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14:作著作著就死了!
    宋時遇現在最不想聽見的人就是陳思瑤。

    也是宋時遇對劉醫生有幾分容忍度。

    如若不然,劉醫生絕對不會有今天這樣的運氣,能安然無恙的從書房里走出來。

    宋管家在宋家有有些年頭了,他非常了解宋時遇。

    聞言,劉醫生微微蹙眉,轉頭看向管家,“那你們就這樣看著劉小姐不管嗎?”

    “她是成年人了,跟宋家也沒什么特別的關系,無論是宋家,還是三爺本人,都沒有立場去管這件事。”說到這里,管家頓了頓,接著道:“如果這個世界上發生每一件事三爺都要伸手管一下的話,您覺得他能管得過來?”

    劉醫生楞了下。

    宋管家接著道:“劉醫生,我勸你也不要插手這件事。”

    “我是一個醫生。”劉醫生轉頭看向宋管家。

    言下之意便是他無法坐視不理。

    宋管家笑著道:“劉醫生,您要怎么做是您的自由,我只是建議一下而已。”

    劉醫生沒說話。

    第一次這么真切的覺得,宋家人可不是一般的冷漠。

    簡直冷漠到了極致。

    “陳小姐到底做錯了什么?”劉醫生忍不住問道。

    宋時遇總不至于無緣無故的對陳思瑤這樣。

    宋管家看向劉醫生,“這件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的。”

    劉醫生見從宋管家嘴里問不出什么,接著道:“那我先回去了,宋老板這邊要是有什么情況的話,您及時通知我。”

    “好的。”宋管家點點頭。

    劉醫生并沒有馬上回去,而是來到陳思瑤的住處。

    陳思瑤還躺在床上,聽見腳步聲,眉頭微動。

    助理立即迎上去,“劉醫生回來了。”

    劉醫生點點頭。

    聽見劉醫生這三個字,本迷迷糊糊的陳思瑤立即清醒過來,睜開眼睛,朝門口的方向看過去。

    “陳小姐,我去過宋老板那里了。”

    “他、”陳思瑤從床上坐起來,“他是什么反應?”

    劉醫生接著開口,“我跟宋老板說您現在的情況很不可觀,但他卻沒什么反應。”

    說到這里,劉醫生頓了頓,接著道:“陳小姐,我不知道您是什么原因才絕食的,可如果您是想通過絕食來威脅到宋老板的話,我勸您還是及時止損。您要是在這樣下去的話,可能會得不償失。”

    “及時止損?”陳思瑤嘴角勾了勾,“這句話是時遇讓你跟我說的?”

    宋時遇肯讓劉醫生給她帶來這么一句話,就足以說明一個問題。

    那便是,宋時遇還是在乎她的。

    宋時遇不想看著她出事。

    劉醫生搖搖頭,“這句話是我自己要跟您說的,因為您這樣做實在是不值得,也威脅不到宋老板。”

    換一句話來說,宋時遇根本就不在乎陳思瑤。

    就算陳思瑤真的死了,宋時遇也不會有什么特別的反應的。

    “真不是他?”陳思瑤問道。

    “真的不是。”劉醫生很認真的道。

    陳思瑤勾了勾唇角,很明顯是不相信劉醫生這番話。

    劉醫生從醫藥箱內拿出葡萄糖鹽水瓶,隨后又拿出藥劑注射進瓶內,接著道:“陳小姐,我想給您掛瓶水吧!”

    “不用!”陳思瑤滿臉的拒絕。

    劉醫生有些無奈的道:“陳小姐,您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我沒有跟您開玩笑!”

    “那又怎樣?”陳思瑤問道。

    她不怕死。

    她只怕宋時遇看不到她。

    “陳小姐!”劉醫生看著陳思瑤,“我希望您理智點,您這樣做,威脅不了任何人,只會傷害到自己而已!”

    親者痛,仇者快!

    眼看劉醫生就要強制給她打吊針,陳思瑤怒聲開口,“小徐,送客!”

    小徐有些為難的走上前,“劉醫生,請吧。”

    劉醫生放下吊瓶,接著道:“陳小姐,您冷靜點!”

    “我現在很冷靜,也很清醒,”陳思瑤接著道:“我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正因為很清醒,所以陳思瑤才會如此堅持。

    她知道,一旦放棄,就什么都沒有了。

    人生本就是一場賭博。

    而她正處于揭曉謎底的關鍵時刻。

    劉醫生皺了皺眉,“陳小姐,人都有一個沖動時候,相信我過了這個沖動期,你就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了。”

    “送客。”陳思瑤再度開口。

    小徐沒辦法,只好強制性的請劉醫生下樓。

    陳思瑤看著劉醫生的背影,眼底再度出現了希冀的光。

    雖然劉醫生否認了那番話是宋時遇說的,但她有種特別的直覺,那一定是宋時遇的意思。

    如若不然,劉醫生絕對不會跑這么一趟!

    再堅持堅持吧。

    馬上就能看到希望了。

    另一邊。

    云京。

    陳老爺子一天跑了好幾個地方,但是都沒有找到可以幫助陳家的人。

    不但如此,陳氏集團的一個跨國合作案還出現了問題。

    目前正處于人心動蕩的時刻!

    陳老爺子的身體本來就不好,經歷這樣的兩個波折以后,整個人的精神氣就更差了,此時已經到了臥床不起的狀態。

    “聯系上時遇了嗎?”陳老爺子看向助理。

    助理搖搖頭,“沒有。”

    陳老爺子嘆了口氣。

    陳家遭受這么大的劫難,除了宋時遇之外,誰也沒辦法把陳家從泥濘里拉出來。

    管家在一旁接著開口,“老爺子您別著急,只是暫時還沒有聯系上宋三爺而已。”

    不著急?

    陳家在幾天之內就變成了這樣。

    先是陳有龍被關進了看守所,將要面臨十年的牢獄之災,再是陳氏集團面臨瓦解,陳老爺子怎么能不著急呢?

    他只恨自己沒有早點閉眼,他要是早點閉眼的話,就看不到這些糟心的事情了!

    “瑤瑤那邊有消息嗎?”陳老爺子問道。

    管家搖搖頭,“暫時還沒有。”

    陳老爺子再次嘆氣。

    管家接著道:“老爺子您別多想,其實有時候沒有消息也是一種好消息。”

    這種時候,若是陳思瑤那邊傳來消息的話,無非就是兩種消息。

    第一種,宋時遇妥協了。

    第二種,陳思瑤出事了!

    如果是第一種還好,倘若是第二種的話,那陳老爺子可就真的撐不下去了!

    陳家這一家子也是不容易!

    陳有龍這個頂梁柱被關進了看守所,陳思瑤這個未來之星為了情愛要死要活的,就只剩下一個年邁的陳老爺子。

    管家接著道:“老爺子,要不要跟大小姐說一聲,別讓她真的傷害到了自己。”

    管家是親眼看著陳思瑤長大的,也不想陳思瑤受到傷害。

    “說什么?讓她中斷計劃?”陳老爺子轉頭看向管家,“現在真是關鍵的時候,陳家的興亡就靠她了!”

    陳思瑤必須要堅持到底!

    只有堅持到底才能看到希望。

    管家皺了皺眉,有些擔心的道:“萬一,萬一三爺那邊視而不見呢?”

    “不會的!”陳老爺子很堅定的道。

    他對宋時遇有恩,宋時遇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陳思瑤去死!

    肯定不能!

    管家接著道:“可凡事都有萬一,您也不能這么絕對。”

    “你太不了解時遇了,”陳老爺子看著管家道:“時遇肯定會在關鍵時刻出現的!”

    等著吧!

    只要宋時遇已出現,那些墻倒眾人推的家族就會后悔!

    思及此,陳老爺子的眼底浮現出希冀的光。

    見陳老爺子這樣,管家沒再說話。

    他雖然跟陳家的其他傭人不一樣,但到底也不是陳家的親人,有些話點到即止,說多了會惹人嫌。

    時間又過去一天。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天,但陳思瑤卻過得艱難無比,這種挨餓的滋味兒幾乎無人能懂。

    很可怕。

    尤其是夜深人靜,聞到海邊的燒烤香味時。

    陳思瑤咽了咽喉嚨。

    堅持住。

    她一定要堅持住。

    恍惚間,她仿佛看到了宋時遇的笑臉。

    宋時遇笑著稱呼她,“瑤瑤。”

    “時遇。”

    兩人一同出現在海邊,宋時遇舉著相機給她拍照,然后擁抱她,親吻她。

    兩人的笑聲竟然蓋過了海浪聲。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她就知道,宋時遇一定會來,

    陳思瑤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第二日早上,小徐照例來到二樓,給陳思瑤送早餐。

    突然,一聲尖叫聲劃破整個天際。

    “啊!”

    接著便是救護車的聲音。

    陳思瑤被臺上救護車,只是車輛還沒有到醫院,車上的心電圖就已經停止了跳動。

    陳思瑤走了,雙眼緊閉,眼角有一行濁淚劃過。

    此時此刻,誰也不知道,陳思瑤究竟有沒有后悔。

    或許后悔了。

    或許永遠都不會后悔。

    小徐趴在陳思瑤的身上,大聲的哭喊著,“大小姐!大小姐!”

    云京。

    管家在接到通知時,臉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往后退了好幾步,“什、什么?”

    電話那頭的人又重復了一遍。

    管家皺著眉,“怎么會這樣!”

    怎么會這樣!

    雖然他預料到會有壞消息傳來,但是他沒料到,傳過來的居然是最壞的消息。

    管家連電話都來不及掛了,連滾帶爬的來到陳老爺子的臥室,“老爺子!老爺子不好了!”

    陳老爺子坐在床上,聽見管家的呼喊聲,有些不耐的回頭,“出什么事了?”

    他現在已經夠煩了,可管家還要一驚一乍的,這無論換成誰,恐怕也忍受不了。

    管家跪在地上,紅著眼眶道:“大小姐,大小姐、大小姐沒了!”

    沒了?

    聽到這句話,陳老爺子的臉色瞬間就變了,立即坐直身體,“瑤瑤怎么了?”

    不會的。

    陳思瑤是不會出事的!

    管家接著道:“我剛剛接到南海那邊打來的電話,說是大小姐在救護車送到醫院的路上沒撐過來”

    管家一句話還沒說完,陳老爺子就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老爺子!”管家立即從地上站起來。

    又是一陣手忙腳亂,在醫生的力挽狂瀾下,陳老爺子這才醒過來。

    “老爺子,您沒事吧?”管家道。

    陳老爺子緊緊抓著管家的手,“你說,你說瑤瑤怎么了?”

    管家不知道怎么開口,嘴唇不住的顫抖著,眼淚滾滾而至。

    “瑤瑤!”陳老爺子仰天長嘯。

    管家接著道:“老爺子,您節哀。”

    陳老爺子怎么也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更不相信陳思瑤已經死了。

    怎么會這樣呢!

    為什么宋時遇沒有制止陳思瑤?

    假的。

    肯定是假的。

    陳思瑤是陳家的繼承人,她怎么會出事呢!

    “瑤瑤沒事,瑤瑤沒事,”陳老爺子看著管家,接著道:“管家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

    管家哭著搖搖頭,“老爺子”

    他也希望這是一場玩笑。

    可惜不是。

    這一切都是真的。

    “老爺子您可一定要撐住啊!先生還在等著您呢!”管家道。

    想到看守所里的陳有龍,陳老爺子直接嘔出一口鮮血,“怪我!都怪我!怪我平日里太縱容他了!”這才讓陳有龍做出這種事情來。

    后悔、悲戚、難過、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非常難受!

    “瑤瑤呢?”陳老爺子看向管家接著問道。

    管家擦了擦眼淚,接著道:“大小姐現在在南海醫院的太平間。”

    太平間。

    聽到這三個字,陳老爺子的情緒在一瞬間崩潰。

    陳思瑤好好的一個人,怎么現在就陰陽兩隔了!

    “瑤瑤!瑤瑤啊!”陳老爺子從床上站起來,“我要去見瑤瑤!”

    管家立即扶著陳老爺子,“老爺子您慢點!”

    “我要去見瑤瑤,”陳老爺子的聲音里帶哭腔,“你快去安排下,我要去接瑤瑤回家。”

    “好!好!”管家抹了把眼淚,“我這就去安排。”

    管家去安排專機,陳老爺子就這么的癱坐在原地,眼底已經沒有了什么光彩。

    很快,兩人就踏上了去往南海的飛機。

    四個小時后,飛機落地。

    管家帶著陳老爺子直奔醫院。

    直至看到陳思瑤的尸體,陳老爺子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陳思瑤真的死了。

    “瑤瑤!”

    在看到冰柜里的陳思瑤時,陳老爺子身上的力氣仿佛在一瞬間被抽走,臉色慘白。

    “瑤瑤”

    陳思瑤躺在冰柜里,沒有任何回應。

    陰冷的太平間里回蕩著兩位老人的哭泣聲,邊上的工作人員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同樣的事情,神情早已經變得的麻木。

    “瑤瑤啊,你怎么舍得丟下了爺爺!”

    “瑤瑤,你醒過來看看爺爺好不好!”

    “大小姐!”管家在趴在地上痛哭不已。

    “”

    哭了好久好久,陳老爺子才從太平間里走了出來,在醫院的單子上簽了字。

    正常情況下,尸體是無法運回去的,但陳家有自己的飛機。

    四個小時后,飛機降落在云京機場。

    陳家上下一片縞素。

    陳老爺子看著前來吊唁的親友們,臉上半點光澤度都沒有了。

    陳思瑤沒了。

    陳有龍至今還在看守所,陳家的希望在哪里?

    管家端來一彎藥,“老爺子。”

    陳老爺子看了眼管家,擺擺手。

    管家嘆了口氣,“老爺子,先生現在還在看守所,您要是倒下去的話,那咱們這個家就完了!”

    陳老爺子就這么看著遠方,心底一片悲涼。

    “老爺子,您多多少少喝點藥。”管家再次把藥端到陳老爺子面前。

    陳老爺子接過藥,喝了一口,剩下的藥汁卻怎么也吞不下去。

    好苦。

    這藥怎么這么苦!

    見陳老爺子這樣,管家的眼眶逐漸酸澀起來,這些天,他都不記得自己流過多少淚。

    他甚至不敢相信,陳思瑤就這么走了。

    “茂盛,”陳老爺子看向管家,“你說我真的錯了嗎?”

    或許,從一開始,他就不應該答應陳思瑤的請求,更不應該慫恿陳思瑤動真格。

    他自認為不會看錯宋時遇,沒曾想,還是看走了眼。

    宋時遇就是一匹狼。

    一匹沒有人性的狼!

    管家擦了擦眼淚,“老爺子,這只是個意外而已,您別多想。”

    陳家本就已經在風雨中飄搖,這個時候陳老爺子在出點什么事的話,那陳家就真的完了!

    “是我錯了。”陳老爺子的嘴角扯起一絲不知其意的弧度,“我錯了!瑤瑤,爺爺錯了!你原諒爺爺好不好!瑤瑤”

    說到最后,陳老爺子已經淚流滿面。

    管家也跟著哭泣。

    在看守所的陳有龍也聽到這個消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道:“不會的!不會的!肯定是你們搞錯了!”

    陳思瑤的身體一直非常好,也沒聽說有什么煩心事,怎么會想不開鬧自殺呢!

    “我要見我父親!”陳有龍看向看守所工作人員。

    原本陳有龍還一點都不擔心,他知道陳老爺子肯定有辦法救他出去。

    可現在,陳有龍非常慌!

    陳思瑤出事了,陳老爺子年事已高,身體本就不好,這接二連三的的打擊他能抗的過去?

    他得馬上出去!

    “不!我要見宋三爺!”陳有龍改口道。

    目前這種情況,能救陳家的人就只有宋時遇了。

    “宋三爺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聞言,陳有龍愣住了。

    這才想起來,他被關在看守所這么多天,宋時遇連面都沒露一下,甚至連宋時遇的助理都沒看到。

    反常!

    這實在是太反常了!

    陳有龍坐在椅子上,眉頭緊皺。

    南海。

    宋時遇坐在31層落地窗前,俯瞰著樓下的一切,接著開口,“云京那邊現在是什么情況?”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