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11:那就幫她一把!
    宋時遇沒想到陳思瑤會去找葉灼。

    “葉小姐是什么反應?”宋時遇看向助理接著問道。

    助理道:“葉小姐沒什么特別的反應,給了茶錢就走了。”

    給了茶錢?

    看來那人是動氣了。

    如若不然,葉灼絕對不會直接甩人臉色。

    宋時遇用食指敲擊著桌面,“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好的。”助理點點頭。

    雖然宋時遇什么也沒做,甚至也沒什么反應,但是他知道,陳家要完了。

    陳思瑤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宋時遇的底線。

    宋三爺可不是那種吃悶虧的人。

    助理走后,宋時遇又打了個電話出去。

    “十分鐘后來我書房一趟。”

    “好的老板。”

    另一邊。

    陳家。

    陳老爺子被兩次拒絕,也就死心了。

    人活一張臉,既然宋時遇不愿意,他也不能一直逼迫,若是讓外人知道了,還以為是陳思瑤嫁不出去。

    無論是陳思瑤,還是陳家,都丟不起這個人!

    陳思瑤被葉灼拒絕之后,整個人都非常頹廢,甚至做了個小人,試圖用其他辦法去改變葉灼的想法。

    但是都沒用。

    等陳思瑤再次發信息給葉灼,顯示已經被葉灼拉黑了。

    陳思瑤氣得直接摔掉了手機。

    砰!

    手機瞬間四分五裂。

    怎么辦?

    她現在唯一的希望也沒有了。

    難道她真的要復制電視劇中的情節,嫁給宋時遇的照片。

    不。

    她要成為正宗的宋太太。

    宋時遇是她此生唯一的夫。

    陳思瑤來到陳老爺子的院子。

    陳老爺子正坐在搖椅上曬太陽,說是曬太陽,其實是在發愁。

    為了陳思瑤的事情,他真是操碎了心。

    在他眼底,宋時遇是最合適當陳家孫女婿的人。

    “爺爺。”就在此時,空氣中突然響起陳思瑤的聲音。

    陳老爺子在心里嘆了口氣,睜開眼睛看向陳思瑤,“來了。”

    陳思瑤直接跪在搖椅邊,用帶著哭腔的聲音道:“爺爺,您在想想辦法好不好?”

    “瑤瑤,你非要這樣嗎?”陳老爺子很無奈的看著這個寶貝孫女。

    陳思瑤盡量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爺爺,我是真的很愛時遇,從我第一次見他開始,我就悄悄決定以后非他不嫁。”

    “可他的心里沒有你,人家明確跟我說了,他可以娶任何人,除了你。”陳老爺子也是恨鐵不成鋼。

    他怎么就遇上這么個孫女了。

    如果葉小姐是他孫女的話,他恐怕做夢也會笑醒。

    可惜。

    事與愿違。

    陳思瑤接著道:“爺爺,我不在乎的,我不在乎他喜歡誰,他心里有誰,我只想嫁給她。”

    嫁給宋時遇,已經成了陳思瑤的執念。

    這些年來,無論她做什么,出發點肯定都是因為宋時遇。

    宋時遇喜歡抽煙,她就開始收集各種罕見名貴的香煙,甚至自己種起了煙草。

    宋時遇開始戒煙,她就關注各種幫助戒煙的食品

    宋時遇喜歡和紅糖生姜水,她就親自給宋時遇煮紅糖生姜水。

    宋時遇有一段時間迷上了古玩,她就去拜了個古玩界的大師

    她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是注定為了宋時遇而活。

    只要能嫁給宋時遇,每天陪在宋時遇身邊,讓陳思瑤做什么,陳思瑤都是愿意的。

    “瑤瑤,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跟你說盡了,你怎么就是一點羞恥心都沒有?”陳老爺子緊緊皺著眉,“他宋時遇看不上你!也看不上咱們陳家!”

    身為爺爺,陳老爺子也不想把話說的這么重。

    可是不行。

    如果他不把話說重點的話,陳思瑤永遠都清醒不過來。

    有些話必須要說出口才行。

    “爺爺,您想想辦法好不好?我知道,您肯定有辦法的!”陳老爺子畢竟是宋時遇的救命恩人。

    陳老爺子是個極度要臉的人,可有些事情,顧著臉面又怎么可能會順利的完成?

    必須得放下身段。

    “沒辦法了。”陳老爺子搖搖頭,“為了你的事,我連這張老臉都豁出去了。”

    有用?

    沒用!

    如果換成旁人的話,或者還有點用。

    但宋時遇就是個白眼狼。

    陳老爺子現在算是看清楚宋時遇了,甚至開始后悔當年就不應該救宋時遇。

    如果當年他沒有多管閑事的話,現在也就不會有這么多事!

    都怪他!

    陳思瑤不這么想,接著道:“爺爺,時遇不是那么無情的人,肯定是你們之間沒有好好商量,您救過他,這些年來,他一直念著您的恩情,我相信他肯定會答應您的!”

    “陳思瑤!”陳老爺子看著陳思瑤,怒不可遏。

    他是真的生氣了。

    “爺爺,”陳思瑤哭著道:“我知道您是在怨我恨鐵不成鋼,可我又有什么辦法呢?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就是喜歡他!我也想灑脫的做自己,可我的生命里只剩下他了!”

    因為生命中只剩下宋時遇了,所以陳思瑤的人生已經沒有其他色彩。

    陳老爺子看著這樣的陳思瑤,氣得直搖頭。

    倘若宋時遇和陳思瑤兩情相悅好好,可陳思瑤現在這副沒了宋時遇就不能活的樣子,不是讓人笑話嗎?

    他這一生沒有真正的愛過誰,和陳老太太只是相敬如賓的婚姻,所以他不能感同身受。

    甚至無法理解陳思瑤。

    “爺爺,求您了,您就再幫幫我行不行?”

    “沒辦法了。”陳老爺子嘆了口氣道。

    陳思瑤看著陳老爺子,眼底的亮光突然就黯淡了下來,接著道:“爺爺,如果不能嫁給宋時遇的話,我就不活了。”

    她眼神堅定,絲毫沒有賭氣的樣子。

    “那你就去死吧!”陳老爺子正在氣頭上,隨口就回了這么一句話。

    聽到這句話,陳思瑤立即從地上站起來,往門外走去。

    “大小姐!”管家被嚇了一跳,立即追上陳思瑤的腳步。

    陳老爺子看著陳思瑤的背影,緊緊蹙眉。

    唉!

    “大小姐,老爺子只是一時氣話,您千萬別放在心上。”管家拉住陳思瑤的手臂,“您是老爺子唯一的孫女,您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話,讓老爺子可怎么辦?”

    陳思瑤滿臉淚痕,“他根本就沒有在乎過我這個孫女!”

    陳老爺子若是真的在乎她這個孫女的話,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她如此痛苦的掙扎!

    “從我出生開始,他就遺憾我不是男孩,”陳思瑤嘴角全是諷刺的笑,“他現在肯定更懊悔了,如果我是個男孩的話,就不會鬧出這樣的笑話了!”

    一字一句,誅心至極!

    陳老爺子在聽到這番話時,差點被氣得吐血。

    他一直很看重陳思瑤,從未覺得有什么男女只差。

    可現在,陳思瑤居然說出這番話,讓陳老爺子覺得男女還是有差別的。

    連管家都聽不進去了,“大小姐,話可不能這么說!老爺子從小就疼您,視您為沾上明珠,您也一直都是他老人家的驕傲”

    陳思瑤就笑了笑,沒說話。

    笑容里全是諷刺的意味。

    管家接著道:“老爺子是真的很在乎您,您千萬不要亂想。”

    陳思瑤就這么看著管家,接著道:“好了,您不用多說了!這件事我心里清楚的很!”

    “大小姐!”管家有些無奈地開口。

    就在此時,陳老爺子接著開口,“讓她走!”

    管家看了陳老爺子一眼,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后松開了陳思瑤的手臂。

    陳思瑤在心里冷笑一聲。

    她就知道!

    陳思瑤大步的往外走去。

    管家小跑著來到陳老爺子身邊,有些不放心的道:“老爺子,大小姐她不會出事吧?”

    “她要是有本事的話,就逼宋時遇真的娶了她!”陳老爺子故意揚聲道:“窩里橫算什么本事!”

    聲音很大。

    陳思瑤自然也能聽得一清二楚的,她咬了咬嘴唇,眼底全是不甘心的神色。

    外人欺負她,看不起她也就算了,現在連她的親爺爺都要來踩她一腳!

    這到底算什么?

    管家擔心陳思瑤承受不了,接著道:“老爺子,大小姐現在心里也不好受,您別逼她太緊。”

    物極必反。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

    陳思瑤回去之后,蒙著被子大哭了一場。

    接下來的時間里,她開始拒絕進食,甚至連水都不喝一口。

    她要讓陳老爺子看到她的決心!

    不過一天半的時間,陳思瑤整個人就變得消沉不已,臉色慘白。

    聽到這個消息,陳老爺子皺了皺眉,“她真的絕食了?”

    管家點點頭,“千真萬確!”

    語落,管家又補充道:“大小姐已經好幾頓都沒吃東西了。”

    陳老爺子接著道:“咱們去看看。”

    “好。”管家點點頭,立即推著陳老爺子往陳思瑤住的院子走去。

    很快,就來到東院。

    傭人看到陳老爺子過來,立即迎過來,“老爺子,您快過來看看!大小姐從昨天就開始不吃東西,今天又沒吃任何東西!在這樣下去的話,身體可怎么熬得住!”

    管家推著陳老爺子進屋。

    陳思瑤就坐在那里,整個人沒什么精氣神,頹廢的緊,眼底更是半點光澤度都沒有了。

    “你就打算一直這么餓下去?”陳老爺子在這個時候開口。

    陳思瑤沒說話。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接著道:“你這又是何苦呢?”

    陳思瑤還是沉默以對。

    “瑤瑤,”陳老爺子看著陳思瑤,開口,“你要是真能堅持下去的話,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讓時遇娶你。”

    聽到這句話,陳思瑤眼睛瞬間就亮了,轉頭看向陳老爺子,“什么辦法?”

    “讓時遇知道你的態度。”

    換句話來說,就是以死相逼!

    陳思瑤都要死了,難道宋時遇還能不低頭?

    雖然這么做有點上不了臺面,但到了這個節骨眼,也顧不上什么臺面不臺面了!

    聞言,陳思瑤瞇了瞇眼睛,“那”

    她一句話還沒說完,陳老爺子便接話道:“你只需要堅持就行,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

    “好。”陳思瑤點點頭。

    從陳思瑤的院子出去,陳老爺子就吩咐管家,“想辦法把這件事傳到時遇耳朵里去,就說瑤瑤非他不嫁,如果他不娶的話,瑤瑤就要餓死了!”

    管家皺了皺眉,“老爺子,這樣、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妥?”

    陳家不是什么小戶人家,用這種招呼,多多少少有些跌相。

    管家甚至懷疑陳老爺子是不是老糊涂了!

    要不然,他怎么會說出這番話!

    陳老爺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嘆了口氣道:“攤上了這么個孫女,我能怎么辦呢?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陳家絕后啊!”

    但凡陳老爺子還有個孫女或者孫子,他都不會走到這個地步!

    可現在情況不一樣。

    管家接著道:“萬一宋三爺那邊沒反應怎么辦?”

    “他能眼睜睜的看著瑤瑤去死?”陳老爺子反問道。

    管家道:“老爺子,宋三爺的過去您不是不知道,他要是沒點手段的話,也不會成為宋家家主。”

    外人只知道宋時遇弒父,殊不知,宋時遇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自從宋父失蹤之后,那個弟弟也消失不見了。

    聞言,陳老爺子楞了下。

    管家接著道:“我還是覺得用死來威脅他是下下策。”

    只要稍有不慎,就無法收場的。

    陳老爺子皺了皺眉,“可現在除了這個辦法,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老爺子!老爺子!”就在此時,助理匆匆忙忙地跑過來,臉色蒼白。

    “怎么了?”陳老爺子問道。

    助理咽了咽喉嚨,接著道:“出、出大事了!”

    陳老爺子看了他一眼,接著道:“怎么回事,慢慢說,別著急!”

    助理道:“先生、先生被抓起來了!”

    助理口中的先生是陳思瑤的生父,陳有龍。

    “什么?”陳老爺子的臉色在這一瞬間都白了,“這次是因為什么事?”

    聽這話就知道,陳有龍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去了。

    助理接著道:“據說是得罪了趙家。”

    趙家?

    陳老爺子眉頭緊蹙,“他什么時候跟趙家又牽扯上了關系?”

    他這個兒子,時不時的就給他制造點問題。

    就算現在已經過了四十歲,他依然渾渾噩噩的,仗著陳家在云京有點地位,就什么都敢惹!

    “聽說是跟趙家新進門的太太有點關系。”助理回答。

    “新進門的太太?”陳老爺子回頭看向助理,接著問道:“趙六又另娶了?”

    “嗯。”助理點點頭,“新娶的那位太太好像是先生的舊相識,然后、然后、然后先生就去搶人了,還打傷了趙家主”

    “混賬東西!”陳老爺子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就這么的扔在了地上。

    砰!

    茶杯摔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語落,陳老爺子轉頭看向管家,“快點聯系劉局長。”

    “好的。”管家點點頭,立即拿起手機聯系劉局長。

    很快,電話那邊就通了,管家把手機遞給陳老爺子,“老爺子,電話通了。”

    陳老爺子接過手機,臉上瞬間露出笑容,“喂,劉局您好。”

    也不知道那邊說了什么,陳老爺子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隨后掛斷了電話。

    “老爺子,劉局,劉局那邊怎么說?”管家問道。

    陳老爺子皺著眉,還沒有從劉局的話里反應過來。

    要知道,劉局從前對他那是畢恭畢敬的,可這次,劉局居然直接放出了狠話,告訴他,這一次誰也保不了陳有龍!

    這是怎么回事?

    陳老爺子的臉色越來越白。

    見陳老爺子這樣,管家也料到事情有些棘手,接著道:“老爺子,您別擔心,先生吉人自有天相,他肯定會沒事的!以前那么多難關,先生不也過來了嗎?”

    陳老爺子皺著眉,“這次不一樣。”

    語落,陳老爺子接著道:“我們馬上回云京!”

    發生了這種事情,南海自然是不能再繼續呆下去了,得馬上回去把陳有龍的事情解決好。

    “那、那大小姐怎么辦?”管家接著問道。

    陳老爺子想了下,“她留在這里。”

    他都回云京了,宋時遇總不至于對陳思瑤不理不睬。

    陳老爺子接著道:“管家你安排一下,咱們馬上出發!”

    “好的。”管家點點頭。

    管家立即去安排回云京的事情。

    助理推著陳老爺子去了陳思瑤那里一趟,囑咐了陳思瑤一些事情。

    陳思瑤一心沉浸在愛情你,聽說父親出事,并沒有多大的波瀾,畢竟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但陳思瑤忽略了一件事。

    以前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都是由宋時遇出面解決。

    可現在,宋時遇還會出手幫他們嗎?

    “爺爺,您回去吧,我知道該怎么做的。”陳思瑤看向陳老爺子。

    陳老爺子點點頭,接著道:“消息我已經讓人放出去了,你要演戲的話,就演的足一點,別半途而廢。”

    “我知道的。”陳思瑤點點頭。

    這一次,她一定要把握好機會。

    陳老爺子接著道:“處理好之后,就跟時遇一起回云京。”

    陳老爺子有一種預感,這件事還得讓宋時遇親自出馬。

    “嗯。”陳思瑤繼續點頭,因為長時間未進食,她的臉上一片慘白,似乎隨時都會暈厥過去。

    交代好所有的事情之后,陳老爺子便出發回到云京。

    不多時,陳思瑤絕食的消息便傳到宋時遇的耳朵里。

    “老板,這件事怎么處理?”助理問道。

    “她不是想死嗎?那就幫她一把!”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