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110章 吃醋了吧
    最后還是封九辭把桌子收拾得干干凈凈,至于秦薇淺這個人……也是封九辭給收拾干凈的。

    第二天醒過來的秦薇淺看到自己衣服被換了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一下,雖然喝得有些短片,但在此之前的事情她可是記得很清楚,她昨天穿的不是這一身衣服,那她自己的衣服被誰給脫了?

    豆豆顯然不可能做這種事,唯一的可能就是封九辭了。

    聽到外邊有動靜,秦薇淺連忙打開門,果真看到封九辭在這里。

    這家伙還讓餐廳準備了早餐,這會兒就放在桌上。

    “咳咳。”秦薇淺故意咳了兩聲。

    封九辭朝這邊看了一眼,面上沒有什么變化,整個人安安靜靜的,像一個沒事人一樣。

    他越是冷靜秦薇淺就越緊張。

    “早餐準備了什么?”她走過去,故意找了個話題。

    封九辭盛了一碗湯給她:“醒酒湯,喝了。”

    秦薇淺接過,幾口喝光。

    “那個,昨晚我的衣服誰換的。”秦薇淺忍不住詢問。

    “我換的。”

    封九辭一點也不隱瞞。

    秦薇淺頓時感覺喉嚨卡了一下。

    “嗆到了?”封九辭疑惑地問。

    秦薇淺滿臉的尷尬,她搖頭否認:“沒有。”

    “還有什么要問的?”封九辭繼續是一句冷酷的話。

    秦薇淺還能有什么要問的?她還能問什么?難不成還問封九辭,你為什么要把我的衣服脫了?這不是純粹的沒事找事嗎?

    這種愚蠢秦薇淺是不會犯的,她拿起桌上的牛奶,什么也沒說,咕嚕嚕灌了好幾口。

    封九辭就這么冷眼看著她,緩緩開口:“那是豆豆的。”

    沒錯,這是給豆豆準備的。

    “豆豆還沒有醒,我一會兒重新給他溫。”秦薇淺說完整個人就已經轉身進了臥室把豆豆叫醒。

    小家伙是一點也不想起床,大清早發著起床氣,最后抱著枕頭直接滾到床角噗通一下就摔下去了。

    秦薇淺是看得目瞪口呆,最后忍不住笑出聲來。

    豆豆卻委屈得快要哭了:“媽咪,你推我?”

    “是你自己滾下去的,我沒有碰過你。”秦薇淺第一時間否認。

    豆豆卻不承認:“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自己滾下去,一定是媽咪推我。”

    “要不要我幫你調監控?”秦薇淺反問。

    “這里沒有監控,你去哪里調監控啊?”豆豆立刻反問。

    “還挺聰明的,怎么能自己摔下床呢,我還以為你很傻呢。”秦薇淺嘴角彎了彎,笑得非常好看。

    這下豆豆是不敢說秦薇淺推了自己的這些話了,因為他已經看到封九辭的人影了并且還嗅到了香味,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吃的,總之就很香。

    “媽咪準備了什么呀?”豆豆一臉笑容。

    “洗漱好了自己出來看。”秦薇淺并沒有告訴豆豆,留下一句話后轉身就走了。

    豆豆連忙把自己洗干凈,追了出來,還真的就看到桌上滿滿當當的早餐,只是看起來怎么這么清淡。

    “封叔叔,這是給誰準備的呀?”豆豆竟然沒有什么想吃的。

    “給你們準備的,怎么,你是不打算吃了嗎?”封九辭明顯看出豆豆的失望。

    豆豆立刻搖頭:“沒有。”

    “自己拿筷子坐下。”封九辭很平靜地回了一句。

    豆豆拉長了臉,雖然不喜歡吃,但是仍然老老實實地聽封九辭的話,早餐隨便吃了一點他就跑去找江玨了,因為豆豆知道江玨的早餐一直都很豐富,并且廚房那邊會做得更加用心,可惜豆豆忘了江玨是一個非常守時的人,等豆豆到的時候江玨早就已經吃過了,豆豆就只能夠干瞪眼,什么也沒有。

    豆豆左看看右看看,愣是一句話也不說。

    江玨非常聰明,其實看豆豆第一眼就知道豆豆的心里在想什么了,可是江玨卻裝作什么也不知道,故意冷著一張臉,從頭到尾一句話也不說。

    豆豆在旁邊干等著也無聊,就問他想不想吃點東西。

    “你想吃就直說。”江玨毫不客氣揭穿了他。

    豆豆否認:“我沒有。”

    “那你進門時鬼鬼祟祟是在干什么?”江玨反問。

    豆豆說:“我就是覺得干坐在這里沒什么事情做,想給你捶捶腿。”

    “那你隨意。”江玨語氣冷淡,一臉冷漠地看著他,示意他繼續說。

    豆豆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還能裝傻不成?肯定是不能的,他只能硬著頭皮走到江玨身邊,老老實實給他老人家捶腿呢。

    等他在江玨這邊裝模作樣結束后聽聞封九辭已經帶著秦薇淺出去了,豆豆這心里難受得要死。

    他其實也想跟著一塊去的,人都已經追到門口了。

    吳揚笑著說:“小姐和封總十分鐘前就已經出門了,你現在也追不上了,還是老老實實在這里給少東家端茶倒水吧。”

    豆豆鼓著臉頰,小模樣還挺生氣的。

    吳揚笑著說:“你還不高興了?看來你對少東家的意見很大呀。”

    “我沒有。”豆豆立刻否認了。

    吳揚:“你怎么這么一副面孔?臉都氣鼓鼓的,不是生少東家的氣又是什么?你這小子的膽子最近是越來越大了。”

    豆豆當然不可能承認這種事情啊,他怎么可能對江玨有意見啊?只不過每一次封九辭帶著秦薇淺出去,都是去玩的,他們不帶上自己,豆豆心里總覺得不太舒服,就好像自己就是撿來的一樣,他可是他們兩人的親兒子啊,哪有出去玩不帶上自己的?

    豆豆因為這件事情難過了一個早上。

    好在封九辭他們中午就回來了,還買了好多東西,密密麻麻的禮盒數都數不過來,這可把豆豆給激動壞了,連忙跑去看,才發現,這竟然都是首飾。

    沒錯,都是首飾。

    看到上面的價格時,豆豆嘴巴都張大了,攤開十個手指去數后面的零……

    這是買了多少啊……

    豆豆眼珠子都看花了,就這么站在邊上數啊數,感覺他們這是進貨去了。

    得知都是封九辭從國外頂級大師查爾曼手中定制的首飾后,豆豆更加震驚,還以為封九辭怎么了,結果就從其中一個女人口中得知江風之前送了一串首飾給秦薇淺,他瞬間明白過來了。

    數了數,一共九十九個首飾盒,里面都裝了什么東西,豆豆也大概清楚個七七八八了,他很羨慕,怎么也沒想到封九辭竟然這么舍得花錢。

    看到封九辭回來之后,豆豆終于忍不住了:“封叔叔,你這是怎么了?”

    男人停下腳步:“有事?”

    很是冷漠的口吻,很顯然就沒有要跟豆豆說話的意思。

    “為什么買了這么多首飾啊,你忘了我媽咪就是開珠寶店的嗎?”豆豆詢問。

    “你吃飽了?”封九辭詢問。

    豆豆一愣,搖頭:“又餓了。”

    “那邊有給你準備的東西,自己過去看。”封九辭示意豆豆自己去打開邊上那兩個盒子。

    豆豆其實已經看過了,是一些吃的,不值什么錢,也就幾百塊的東西,可封九辭給秦薇淺買的這些,加起來得九位數了吧。

    江風這是造了什么孽。

    豆豆也不敢追問,因為他看得出來封九辭其實挺不高興的。

    豆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老老實實捧著自己那一份,回去。

    吳揚出來時剛好看到這一幕,吳揚還非常意外地問豆豆;“封總這是在做什么?”

    “吃醋了吧。”豆豆如實回答。

    吳揚更疑惑了:“吃醋?吃哪門子的醋?”

    “你不知道嗎?江風可是給我媽咪送了八位數的首飾,封叔叔生氣了就給買了這么多,都不便宜。”豆豆把大致的情況給說了一遍。

    吳揚的關注點并不在封九辭花了多少錢上面,而是江風竟然會送那么昂貴的東西給秦薇淺。他肯定是清楚江風現在的情況,錢肯定是有的,但坐吃山空,他那么聰明的一個人應該很清楚,錢要花在刀刃上,可看這樣子江風似乎并沒有這么做。

    “這個江風腦回路有點奇怪。”這是吳揚的評價。

    豆豆:“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是喜歡我媽咪么,我媽咪又不是當初那個懵懂的小職員了,送東西可不得往最貴的送,不過江風一定是看不清楚局勢,也不清楚自己什么身份,我媽咪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人,他竟然天真地以為送一件小物品就能夠追到我媽咪。”

    “江風怕是沒有這么大的膽子吧,就兩家的情況而言,但凡他有點腦子都不敢生出那樣的想法。”

    “誰知道呢,我媽咪那么優秀那么漂亮,誰知道他會不會控制不住自己。”

    豆豆還是挺自信的。

    吳揚只是笑了笑,“江風現在工作都沒有了,家里的人又是這么個情況,若不是為了給家里的那些人求情,斷然不會出現在小姐面前,既然求人,就得有禮物,不清楚他是否有真心,但目前看來,他只是為了他的家族而已。”

    吳揚在這件事情上還是看得很明白的,至于封九辭為什么會做這些事情,吳揚也懶得問,反正封九辭有的是錢。

    月牙海灣很大,一整座島嶼都在按照江玨所計劃的去建設,他倒是很喜歡那些復古的城堡,所以建設的周期會比較漫長,江玨倒也不著急,就安靜的等著完工。

    江玨也因為國外的一些事情不得不國內外兩邊跑。

    江啟很關注這一點,所以一直在監視江玨,這一切江玨心中很清楚,只不過每一次在要路過奧斯帝國的時候,江玨都會有意避開那一趟航班。

    這事情最后連奧斯帝國的人都坐不住了。

    他們又派了幾個人來江城,沒有找到江玨,倒是找到了秦薇淺。對方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見江玨,被秦薇淺給拒絕了。

    他們倒也是膽子很大,被拒絕后直接跟秦薇淺吵了起來,大概是看她一個女孩子沒有人撐腰吧。

    為首的男人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長得不怎樣,脾氣倒是挺大。

    “秦小姐,我勸你不要太過分,我已經足夠給你臉了,你若是不能夠提供我們見江玨的機會,我們也不會讓你好過。”

    “這里是江城,你想如何不讓我好過?”秦薇淺直接反問。

    男人說道:“這是江家的江城,我說的不錯吧。”

    “嗯,難道你還指望著江啟能夠動我?”秦薇淺笑了笑。

    男人說:“江玨已經不在你們國內,更不在江城,你身邊沒有人護著,就應該老老實實給我們安排見江玨的機會,否則……”

    “否則什么?”秦薇淺的眸光在一瞬間變冷。

    他說道:“我記得你在國內開了一家珠寶公司,其中一部分供貨源,要途徑奧斯帝國吧?我若是想讓你的公司出點問題,還是很簡單的。”

    這明顯是來威脅人的。

    秦薇淺就算再傻也聽出來了。

    她忽然間覺得非常可笑,“什么阿貓阿狗都敢跑來我面前瞎叫了,你當真以為小小的一個藝星珠寶,就能要挾得了我?反倒是你們,是不是忘記了這里是江城,既然你狠話都撂下了,那也就別怪我不給你們面子了,這江城你們怕是出不去了。”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對方態度十分囂張。

    秦薇淺冷哼一聲,直接走了。

    當真以為她這月牙海灣是什么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

    那么喜歡威脅人,那就不要走出月牙海灣吧,在這里等死吧。

    “看好這些貴客,千萬不要讓他們出去了。”

    這是秦薇淺臨走時和月牙海灣的負責人說的話。

    負責人立刻懂了,看幾個人他們還是很上道的,秦薇淺不允許他們出去,他們就不放人。

    秦薇淺直接離開了月牙海灣。

    聽吳揚說,他們要出國三天,三天后才能回來。

    江玨才剛走,奧斯帝國那邊就派人過來,是看準了想要趁著江玨不在搞事情,秦薇淺當然不可能給他們機會啊,臨走的時候還讓負責人把島上的信號給屏蔽了,讓他們好好過三天無人打擾的幸福生活。

    而秦薇淺這么做之后的結果就是江啟很快收到他們被關在月牙海灣的消息,他試圖聯系對方,沒成功,最后還驚動了查利王子。

    這位查利王子信息可真是夠快的,秦薇淺前腳剛走后腳他就帶著人去月牙海灣要人了,沒成功,還沒進入月牙海灣就被人攔下來了。

    負責人是一點面子也不給他,不管他說什么,就是死死的將路給攔住,里面的人出不來,外面的人進不去,畢竟這是私人產業,查利王子就算再怎樣也不好私闖民宅。

    最后沒辦法,查利王子只能去找秦薇淺了。

    很不巧,又遇到封九辭。

    查利王子這下是已經徹底查清楚封九辭的底細了,帝業集團的總裁,也有在他們國家開公司,規模還十分龐大,不是一個隨隨便便欺負的普通人。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