自己是一回事,她身邊的人也不是與她齊心的,而她當初與余氏做下那等事,若是潯陽王府跟著元鳳卿回來的士兵真是一心向著潯陽王府的,恐怕縱然她是真做了那樣的事情,也該有人來問她一聲,或者保下她,誰料出事到如今,半個聲響也未聽過,李氏才知道自己是潯陽王府的棄子,恐怕潯陽王府打的主意,是廣撒網,多捕魚罷了。

    潯陽王不見得有多看重元鳳卿,也不認為他能成事,不過秉承著寧殺過也不放過的想法,所以才將她這個沒用的女兒嫁了過來,以籠著元鳳卿的心,畢竟潯陽王雖然覺得元鳳卿不一定能上位,但說不定老天就瞎了眼,到時他至少也結了個善緣,李氏到如今才想明白這些,也是被現實逼著的。她原以為自己很重要,誰料最后不過是成為父親手中一枚隨手可扔的棋子而已,恐怕元鳳卿換兵,也是拿了其它東西,否則以潯陽王的性情,不見得會因為自己一個不受待見的女兒而給他兵力,當初她不過是自以為是而已,以為自己好歹是父王的女兒,他不會虧待了自己,可李氏現在清醒了,推敲著應該是潯陽王收了好處,給了兵力卻又威脅著元大郎收下自己。

    如此一來,才可以想得通這其中的關鍵。潯陽王自以為身份高貴,將女兒嫁給元鳳卿為妾,雖然她年紀大了些,他心里說不定想的是元鳳卿該對他感激伶涕,斷然不會想到元鳳卿會恨他入骨!李氏原本也不可能這樣想的,但她那日與趙氏以請罪的名義去蘇麗言那邊時,看過元鳳卿的眼神,冰冷入骨,被他一瞧,似有鋼刀在刮著骨頭渣子一般,又寒冷又疼,至今想起來她仍是不自覺的身上泛起寒粟,元大郎恐怕是厭惡她的!

    李氏心下不甘,雖然不愿意這要去想,但又不得不承認,她沒有蘇麗言的美貌,又無與元鳳卿結發的情分,甚至還比他大上幾個月,雖說男女婚嫁之事婦人比男子大上一些的也不是沒有。但婦人自來就老得快,到了三十歲左右,男子照樣風流瀟灑,左擁右抱,女的卻早已美得凋零,李氏又不是那等絕色佳人兒,不過是稍稍有些清秀而已,算不得丑,可更稱不上美,如今年紀大了,元鳳卿那樣的風姿俊郎,自然看她不上。一想到這些,李氏心下不由酸楚,更是恨了蘇麗言幾分,但她也知道當務之急她要做的,絕不是與蘇麗言起沖突,相反的,她還更應該投靠蘇麗言。首發古代隨身空間238

    縱然她出身比蘇麗言再高又如何?娘家不支撐,哪像蘇家,人家都住到元家里頭了!潯陽王府不管她,李氏就是孤掌難鳴,有個好聽的出身又如何,當不了飯吃,落地鳳凰還不如雞,更別提她還不是那個鳳凰!李氏這會兒心中無比的清醒,她也知道下頭的人心里是怎么想自己的,心中不由冷笑:且看著罷,待她先弄死了元正林,再找機會與元鳳卿春風一度,坐實了自己名聲才是正經的,否則這樣名不正言不順的,元家粗使的丫頭也敢給她臉子。

    元正林那日打她一巴掌,被李氏視為心頭恥辱,至今想起來還恨得牙癢癢的,雖然知道這事兒不易操作,但總歸要試上一回,否則難消她心頭之恨!更何況余氏敢謀了外人殺自己兒子,恐怕到時就算她要反咬自己一口,也沒那個臉好說的!李氏心中暗自盤算著,見屋里人跟木頭樁子似的杵在那,不由心里恨得厲害,她當日被蘇麗言令人扭了回來,這些人便一個個開始不聽話了,時而還會給她些臉色看,克扣飯食也不用說了,她雖然心知肚明,但卻使不出手段拿捏他人。

    “去將我箱子里將那支三十年的老參取來!”李氏對鏡撫了撫鬢角,眼神迷離,里頭的人雖然容貌不是絕美,但也有成shu女子的風韻,為何他就不喜歡,任由自個兒獨守空閨?她如今韶華雖過,但也好歹風韻尤在,若是再錯過些年,豈非就是辜負了這般年紀?李氏眉眼微挑,自個兒憐惜了自個兒一回,這才臉色沉了下來,頭也沒抬,沖著鏡子中淡淡的喊道。

    她身側站著的名為小卓的太監懶洋洋掀了個眼皮兒,半晌之后在李氏沉不住氣要發火時,他才不陰不陽答應了一聲:“是。”

    李氏忍下心口的氣,藏在衣袖下頭的手握得極緊,心里冷笑,待她與元鳳卿成就好事,再來收拾這些眼皮子潛的狗奴才!她心中發著狠,卻是等這小卓取了人參回來時,想想余氏那老東西,又覺得這樣的好東西給她吃不值當,因此令人拿了刀切了極小的一段下來,再叫人細細的將剩余的人參包好了,裝著這段人參要給余氏送去時,李氏心疼得直抽抽,卻也知道該舍時仍是要舍得,否則那老東西過河拆橋,到時恐怕她的事兒辦成了,自己的她不會辦,因此狠了狠心,笑道:“夫人令我去給太夫人侍疾,你們也一塊兒同我過去,必要時也能幫幫忙。”

    她心里并不想真侍候余氏,只是想借這個機會與余氏商談事情而已,李氏心中恨余氏恨得要死,又哪里可能親自動手,不過是擺個姿態出來,讓底下的人去忙罷了。眾人答應了一聲,李氏這才抬頭挺胸朝余氏院子行去。

    這廂余李兩人心懷不詭,那邊蘇麗言卻是將這幾人的動靜放進了心頭,她原也沒想到余氏會想干出殺子的念頭來,權力財勢對她來說,恐怕此時比兒子孫子還要重要的了,虎毒還不食子呢,這余氏母子就鬧到了這樣的地步!不過以這二人自私性情來看,又覺得理所當然的。蘇麗言聽到這事兒時,冷笑了兩聲,只讓月荷將人盯好了,一邊卻是交待元喜將院子看得緊一些。連瑤自成婚之后,管的事便不是這一塊兒,元喜頂替了她以前的位置,這又是她上任蘇麗言吩咐的頭一件事情,自然是想博她好感,因此每日便是盯得極緊,絲毫沒有松泄的。

    蘇麗言交待了這些,也不將心思全部放到這上頭,余氏等人不足為懼,如今元家又是全部掌握在她手中,她要余氏等人何時病何時死,都是由她說了算的,如果余氏此時能將心思放在與兒子內斗之上,那自然是最好的,她還不用再騰出手來,因此一心都撲到兒子身上。

    元千秋出身半個月了,越長模樣越精致,小孩子本來就是一天一個樣兒的,當初出生時還只雙手托在手里那樣小,如今半個月不到,蘇麗言抱著都覺得手有些發沉。小孩子長得肉呼呼的,平日又不愛哭鬧,又有柳茵那樣的事發生,孫嬤嬤將他看得跟眼珠子似的。蘇麗言有時就是想兒子了,可她如今還在‘坐月子’中,也不好出去吹吹風,平日就算是在床上呆得煩了,想下地走上幾圈,便有華氏等人來勸她回床上坐著。

    本章未完,后面內容請至白*金*小*説*網閱讀。百度一下《白金小説網》。

    白白w.書河

    金金

    小小

    說説

    網網首發超速更新

    古代隨身空間238_古代隨身空間全文免費閱讀_第二百三十八章背后的小動作更新完畢!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