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98、1099、1100章 獵殺薩爾塔!!
    第1o98、1o99、11oo章獵殺薩爾塔!!

    不明所以的薩爾塔,憑借機甲的強機動xìng,很快便來到了瑪瑞安星的附近,然后閃電般進入到該星球之中。

    一分鐘之后,薩爾塔的不到五萬暗蘭機甲便相繼進入到了瑪瑞安星之中,唯一一殘破不堪的雷鳴級母艦,也釋放出僅存的8oo臺簡易機甲,進入到了瑪瑞安星,企圖對瑪瑞安星進行全面的控制。

    至于薩爾塔率領的數千臺機甲,則瞬間將千羽帝國皇殿完全控制住了,所有有威脅xìng的軍隊,全部格殺勿論!

    位于皇殿之中的何塞皇,看著薩爾塔如此殘暴的行為,還真有些情形,自己轉投了袁野,現在何塞皇唯一的想法就是,期待袁野快來救援的同時,盡可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見數十臺簡易機甲沖了進來,冰冷的炮口對準了自己,何塞皇的眼角不由得動了動,接著強作鎮定,起身,半跪了下來,擺出一副順從的模樣。

    站在廣場之上的薩爾塔,看到里面的何塞皇如同模樣,也沒有痛下殺手,畢竟只憑他不到五萬臺機甲,想要徹底統治千羽帝國,必須要何塞皇的協助才可以。

    仔細留意了一下四周沒有了威脅,薩爾塔便從“暗恒”之中釋放出來,直接走進皇殿的核心殿之中。

    與此同時,已經進入到比斯曼執政區腹地之中的袁野,則開始尋找適合瑪瑞安星的軌道地點。

    畢竟現在的何塞皇已經臣服,如果將瑪瑞安星傳送到一個沒有信心地帶,整顆星球上的人估計都活不了了。

    同樣在圣母艦之中的袁野,也在不斷與夢縈jiao流,畢竟她對比斯曼執政區,可謂相當了解。

    在夢縈的提醒下,很快袁野便選擇了一個非常合適的地帶,那就是琴科星原來所在的軌道,如今琴科星已經被毀,正好將瑪瑞安星“移植”過來。

    而且通過了解,琴科恒星系的恒星極其軌道,也非常合適。

    有了這樣的想法,袁野便下令,全向琴科恒星系行進。

    只用了二十分鐘的時間,冰川聯合艦隊便已經團團將琴科恒星系包圍住了,并將整個琴科恒星系中,到處都可以看到冰川機甲,普拉諾自由軍以及黑骷髏,也在瑪瑞安星即將出現的地方準備就位,只要瑪瑞安星一出現,便會度進入瑪瑞安星,對暗藍文明進行最后的斬草除根。

    隨著浩大的圣母艦緩緩將整個琴科恒星系罩住,袁野便將艾布特留下的最后兩枚銀色子彈,一枚標有“y”的,另一枚標有“z”的,全部裝入到了“凌空”之中,然后再一次返回到駕駛核心之中,并啟動圣母艦。

    片刻之后,停留在五根水晶柱子重型的“凌空”再度華光一閃,便被傳送到了圣母艦之外,再一次查看了一下遙遠的瑪瑞安星的動向,便借助圣母艦的輔助,鎖定住了瑪瑞安兄,以及周邊的一大片區域,隨即,便將“y”字銀色子彈裝入風暴重型步槍的彈趟,扣動扳機。

    瞬間,一枚銀色的形狀如同鉆石一般的能量體,便從風暴重型步槍中射出,接著光芒一閃,便消失在了瑪瑞安星的方向。

    與此同時,在瑪瑞安星,薩爾塔自然不知道有相位空間彈的存在,通過探測器得知袁野的圣母艦沒有踏入千羽帝國的領域,坐在皇座上的薩爾塔,原本無比緊張、驚恐的神色,漸漸有所淡化。

    半跪在薩爾塔身旁的何塞皇,以及臺階下的群臣,見袁野遲遲沒有出兵,心中則略有些忐忑,不過,事到如今,他們已經沒有選擇了,只能嚴格按照袁野的指示,盡可能將薩爾塔留在瑪瑞安星上。

    “從即日起,千羽帝國的所有民眾,都要強制動員起來,參與修建惡地補充計劃。”薩爾塔開口道,接著便將一塊電子板扔在了何塞皇的面前。

    接過電子板,何塞皇便看道,修建惡地動用的人力、物力幾乎相當于千羽帝國的三分之二,技術則由暗藍文明提供,目的很明確,就是將千羽帝國團團圍住,當做一條強大的防線,防止袁野的進攻。

    所進行的修建方案,也完全是將千羽帝國的人民,當成奴隸看待。

    “是,薩爾塔大人。”何塞皇雖然極不情愿,或者說是心中憤恨無比,但是還是老老實實的回應道。

    “只要借助惡地的防御修建成功,袁野想要攻進來,必須要付出慘重的代價,估計袁野是不會輕易動兵的,只要給暗蘭文明幾十年的展時間,暗蘭文明必定會反殺回去的!”薩爾塔聲音忽然高亢道。

    不過,正在這時,薩爾塔的神色忽然為之一變,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變得暗淡了一些,天空仿佛被什么東西遮住了一樣。

    從位于千羽帝國的探測器回的圖像看,只見整顆瑪瑞安星以及停留在瑪瑞安軌道處的暗藍艦隊已經齊齊的一層如同水晶狀的能量膜包裹住了,其輪廓就如同一顆晶瑩剔透的鉆石。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薩爾塔神色微微一動,自語道,隱隱之中仿佛已經感受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在圣母艦之中的袁野,通過千羽帝國開通的探測器,看到相位空間已經形成,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便啟動了王之召喚!

    唰!

    隨著王之召喚開啟完畢,就看到華光一閃,接著便徹徹底底消失在了虛空之中,短短幾秒鐘過后,再看在圣母艦的腹部,原琴科星的位置上,華光開始逐漸形成,片刻之后,瑪瑞安星,連同其兩顆衛星,以及暗藍文明唯一的雷鳴級母艦和兩艘護衛艦便緩緩出現!

    見圣母艦徹徹底底被傳送過來,普拉諾自由軍、黑骷髏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直接沖入瑪瑞安星的大氣層,至于暗藍文明僅存的三艘戰艦,在圣母艦的打擊下,頃刻間便化成了殘骸!

    位于瑪瑞安星中的薩爾塔,已經感受到了一樣,快步來到廣場之上,仰起頭,結果,薩爾塔整個人便僵在原地,雙目之中充滿了驚駭與不可思議。

    只見原本微微暗的天色已經不見,但是天空之中,已經明顯可以看到,圣母艦腹部的一部分,一眼望不到邊的艦體之上,隱隱散著幽藍色的光芒!

    而且在天際之間,密密麻麻的光點也如同流星雨一般,正在向瑪瑞安星急靠近降落,機甲的輪廓,也開始變得清晰起來。

    “怎么可能會這樣?”薩爾塔不由得出了如此的聲音,剛才他真切的記得,圣母艦距離瑪瑞安星還十萬八千里,怎么可能就在幾秒鐘內,圣母艦便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不僅是薩爾塔,何塞皇以及千羽群臣,看到外面的情況,也是一臉的mí茫,從他掌握的科技知識之中,根本無法解釋如此奇異的現象。

    剛才還十萬八千里,現在圣母艦已經近在眼前,這太假了吧。

    不過,現在黑骷髏、普拉諾自由軍仿佛已經不想給薩爾塔過多的思考時間了,快沖入到瑪瑞安星之后,便閃電般,對暗蘭文明的殘部,動摧毀式打擊!

    看到如此一幕的薩爾塔,驚恐之色已經再一次彌漫在了臉上,袁野在他的心中,已經如同惡鬼,一旦被他纏上,只有死路一條。

    不敢再有過多的停留,薩爾塔便快進入到了“暗恒”之中,不過,并不是參戰,協助屬下,而是準備逃命。

    隨著“暗恒”再度啟動,薩爾塔便快cao縱“暗恒”向瑪瑞安星的大氣層外沖去,企圖利用裂谷級機甲的級度,甩開黑骷髏的機甲。

    至于跟隨薩爾塔的軍隊?薩爾塔現在還哪顧得上他們。

    可是,就在薩爾塔努力率領黑骷髏的糾纏,沖出瑪瑞安星的大氣層之時,原本略顯驚恐的神色,則為之一怔!

    只見目光所及處,無論是前后左右上下,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冰川機甲,已經團團的將他乃至整顆瑪瑞安星包裹其中。

    “這……”

    薩爾塔只出了如此的聲音,快cao縱機甲的手,猛然止住!

    絕境!

    袁野在這一刻徹徹底底將如同泥鰍的薩爾塔圍死在了這里!

    與此同時,再看薩爾塔的左側,猛然金光一閃,接著就看到,袁野的“凌空”已經出現在了薩爾塔的身旁!

    “袁……”

    還沒等薩爾塔將袁野的名字較全,在圣母艦之中的袁野,已經控制著“凌空”對著薩爾塔便是一頓瘋狂的拳擊!

    開始的幾拳,薩爾塔仿佛還能擋住幾下,但是只是幾下而已,隨后袁野的鐵拳便鋪天蓋地的砸在了薩爾塔的身體之上!

    每一拳下去,都會在“暗恒”的機體之上,留下的極其嚴重的損傷,使得護甲變形、扭曲!

    幾十拳下去,再看“暗恒”已經面目全非,其動力系統也已經嚴重失靈!

    再看這個時候的袁野,已經伸出大手攥住“暗恒”的脖頸,然后徑直沖上了瑪瑞安星之中!

    短短的幾秒鐘之后,穿過瑪瑞安星大氣層,接近地面的袁野,便直接將薩爾塔摔在了一處荒涼的山峰之上!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最終使命!!

    “轟”的一聲巨響過后,再看高足有千余米的山峰,直接在強烈的沖擊力下,直接崩塌,并形成了一個巨坑。

    再看巨坑之中的“暗恒”已經支離破碎,完完全全喪失了反抗乃至行動能力!就如同一只待宰羔羊。

    在駕駛艙中的薩爾塔,在一連串強烈的沖擊下,也已經身負重傷,手指已經開始不自覺的抖動起來,雙目死死盯著緩緩降落在自己身旁的“凌空”,接下來會什么,薩爾塔已經不用去猜了。

    微微望了一眼殘破不堪的薩爾塔,袁野沒有一絲一毫的手下留情,直接抬起腳,踩住了薩爾塔的腹部,并再一次釋放出了鷹之狙擊,而不是風暴重型步槍,鷹之狙擊是伊凡新的武器,用他的武器干掉薩爾塔,也算是告慰他的在天之靈了。

    望著鷹之狙擊黑dongdong的槍口,薩爾塔的嘴角微微動了動,并隱隱流露出了一抹惶恐之色,是人都怕死,薩爾塔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如今已經成為光桿司令的他,再也無人可以拯救他了。

    將標有“z”字的銀色子彈推入鷹之狙擊的槍膛。

    這是艾布特留下的最后一枚銀色子彈,仿佛也是伊凡新、艾布特最后對袁野的托付,也很有可能是袁野最后的使命!

    接著,袁野沒有一絲一毫的手下留情,便扣動了鷹之狙擊的扳機!

    一瞬間,只見一枚橙紅色的能量彈,直接轟擊在了“暗恒”的駕駛艙中。

    橙紅色的能量彈并沒有引爆,而是如同泥巴直接糊在了駕駛艙處,接著便開始漸漸將駕駛艙溶解,片刻之后,駕駛艙的防護水晶罩便徹底被溶解,橙紅色的能量液也沾染在了薩爾塔的身體之上,一點一點融化薩爾塔的身體。

    而薩爾塔則開始在駕駛艙中不斷掙扎,顯得極為痛苦,但是還是那句話,這個時候,沒有人拯救他,薩爾塔必須死!

    足足過去了十分鐘的時間,薩爾塔的身體才被徹徹底底融化干凈,同時橙紅色的能量液也已經消失不見,這一刻,無疑薩爾塔已經不復存在了。

    cao縱著“凌空”微微望了一眼天空,袁野猛然間,覺得無比的輕松,同樣也有那么一絲無措,或者說是mí茫,不過,在圣母艦中的袁野,嘴角卻掛著一絲微笑。

    接著便cao縱“凌空”猛然躍起,向圣母見中返回!

    貝納機甲機甲軍團的人們,自然能夠看到薩爾塔被殺的情景,此刻,整個貝納文明已經是歡呼一片!

    普拉諾自由軍、黑骷髏以及冰川機甲軍團,也已經cao縱機甲,高居雙臂,毫無疑問,這一刻他們真真正正獲得了勝利!

    隨著“凌空”返回到圣母艦之中,法比亞諾忽然開口問道:“現在我們該做什么?”

    “阿爾法空間基地,我們回家。”袁野輕聲回復道。

    接著,再看普拉諾、黑骷髏以及冰川機甲軍團,則緩緩跟隨著圣母艦,向阿爾法空間基地的方向前進!

    而在阿爾法空間基地之中,迪安、周倩、博爾特乃至袁乃衣,已經同樣高居雙臂,開始歡呼慶祝起來!整個阿爾法空間基地之中,除了輕松與興奮,已經不再摻雜任何東西了。

    安柏豪此時同樣在阿爾法空間基地之中,開始搭建阿爾法空間基地第一扇空間之門,徹底達成阿爾法空間基地與圣王殿之間的聯系,這也是袁野之前的要求。

    畢竟袁氏族長的這個位置,袁野還是打算做到底的,貝納文明那邊的圣王,估計袁野想辭職,也是沒可能的,無奈,只能采用這種辦法,兩頭兼顧,值得慶幸的是,現在已經沒有太多的事情了。

    至于袁逸這個時候已經在幾千架貝納機甲的保護下,來到了位于聯邦核心區的基因天堂,準備復活自己的妻子,也就是袁野的老媽,以及一些有必要復活、且保留下基因的人。

    隨著袁逸踏入到基因天堂所在的星港,這個時候,袁逸就看到,在連接通道的附近,早已經來到基因天堂的袁家悅正在等著他,二人四目相對。

    接著袁逸與袁家悅這兩代雷斯組織的席科學家,沒有過多的言語,便緊緊擁抱在了一起,雖然離別已久,袁逸與袁家悅還是有一定的感情的,畢竟都是親戚。

    經過了近兩個小時的常規度航行,袁野帶領著軍隊,便返回到了自己非常熟悉的阿爾法空間基地,也算是榮歸故里了。

    無論從哪個角度上講,這里才是袁野真正的家。

    隨著龐大的圣母艦以及其他戰艦緩緩停泊在了阿爾法空間基地旁邊,袁野便從駕駛核心走出,然后駕駛著“凌空”,帶著這自己的機甲部隊,進入到了阿爾法空間基地之中。

    來到阿爾法空間基地聚會大廳,此刻雷斯組織的主要成員,全部都聚集在這里,見袁野走了進來,雷斯組織的核心成員的歡呼聲,開始變得高漲起來,一些人甚至還望袁野的腦海上,扔可以變色的彩條,這是一種慶祝。

    此時的袁野,也沒有往日的威嚴,就像一個大男孩,還帶著靦腆的微笑。

    不過,正在這時,袁野的笑容忽然凝固住了,因為他看到了周倩,正站在他的面前,還是那樣亭亭yù立的,只是臉上夾著非常復雜的表情,有戰勝的興奮,有淡淡的幸福,也有一抹高興,一抹傷感。

    “我回來了。”微微望了一眼周倩,袁野輕聲說著,接著便張開手臂,直接將周倩攬在了懷中,而周倩則直接將臉貼在了袁野的胸膛。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停滯住了。

    至于隱藏在人群之中的袁婷,可就沒有什么斯文了,看到法比亞諾的身影,就直接撲了上去,接著二人便大大方方的摟抱在了一起。

    一旁的袁弘看到妹妹如此,也沒有說什么,只是微微的笑了笑,然后輕輕搖了搖頭。

    “長官。”

    袁野與周倩親昵了一會兒,迪安便輕輕的來到了袁野的身旁,輕聲說道。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袁野笑著說道,并輕輕拍了拍袁野的胳膊,不過,正在正是袁野眼角的余光,忽然注意到了身旁的杰拉,肚子已經明顯的隆了起來,人略微有些胖。

    杰拉本人,多少也有些靦腆起來,往日直視袁野的目光,也開始變得躲閃起來。

    “這個……”袁野指了指杰拉的肚子,試探xìng的問道。

    “長官,是我的。”迪安微微笑了笑回應道,表情間有得意,也有無盡的幸福:“長官,在這一點上,我可走在你的前頭了,想必也總算是領先你一回了吧。”

    而周倩聽到這話,則微微有些臉紅,她自然明白,迪安這話的意思。

    不過,袁野的心中可是另外一番滋味,看著迪安那爛漫的表情,袁野真的想好好打擊一下,但是卻不敢說出來,自己女兒都出生了,畢竟周倩在場,安柏莉的事情,最好一點一點滲透給周倩,讓她慢慢接受,否則天曉得,會生什么樣的事情。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讓袁野措手不及的事情生了,安柏豪忽然緩步走了進來,向袁野匯報道:“圣王陛下,連接圣王殿與阿爾法空間基地的傳送門已經達成,您看誰來了。”

    言罷,安柏豪微微讓開身子,只見夏蒂公主和抱著大丫的安柏莉緩步走了進來。

    對于安柏莉的相貌,絕大多數的雷斯組織成員,還都是比較陌生的,就算是迪安、周倩,也只是見到過“白夜”,至于安柏莉的相貌,同樣沒有見過。

    一時間,四周的人群,情不自禁出了一聲極其輕微的“哇”聲,表示對安柏莉相貌的驚嘆。

    至于周倩,憑借其敏銳的知覺,隱隱之中則對安柏莉產生一絲敵視,單論相貌,說實在的,周倩雖然不如安柏莉,但是也真的差不哪里去。

    站在這兩個女人之間的袁野,整個人臉都綠了,現在他在知道什么叫報應,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啊,這下可麻煩了。

    再看這個時候的大丫,已經再度伸出了féi嘟嘟的小手,伸向袁野,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爸爸抱抱。

    周倩并不傻,看到袁野這副表情,又看到大丫如此舉動,自然能夠感受到有些不對勁,一時間,原本嬌滴滴的表情,猛然冷了下來。

    “袁野,這是怎么回事?”周倩輕聲問道。

    “這個……”袁野一時間只覺得頭皮麻,嘴唇干,身上直起jī皮疙瘩,不過,現在……還真沒有人可以幫助他了。

    “那孩子叫大丫,是……我女兒,還有她叫安柏莉,是……”袁野老老實實承認道。

    “臭流氓!”

    還沒等袁野把話說完,再看周倩已經瞬間從嬌滴滴的小綿羊,進化成為了小野獸,表情瞬間變得無比兇惡!

    接著瞬間便揪住了袁野的一條胳膊,隨即便要給袁野一記背摔!

    其實周倩抓住袁野的胳膊的時候,袁野已經反應過來了,想要化解掉,對于現在的袁野而言,還是輕而易舉的,不過,回過頭想一想,本來就自己做錯了嘛,讓周倩泄一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所幸就硬著頭皮,直接任由周倩給了自己一記結結實實的背摔!

    第一千一百章家務事

    轟!

    一聲沉悶的聲響過后,再看袁野已經被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板之上,不過,明顯的看得出,聲音雖大,但是袁野明顯可以感覺得到周倩手下留情了,這讓袁野的心微微的放了放,這就證明事情還有緩和的余地。

    這個時候的袁野,也就自己的小聰明,干脆躺在地上裝可憐才是上策。

    而一旁的迪安、杰拉瞬間就傻掉了,原本迪安聽到杰拉有了身孕,還沾沾自喜,哈哈,這一下終于走在袁野前面了,但是卻萬萬沒有想到,人家袁野女兒都這么大了。

    再看大廳之中的其他人,也紛紛將目光投到了這邊,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畢竟這是袁野的家務事嘛,他們又不好說什么,不過單論感情的話,戰機研部、綜合產業部的人,還是力挺周倩的,怎么說,也是朝夕相處了好長時間已經有了一些感情。

    當然,這并不代表著,他們反對袁野娶多個老婆的。

    不過,抱著大丫的安柏莉,看到袁野被周倩來了一記“兇狠”的背摔,原本和善的表情,已經微微冷了下來。

    “有什么話,我們好好說,動手干什么,你看給袁野摔的。”安柏莉輕聲對周倩說道。

    “他是我男人,是我老公,我跟他已經有快十年的感情了,我樂意怎么摔就怎么摔,關你什么事,小三兒!”周倩毫不留面子的回應道。

    “啊?嫂子,你找我?”

    正在這時,只看到小三忽然從大廳外,與方文勁走了進來,接著滿臉mí茫的向周倩問道,心理還在思索著,周倩怎么知道他來了。

    不過,當看到袁野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小三的臉上,mí茫之色更重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沒叫你,閃邊兒去。”周倩微微望了小三一樣,冷著臉回應道。

    天生就非常激靈的小三,看著周倩冷著臉,又看到身旁的安柏莉,臉色也不是非常好看,瞬間,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噢。”小三回應一聲,便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接著便湊到了迪安的身旁,繼續商討娃娃親的大計。

    “小三?我警告你,說話客氣點,別帶侮辱xìng的詞匯。”安柏莉回應道,表情也不是很好看。

    “我就叫了怎么樣?小三,小三,小三!”周倩毫不示弱的回應道,這個時候的她,必須要捍衛自己的領土,那就是袁野。

    至于袁乃衣以及戰機研部的人員,看到周倩如此一幕,心則微微的放了放,如果周倩擺出一副悲痛yù絕的模樣,那就證明事情難辦了,但是眼下擺出如狼似虎的樣子,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所幸,這些人,也bsp;只是站在迪安身旁的小三,聽著這兩個大美女的爭吵,心理極度別扭,此時此刻他怎么聽,怎么覺得,自己的這么好的名字,怎么從周倩的嘴里出來,就便了味兒呢?

    對于周倩這副姿態,安柏莉多少有些生氣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看見袁野被打,怎么說,她與袁野也有了夫妻之實,作為妻子的疼愛之情,還是有的。

    輕輕在大丫的小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安柏莉便將大丫jiao給了安柏豪,并下意識活動了幾下手指。

    “小三也好,我是小三,那你是不是就是黃臉婆了。”安柏莉忽然回應道,言語間絲毫不落下風。

    “黃臉婆?你敢再說一遍嗎?”聽到“黃臉婆”三個字,原本周倩就難看的臉色,已經變成了猙獰,對于女人而言,這絕對是赤1uo1uo的侮辱。

    “黃臉婆,黃臉婆,我說了怎么樣?”安柏莉的回應道。

    “看來你是找打了,你這個小三。”周倩微微攥起拳頭。

    “哼,誰怕誰啊。”安柏莉回應道,同樣握起了拳頭。

    “好啊,那就來吧,如果我贏了,你就離袁野遠一點,如果你贏了,袁野歸你。”周倩說著,便緩緩將雙拳抬了起來。

    “那要是平局呢?”躺在地上的袁野輕聲問道。

    “那你就一人一半。”周倩隨口回應道。

    “那好吧,不過,我建議你們兩個還是到專門的格斗訓練場,帶好護具,盡情的去打吧,別在這里,誤傷到別人不好,順便祝你們兩個打成平局。”躺在地上的袁野,接著輕聲說道,話語之中不摻雜任何情感,就如同在念臺詞。

    周倩與安柏莉微微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有老有少,還有挺著大肚子的,可見,袁野的話不無道理。

    “去就去,誰怕誰啊。”周倩說著,便放下拳頭,走了出去。

    安柏莉也毫不示弱,跟在了后面。

    見兩個悍妞、御姐走了出去,袁野才小心翼翼從地上坐了起來,而這個時候的法比亞諾、迪安以及博爾特也紛紛上前,將袁野扶了起來。

    “長官,您沒事兒吧?”法比亞諾關切道。

    “沒事,周倩那小勁兒,想傷了我,還難點。”袁野慢悠悠的回應道,所幸直接將心態放穩了,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總之周倩、安柏莉一個都不放手,其余的她們兩個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與眾人閑聊了一會兒,袁野便帶著眾人前往了格斗訓練場,剛剛來到門口,“砰,砰”的碰撞聲,便不絕于耳。

    只從這聲音就可以聽得出來,雙方仿佛卯足了勁兒,冠軍的獎品,便是袁野。

    而聽到這樣的聲音,袁野也是無奈的rou了rou太陽穴,表示很頭疼。

    “老大,dang平暗蘭文明,擊殺薩爾塔的時候,您好像挺威風的,怎么連你兩個媳婦都擺不平了。”忽然一個年紀只有二十歲左右的青年來到袁野身旁,小聲問道,而他正是冰川機甲軍團的一員,名叫張威。

    “你過來。”袁野說著,對張威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然后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輕聲問道:“我問你,東約聯盟加入軍隊的年齡標準是多少?”

    “報告老大,是年滿十七周歲。”張威一字一句的回應道。

    “那我再問你,東約聯盟的法定結婚年齡是多大?”袁野接著問道。

    “年滿二十周歲。”張威接著回應道。

    “看吧,這就是在告訴你,十七歲你就可以應付戰爭了,但是你只有到了二十歲才可以勉強應付女人,同樣也就變相證明了,女人比戰爭更難對付,尤其是兩個女人。”袁野用一種“過來人”的口吻,一字一句道。

    而周圍的人,聽到袁野的解釋,神色不由得就是一動,雖然多少有些胡扯的味道,但是仿佛還真有那么點道理。

    就在袁野苦笑著與周圍人打趣的時候,訓練場的門,忽然打開,再看周倩與安柏莉的額頭上,已經布滿了汗水,不過,由于有護具的保護,身體上并沒有淤青,亦或是傷痕。

    “怎么樣?有結果了嗎?”袁野戰戰兢兢的問道。

    “平局,不過,今天不算,明天繼續!”周倩回應道,接著便與安柏莉自顧自的向走廊盡頭走去。

    而這也并不奇怪,安柏莉剛剛生完小孩,身子骨本來就有些虛,周倩呢?一直專注與戰機研,已經好幾年沒有碰武技了,兩個人都有不利的地方,因此打出平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好了,大家先各忙各的吧,慶功宴,三天之后進行。”多少已經有些身心俱疲的袁野,對大家擺了擺手,說道,然后便自顧自的準備回到自己熟悉的住所。

    順著高傳輸通道來到自己住所前,袁野卻驚訝的現,自己的房門前,已經貼上了一張字條:“房間是我收拾的,臭流氓不許進!”

    字條上是周倩的筆記。

    看到這樣的字樣,袁野微微翻了翻白眼,接著按了按門鎖,結果電子合成音的回復便是:“你的進入權已經被剝奪,您無權進入該房間。”

    聽到這樣的電子合成音,袁野猛然覺得,自己仿佛成為了被妻子趕出家門的丈夫。

    無奈之下,袁野只能向周倩出了呼叫請求。

    “什么事?”很快袁野的聯絡器中,便傳來的周倩氣呼呼的聲音,此刻她正在戰機研部,袁乃衣正在好心安慰著她,開導著她。

    “把門打開。”袁野輕聲回應道。

    “不!”周倩非常只回答了一個字。

    “那我可去找安柏莉啦。”袁野威脅到。

    “敢?”周倩還是只回答了這么一個字,接著便中斷了聯絡。

    “哎……”袁野無奈的嘆了口氣,接著便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準備在自己的辦公室湊合一個晚上。

    不過,就在袁野來到辦公室,剛剛開打辦公室的門時,一股刺鼻的氣味猛然鉆入袁野的鼻孔,再看自己的辦公室中,儼然已經變成了一個垃圾場,辦公桌上、地面上,全部都是酒瓶、亦或是有些霉的飯盒,以及食品袋,顯然這就是羅素留下的杰作,不愧是空戰王,堪稱壯觀。

    不由得,袁野微微堵住了鼻子,生生被這種氣味從自己的辦公室中bī了出來,然后命令專門清理元核的工作人員,將自己的辦公室徹徹底底打掃一遍!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