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19章 我比你高尚多了
    這是江亦清第一次登門拜訪。

    他做了這么多年的家主,架子倒是擺的比江玨還要大。

    親自上門拜會,江玨若是不見有失體面,但若是讓江亦清進來,那這滿屋子的人該如何解釋就有些說不通了。

    “少東家,江亦清一定是知道今日家中有貴客,故意這個時候來拜訪。”吳揚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他如果連這種事都查不到,那這家主也是白做了。”江玨聲音清冷。

    吳揚說:“是否要讓他進來?”

    “嗯,順便給他安排一個位置,這個點過來,應該也沒有吃過晚餐,剛好,今天大家坐在一起一塊吃。”

    江玨的話讓在座的眾人都忍不住挑起眉頭。

    特別是蕭金云,她這段時間一直在觀察江玨的一舉一動,因為一直見不到江玨,所以蕭金云以為江玨是被江家的人看得很緊,或多或少對江亦清存在幾分忌憚,卻怎么也沒想到這江玨膽子竟然這么大。

    和江亦清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虧他還想得出來!

    這張桌子前坐著的人,哪個跟江亦清關系好了?

    單說她自己,就差點要了江亦清半條命。

    封九辭和江亦清的關系更不用說,水深火熱。

    “這不太好吧。”蕭金云忍不住了。

    江玨說:“蕭大小姐放心,你我也算是一家人,在我的地盤上,鬧不出什么大事。”

    蕭金云不語。

    而從門外走進來的江亦清也恰好聽到了這句話,他挑著眉,渾身的氣息冷得駭人,他的出現讓四周一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少東家。”三個字,毫無尊敬,還透著幾分狂妄。

    江玨說:“怎么是你來,你父親呢?”

    “他在國外。”江亦清說。

    江玨輕笑一聲,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嘗了一口今日做的菜,味道還算合口,他說:“剛好到飯點,今日飯菜做的不錯,沒有別的事就一起用餐吧,來人,給江亦清添一雙碗筷。”

    “少東家這家里,好生熱鬧。”江亦清挑起尾音。

    他不高興了!

    渾身上下爆發出來的氣息,都透著濃濃的怒氣。

    他警告過江玨,不要做出格的事情,江玨也說過這次回國為的就是珠寶大會,可如今把封九辭邀請到自己家里面做客,還坐在一起享用晚餐,他回國真的只是單純的想要參加一個普通的珠寶大會嗎?

    “是很熱鬧。”江玨不痛不癢,自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看他。

    傭人已經把碗筷添上了,江亦清還沒有要坐到位置上的意思。

    吳揚說:“江亦清,我們少東家賜座,你敢不坐?”

    江亦清眼神冷酷。

    江玨:“既然不餓,那就到外面等著,作為江家的新任家主,我想你該不會連這點禮貌都沒有吧。”

    “謝謝邀請。”江亦清拉開椅子直接坐下。

    江玨嘴角彎了彎。

    “來找我,什么事?”江玨問。

    江亦清說:“聽說我的未婚妻來了你這里,所以,我有必要親自過來一趟。”

    “哦?你的未婚妻也在?是誰?”江玨故作不解。

    “秦薇淺。”江亦清說。

    一口咬著牛排的秦薇淺差點把自己嗆死,她是真沒想到江亦清竟然能厚顏無恥到這種地步,這個時候還把她當槍使。

    秦薇淺說:“只是商業聯姻,算不上未婚妻,而且,我們也不熟。”

    “熟不熟不是你一人說的算,江玨畢竟是我江家的人,你見他,可有問過我的意見?”江亦清問。

    秦薇淺心想那聯姻的合約不是自己簽的,江亦清坐不住想來找江玨麻煩就明說,至于拿她當擋箭牌嗎?

    “你想在該見的都已經見到了,該走了。”秦薇淺沒好氣的回答。

    江亦清冷笑。

    人已經坐下來了,他就不會走。

    整個餐廳的氣氛都變得非常古怪,五星級廚師做的菜,原本香噴噴的,在這個時候卻顯得沒有那么香了,似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餐桌上。

    至于門外,江亦清來的時候并非孤身一人。

    他是有備而來。

    本來打算在餐桌上說的那些話因為江亦清的到來無人再提及。似乎這也是江亦清要的結果,他不會給江玨和封九辭太多接觸的機會。

    “江先生,我忽然好奇一件事。”蕭金云忽然開口。

    江玨:“問。”

    “江家和蕭家的人聯姻,是否都要以股份作為聘禮?”蕭金云說。

    江玨說:“娶的是蕭家的繼承人,那么是需要的。”

    蕭金云笑著說:“看來江家主對秦薇淺的感情不如封總真心,至少,封家愿意讓秦豆豆繼承封家的產業,提前指定秦豆豆為下一任繼承人,你那么喜歡秦薇淺為什么沒有半點表示?”

    “跟你有關系?”江亦清問。

    蕭金云說:“難道是因為你實際上并不掌權嗎?既然如此,那我們剛好可以談一談江玉蘭遺落的那筆巨額遺產的事,江家主既然并不掌權,想必心里面也不會對這筆遺產有任何非分之心,不如就趁著大家都在,你給個準話。”

    遺產這件事其實一直都沒有挑明,既然今天大家都在,蕭金云就一次性把所有事情都擺到明面上來。

    蕭金云也知道,江亦清其實是忌憚江玨的,她就不相信江亦清敢當著江玨的面承認對江玉蘭的遺產動了歪心思。

    “江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關系?”江亦清問。

    這話擺明了就是在說,什么時候輪到你來管我們的事了?你一個姓蕭的,配嗎?

    蕭金云說:“有沒有關系不是你說的算的。”

    “我說的不算,難道你說的算?你不過是蕭勝從外面撿回來的一個野孩子,雖然姓蕭,但你身上可流著半點蕭家的血?江玉蘭是我江家的人,她的事情,你有什么資格提?”江亦清字字珠璣。

    蕭金云皮笑肉不笑,“說起關系,你又跟江玉蘭有多大的關系?左右就是占了個姓江的便宜,如今這家主的位置,也不過是從別人那施舍來的,我蕭金云再不濟那也不會搶別人的東西,跟你比起來可高尚多了。”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