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508:他不要是他的損失!
    陳思瑤滿含期待的看著陳老爺子。

    看著這樣的陳思瑤,一時間陳老爺子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開口。

    陳思瑤滿含期待,可他卻要讓陳思瑤失望了。

    不行。

    看來他還得跟宋時遇再商量。

    “爺爺,您怎么不說話呀?”陳思瑤接著道:“是不是時遇”

    說到最后,陳思瑤的聲音突然就低了下來。

    失落無比。

    不科學。

    這非常不科學。

    沒道理陳老爺子親自出馬,宋時遇還不答應。

    宋時遇從來都不是一個不知道感恩的人。

    他要是不感恩的話,也就沒有現在的陳家了。

    陳老爺子抬頭看向陳思瑤,笑著道:“沒有,你多想了,我早上過去時遇不在家。”

    “所以您沒見到時遇?”陳思瑤問道。

    “嗯。”陳老爺子點點頭。

    陳思瑤笑著道:“我就知道您親自去,時遇總不至于拒絕的。”

    “對。”陳老爺子道。

    陳思瑤接著問道:“爺爺,那您有沒有問時遇什么時候在家啊?”

    “問了問了,我們約好時間見面了,你不用操心,”陳老爺子裝作什么事也沒發生的樣子,接著道:“你一個大姑娘,安安心心的等著好消息就行,問這么多不合適。”

    “行行行,我不問。”陳思瑤笑著道。

    陳老爺子接著道:“那我先回去休息下。”

    “我推您回去。”陳思瑤走到陳老爺子身后。

    陳老爺子的心情有點復雜。

    把陳老爺子推回房間后,陳思瑤道:“爺爺,那您好好休息。”

    “嗯。”陳老爺子點點頭。

    陳思瑤往外走去。

    陳老爺子看著陳思瑤的背影,眉頭微蹙。

    該怎么去解決這件事呢?

    須臾,陳老爺子打了個電話給助理,讓助理去聯系白嘉裕。

    白嘉裕是宋時遇為數不多的好兄弟。

    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事情,白嘉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這件事找白嘉裕幫忙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白嘉裕剛好也在南海,接到陳老爺子的電話后,就立馬趕過來了。

    “陳老,您找我有事?”白嘉裕匆匆趕來。

    陳老爺子笑呵呵的道:“嘉裕來了,快坐快坐。”

    白嘉裕坐在陳老爺子的對面。

    陳老爺子接著道:“嘉裕啊,這次找你過來,其實是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什么事,您說。”白嘉裕道。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說起來,我這張老臉還真是沒地兒放。”

    白嘉裕接著道:“陳老,咱們都不是外人,有話您直接說就行,只要是我能辦得到的,我白嘉裕絕對不會說二話!”

    白嘉裕之所以這么肯定,完全是因為宋時遇的原因。

    畢竟宋時遇一直對陳家很好。

    有好意思,陳家出現危機,都是在宋時遇的力保下,陳家才撐了過來。

    如果不是宋時遇的話,白嘉裕可能連陳家是哪根蔥都不知道。

    “嘉裕,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陳老爺子摸了把胡須,緩緩說起了自己的事情,“也不知道時遇那孩子是怎么想的,要不,你幫我去勸勸他?”

    說到這里,他嘆了口氣,“如果不是瑤瑤對時遇死心塌地的話,我也不至于豁出去這張老臉。”

    聞言,白嘉裕微微蹙眉。

    陳老爺子這是什么意思?

    聽著多多少少有點逼婚的那味。

    見白嘉裕一直不說話,陳老爺子接著開口,“嘉裕啊,你也不是外人,實話告訴你,如果把瑤瑤交給外人的話,我這個當爺爺的是真不放心,可時遇不一樣,時遇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他有能力有擔當!我知道,他將來肯定不會辜負瑤瑤。”

    這句話也是在間接的告訴白嘉裕,陳思瑤也不差,她是名門千金,就算不嫁給宋時遇的話,還可以嫁給別人。

    宋時遇看不上陳思瑤是宋時遇的損失。

    “陳老,其實我覺得這件事應該尊重個人的意愿,畢竟強扭的瓜不甜,”白嘉裕接著道:“您是看著時遇長大的,我想沒有人比您更了解時遇的性格,只要是他不愿意的事情,任何人勉強都不行!”

    陳老爺子看向白嘉裕,“嘉裕啊,你跟我說說,我對時遇來說,是一般人嗎?”

    他在大雪夜救過宋時遇。

    如果沒有他的話,就沒有現在的宋時遇!

    說宋時遇欠他一條命都不為過。

    可現在,宋時遇居然拒絕他的要求。

    如果宋時遇真想報恩的話,就應該娶了陳思瑤,皆大歡喜。

    陳老爺子似是想到了以前,接著道:“那時候時遇才多大?孩子可憐啊,雖然有爹有娘,但就是沒人管”

    這話被說宋時遇,就連白嘉裕聽了都有些無法接受。

    這什么?

    挾恩圖報?

    牛不喝水強摁頭?

    “陳老,過去的事情畢竟都已經過去了,咱們做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是不是?”白嘉裕接著道:“我知道您對三哥有恩,但這些年來,三哥為你們陳家辦了不少事,就說721事件,如果不是三哥的話,您覺得陳氏集團能撐到現在?”

    此前,白嘉裕一直認為陳老爺子是個明事理的老人。

    沒想到

    果然是人心隔肚皮!

    陳老爺子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白嘉裕這是什么意思?

    是!

    他承認,這些年來宋時遇的確是幫了陳家不少忙。

    可這些忙能跟一條人命相比?

    陳老爺子雖然有點生氣,但他并沒有表現出來,接著道:“嘉裕,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實我這么做也是為了時遇考慮,他到了適婚的年紀,可一直沒什么動靜,總不能一直單著不是?他跟瑤瑤一起長大,彼此知根知底,他倆在一起簡直就是天作之合!”

    宋時遇娶誰不是娶?

    還不如直接娶了陳思瑤。

    這樣既能報恩,又能遂了陳思瑤的愿,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可三哥心里有喜歡的人。”白嘉裕道。

    陳老爺子笑著道:“男人嘛,這很正常,我理解,瑤瑤也能理解。”

    這已經是陳老爺子最大的讓步了,正常情況下,有幾個長輩能容忍自己的孫女婿不愛的孫女兒心里有其他人?

    白嘉裕覺得有些無法跟陳老爺子溝通,接著道:“我懂您的意思,但我還是覺得尊重三哥的意見比較好,畢竟這種事情如魚飲水,咱們這些旁觀者都無法感同身受的。”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種事情向來都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的!”陳老爺子接著道:“時遇現在就缺少一個點醒他的人!”

    一旦撥云見日,就萬里晴空了。

    白嘉裕站起來,接著道:“陳老,您的意思我已經知道了,我會轉達給三哥的。”

    “麻煩你了嘉裕。”陳老爺子讓傭人推著他送白嘉裕。

    走出門口,白嘉裕頓住腳步,轉頭看向陳老爺子,接著道:“陳老,留步!”

    陳老爺子點點頭,“嘉裕,拜托你了!”

    白嘉裕沒說話,繼續往前走去。

    陳老爺子看著白嘉裕的背影,眼底含著期待。

    宋時遇不是什么不通透的人,只要有人稍微點撥一下,相信他肯定能看清楚現實的。

    白嘉裕來到宋時遇的住處。

    宋時遇正好在家。

    “你今天怎么有空來了?”宋時遇抬了抬眼睛。

    白嘉裕笑著道:“剛剛去了陳家一趟,你猜陳老爺子跟我說了什么?”

    “跟我有關?”宋時遇問道。

    “嗯。”白嘉裕點點頭,接著道:“也不知道陳家老爺子是怎么想的,以前活得聽明白的一個老人,怎么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宋時遇給自己倒了杯茶,問道:“他讓你來到說客?”

    “嗯。”白嘉裕點點頭,“說實話,其實我以前覺得你跟陳思瑤挺配的,現在嘛”

    他是真沒想到,陳思瑤會做到這個地步。

    出乎他的意料。

    “這些年來,你幫了他們那么多,他們不但不知道知足,反而搞出挾恩圖報這一出!這不是存心惡心人嗎?”白嘉裕不知道宋時遇氣不氣,反正他是挺氣的。

    宋時遇接著道:“不用理會他們。”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白嘉裕接著問道。

    宋時遇沒說話,只是喝了口茶。

    白嘉裕就這么看著宋時遇,“其實我挺好奇的,你心里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是葉灼嗎?

    畢竟跟宋時遇的接觸的女性就只有葉灼一個的。

    最重要的是,宋時遇在童年時期遇到的那個小女孩就是葉灼。

    雖然宋時遇從來就沒有正面承認過,但白嘉裕能感覺到,那個小女孩就是葉灼。

    其實白嘉裕心里一直有這么個答案,但是他不敢直接說出來。

    宋時遇笑看白嘉裕,接著道:“如果說出來了,那不就不是埋在心底的人了?”

    真正的喜歡不是人盡皆知。

    人盡皆知是一種負擔。

    白嘉裕看著宋時遇,“那你就這么準備一直埋在心里?”

    “不然呢?”宋時遇反問。

    白嘉裕道:“當然是說出來了!不是有句話嗎?愛就要大聲的說出來!你就這么藏在心里,她是永遠都不會知道的,你們也永遠都不會有結果!”

    “不需要有結果。”宋時遇語調淡淡。

    他只需要知道自己心意就行了。

    白嘉裕看著宋時遇,眼底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三哥,你什么時候變成癡情種了?”

    宋時遇向來殺伐果決,從來不會流露出這樣的神色。

    “癡情種?”宋時遇轉頭看向白嘉裕。

    白嘉裕點點頭,“對啊,就是癡情種,像你這樣的不是癡情種是什么?”

    宋時遇輕笑出聲,沒說話。

    白嘉裕接著道:“三哥,你這樣不行啊!”

    “嗯?”

    白嘉裕道:“女孩子是很感性的,你得用行動去感動他們,你這樣默默付出的在小說里永遠都是萬年男二!男二你懂不懂?”

    在此之前,白嘉裕從來都沒想過,有朝一日宋時遇會變成今天這般。

    云京宋三爺,性格偏執,冷血無情,為了目的能不擇手段。

    可現在,為了一個女孩子,竟然卑微到這種程度!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宋時遇語調淡淡。

    白嘉裕有些無語的道:“我看你就是一條傻魚!”

    宋時遇不再說話,喝了口茶。

    白嘉裕有些無奈地搖頭。

    愛情真是個害人的東西!

    “你為什么一直不去表白,是因為她已經有了喜歡的人?”白嘉裕繼續問道。

    “嗯。”宋時遇這次沒有否認,直接點點頭。

    白嘉裕接著道:“這里就慫了?結了婚還能離婚呢!去追!我支持你!”

    宋時遇再次喝了口茶。

    “你怎么不說話了?”白嘉裕問道。

    宋時遇道:“我生在深淵,不能再拉她入深淵。”

    他是至黑的存在,而她確實至純的存在。

    他們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三哥,這不像你了!”白嘉裕看著宋時遇,眼底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宋時遇笑了笑,沒接這話,而是道:“這幾天要是陳家再找你的話,不用理會他們。”

    “嗯。”白嘉裕點點頭,“三哥,你還會結婚嗎?”

    “不會。”宋時遇直接回答。

    “為什么?”白嘉裕問道。

    宋時遇緩緩開口,“因為我家沒有皇位需要繼承。”

    將就的愛情只是為了繁衍后代。

    這樣毫無意義!

    白嘉裕笑著道:“三哥你認真點!我可沒跟你開玩笑!”

    “嗯。”宋時遇點點頭,“我也沒跟你開玩笑。”

    “不是吧三哥?你連孩子都不想要了?”白嘉裕有些不能理解。

    人生本來就這么長,好不容易活一次,總是要給自己留個后代的。

    宋時遇沒說話,須臾,從口袋里摸出一塊大白兔,剝開吃了。

    很甜,也很膩。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腳步聲。

    白嘉裕抬頭一看,原來是背著醫藥箱的劉醫生過來了。

    “宋老板,白先生也在。”劉醫生主動開口。

    白嘉裕點點頭,“劉醫生好久不見。”

    劉醫生笑著道:“我這幾天天天都在宋老板這里。”

    一聽這話,白嘉裕立即轉頭看向宋時遇,“三哥怎么回事?”

    劉醫生是宋時遇的私人醫生,如果不是宋時遇出什么事的話,劉醫生幾乎十天半個月都不會來一次的。

    宋時遇搖搖頭,“沒什么。”

    劉醫生拿出聽診器,接著道:“白先生您和宋老板是多年的好友,您快勸勸宋老板吧!他現在的身體是真的不能再亂吃東西了!在這樣下去的話,身體就要垮了!”

    “你又亂吃東西了?”白嘉裕看向宋時遇。

    宋時遇沒說話。

    白嘉裕有些無語的道:“三哥,你這樣不行啊!你怎么老是不聽醫囑呢!”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心里清楚。”宋時遇接著道:“你們就不要在這里危言聳聽了。”

    白嘉裕道:“你還能有醫生知道的清楚?”

    宋時遇看向劉醫生,“今天再給我多開點止疼藥。”

    劉醫生道:“是不是昨天開的止疼藥都吃完了?”

    宋時遇沒說話。

    劉醫生嘆了口氣,“宋先生,我沒有危言聳聽,您真的要多注意身體了,您現在的情況非常糟糕”

    他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宋時遇打斷,“好的,我知道了,藥開好了嗎?”

    劉醫生點點頭,“開好了。”

    宋時遇接著道:“拿去給管家。”

    劉醫生拿著藥方去找管家。

    白嘉裕看著劉醫生的背影,轉頭看向宋時遇,很認真的道:“三哥,我覺得喜歡一個人就是能親眼看著她幸福。如果你真的很愛那個心里的她的話,就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然后愛她,守護著她。人生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而且人心善變,萬一哪一天你女神的那個他背叛了你女神,欺負了你女神,你還能替你女神出出頭。可如果你不在了,誰來守護你女神?”

    宋時遇楞了下,目光深沉。

    白嘉裕站起來,“三哥,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好好想想我跟你說的話。”

    說完,白嘉裕轉身就走。

    宋時遇看著白嘉裕的背影,眼底的神色有些復雜。

    誰也讀不懂,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另一邊。

    白嘉裕回去之后,陳老爺子立即打電話過去問。

    得知最后結果之后,陳老爺子氣得直接摔了話筒。

    什么東西!

    他幾次三番的在宋時遇面前提起這件事,可宋時遇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他!

    難道宋時遇真的不顧及往日里的情分了?

    “老爺子,您冷靜點,先別生氣!”管家立即扶著陳老爺子,安慰道。

    陳老爺子憤怒的道:“當年要是沒有我的話,他宋時遇算個什么東西!他現在還看不上瑤瑤,他憑什么看不上瑤瑤!”

    說到這里,陳老爺子嘆了口氣,接著道:“其實他看不上瑤瑤我也能理解,畢竟每個人的眼光不一樣,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可瑤瑤畢竟是我的孫女!這點面子他總歸是要給我一點的!”

    但是宋時遇不僅不給他面子,反而還要把他的面子瘋狂的按在地上踩!

    更何況,他還是一個將死之人。

    管家看著陳老爺子,接著道:“老爺子,咱們大小姐那么優秀,什么樣的人嫁不了?宋時遇不愿意是他的損失,您呀,就不要為這種事情生氣了!”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