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021章 你欠他一個人情
    秦薇淺小心翼翼地將包包放回去,小心翼翼地包裝好。手機忽然響了,也不知道是誰給秦薇淺發消息,她點開看才發現是之前匆匆走掉的胡貞儀發過來的,她氣呼呼地抱怨。

    “天吶,氣死我了,也不知道從哪跑來的土豪,一次性把今日上新的三款新包全部買走了,我一個也沒搶到,我可是守了一個下午。太生氣了,怎么會有這種人!”

    “早知道我剛才就和你一樣買些衣服就回家好了。”

    秦薇淺從字里行間中都能看到胡貞儀的憤怒和無力,她忍不住多看了封九辭兩眼。

    “怎么?”封九辭詢問。

    秦薇淺說:“胡貞儀想買的包被你截胡了。”

    “讓她買別的。”封九辭很平靜。

    秦薇淺嘴角彎了彎;“陳琦是后面才去排隊的,怎么就比她還快?”

    “秦小姐,那可是三倍的價格買的。”陳琦小聲嘀咕。

    “你瘋了?”秦薇淺很震驚。

    陳琦說:“反正花的是別人的錢,你擔心什么,不過你放心,這絕對是一手包,新鮮出爐,沒別人碰過,你放心背。”

    一旁的豆豆連忙轉過身去翻了一下吊牌,看到價格那么高,忍不住嘀咕:“封叔叔好偏心啊,給媽咪買一個包,卻一個都不給我買。”

    “那是女士背包,你要來做什么?”封九辭反問。

    豆豆說:“可媽咪都有,我沒有,封叔叔就是偏心。”

    封九辭嘴角彎了彎:“前面有個兩元店,我去給你買一個。”

    “小氣鬼,你看看媽咪的包幾位數?你竟然好意思帶我去兩元店,我不要。”豆豆被氣到了,臉當場就綠了。

    封九辭說:“是你自己不要的,以后不準再抱怨。”

    “哼!偏心!偏心!我今天都請你看電影了,你也不給我買一個包,我不喜歡你了。”豆豆越說越氣。

    封九辭直接把小家伙拉過來,單手抱著小家伙,捏著他小小的臉蛋:“你已經是一個男孩子了,一個小大人了,日后要學會自己賺錢。我給你媽咪買東西是天經地義,但你就不一樣,你要記住自己是一個男人,想要什么東西要自己掙錢,以后你也要像我一樣,對你喜歡的人好,但是對她好的前提是要自己有本事。你現在生氣耍潑就是沒本事的表現。”

    “誰說我沒本事的?我也有錢的。”豆豆不服氣。

    封九辭說:“你身上有多少錢是靠自己的本事賺來的?”

    豆豆的聲音瞬間就啞了,仔細想想好像真的沒有,他的錢現在都是他們給的,因為豆豆有一張固定的銀行卡,每個月都會有人往卡里面打錢,封九辭會打,秦薇淺也會,封老夫人也會,江玨打得更多,導致豆豆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有多少錢,只知道很多很多,花都花不完。

    他忽然就沒臉回答封九辭的話了,老老實實低著頭,小聲嘟囔:“我知道錯了,以后我想要東西自己賺錢買,絕對不眼紅我媽咪。”

    “理解得沒錯。”封九辭對小家伙的態度還算是滿意,從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個十分精致的黑色禮盒,遞給豆豆;“打開看看。”

    “給我的嗎?”豆豆滿臉期待。

    封九辭點頭:“給你的。”

    小家伙連忙打開,是一個小老虎形狀的小夜燈,五顏六色的,還會發出很好聽的聲音。豆豆伸手戳了一下,發現還是軟綿綿的,像一個柔軟的小皮球,特別好玩。

    “我喜歡!”豆豆非常開心地望著封九辭,奶聲奶氣的,很好聽。

    封九辭說:“我還偏心嗎?”

    “不偏心,封叔叔是對我最好的人。”豆豆抱著封九辭,甜甜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男人的眼神變得很溫柔,拿出小夜燈:“開燈之后它會變成小動物的樣子,有老虎,有企鵝,有獅子還有恐龍,我教你怎么弄。”

    回去這一路上封九辭都在教豆豆怎么搗鼓他的小夜燈,小家伙也不吵不鬧,安安靜靜窩在封九辭的懷里,到帝王別居門口時豆豆已經睡著了,安安靜靜蜷縮在封九辭的懷中,小臉十分可愛。

    封九辭小心翼翼地將豆豆抱下車。

    帝王別居的管家本想著親自來接豆豆呢,沒想到小家伙竟然在封九辭的懷里睡得這么沉,他試圖從封九辭手中接過豆豆,卻被封九辭制止了。

    封九辭自己抱著豆豆回了房間,小心翼翼將小家伙安頓好。

    “封總,小少爺吃過了嗎?”管家詢問。

    封九辭說:“下午三點吃過一餐,晚些要喂他吃一些好消化的東西,他今天吃的是火鍋,很上火。”

    “好的,我這就吩咐廚房熬一些粥給小少爺喝。”管家連忙去吩咐傭人。

    封九辭替豆豆蓋好被子就準備離開帝王別居,卻沒有想到會在會客廳遇到溫葒。

    溫葒看到封九辭時,下意識站起來:“封總好。”

    “溫夫人好。”出于禮貌,封九辭打了一聲招呼。

    溫葒說:“好巧,竟然會在這里遇到封總,你來找江少東家也是有事情嗎?”

    “不是。”封九辭態度很冷淡,不太想回答溫葒的話。

    溫葒也看出來封九辭不想理會自己,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說:“封總許久沒有去看蕓思了吧?我經常聽到蕓思提起你。”

    一句話,讓整個帝王別居都陷入寂靜之中,所有人都在這一刻將目光投向兩人,而一直一言不發的江玨此時已經抬起頭,具有侵略性的目光落在兩人的身上,好似有一種慈父遇到自己閨女出軌的架勢,看封九辭的眼神恐怖極了。

    溫葒仿佛看不到江玨的變化似的,繼續說道:“蕓思其實還挺想跟你坐下來好好聊一聊的,我知道你們之間有許多誤會,可你是知道蕓思這個人的脾氣的,她呀,就是不服輸,也不愿意妥協,她對你也是真心實意,你們都認識這么多年了,沒必要因為一些小事情搞得像個仇人一樣。”

    “溫夫人想多了,我和江蕓思只是簡單的合作關系,沒有其他。若是日后有可能繼續合作,我依然會和對待旁人一樣對待她。”封九辭面無表情的回答。

    溫葒說:“原來是這樣,封總不記恨當初那些事情我就放心了,說實話,我還真的擔心你會因為當初的那些事情而記恨我們家蕓思呢。”

    封九辭的眉頭越皺越緊,他看得出來,溫葒這是在裝傻。秦薇淺就站在旁邊,溫葒說的這些話完全會讓秦薇淺起疑心,更會讓秦薇淺不高興。

    “溫夫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這些有什么目的?”封九辭直接逼問。

    溫葒一愣,急忙解釋:“封總在說什么?我聽不懂你的意思,什么目的?我只是想著你和蕓思這么多年的關系不容易,若是就這么斷了,有些可惜,沒有別的意思。”

    “自作聰明,可不是什么好事。溫夫人,都是成年人,別把別人當傻子。”封九辭警告。

    溫葒臉上討好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了,她連忙道歉:“對不起封總,我是哪句話冒犯你了嗎?對不起,我嘴笨,不知道說話,若是有哪句話冒犯了,還請封總不要放在心上,我也只是一介婦人,請你不要跟我一般計較。”

    “哼,溫夫人,你很聰明,就不必拿你對付別人那一套來對付我了。你心里在打著什么算盤,我心知肚明。我和江蕓思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該給的賠償,我也給了,你還有什么不滿的?”封九辭質問。

    溫葒立刻紅著眼睛:“難道封總以為我是想問你要錢嗎?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單純地覺得你和蕓思以前的關系挺好的,我不明白為什么您忽然就不和蕓思聯系了,所以心中才起疑,我還以為是我哪里做得不對,是不是因為我這個做母親的是江家二房,所以你才不喜歡蕓思?”

    “說夠了?”封九辭的聲音冰冷至極。

    溫葒立刻噤聲。

    封九辭說:“沒說夠就出去。”

    溫葒委屈地擦了擦眼淚,說:“我還有事情要找江少東家,恐怕不能就這么離開。”

    江玨看了好一會兒的戲,如今的他,看溫葒的眼神就好似在看一個跳梁小丑,在江玨看來,眼前這個女人就是來討人嫌的。

    “我跟你沒有什么好說的,至于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我已經說得很明確了,江蕓思若是想要求饒,讓她自己過來,今日你這個做母親的就算跪死在我帝王別居的門前,也沒用。”

    溫葒淚如雨下:“少東家,蕓思只是一個女孩子,她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難道你就不能看在江風的面子上繞過蕓思這一次嗎?你可知道若不是因為江風,江少東家也不會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掌控整個江家。”

    頓了頓,溫葒繼續說;“江風因為這件事,被他的父親打得半死,你也知道我們這一家子只是江家二房的人,向來都不討喜,江風能夠為你們提供信息已經冒著被他父親責備的風險,現在整個江家旁支的人都對江風恨之入骨,所有人都因為江風,孤立我們一家人。”

    “蕓思之前雖然有做得不對的地方,可是,她只是一個孩子啊,想的沒有那么周全,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她當初年輕氣盛,現在知道錯了,還請少東家看在江風的面子上不要為難她吧。”

    “而且,您現在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若是一直對著一個女孩子趕盡殺絕,讓外界的人知道了,只會說你這個做少東家的人狠心,對你,對秦薇淺都沒有什么好處,難道少東家希望被一群人指責嗎?”

    溫葒覺得,若不是有江風的幫助,江玨根本就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掌控住江家大權,若不是有江風,現在的江玨還在江城跟江亦清斗個你死我活呢,指不定還是江亦清最后獲勝。

    這一切都是江風的功勞。

    江玨就算再討厭江蕓思也不得不承認在這件事情上江風出力了,否則江亦清也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被折斷所有臂膀,更不可能直接被關起來,難道江風做了這么多,江玨還不愿意承認江風立下的功勞嗎?

    江風已經拿整個旁支的未來做賭注,難道江亦清就不能夠看在江風的面子上,放過江蕓思這一次嗎?

    溫葒不明白江玨的態度為何這么冷漠,更不明白他怎么可以這么冷血無情,江風當初明明說過,他們不會為難江蕓思的。

    秦薇淺封九辭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