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章 登陸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經過4天的航行,飛船終于到了最后的登陸階段。

    早在上個世紀60年代,登陸是最困難也是最容易出事情的階段。當時的技術手段有限,飛船的起飛、登陸都是一次性設定好的,中途無法人工干涉。長達一星期,三十八萬公里的行程,什么時候走到哪里,什么時候變速,必須精確到秒,一旦出錯,便是機毀人亡。

    到了如今2020年,計算機系統有了飛速的發展,航天技術也比以前高超許多。“勝利號”飛船主要采用無人駕駛手段,主控室的超級計算機也已寫好了各式各樣的方程式,能應對大量突發情況。

    在環繞月球2周,兩次減速后,飛船終于來到了南極貝利環形山上方。

    這是月球最大的環形山,直徑約303公里。在半空中,可以用肉眼看見一個直徑約2公里,高約1000米的圓形玻璃罩,上面密密麻麻鋪滿了太陽能電板,周圍的空地上有大量的礦機以及各式各樣的機械。

    這就是月球基地!一個奇跡,一個屬于人類的第九奇跡!

    “叮咚,飛船馬上就要登月了,過程可能會有一些顛簸,請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帶,并扶好扶手。”一個溫和的電子音自動響起,提示大家做好最后的登月準備。

    全倉人都歡呼起來,有些甚至激動的流下了眼淚。許多人第一次來月球,但看到如此龐大的人工建筑群,從心底里生出了一種溫暖的感覺。

    人是一種十分需要安全感的生物,特別是地球爆炸后,溫暖的陽光,自由自在的空氣,堅實的大地不復存在,人們失去了后盾,只能獨自面對冰冷寂靜的宇宙,這給人帶來的壓力是非常大的。

    飛船被破壞、空氣泄露、機械故障等等,只要有一小點差錯,就會立刻導致全倉人死亡,沒有一點機會。

    在這種情況下,人的內心深處產生一種不安全感,而且會逐漸積累。當一個人積累的壓力超過承受能力時,很可能會徹底爆發出來,要么是瘋狂破壞,要么自殺,或者變瘋變傻,都是有可能的。

    對于這種情況,最好的解決方式有兩點,第一,希望,讓人們相信自己能夠活下去。

    第二,只要有足夠多的人,也能帶來安全感,這是人的從眾心理決定的。當災難來臨時,九成以上的人會往人多的地方跑,即使人多處不一定安全,但大眾依舊會這樣選擇,這就是人的從眾心理。

    四天的宇宙航行給乘客們帶來了足夠大的精神壓力,但這種壓力在人們看到月球基地的一剎那就減小了很多。這是因為人們看到了希望。

    只聽得“哄”地一聲巨響,伴隨著一陣猛烈的顫抖,飛船終于登陸到了月球!

    人群頓時喧鬧異常,許多人從位置上站起來擠到門口,著急地想要第一個下飛船。他們心情急切地想要看到更多的人,更多的同類。

    “安靜!安靜!都坐在原位!”于易峰大吼,把幾個人推挪出去,卻又有源源不斷的人擠了過來。

    于易峰見狀,做了個手勢,一個高達一米九的彪形大漢站了起來。他皮膚黝黑,渾身肌肉虬扎,手一揮便推開了眾人,緊接著一站,把整個門給擋住。

    “你們憑什么把門擋住?”一個帶著眼鏡的小青年激動地喊道,他推挪了幾下,發現完全推不動大漢。

    “外面是真空環境,著急出去尋死嗎?”

    小青年頓時氣結,“那……宇航服呢?月球車呢?不是說好了有月球車的嗎?你們是怎么服務的!”

    在坐的大部分是技術工人,即將參與月球基地建設,這部分人經過精挑細選,素質普遍比較高。

    但還有小部分是土豪、有錢人,花錢來月球純粹是旅游的,也就是這一部分人最不容易接受地球爆炸這個現實。從這個小青年的衣著打扮上,一看就是非富即貴,但如今,一切都成了過眼煙云。

    那個擋住門的彪形大漢名叫趙耀,是特種部隊的成員之一。他最討厭這種頤指氣使的富二代,冷笑一聲,狠狠地瞪了小青年一眼。

    “月球車?呵呵,你們也不想想,你們不到兩百人就亂成了這樣。月球基地能好的了哪里去?說不定基地內正在叛亂、在屠殺……”

    “你胡說!怎么可能?”小青年大叫道,面色開始變得陰沉。按道理說,確實應該有月球車將他們接走,但現在月球車沒來,這讓他聯想到了不好的一面。

    “這個基地有大量死囚,難道你不知道嗎?說不定那群死刑犯正在末日狂歡。”趙耀幽幽地說道。

    小青年聽得完全呆住了,愣了半天才坐下,臉色蒼白地可怕,不知是因為趙耀那副惡聲惡氣的模樣把他嚇到了,還是因為叛亂、屠殺之類的詞語讓他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已經完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以他的身份地位,可能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內幕,如果月球基地真的出了什么問題……想著想著,眼里帶了一絲恐懼。

    看到人群越來越亂,于易峰直接開口道:“各位,由于基地內部出了混亂,我們必須要執行一些任務,時間在一天到三天左右。在此之間,為了安全,你們必須要留在飛船內……”

    當這番話說完后,所有人都大聲喧嘩了起來,眾人開始意識到月球基地也并不一定安全……但這可是最后的希望啊!除了這里,還能去哪里呢?

    有人大喊著要帶上他們,也有一些女子哭了起來。這些軍人雖然做事霸道了點,但大多數人還是不希望他們走,因為他們的存在,意味著安全與可靠。

    “你們只要等幾天就可以了,船艙內有足夠的食物和水……”于易峰啰嗦了半天,發現并沒有什么效果,最后只能硬著心腸做了個手勢,“執行B計劃!”

    副隊長許云進點點頭,緊接著,一股白色的霧氣悄悄地從船艙底蔓延開來,帶著一些刺激性的味道。不一會兒,有人開始咳嗽,喧囂的船艙慢慢變得寂靜,眾多乘客都東倒西歪的倒在地上。

    趁此機會,全體成員穿好宇航服,攜帶上武器裝備,踏上了月球的土地。

    這里除了于易峰和許云進兩人,其他人都沒來過月球,因此對月球環境還有些新鮮。現在雖然是白天,但天空依然是黑色的,只有地面反射出一層刺眼的白光,這是因為沒有大氣的緣故。

    趙耀興奮地跳了跳,一下跳了七八米高,這可是兩層樓的高度了!結果一下站立不穩,摔倒在地上,還好,竟然也不疼。

    “他們待在里面,不會有什么事吧?”旁邊有個剃著平頭青年在耳機中問道。

    “沒問題,這些催眠瓦斯有效時期為24小時,在此期間他們不會醒來。好了,我們要抓緊速度。”許云進又自嘲地笑了笑,“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要是放在平時,這樣做不僅有行政處罰,光是官司就夠我們吃一壺的。”

    眾人都苦中作樂似的笑了起來。

    這時,于易峰做了一個手勢,示意大家安靜。他出聲道:“月球的重力只有地球的六分之一,這意味著你能跳的更高、更遠,但并不意味著你能走的更快!就像趙耀那樣,一不小心就摔倒了,就是因為還沒有適應重力的緣故。”

    趙耀聽了,尷尬的撓了撓頭。

    “這里除了我和老許,其他人都沒來過月球,沒法立馬適應這里的重力環境。所以……我要求大家戰斗的時候,盡量使用槍械,不要近身格斗!否則一旦失手摔倒,就可能失去性命!”

    于易峰嚴肅地說道,“我不希望失去任何一個戰友,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

    “那好,出發!”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