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10:長本事了!
    “好。”宋時遇點點頭,接著道:“你需要我怎么配合你?”

    驚喜來的太突然,讓劉醫生非常的不可思議,轉頭看向宋時遇,“宋老板你等一下,我來制作個方案表,您以后的飲食習慣和作息習慣按照表上來的就行。”

    “嗯。”宋時遇微微頷首。

    劉醫生接著道:“那我現在就回去制作方案表。”

    劉醫生迫切的想把宋時遇治好,一來,因為他是個醫生。

    二來,他為自己的名聲。

    來宋家有一段時間了,可宋時遇的并且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差,知道的人知道是宋時遇不配合,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他醫術太差!

    醫者最在意的就是名聲。

    “去我的書房吧。”宋時遇站起來。

    劉醫生楞了下,今天的宋時遇真的變了好多,變得他都不敢認了。

    “好,好的。”劉醫生立即站起來,跟上宋時遇的腳步。

    兩人往樓上書房走去。

    宋時遇打開電腦,讓劉醫生操作,“這個是打印機,可以直接用。”

    “謝謝宋老板。”劉醫生有些受寵若驚。

    今天的宋時遇也太反常了!

    他這是怎么了?

    宋時遇笑著道:“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

    畢竟是劉醫生在為他治療。

    “宋老板,”劉醫生一邊制作方案,一邊猶豫著問道:“您怎么突然就想通了。”

    宋時遇剝了一顆奶糖,“就突然覺得活著挺好的。”

    是的。

    活著至少有希望。

    若是死了,就連希望都沒有了。

    劉醫生一愣。

    敢情宋時遇之前一直不配合治療,是因為不想活了?

    有錢人的世界真是復雜又難懂!

    宋時遇要什么有什么,豪宅、豪車、名利、美人、什么都不缺。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在之前居然不想活了。

    劉醫生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樸實無華的有錢人。

    “您不會中途突然又變卦吧?”劉醫生有些不放心,接著問道。

    “放心,不會。”宋時遇道。

    劉醫生點點頭,“那就好。”

    頓時,劉醫生充滿了信心,他一定可以治好宋時遇。

    另一邊。

    陳老爺子回到家。

    陳思瑤就在客廳等著他,看到陳老爺子過來,陳思瑤立即跑過來,“爺爺!”

    “瑤瑤。”陳老爺子扯起一絲微笑。

    陳思瑤接著道:“您是去時遇那里了嗎?”

    看著陳思瑤充滿希望的臉,陳老爺子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宋時遇太絕情了!

    該做的事情他都已經做了,可宋時遇就是不愿意接受陳思瑤。

    他也是毫無辦法!

    “去了。”陳老爺子點點頭。

    見陳老爺子神色復雜的臉,陳思顏心里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爺爺,時遇他”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抓著陳思瑤的手道:“瑤瑤,你相信爺爺,你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宋時遇算什么!

    一個白眼狼而已,他根本就配不上陳思瑤。

    陳思瑤的眼眶在這一瞬間就紅了。

    她沒想到,沒想到宋時遇會拒絕陳老爺子。

    他就那么討厭跟她在一起?

    連陳老爺子出面都不行?

    “瑤瑤,瑤瑤,”見陳思瑤這樣,陳老爺子立即道:“瑤瑤你別這樣!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宋時遇一個男人,你”

    陳老爺子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陳思瑤直接打斷,“但我愛的只有他一個!”

    她愛的宋時遇全世界只有一個!

    “瑤瑤,你清醒一點,”陳老爺子嘆了口氣,“我也想跟你跟他修成正果,可他就是不愿意接受你!為了能讓你們在一起,我甚至連這張老臉都不要了,強扭的瓜不甜,你死心吧。”

    強扭的瓜不甜

    陳思瑤聽到這句話時,臉上全是蒼白的笑。

    “爺爺,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陳思瑤不愿意就這么的放棄,緊緊握著陳老爺子的手,用帶著哭腔的聲音道:“我求您了爺爺,您就再想想辦法吧!”

    她不能沒有宋時遇的。

    從她見到宋時遇的第一眼起,她就深深的愛上了宋時遇。

    無法自拔。

    可現在,陳老爺子居然讓她放棄宋時遇,讓她無法接受。

    不行的。

    陳老爺子無奈地搖搖頭,“瑤瑤,事不過三,你知道我為了你的事情跑了多少趟了嗎?”

    人都是有尊嚴的。

    宋時遇現在很明顯就是把他們陳家的尊嚴按在地上踩。

    如果他再去找宋時遇的話,跟自取其辱沒什么區別。

    “爺爺,可我真的很愛他,如果失去他,或者不能跟他在一起的話,我的人生將失去意義。”

    如果她是魚的話,那宋時遇就是水。

    水離開魚能活。

    但是魚若是離開水的話,根本無法存活!

    “瑤瑤!”見陳思瑤這樣,陳老爺子怒聲開口。

    陳老爺子轉頭看向陳思瑤,接著道:“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尤其是女孩子,宋時遇在優秀也不過是個人而已!你離了他怎么就不能活了!你就不能爭點氣!”給陳家也爭口氣!

    總歸是個女孩子。

    早知道這樣的話,當年就應該讓陳有龍兩口子生個二胎。

    如果陳思瑤有個弟弟或者有個哥哥的話,他也沒必要這么頭疼。

    可陳思瑤是陳家的獨苗。

    “爺爺,為了他我可以什么都不要!”陳思瑤接著道:“爺爺,您根本就不懂!”

    陳老爺子只覺得胸口一抽一抽的疼,“陳思瑤!”

    陳思瑤就這么看著陳老爺子,眼淚幾乎奪眶而出,“您幫幫我吧”

    陳老爺子接著道:“你知道葉小姐嗎?”

    葉小姐?

    陳思瑤楞了下。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接著道:“我不希望你能跟葉小姐一樣優秀,但是你總要成長起來,不能為一個男人要死要活的!”

    陳老爺子雖然已經到了耄耋之年,但他很關注國際新聞。

    自然也知道科技第一人航母第一人的葉灼。

    葉灼才多大?

    甚至比陳思瑤還要小幾歲。

    如果葉灼跟陳思瑤一樣,是個戀愛腦的話,她會有今天的成就?

    “你自己先冷靜一下。”語落,陳老爺子轉頭看向管家,“咱們走。”

    “好的。”管家點點頭,推上陳老爺子的輪椅,往外走去。

    走出門外。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有些后悔的道:“管家,我剛剛跟瑤瑤說的那些話是不是有些重了?”

    在此之前,陳老爺子從未將陳思瑤跟誰在一起對比過。

    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管家道:“從旁觀者角度而言,我覺得您說得一點也不嚴重,大小姐現在就需要一個撥云見日的人,等她想清楚了,就一切都好了。”

    “是嗎?”聽管家這么說,陳老爺子松了口氣。

    管家點點頭,“如果我是您的話,我也會跟您一樣。”

    陳老爺子接著道:“其實那孩子的眼光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宋時遇狗眼看人低啊!”

    有些話管家不好直接說出來,只好道:“您放心,大小姐以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人。”

    有些事情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其實在管家看來,陳老爺子這種挾恩圖報的行為確實很令人反感。

    雖然說多年之前,他確實是幫過宋時遇。

    但這些年來,宋時遇不知道幫了陳家多少回。

    甚至就了陳有龍很多次。

    可陳老爺子只記得他救過宋時遇,卻渾然不記得宋時遇也救過陳家。

    但這種話他們可不好說出來。

    畢竟他們是雇傭關系。

    陳老爺子再度嘆氣,接著道:“瑤瑤那孩子性格太執拗了!我就怕她會走不出這個坎兒!”

    “不會的,”管家接著安慰道:“大小姐性格開朗,我相信她肯定很快就能走出來。”

    陳老爺子搖搖頭,“希望吧。”

    不過以他對陳思瑤的了解,陳思瑤怕是沒那么快就能走出來。

    畢竟陳思瑤跟其他人不一樣。

    換成其他人得知宋時遇拒絕了她,就應該放棄了,可陳思瑤沒有,陳思瑤不僅沒有放棄,反而一直苦苦哀求。

    陳老爺子也是恨鐵不成鋼!

    陳老爺子走后,陳思瑤就癱坐在地上,淚流滿面。

    傷心、難過、不敢置信、各種復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讓陳思瑤幾乎難以呼吸。

    她本以為只要陳老爺子出手,她就可以順利的成為宋時遇的新娘。

    可現實,卻給他沉重的一擊!

    這算什么!

    這到底算什么!

    就在此時,陳思瑤突然想到一個人。

    葉小姐!

    記憶的大門好像一下子被人打開了。

    葉小姐和穆有容是被抱錯的千金。

    也就是說,宋時遇此前在找的小女孩,很有可能就是葉灼。

    最重要的是,陳思瑤很清楚的記得,在宋老太太出殯的那天,葉灼還來參加葬禮了。

    宋家人對葉灼非常恭敬。

    難道是葉灼?

    宋時遇那個愛而不得,能為了她終身不娶的人就是葉灼?

    想到這里,陳思瑤擦干眼淚,立即從地上站起來,打了個電話出去,“喂,幫我查一下,時遇這幾天是不是跟葉小姐見過面。”

    “好的,您稍等。”

    葉灼來南海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陳思瑤這通電話剛打出去沒多久,那邊就傳來回復。

    是的。

    葉灼不僅來過南海,之前還跟宋時遇一起吃了飯。

    能讓宋時遇陪著一起吃飯的人還真是不多。

    真的是葉灼?

    陳思瑤瞇了瞇眼睛,眼底的神色有些復雜。

    如果那個人葉灼的話,陳思瑤還挺不服氣的。

    難道就因為葉灼小時候救過宋時遇一次,所以宋時遇就對她無法自拔了?

    她跟宋時遇也很小就認識了!

    怎么不見宋時遇對她戀戀不忘。

    為什么葉灼就能那么輕而易舉的得到了宋時遇的愛?

    陳思瑤咬了咬唇。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想,她確實比不上葉灼。

    葉灼長得很好,是科技第一人。

    幸好。

    幸好葉灼已經有了未婚夫。

    如果葉灼沒未婚夫的話,那陳思瑤就真的半點希望都沒有了。

    想到這里,陳思瑤松了口氣,她之前見過葉灼兩次,有葉灼的微信,想把葉灼約出來也不難。

    思忖了很久,陳思瑤決定約葉灼出來。

    她要讓葉灼幫她。

    陳思瑤編輯了一條微信發給葉灼:「葉小姐我是時遇的好朋友陳思瑤,聽說您也來了南海,不知道我能不能有這個榮幸請您喝一杯?」

    「如果您有時間的話,就明天中午十二點,咱們LM咖啡廳見。」

    葉灼對陳思瑤的印象還算不錯。

    加上岑少卿最近兩天都挺忙的,她也沒什么特別的行程,于是就同意了,【承蒙陳小姐看得起,一定準時赴約。】

    「謝謝葉小姐賞臉。」

    第二天中午十二點。

    葉灼準時來到與陳思瑤約好的咖啡廳。

    “葉小姐這邊!”看到葉灼,陳思瑤擺擺手。

    葉灼走過來,“陳小姐來的很早。”

    陳思瑤笑著道:“剛好也沒什么事。”

    語落,陳思瑤將酒水單遞給葉灼,“也不知道葉小姐喜歡喝什么,您自己點,千萬不要客氣。”

    葉灼最近有點上火,就點了一杯小葉苦丁茶。

    雖然是咖啡廳,但傳統的茶水還是能點到的。

    陳思瑤接著道:“我還是聽時遇說起才知道葉小姐也來南海了,想著請您喝杯茶。”

    葉灼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前不久確實跟宋大哥見了一面。”

    “前幾天跟時遇聊起葉小姐,我還說,葉小姐是我最崇拜的女孩子。”其實陳思瑤哪里有跟宋時遇聊過葉灼,她所做到一切,不過是想跟葉灼套近乎。

    另一方面,她想間接的告訴葉灼,她跟宋時遇的關系不一般。

    “謝謝。”葉灼喝了口茶,道謝,“承蒙陳小姐看得起。”

    陳思瑤接著道:“葉小姐你太謙虛了,您都不知道,我爺爺有多崇拜您。就在昨天,他老人家還在拿您跟我比較呢。”

    這句話陳思瑤倒是沒說謊。

    陳老爺子確實很崇拜葉灼。

    就在此時,服務員端過來一盤甜品,“您點的桃花酥。”

    “謝謝。”葉灼道謝。

    陳思瑤看了葉灼一眼,在心里斟酌著用詞。

    看葉灼的樣子,應該不是什么難相處的人。

    只要她好好說,葉灼肯定會同意的。

    陳思瑤笑看葉灼,接著道:“葉小姐,其實這趟邀您出來,我是有一件事情請您幫忙。”

    “陳小姐請說。”葉灼道。

    陳思瑤看向葉灼,接著開口,“葉小姐,不瞞你說,其實我跟時遇從小便青梅竹馬,相互愛慕,尤其是我,為了時遇,我什么都可以做。但我們都太要強了,誰都不肯捅破那層窗戶紙。眼看著我們也到了適婚的年紀,所以,我想輕葉小姐幫個忙,從中牽個線,幫一下我們這對有情人。”

    陳思瑤深愛宋時遇,自然知道宋時遇有多愛葉灼。

    宋時遇如果不是愛慘了葉灼,就不會在她面前說出那番話。

    所以,只要是葉灼親自開口,宋時遇就一定會接受她!

    如果不是為了讓葉灼牽線的話,陳思瑤怎么也不會把葉灼約出來。

    聞言,葉灼不著痕跡地蹙眉,看向陳思瑤,“陳小姐,我想你應該是誤會了什么,我跟宋大哥之間今年也就見了一面而已,我們之間的程度還沒有到可以保媒的那種程度。”

    葉灼雖然大度,不愿意個人斤斤計較,但這并不代表她可以讓人當槍使。

    陳思瑤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葉小姐,”陳思瑤笑了笑,接著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我跟時遇之間的感情已經水到渠成,就是缺一個撥云見日的人,等我倆修成正果,一定不會忘記了您這個大媒人。”

    “陳小姐,既然已經水到渠成,那我相信,就算沒有其他人的幫忙,你和宋大哥也一定能走到一起去的。”

    陳思瑤沒想到葉灼會接連拒絕她兩次。

    正常情況下,葉灼難道不應該笑著點頭答應嗎?

    都說葉小姐善解人意,是國之棟梁。

    今日一見,葉小姐也不過如此!

    在宋時遇面前提一嘴,對葉灼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而已,能成就一段姻緣也是功德。

    “葉小姐,”陳思瑤給葉灼倒了一杯茶,“您還是不太了解時遇。時遇那個人,性格有些偏執,有些事情必須得有人拋磚引玉才行,要不然,他永遠都縮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出來。”

    “我不如陳小姐了解他。”葉灼接著道:“保媒的事情我沒什么經驗,陳小姐還是另請高明吧。”

    語落,葉灼從椅子上站起來,“不好意思陳小姐,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罷,葉灼拿起一張鈔票壓在杯子底下,“茶錢。”

    陳思瑤看著葉灼的背影,瞇了瞇眼睛。

    葉灼的反應太出乎她的意料。

    本以為葉灼顧著面子也會答應她,沒想到,葉灼直接就拒絕了!

    半點情面都不給她。

    另一邊。

    助理立即把咖啡廳的事情匯報給宋時遇。

    聞言,宋時遇微微抬眸,“是嗎?”

    助理點點頭,“是的,我、我還聽到陳小姐請求葉小姐牽、牽線。”

    “啪!”

    就在此時,空氣中傳來一道清脆的響聲。

    助理轉頭一看,便看到宋時遇硬生生地折斷了一支鋼筆。

    “很好。”宋時遇從椅子上站起來,“陳思瑤長本事了。”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