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血戰
    ‘要我們三個再當誘餌?為何之前虛獸之皇攻擊六大道祖的時候,他們不出手?’

    方元不言不語,心念電轉。

    ‘是了……之前兩大老祖急著渡河,畢竟,他們也沒有一擊之下,就滅殺獸皇的把握,自然要先保障自身利益,而到了這里,太墟本源俯拾可得,終于要消滅隱患了……’

    一念至此,他心里就是冷笑。

    對于那兩大老祖而言,虛獸之皇是他們煉化太墟本源的阻礙,自己等第二境的巨頭道祖,也未必不是!

    ‘如此看來……當初鈞天道祖那一勸,當真是好意了,但也足見此人的偽善!’

    他遙望祭壇上空的太墟本源,剛想說些什么,忽然間,胸前的華夏文明火種微微一顫,方元若有所思,頓時閉口不言。

    “怎么?”

    見到三尊道祖含糊其辭,胡天老祖立即跳出來扮黑臉,冰冷的目光掃視一圈。

    而鈞天老祖則是微微一笑,嘴唇略動,赫然是在傳音入密!

    “罷了……既然你開出此種條件,我也冒此險!但你要記住你的承諾!”黑刺道祖不知道聽到什么,竟然咬咬牙,出口答應下來。

    祂一答應,方元與風花道祖的處境就變得十分微妙,兩人無奈,沒有頑抗到最后,也是點頭同意。

    “哈哈……好,識時務者為俊杰!”

    胡天老祖對這三人很是滿意:“你們去罷!”

    方元三尊道祖深吸口氣,來到怨力長河之上。

    此時,這條長河卻是波瀾不驚,頗有剛才被鎮壓時的風范,顯然是道祖血祭的余韻還未過去。

    數個呼吸之后,照樣風平浪靜,幾大道祖見此,頓時陷入沉默。

    很顯然,那頭虛獸皇者并非野獸,甚至如同人一樣艱險狡詐,怎么可能踏入這個十分明顯的陷阱?

    見到這一幕,黑刺道祖的神色立即變得不好看起來。

    因為根據協議,如果這種明晃晃的誘餌虛獸皇不吃,那就輪到祂化身黑蛇,鉆入黑河之中主動誘敵了。

    但這道祖的怨力長河,又豈是好相與的?

    像風花這種道祖,只要本體稍微沾惹到一點黑色河水,就要身受重傷。

    即使是兩大老祖,也不過能堅持數十息罷了。

    當然,有著這時間,如果沒有虛獸皇糾纏,他們早已聯手鎮壓黑河,強行渡過。

    而黑刺道祖的黑蛇化身,卻是能在黑河中遨游十幾息的時間,這已經是極限。

    “虛獸皇者高傲無比,遇到黑蛇挑釁,必然反擊!只要能指示出方向,便足以讓兩大老祖聯手一擊了!”

    方元望著鈞天與胡天道祖。

    此時,他們雖然負手而立,但很顯然已經進入了全神貫注的戒備狀態,只要稍有發現,混沌之中的太墟光芒便會主動出擊!

    “唉……”

    在他身邊,黑刺道祖幽幽一嘆,直接化為黑蛇形態,鉆入平靜的河水之中。

    呲啦!

    黑蛇鱗片剛與河水接觸,便發出劇烈的聲響,升騰起白霧。

    很顯然,對于這位道祖而言,與黑水直接接觸,也絕非什么輕松之事。

    也就虛獸皇那種變態級別的身軀,才能在道祖的怨力長河之下潛伏如此久,乃至席卷黑水傷敵。

    咕嚕!咕嚕!

    黑蛇入河之后,原本平靜的水面,驟然掀起波瀾。

    方元與風花道祖對視一眼,都是退到了河水邊緣,提神戒備,一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模樣。

    一息!

    兩息!

    ……

    十三息之后,祭壇東面的黑河之上,平靜的水面忽然炸開,一條黑蛇快速彈出。

    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條黑蛇赫然已經只剩下半邊身體,似乎被攔腰截斷一般。

    嘩啦!

    浪花沖天,化為無數黑色的雨點砸落。

    從水面之下,虛獸皇驀然躍出,尾巴一抽。

    “救我!”

    黑刺道祖大聲求救,兩大老祖再次聯手,混沌中的太墟之光轟然壓下。

    奈何已經晚了一步,虛獸皇大口一張一合,黑刺道祖便消失無蹤。

    “孽畜!”

    鈞天道祖與胡天道祖齊聲怒喝,太墟之光化為長劍,筆直刺中虛獸皇。

    呲啦!

    刺耳的巨響當中,虛獸皇胸前掉下兩塊鱗片,被從黑河中擊飛,落在外圍的虛獸王群中,旋即就若無其事地爬起。

    見到這一幕的方元與風花道祖,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這頭虛獸皇的肉身竟然如此強大!不僅能在道祖怨念長河中隨意遨游,甚至還能硬接兩大老祖合力一擊,只是受了輕傷!

    胡天道祖與鈞天道祖見到這一幕,不由神色陰沉,知道他們縱然能聯手做掉這頭怪物,也會付出相當可怕的代價。

    “吼吼!”

    就在這時,虛獸皇一聲咆哮,殘存的虛獸王們再也無法拖延,身上甚至浮現出一層細密的血絲,變得瘋狂起來,跟在皇者身后,向著祭壇發起了沖鋒。

    這時候,就有一件很郁悶的事情發生了——死了那么多第二境巨頭,怨念長河看起來十分滿足,竟然還是保持著平靜,只要從上空掠過,不沾惹黑色湖水,竟然就沒事,那些半透明的手掌也不會主動攻擊。

    原本阻攔道祖們的天塹,此時就變成了一條通暢大道。

    “該死!”

    方元與風花道祖對視一眼,只能硬著頭皮,陷入虛獸王者的圍攻中。

    而胡天鈞天兩大老祖則是不得不聯手,對戰虛獸皇者。

    說起來,他們這一次道祖尋寶之行,差不多可以算是一敗涂地,到了現在,已經連連隕落諸多巨頭,就連風花道祖也是搖搖欲墜,望著方元的目光帶著求肯之意。

    很顯然,她的意思是都到這一步,留下來占據太墟本源的把握也是不大,還容易被當成炮灰,不如殺出一條血路逃走。

    說實話,如果是片刻前的方元,聽到這一提議,或許還會有點興趣。

    但現在,他卻是默然以對,因為之前胸中火種的異動,令他敏銳地掌握到了另外一張底牌!

    再結合之前兩大老祖的異常,那種竭力保存實力的做法,一切就都呼之欲出!

    ‘還有一股勢力,在覬覦太墟本源!’

    方元眼睛發亮,縱然渾身浴血,依舊掃視整個戰場。

    ‘而那個勢力……就是外界的華夏宇宙與胡夏宇宙中的巨頭!’

    他心中一直有著一個疑惑。

    那就是太墟華夏宇宙中那些道祖巨頭,到底去了哪里?

    胡天與鈞天老祖,只是雙方曾經的首領,早早進入這最終之地,外界雙方的首領早已換人。

    并且,其實力,恐怕不會在普通巨頭之下!

    非如此,又怎么能占據太墟最強兩個勢力的魁首寶座?

    不過在之前,這兩大勢力卻是不知道為何原因,開啟了一輪大戰,連原本的華夏宇宙都被打成了歸墟狀態。

    這一戰應該隕落道祖無數,但必然還有著強人活了下來。

    原本方元以為他們會在另外一些受到華夏文明輻射的宇宙與世界中休生養息,但剛才文明火種的異動,卻是明顯感應到了什么。

    “有至少第二境的大夏巨頭,進入了最終之地,甚至一路來到了這里!!”

    方元暗暗握緊拳頭。

    要來到這不可知之地,唯有兩個方法,第一個就是機緣巧合之下,按照次級太墟之力的指引,這是任何道祖都能使用的法子。

    而第二個辦法,則是五尊道果之力以上的道祖,以自身靈性,發現不可知之地的秘密。

    很顯然,對于任何巨頭而言,要來最終之地都十分輕易,更不用說華夏宇宙還有專門記載此事的羲皇碑了。

    “或許,還不止一方勢力,而是兩方,就是外界太墟中大夏的兩波頂尖道祖……他們當然也想要獲得太墟本源,突破道祖的境界……”

    雖然最終之地出破境道祖的概率要高很多,但太墟之中,也不是沒有高手。

    至少華夏與胡夏宇宙當中,出現幾尊生之境界的巨頭,并非什么不可思議之事!

    “而接下來的一切,就順理成章了……大打一場之后,或許是在追逐中,又或許是主動進入,他們都來到了這最終之地,但默默潛伏了下來,直到突破道祖機緣的出現……”

    方元望著還在奮戰的兩大老祖。

    很顯然,之前胡天與鈞天一副死不出手的模樣,大概也是感知到了什么。

    “而現在,已經形勢分明,再等下去也沒有多少良機了!”

    方元暗自咬牙:“等到兩大老祖干掉虛獸皇,便是大局已定!”

    至于這兩位老祖宗,會不會跟這兩方勢力達成什么私下交易什么的?

    呵呵……太墟本源說不定只夠一人突破,在此種絕大誘惑面前,縱然師徒也要反目。

    更何況,前首領與現任首領的關系,光是一個權力與地位的沖突,就足以挑撥一切了。

    這也是那兩大勢力進入最終之地后,一直隱姓埋名的原因之一!

    吼吼!

    就在這時,虛獸皇一聲悲鳴,一只肉翼竟然被胡天老祖硬生生撕扯下來。

    當然,胡天老祖也沒有討好,胸前多了一道爪痕,鮮血淋漓。

    虛獸皇仰天咆哮,聲震四野,從傷口中流出白金色的血液,散發出濃郁的太墟之力,驀然前沖。

    轟!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