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09:倒也不是吹牛!
    說陳思瑤優秀倒也不是吹牛。

    身為一名標準的豪門千金,陳思瑤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掌握三門外國語言,從小到大雖然說不上多優秀,但也絕對不是最差的那個。

    在名媛圈小有名氣,有意與陳家聯姻的家族也不在少數。

    不過,都沒有陳思瑤看中的那個。

    其實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也是陳老爺子最看中的一個原因,那便是,陳思瑤是陳家的獨女,她若是嫁人的話,肯定不能嫁獨子。

    但宋時遇不一樣。

    宋家家庭狀況簡單,宋時遇對家族沒什么特別的眷戀,就算陳思瑤婚后有了孩子不姓宋,宋時遇也不會有半點意見。

    可換成其他人的話,孩子若是姓陳的話,肯定是萬萬不行的。

    陳老爺子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宋家斷后。

    人活一世,草木一春。

    為了不就是留下后代嗎?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接著道:“查到時遇最近跟哪個女孩子交往頻繁了嗎?”

    想要宋時遇低頭,還得對癥下藥。

    找到宋時遇喜歡的那個人,讓她知難而退。

    其實一開始陳老爺子并沒有那么深的執念,想讓陳思瑤跟宋時遇在一起,可經過這么多天的考慮,他思來想去,還是宋時遇最合適陳思瑤。

    畢竟,陳思瑤喜歡的人也是宋時遇。

    語氣勉強陳思瑤跟不喜歡的人在一起,還不如成全陳思瑤跟宋時遇。

    雖然可能開始有點困難,但是陳老爺子相信,一旦宋時遇接受了陳思瑤,他就會一輩子對陳思瑤好。

    對陳思瑤忠心不二。

    陳老爺子對宋時遇還是非常了解的。

    管家搖搖頭,“暫時還沒有。”

    語落,管家接著道:“宋三爺的行程非常的一目了然,別說跟女孩子頻繁接觸,甚至連多說一句話的女孩子都沒有。”

    聞言,陳老爺子微微蹙眉。

    還有這回事?

    可如果宋時遇并沒有什么喜歡的女孩子的話,他為什么要拒絕陳思瑤?

    “你確定?”陳老爺子有些不敢置信的轉頭看向管家。

    “千真萬確!”管家道:“我查了很久,宋三爺身邊確實沒有什么特別的女孩子。”

    宋時遇不是那種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

    陳老爺子的眉頭蹙得跟深了,接著道:“既然他沒有喜歡的人,為什么要拒絕瑤瑤呢?”

    管家搖搖頭,“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只查到了宋時遇的個人情況,并不知道宋時遇拒絕陳思瑤的理由。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

    管家接著安慰道:“老爺子您也別太擔心了,說不定大小姐以后會找到一個更好更優秀的姑爺。

    陳老爺子搖搖頭,“不會有人再比時遇更優秀了。”

    也不會再有人比宋時遇更適合陳思瑤。

    “這樣,”陳老爺子想了想,接著道:“你跟我去一趟白嘉裕那兒。”

    “您要去找白先生?”管家問道。

    陳老爺子點點頭。

    “那您稍等下,我安排下司機。”管家道。

    “好的。”陳老爺子點點。

    很快,司機就安排好了。

    二十分鐘后,車子停在白嘉裕的住處。

    管家推著陳老爺子下車。

    得知陳老爺子過來,白嘉裕撓了撓頭。

    “這個陳老爺子,怎么就是整不明白呢?”

    助理站在白嘉裕身邊,接著道:“那您見還是不見?”

    “不見。”白嘉裕接著道:“就說我有事不在家。”

    這種時候自然是不能見陳老爺子的。

    像陳老爺子這種人,你不理他好好,一旦理了他,就會越來越上勁。

    助理點點頭,“好的。”

    就在此時,白嘉裕似是想到了什么,“等一下。”

    “您還有什么吩咐?”助理問道。

    白嘉裕接著道:“別說我不在家,就說我現在沒空見他。”

    他得讓陳老爺子知道他現在的態度。

    助理點點頭。

    “另外,我還有句話要帶給他。”白嘉裕接著開口。

    “您說。”助理道。

    白嘉裕低頭,壓著聲音在助理的耳邊耳語了幾句。

    須臾,助理來到大廳內,“陳老先生,真是抱歉,我們家先生現在沒空見您。”

    沒空?

    陳老爺子楞了下。

    白嘉裕明明在家卻說沒空見他!

    這哪里是沒空,分明是借口!

    是白嘉裕根本不想見他。

    陳老爺子抬頭看向助理,接著道:“不知道白先生在忙些什么?”

    助理道:“白先生在處理公務。”

    語落,助理接著道:“我們家先生還有句話讓我帶給您。”

    “說來聽聽。”陳老爺子道。

    助理看了眼陳老爺子,猶豫了下開口,“我們家先生說,小輩的事情要讓小輩自己去處理,長輩就要有長輩的樣子。”

    真被就要有長輩的樣子?

    白嘉裕這是什么意思?

    諷刺他沒有長輩該有的樣子?

    陳老爺子都活了這么一大把年紀,不管誰見了他都是恭恭敬敬的,可今天,居然被白嘉裕給諷刺了。

    這讓陳老爺子怎么受得了?

    陳老爺子的臉色被氣得通紅,但還是忍住心里的怒氣,并沒有直接發出來,接著道:“你們家白先生還說了些什么?”

    助理接著道:“暫時沒有了。

    陳老爺子看向助理,接著道:“你們家白先生沒話跟我說了,不過我倒是有一句話要帶給你們家白先生。”

    “您請說。”助理恭敬的道。

    陳老爺子接著道:“我要送白先生一句成語。”

    說到這里,陳老爺子頓了頓,接著道:“狗仗人勢。”

    一句話,兩層意思。

    第一層意思是指白嘉裕借宋時遇的勢。

    換成以前,就白家哪里有資格在他們陳家面前指手畫腳。

    另一層意思是指責白嘉裕的助理狗仗人勢。

    陳老爺子一點也不怕白嘉裕會生氣。

    畢竟,是白嘉裕無禮在先的。

    再者,以陳家現在的地位,根本就不需要去忌憚白家。

    可陳老爺子忘記了最關鍵的一點。

    陳家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因為

    助理臉上的表情沒什么特別的變化,恭敬的道:“好的陳老先生,我一定把話帶給我們家先生。”

    陳老爺子轉頭看向管家,“我們走。”

    管家立即推著陳老爺子往外走。

    助理看著兩人的背影,也轉身往書房走去。

    白嘉裕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白老爺子的身影,接著道:“他們走了?”

    “嗯。”助理點點頭,“是的。”

    語落,助理猶豫了下,接著又道:“陳老先生說有一句話要讓我轉告您。”

    “什么話?”白嘉裕饒有興趣的問道。

    什么話

    這還真有些讓助理有些不好開口。

    思及此,助理的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

    白嘉裕轉頭看向助理,“說來聽聽。”

    助理咽了咽喉嚨,“他說,說說有一句成語要帶給您。”

    “說。”白嘉裕接著道:“什么成語。”

    助理接著開口,“狗、狗”

    接下來的幾個字助理怎么也說不出口了。

    白嘉裕的脾氣并算不上好。

    白嘉裕笑出聲,“狗仗人勢?”

    助理點點頭,“嗯。”

    本以為白嘉裕會非常生氣,但出乎意料的,白嘉裕并沒有不生氣,反而還笑瞇瞇的。

    “可以,這個成語用的非常不錯。”

    陳老爺子的成語用的確實很對,但對象用的不對。

    陳家才是真正狗仗人勢的人!

    如果不是宋時遇幫襯,云京哪里還有陳家的影子?

    陳家是一代不如一代!

    現在又得罪了宋時遇,看來陳家這回是徹底的要倒霉了。

    助理好奇的看向白嘉裕,“您,您不生氣?”

    白嘉裕輕笑出聲,“我生什么氣?”

    助理看了眼白嘉裕,沒說話。

    陳老爺子上了車,心里還是很氣,抬頭看向前座的司機,“去一趟白云居。”

    白云居便是宋時遇的住處。

    陳老爺子想過了,他一定要在短時間內把這件事情解決好,畢竟陳思瑤還在等著他的好消息。

    不管怎么說,他對宋時遇都有恩。

    他就不信,宋時遇還能把他怎么樣!

    宋時遇幫他是本分。

    如果不是當年的他,早就沒有現在的宋時遇了。

    如果宋時遇實在不答應他的話,他只能逼一逼宋時遇了。

    宋時遇一直都跟尊重他,只要他堅持讓宋時遇娶陳思瑤,宋時遇肯定不會拒絕。

    無論如何,他要在閉眼之前看到宋時遇娶了陳思瑤。

    司機楞了下,轉頭道:“是去宋先生那里嗎?”

    “是。”陳老爺子道。

    司機點點頭,“好的。”

    車速并不是很快,約摸二十分鐘左右,車子停在了白云居前。

    陳老爺子被管家推下車。

    白云居的管家還是一如既往的恭敬,請陳老爺子進了屋子。

    陳老爺子看了眼管家,眼底流露出還算滿意的神色。

    他就知道宋時遇不敢對他無禮。

    畢竟,他是成就宋時遇的那個人。

    “時遇呢?”陳老爺子問道。

    宋管家道:“陳老,我們老板沒空見您。”

    聞言,陳老爺子微微蹙眉,“你都沒去通知他,就知道他不想見我?到底是他不想見我,還是你不想讓他見我?”

    宋管家笑著道:“陳老您誤會了,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權利,是我們老板交代過,您要是來的話,直接告訴您他沒空見您。”

    這句話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根本不是沒空見,而是不想見。

    宋時遇現在連應付都懶得應付下陳老爺子。

    陳老爺子也沒有生氣,坐在沙發上,接著道:“他是這么跟你說的?”

    “是。”宋管家點點頭。

    陳老爺子點點頭,“行,他不來見我是吧!那就我去見他!”

    聞言,宋管家臉上全是為難的神色,“老爺子,您別為難我。”

    “去三樓。”陳老爺子看向管家。

    管家點點頭,“好的。”

    宋管家攔不住陳老爺子,只好讓人去通知宋時遇。

    宋時遇正在處理文件,聞言,輕輕蹙眉。

    還真是沒完沒了!

    須臾,宋時遇接著道:“讓他們進來。”

    “是。”助理點點頭,立即發信息通知宋管家。

    宋管家收到信息,也不再為難陳老爺子。

    陳老爺子看向宋管家,“怎么不攔著了?你們家老板發話了?”

    他就知道,宋時遇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宋管家沒有直接回答陳老爺子的話,而是做了個‘請’的姿勢,接著道:“您請。”

    陳老爺子冷哼一聲。

    不多時,來到三樓宋時遇的辦公區。

    “時遇啊,我又來了,”陳老爺子接著開口,“聽說你現在挺忙的,我本不應該來打擾你,但是如果不把這件事解決好的話,我也放不下心。”

    宋時遇放下文件,接著道:“陳老,您又是為陳小姐的事情來的?”

    陳老爺子這才注意到宋時遇的稱呼,微微蹙眉,“時遇啊,你什么時候跟瑤瑤之間變得這么生疏了?”

    陳小姐?

    宋時遇和陳思瑤之間雖然算不上親密,但也不至于直呼其名。

    “本就不是什么特別親密的關系。”宋時遇接著道:“陳老,上次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人貴有自知。”

    宋時遇不是個話多的人。

    有些話點到即止。

    可陳老爺子似乎不知道什么叫點到即止。

    宋時遇更沒想到,陳老爺子還會來第二趟。

    這樣真沒什么意思。

    人貴有自知。

    “好一個人貴有自知,”陳老爺子直接笑出聲,抬頭看向宋時遇,接著道:“時遇啊,你當真是忘了以前的事情了啊!”

    說到這里,陳老爺子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嘆了口氣,接著道:“當初,所有人都勸我不要摻和你們家的事,可我不那么想,我就覺得人應該做點好事”

    宋時遇當年才幾歲?

    可他這么快就忘記了當年的事情。

    這個世道好人還真是不能做。

    宋時遇就這么聽著陳老爺子的話,臉上沒什么表情。

    陳老爺子抬頭看了宋時遇一眼,接著道:“時遇,但凡你還有點良心,你就把瑤瑤娶了。我現在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瑤瑤,就當你是幫我最后一個忙行不行?”

    陳老葉子希望宋時遇能良心發現。

    再者,陳思瑤又不差,更何況她還那么愛宋時遇。

    這兩人簡直就是天作之合。

    宋時遇的左手搭在椅子上,有一搭沒一搭食指敲擊著把手,語調淡淡的開口,“十年前,陳有龍在盤山公路出事,是我把他從死神手里拉回來的。八年前,陳氏集團被人惡意舉報,一時間樹倒猢猻散,是我把陳氏集團拉回了正軌。七年前”

    宋時遇一件件一樁樁的說著,陳老爺子臉上的表情有點精彩,突然抬頭看向宋時遇,“好了!你不要再說了!”

    語落,陳老爺子接著道:“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再說,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宋時遇一直提這個有意思?

    “原來您也知道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宋時遇轉眸看向陳老爺子。

    陳老爺子接著道:“沒有當年的我,你早就被凍死了!宋時遇,你沒有良心!”

    宋時遇淺淺勾唇,臉上說不清楚什么神色,接著道:“您是在跟一個弒父的人講良心?”

    弒父。

    聽到這句話,陳老爺子的臉色瞬間就白了。

    是啊。

    他怎么就忘記了宋時遇的本性。

    宋時遇是遇神殺神,佛擋殺佛的存在,他的眼底早就沒有了善惡。

    “宋管家。”宋時遇接著開口。

    宋管家立即走上前,“我在。”

    宋時遇道:“送客。”

    這一瞬間,陳老爺子覺得宋時遇好像換了個人。

    那般陌生。

    陳老爺子就這么看著他,一時無言,甚至來不及反應。

    宋時遇拿起一根煙,正準備點燃,而后又放下。

    在試圖忘記她的一年里,他又重新吸起了煙,但現在,他突然又不想吸了。

    劉醫生送門外進來,剛好看到這一幕,眼底有驚訝的神色閃過。

    真是稀奇了,宋老板居然把煙又放回了遠處。

    “宋老板。”劉醫生接著開口。

    宋時遇抬頭看向劉醫生,“來了?”

    “嗯。”劉醫生一邊進來,一邊道:“剛剛在門口看到了陳老爺子,他沒為難您吧?”

    宋時遇和陳老爺子的關系他都知道,

    并不是說宋時遇怕陳老爺子,而是宋時遇尊重陳老爺子,所以每次陳老爺子在宋時遇面前都挺直了腰桿。

    云京誰敢說一句宋三爺的不是?

    但是陳老爺子敢!

    宋時遇搖搖頭,“沒有。”

    “沒有就好。”劉醫生接著道:“您昨天的止痛藥吃完了嗎?”

    “吃完了。”宋時遇道。

    聞言,劉醫生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宋老板呀,您也別嫌我嘮叨,您這個身子,真的禁不起折騰了!好好愛自己!如果不想英年早逝的話,就好好配合我的治療!”

    碰到宋時遇這樣的病人,劉醫生真的很頭疼。

    宋時遇轉頭看向劉醫生,“好好配合你,我就能恢復?”

    “那是當然!”劉醫生是個醫術高明的醫生,關于這點,他還是非常自信的。

    “那我配合你。”宋時遇接著開口。

    劉醫生還以為自己這是出現了幻聽,“宋老板你說什么?”

    配合他?

    簡直不可思議!

    “是。”劉醫生點點頭,“你沒聽錯,劉醫生我會好好配合你的。”

    白嘉裕說的沒錯,愛情最美的樣子是守護和等候。

    他若是死了,日后要是有人欺負她怎么辦?

    所以,他不能有事!

    劉醫生有些激動,“宋老板,那咱們從今天就開始實行治療方案吧?”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