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12:誰敢惹?
    那就幫她一把。

    很冷血無情的一句話,讓人不禁膽寒。

    助理楞了下,接著道:“好的老板。”

    宋時遇拿起桌子上的鋼筆,在文件上簽了字,接著問道:“云京那邊怎么樣了?”

    助理看了宋時遇的一眼,“陳老爺子已經趕回云京了。”

    “好。”宋時遇微微頷首,接著道:“告訴劉勝一聲,公事公辦,我會給受害者請最好的律師。”

    趙家在云京也不是小門小戶,哪里需要宋時遇幫忙請律師?

    宋時遇這個舉動就說明了他的立場。

    陳家這次完了。

    助理點點頭,“好的老板。”

    云京。

    趙家。

    趙六在大廳內轉來轉去,“爸,您說這次是怎么回事?我總覺得心里有些不安。”

    云京誰不知道陳家對宋時遇有恩,所以宋時遇一直明里暗里的給陳家撐腰。

    也因為這個,云京很少有人敢惹陳家,哪怕陳有龍一直囂張至極,眾人也只敢吃悶虧。

    可這次,宋時遇不但沒有給陳家撐腰,反而還親自把陳有龍送了進去,這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難道,太陽還能從西邊出來?

    趙六之前在陳有龍面前吃過不少苦頭,心里都有陰影了!

    趙老爺子和陳老爺子差不多歲數,兩鬢均已斑白,“稍安勿躁。”

    “爸,這都什么時候了,您還跟我說稍安勿躁!”趙六接著道:“您說這宋三爺到底是玩什么呢?”

    趙六感覺自己跟做夢一樣。

    宋家傳來消息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要完了,沒想到這一次宋時遇這次是來幫他的。

    進監獄的人成了陳有龍。

    趙老爺子摸了把胡須,接著道:“陳家這些年仗著有宋家撐腰,在云京橫行霸道,物極必反,這都是他們的報應!”

    “萬一是宋三爺在設計套路我們呢?”趙六接著問道。

    趙老爺子輕笑出聲,“你以為宋三爺跟你一樣閑?”

    宋時遇可不是那種有閑情雅致的人。

    “那您的意思是,陳家要倒霉了?”趙六反問道。

    趙老爺子接著道:“咱們先靜觀其變。”

    “好。”趙六點點頭。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腳步聲。

    “老爺!”

    這是管家的聲音。

    “怎么了?”趙老爺子站起來。

    管家帶著一名西裝革履的人朝里面走來,“老爺子,這位是金律師。”

    金律師?

    趙老爺子楞了下。

    “趙老爺子您好,我是VL律師事務所的金源。”語落,金源微微彎腰,雙手遞給趙老爺子一張名片,“這是我的名片。”

    VL律師事務所的金源?

    趙老爺子突然反應過來什么,立即雙手接過名片,“金律師您好,快坐。”

    在云京,幾乎沒人不知道VL律師事務所,更無人不知金源的大名。

    金源是在國際上都能站得穩腳跟的那種金牌律師,在一場國際案件中名震四方,可不是普通人說請就能請的。

    可今天,金源居然主動登門。

    金源跟著坐下來。

    邊上的趙六還暈乎乎的。

    趙老爺子接著道:“快給金律師倒茶。”

    “老爺子不用客氣,”金源打開公文包,拿出一份文件,“這是我準備的材料,您過目下,如果覺得沒問題的話,咱們就按照這個方案走。”

    趙老爺子接過資料,很仔細的看著,最后轉頭看向身邊的傭人,“把我的眼鏡拿來。”

    “好的。”

    傭人立即小跑著去給趙老爺子拿眼鏡。

    很快,眼鏡就拿過來了,趙老爺子接過眼鏡,戴上之后,細細看著材料上的內容。

    十分鐘之后,他不敢置信的看向金源,“金律師,我記得我之前去拜訪過您,但是您說您沒空。”

    金源笑著道:“是宋老板委托我來的。”

    “宋三爺?”趙老爺子問道。

    金源點點頭。

    金源可以拒絕任何人,唯獨不能拒絕宋時遇。

    如果他是千里馬的話,那宋時遇就是他的伯樂。

    在那場國際案件中,沒一個人相信他能贏,畢竟那時候他只是個無名小卒。

    但宋時遇卻非常相信他!

    那種信任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內心,一直到現在,他都對宋時遇感激不已。

    如果不是那時的宋時遇,就沒有現在的他。

    趙老爺子看向金源,心情有些復雜,“金律師,冒昧的問一句,宋三爺他現在到底是什么態度?”

    其實趙老爺子也非常的不安。

    畢竟以前的宋時遇可不是這樣的。

    就在三個月前,宋時遇還給陳家解決了一件不小的事情。

    這才多長時間?

    他怎么就對陳家這么狠了?

    金源扶了扶臉上的眼鏡,接著道:“趙老爺子您請放心,宋老板是個好人,他一定會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上來處理問題,您和趙先生現在是受害者,身為律師我也會讓陳有龍付出應有的代價。”

    這一刻,金源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正義的光。

    好人?

    宋時遇是個好人?

    這大概是趙老爺子最近十年里聽到的最不靠譜的話了。

    宋時遇雖然沒有做過什么惡事,但他絕對不是什么好人。

    但凡他是個好人,宋家家主就不會落在宋時遇的頭上。

    趙老爺子笑著道:“金律師和宋三爺是故交”

    說到這里,趙老爺子頓了頓,接著道:“您能否透露下,宋家和陳家到底發生了什么,別到時候弄巧成拙”宋家和陳家重歸于好,小丑變成了他,那就得不償失了!

    畢竟是宋家在云京是真的有實力。

    金源并沒有多說些什么,推了推眼鏡,“趙老爺子,宋老板絕對不是那種出爾反爾優柔寡斷的人,他之所以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您只管配合就行。”

    聽到這句話,陳老爺子心里有了譜,接著道:“好,那就按照金律師您說的來,我們配合您。”

    “好的。”金源喝了口茶,從椅子上站起來,“那就這么說了,我先回去,二位等我消息就行。”

    “好。”趙老爺子站起來送金源。

    趙六也立即跟上兩人的腳步。

    走出門外,金源頓住腳步,回頭看向趙老爺子,“趙老留步。”

    趙老爺子頓住腳步,“金律師慢走,這件事就拜托您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們配合的話,您盡管聯系我們就好。”

    “好的。”金源點點頭。

    看著金源的背影,趙六有些疑惑的道:“爸,您說咱們這是不是在做夢啊?”

    就算是夢,也不至于這么離譜!

    趙老爺子看著車輛消失的方向,接著道:“看來這次陳家是把宋三爺給得罪慘了!”

    如若不然,宋時遇絕對不會做到這個份兒上。

    “那咱們家豈不是走運了?”趙六笑著道。

    陳家若是沒了宋時遇那顆大樹,被搞死只是時間問題。

    這些年來,陳家因為宋時遇的緣故,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趙老爺子沒說話,“思量回來了嗎?”

    趙思量是趙六的兒子。

    跟趙六那個爹不一樣,趙思量及其爭氣,在國外呆了十年,跟荷蘭人做生意做了八年,積攢了一身得商業才華。

    趙六接著道:“還沒呢,說是后天回來。”

    趙老爺子點點頭。

    父子二人往大廳走去。

    “爸,阿六。”

    兩人剛走進大廳內,就看到一名美少婦從里面走出來。

    少婦約摸二十五六歲的樣子。

    長得很漂亮,裝著倒也得體,但是舉止神態間卻流露出一種風塵氣息。

    這便是趙六新娶進門的太太,劉晶。

    劉晶是的趙六在夜總會認識的,跟趙六相差32歲,也因為這個趙老爺子一開始就不贊成這兩個人。

    無奈趙六一直要死要活的,趙老爺子也只能咬牙同意。

    后來證明趙老爺子的眼光沒有出錯。

    劉晶進門的第一天,就惹出了禍事。

    看到劉晶,趙老爺子眉頭微蹙,就像沒看到一樣,直接從劉晶身邊走了過去。

    劉晶看到了趙老爺子眼底的嫌棄,眼底全是低落的神色。

    她知道趙老爺子一直看不上她的出生。

    趙六又是個風流的主,在她之前不知道招惹了多少人,也不知道她這個趙太太能當多久,思及此,劉晶眼底低落的神色就更加明顯了。

    趙六注意到劉晶的神色,走過去,笑著道:“晶晶啊,你別在意,我爸就是那樣的人。”

    劉晶點點頭,“嗯。”

    趙六很喜歡這個小嬌妻,很擔心劉晶會難過,接著道:“我爸也那么大年紀了,說不定哪天就不行了,到時候,整個趙家都是咱們的天下,你別在意一個將死之人的目光。”

    劉晶看著身邊這個年紀比自己父親還大的男人,眼底說不清楚什么個神色,“阿六,謝謝你。”

    人人都說她是看中了趙家的財產,其實不然。

    她容色姣好,前來拋橄欖枝的人不在少數,其中更不缺乏年輕的權貴。

    但他就是毅然決然的選擇了趙六。

    無他。

    皆因趙六給她一種父親的感覺。

    直至嫁進趙家之后,她才知道趙六的風流韻事。

    “咱們是夫妻。”趙六攬住劉晶的肩膀。

    劉晶接著道:“我聽說你兒子要回來了?”

    劉晶現在在趙家就是個外人。

    她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需要看一個傭人的眼色。

    得知趙六的兒子要回來后,心情就更加忐忑了。

    萬一趙六的兒子不承認她怎么辦?

    “嗯。”趙六帶點點頭,接著道:“思量那孩子脾氣不錯,他肯定不會為難你的。”

    趙思量比劉晶還要大兩歲,目前趙思量還不知道家里多了一個比自己小的后媽。

    不過趙六能肯定,趙思量絕對不會為難劉晶。

    劉晶點點頭。

    趙六扶著劉晶往屋里走去,劉晶看向趙六,有些猶豫的開口,“我、我是不是給家里添麻煩了?”

    “沒有,你能添什么麻煩啊!”趙六笑著道:“我們跟陳家本來就有隔閡,就算沒有你,我們的矛盾也是無法避免的。”

    語落,趙六接著安慰道:“晶晶你別想那么多,那不是你應該擔心的問題。”

    劉晶點點頭,未再說話。

    她心中的不安,趙六是永遠也不會知道的。

    另一邊。

    陳老爺子乘坐專機回到云京。

    他回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四處托人找關系,無論怎樣,都不能讓陳有龍真的坐牢。

    陳家在云京橫行霸道這么多年,也積累了不少的人脈關系,換成平時,只要陳老爺子咳嗽一聲,就會有一堆人圍過來。

    可這一次

    曾經那些在陳老爺子面前阿諛奉承的人,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他們不來,陳老爺子只好主動去找他們,可那些人全都避而不見,就好像陳老爺子是什么可怕的病毒一樣。

    現在怎么辦?

    陳老爺子坐在輪椅上,緊緊皺著眉。

    管家接著道:“老爺子,我瞧著這有些像宋三爺的手段。”

    “時遇?”陳老爺子問道。

    管家點點頭。

    在云京,除了宋時遇之外,其他人可沒有這樣的手段。

    陳老爺子緊皺著的眉頭并沒有緩和,接著道:“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管家沒說話。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打電話給他!”

    “好的。”管家點點頭。

    語落,管家連接上了宋時遇的電話。

    幾秒鐘之后,那邊傳來忙音聲。

    宋時遇把陳老爺子號碼拉黑了。

    意識到這個問題,管家心頭一跳。

    “老爺子”管家轉頭看向陳老爺子。

    陳老爺子接著道:“聯系下瑤瑤,看她那邊是什么情況。”

    管家繼續聯系陳思瑤。

    陳思瑤那邊倒是很快就接通了,但是她那邊并沒有什么新的進展。

    也不知道宋時遇知不知道她現在的情況。

    得知陳思瑤那邊的情況,陳老爺子整個人都不好了。

    宋時遇總不至于真的那么無情吧!

    管家看出了陳老爺子的想法,安慰道:“老爺子您先別擔心,萬一三爺只是臨時有事所以還不知道大小姐的事情。”

    說到這里,管家頓了頓,又道:“三爺絕對不是那種冷酷無情的人。”

    “希望吧。”陳老爺子輕嘆一聲。

    語落,陳老爺子接著道:“咱們現在去一趟警局。”

    “好。”管家點點頭,開始安排車輛。

    另一邊,陳思瑤看向助理,“確定爺爺把消息傳給時遇了嗎?”

    “確定。”助理點點頭。

    既然確定,為什么宋時遇一直到現在都沒動靜?

    照理說,宋時遇不應該眼睜睜的看著她餓死才對。

    她跟宋時遇一起長大,就算宋時遇真的不想娶她,這種時候,也應該來看看她的。

    他怎么就這般狠心。

    現在怎么辦?

    陳思瑤自己的身體她自己清楚,她撐不了多久了。

    如果宋時遇還不來的話,她只有死路一條的。

    思及此,陳思瑤咬了咬嘴唇,眼底全是不甘的神色,“把我的手機拿過來。”

    “好的。”助理走過去,拿起陳思瑤的手機,遞給她。

    陳思瑤接過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須臾,陳思瑤看向助理,“把你的手機給我。”

    她的號碼已經被宋時遇拉黑了。

    助理將自己的手機遞給陳思瑤。

    陳思瑤按下了那串熟悉的號碼,撥了出去。

    很快,那邊就通了。

    不過,接電話是助理。

    這不是宋時遇的私人電話。

    陳思瑤聽見電話那頭的聲音,心就涼了半截。

    原來,與他相識這么多年,她連他的私人號碼都不配擁有。

    可笑啊。

    可笑!

    電話這頭的陳思瑤直接就笑出了聲。

    助理一臉疑惑的聽著電話這頭的笑聲,盡量禮貌的道:“喂您好,請問您有事嗎?”

    助理的聲音將陳思瑤的思緒拉回現實,“我是陳思瑤。”

    陳思瑤。

    聽到這邊的聲音,助理楞了下。

    “我找時遇。”陳思瑤接著道。

    雖然宋時遇的用意已經非常明顯,但陳思瑤還是抱有幻想。

    她跟宋時遇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就算宋時遇對她沒有喜歡,但其他感情應該還是有的。

    助理接著道:“陳小姐,我們老板說過,他不想見您。”

    “我就要死了,”陳思瑤的聲音聽起來無力又悲涼,“他連我的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見嗎?”

    宋時遇是她愛了整個青春的人啊。

    從懵懂無知到情竇初開,在到現在

    她從未變過。

    聞言,助理的情緒病沒有明顯的變化,只是道:“陳小姐,您稍等一下。”

    “好。”

    手機那邊似是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

    “老板。”接著是助理的聲音,然后是低低得耳語聲。

    陳思瑤雖然聽不見助理跟宋時遇說了些什么,但也能猜得到。

    須臾,話筒里傳來宋時遇的聲音。

    是冷冽的,無情的,殘忍的。

    僅僅一句話,就把陳思瑤打入了無間地獄。

    他說。

    “死了倒也干凈。”

    陳思瑤本就蒼白的臉色瞬間變成慘白,眼底的光也消失不見。

    死了倒也干凈。

    死了倒也干凈。

    陳思瑤的嘴角扯出一抹嘲諷的笑,手機無力的從手上滑落下來。

    啪——

    掉在地上。

    “嘟嘟嘟——”

    那邊傳來忙音聲,應該是掛斷了。

    陳思瑤連哭得力氣都沒有了,心里一片悲涼。

    “大小姐,我讓司機送您去醫院吧!”助理嚇了一跳,立即扶起陳思瑤。

    陳思瑤拂開助理的手,“不去醫院!”

    她現在只想看看,宋時遇是不是真的想讓她去死。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