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15:相思是毒
    助理立即走到宋時遇身邊,低聲開口,“陳家那邊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唯一的孫女死了,陳有龍還被關進了看守所,面臨數十年的牢獄之災,可不就是亂成一鍋粥了?

    宋時遇瞇了瞇眼睛,眼底僅有一抹暢快的神色閃過。

    助理楞了下。

    似是第一次認識宋時遇一般。

    雖然早就知道自家老板的秉性,但是親身經歷時,還是的忍不住的膽寒。

    都說人心難測。

    其實宋時遇的心才是最難測的。

    要知道,彼時的陳家也是被宋時遇撐腰的那個。

    陳有龍在云京惹下一個接著一個禍端,全都不動聲色的被宋時遇解決了。

    可現在。

    宋時遇不但對陳家的遭遇不管不顧,反而還要推波助瀾。

    “金源呢?”宋時遇接著問道。

    助理回答:“金律師已經在幫趙家起訴陳有龍了。”

    宋時遇滿意地點頭。

    助理似是想到了什么,補充道:“金律師讓我轉告您,一旦罪名成立,這件事就沒有轉圜的余地了。”

    “讓他不用有后顧之憂。”宋時遇拿起一支煙,順手拿起打火機。

    “啪——”

    一串幽藍色的火焰從打火機上燃起。

    宋時遇剛想把煙點著,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將手里的煙連同打火機一起扔進了垃圾桶里。

    助理看著宋時遇,眼底全是不解。

    這種情景,他已經看了不下于幾百次了。

    每次宋時遇都是先點著煙,然后垃圾桶,如此反復,樂此不疲。

    “當當當——”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助理立即小跑著過去開門。

    門一開,就看到一張滿面春風的臉。

    “三哥在嗎?”來人問道。

    “老板在里面,”助理恭敬的道:“白先生快請進。”

    是的。

    來人正是白嘉裕。

    白嘉裕往里面走去,“三哥。”

    “怎么了?”宋時遇回頭看向白嘉裕。

    白嘉裕吸了一口手中的煙,“三哥,陳家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聽說陳思瑤沒了?”

    宋時遇微微蹙眉,“摁掉。”

    摁掉?

    摁掉什么?

    白嘉裕楞了下。

    “煙。”宋時遇接著開口。

    白嘉裕立即將手里的煙按在煙灰缸內,“不好意思啊三哥,忘記你戒煙了。”

    宋時遇轉頭看向助理,“去把窗戶打開。”

    “好的。”助理立即走過去打開窗戶。

    白嘉裕坐到宋時遇對面,“三哥,陳家”

    “陳家是自取滅亡。”宋時遇直接打斷白嘉裕沒說完的話。

    白嘉裕接著道:“之前聽說陳思瑤鬧自殺,我還以為只是開玩笑而已,沒想到”誰能想到陳思瑤真的丟了那條小命。

    說到底,陳思瑤也沒做錯什么事。

    這本鬧出了人命,白嘉裕心里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不好受。

    思及此,白嘉裕嘆了口氣,“三哥,陳思瑤對你的愛,超乎了我的想象。”

    為了愛情能放棄自己的生命,白嘉裕實在是無法想象,陳思瑤到底有多愛宋時遇!

    “舍不得她?”宋時遇轉眸看向白嘉裕。

    “倒不是說舍不得,就是覺得挺震撼的,”白嘉裕接著道:“三哥,你就一點點感觸都沒有?”

    “你覺得我應該有什么感觸?”宋時遇反問:“去給她哭靈?”

    這條路是陳思瑤自己選的,沒人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脅迫她。

    白嘉裕被噎了下,看著宋時遇,一時無言。

    “你來找我就是為了這事?”宋時遇接著問道。

    白嘉裕點點頭,“對了,陳有龍的事你也不打算再管了?”

    “以后陳家的事情跟我沒有半點關系。”宋時遇輕輕開口。

    白嘉裕看著宋時遇,有些好奇的道:“三哥,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嗎?”

    是什么原因讓宋時遇突然對陳家這般無情!

    就好像突然變了個人一般。

    “沒什么。”宋時遇道。

    白嘉裕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接著道:“今天晚上王家那邊組了局,都是干凈的大學生,你要不要去看看?”

    男人之間無非就是吹牛和女人。

    無論多么禁欲寡淡的男人,都要解決正常的生理需求。

    白嘉裕沒有什么固定的女朋友,但從不缺女伴,有自己養的,也有生意伙伴送的。

    他從不會虧待自己。

    “你自己去吧。”宋時遇神色寡淡的道。

    白嘉裕在花叢中浪蕩慣了,見宋時遇這樣,忍不住道:“三哥,你這樣不行啊!身體能吃得消?”

    宋時遇沒說話。

    白嘉裕接著道:“三哥,跟我一起看看吧!說不定就遇到你的真愛了呢?”

    “沒興趣。”

    他的真愛不會出現在那種地方。

    “三哥,”白嘉裕重新坐到宋時遇對面,“你能不能稍微透露下,到底是什么樣的女孩子,才能讓你如此的守身如玉。”

    以前的事情他不知道,但是在白嘉裕認識宋時遇的十年里,宋時遇從未跟任何女孩子糾纏不清。

    “沒有誰。”宋時遇直接否認。

    “三哥,你這樣就不夠意思了!”之前的宋時遇還會在他面前承認下有個愛而不得的人,誰能想現在宋時遇直接就否認了!“跟我說說唄!我看看那女孩子到底值不值得你這樣!”

    宋時遇拿起一份封建,開始翻看著。

    很明顯是不想搭理白嘉裕。

    白嘉裕不知道宋時遇為什么突然會有這么大的轉變,接著道:“三哥,你真不去嗎?”

    “不去。”

    宋時遇拿起手機,“我聽說有個長得特別像那個明星,純的很,你真的不考慮下?”

    “你”宋時遇抬頭看向白嘉裕,一字一頓的開口,“是不是想去參加非洲項目了?”

    聽到這句話,白嘉裕立即擺手拒絕,“我錯了!三個我錯了!我走!我馬上走!”

    語落,白嘉裕頭也不回地跑走了,好像下一秒就會被宋時遇抓回去一般。

    宋時遇看著白嘉裕離去的背影,按了按太陽穴,眉眼間略顯疲憊。

    南海的另一邊。

    這半個月的度假時光葉灼過得非常充足。

    什么都不用操心,每天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玩,無聊的時候就跟著岑少卿一起去海邊散散步,吹吹海風。

    “領導。”

    岑少卿從里屋走出來。

    “怎么了?”葉灼微微回眸。

    岑少卿接著道:“我今天有點事要出門,可能要明天才能回來,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話,就去找于暮年。”

    “好的。”葉灼微微點頭。

    “那我先走了,”岑少卿走過來,在葉灼的額上留下一個淡淡的吻,“照顧好自己。”

    “嗯。”

    葉灼將岑少卿送到門外。

    于暮年正在外面給草坪澆水,看到岑少卿出門,揚聲道:“子虛出門啊!”

    “嗯。”岑少卿接著開腔,“照顧好你嫂子!”

    “收到!”

    此時的于暮年對葉灼是半點敵意都沒有了。

    于暮年也改變了他對女性的看法。

    現在回想起來,于暮年的嘴角會露出無奈的小,以前是他太淺薄了,認為這個世界上沒什么好女孩,也沒有真正的愛情,人和人之間不過是互相利用,互相需要的關系。

    如今才知道。

    那時的自己,蠢的可愛。

    以己度人永遠看不到現實。

    葉灼轉身往屋里走去。

    于暮年看著她的背影,揚聲開口,“嫂子有什么需要千萬不要跟我客氣。”

    “好。”葉灼微微轉眸。

    她剛起床,頭發還沒扎,盡數披散在腦后,穿著一件素白色的盤扣連衣裙,側身的時候,海風吹起寬大的裙擺,連同青絲纏繞在一起,露出一張精致的五官,陽春白雪。

    如同皚皚白雪將那一點如火的紅梅。

    驚心動魄。

    于暮年立即移開視線,“嫂子中午想吃什么?”

    “有什么吃什么,我不挑。”葉灼道。

    “好。”于暮年點點頭。

    葉灼回到屋里,拿出手機,開始打游戲。

    剛上線,就看到安麗姿和趙娉婷以及李悅悅都在線。

    四人立即組隊開始五黑。

    “少一個人,”安麗姿道:“灼灼,你去拉個人過來。”

    葉灼瞄了眼好友列表,要么不在線,要么就是在游戲中或者是組隊中,“我這邊好像拉不到人,你們呢?”

    “我也沒有”

    葉灼接著道:“要不隨便招募一個吧?”

    就在此時,安麗姿看到一個好友上線的消息,“等一下,可能有人要過來了。”

    “誰啊?”李悅悅問道。

    “宋時遇。”安麗姿回答。

    因為葉灼的原因,安麗姿跟宋時遇一起打過游戲,并且加了好友。

    一開始宋時遇只能跟他們打娛樂局,目前宋時遇已經是王者段位了。

    她以前覺得成功男人從不玩游戲,直至遇到宋時遇。

    宋時遇跟其他有錢人很不一樣。

    李悅悅立即道:“就是那個大帥比嗎?”

    他們之前一起組隊玩過游戲,還見過面,因此李悅悅對宋時遇的印象有點深刻。

    準確的來說,她對所有長得帥的人,都沒什么抵抗力。

    宋時遇恰好長在了她的審美上。

    “嗯,”安麗姿點擊了下邀請,不忘記提醒,“我已經邀請了,悅悅你注意點形象。”

    “哦好!”

    就在此時,宋時遇接受邀請,進入了組隊。

    “宋先生能聽見我說話嗎?”安麗姿問道。

    “能。”那邊傳來宋時遇的說話聲。

    安麗姿接著道:“宋先生,就不用給你介紹了吧,YC是灼灼,請說普通話是灼灼的室友李悅悅,大圓子萌萌噠是我和灼灼的高中同學趙娉婷。”

    “都認識的。”宋時遇道。

    宋時遇的記性不錯,他記得,他跟她們都有一起玩過游戲。

    安麗姿道:“灼灼,點開始吧。”

    “好。”葉灼點擊開始。

    禁用了三個英雄之后,便開始到了選英雄的環節。

    “我玩法師可以嗎?”安麗姿接著開口。

    玩王者這么久,她最6的還是法師。

    葉灼是全能型的,笑著道:“我都可以,你們先選。”

    趙娉婷道:“那我玩ADC了!”

    李悅悅接著道:“我玩瑤瑤公主保護小魯班。”

    瑤是李悅悅的本命,不需要什么操作,只要等四級刷盾就行。

    宋時遇沒說話,默默的選擇了個對抗路英雄。

    葉灼選了娜可露露打野,看了眼陣容,接著道:“瑤帶個干擾吧。”

    李悅悅疑惑的道:“帶干擾干啥?”

    她玩瑤帶的最多的是治療和弱化,干擾她還有些不太會用。

    葉灼道:“越塔的時候放干擾就行。”

    “好的。”李悅悅道。

    “宋老板。”就在此時,宋時遇那邊傳來陌生的男聲。

    宋時遇微微抬頭,就看到劉醫生往這邊走來。

    宋時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劉醫生以為宋時遇在處理什么重要的公務,便推到一旁等他。

    直至,手機里傳來游戲的聲音。

    劉醫生眼底閃過驚訝的神色,甚至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宋時遇宋三爺,在玩王者?

    “凱小心對面老夫子。”就在此時,手機內傳來一道好聽的女聲。

    如同泉水叮咚,縱使隔著冰冷的手機屏幕,仍舊讓人眼前一亮。

    “好。”宋時遇緩緩開口。

    “凱別慌,我來保護你了!”安麗姿笑著道。

    安麗姿很會玩法師,支援的也比較及時。

    只是,她剛過去對抗路,小魯班就踩著優雅的步伐來中路吃線。

    “臥槽!誰讓你搶爸爸線的!”

    手機里不時的傳來聲音,宋時遇單手操作手機,另一只手拿起耳機戴上。

    就在剛剛,劉醫生還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聽了,宋三爺怎么會玩游戲呢!

    可現在,現實就給他如此一擊!

    誰能想到,平日里時間比金錢還重要的宋三爺,忽然也會玩游戲,而且還是陪女孩子一起玩!

    劉醫生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就在此時,宋時遇站起來,走到劉醫生身邊,用口型道:“你先回去吧。”

    劉醫生點點頭,轉身離開,并且輕輕帶上書房的門。

    這把游戲一玩就是三個多小時。

    從上午九點到十二點。

    葉灼看了看表,“那個我要去吃飯了,你們玩吧。”

    “我也不玩了,眼睛都澀了。”李悅悅打了個哈欠。

    安麗姿道:“我也不玩了,灼灼什么時候有時間咱們再玩?”

    “看情況吧。”葉灼接著道:“你要是看到我在線直接邀請就行。”

    “好。”

    很快,幾人就全散了。

    宋時遇退出登錄之后,打開手機自帶的視頻軟件。

    那里有十一段錄屏。

    全都是剛剛的對局視頻。

    他將每一次的對局都錄制視頻了。

    宋時遇點擊發送云端保存。

    “老板。”就在此時,門外傳來助理的敲門聲。

    “進來。”宋時遇放下手機。

    助理從門外進來,“老板,劉醫生來了。”

    “讓他過來吧。”宋時遇淡淡開口。

    “好的。”助理點點頭,轉身往樓下走去。

    劉醫生就站在樓下,將助理下來,立即問道:“怎么樣?宋老板忙完了嗎?”

    “已經忙完了,老板讓您上去。”助理道。

    “嗯。”劉醫生點點頭,往樓上走去。

    宋時遇已經恢復了往日那副對任何事情都不上心的樣子,坐在老板椅上。

    劉醫生抬頭看了他一眼,不禁想,剛剛坐在那里打游戲的男人真的是宋時遇嗎?

    須臾,劉醫生走到宋時遇面前,放下醫藥箱,接著道:“宋老板最近有沒有感覺哪里不舒服?”

    “沒有,一切都很好。”宋時遇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腕。

    劉醫生伸手給宋時遇把脈。

    宋時遇的脈象確實不錯,有好轉的跡象。

    劉醫生笑著道:“宋老板,您一定要堅持下去,按照這個進度,您很快就能恢復健康了。”

    “嗯。”宋時遇微微頷首。

    劉醫生從醫藥箱里拿出兩瓶藥,接著道:“宋老板,這個藥有止疼的效果,沒有任何副作用,夜里您要是實在疼得受不了了,可以吃一片。”

    “不用。”宋時遇直接拒絕。

    劉醫生接著道:“越往后您疼痛的癥狀會越厲害,藥您收著。”

    宋時遇沒在說話,只是微微頷首。

    劉醫生收起醫藥箱,“宋先生,那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

    劉醫生轉身離開,宋時遇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接著道:“劉醫生等一下。”

    “您還有其他事嗎?”劉醫生抬頭看向宋時遇。

    宋時遇接著道:“你去找一下管家。”

    “好的。”劉醫生也沒問為什么。

    剛來到樓下,就看到管家站在那里等他。

    “劉醫生。”

    “宋管家。”

    宋管家笑著道:“劉醫生跟我這邊來。”

    “好的。”劉醫生點點頭,跟上宋管家的腳步。

    兩人一前一后的走著,劉醫生突然加快腳步,與宋管家并肩,壓低聲音道:“宋管家,陳小姐現在怎么樣了?”

    聽到這句話,管家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間的微愣,旋即嘆了口氣,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跟劉醫生說。

    “陳小姐出事了?”劉醫生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接著問道。

    宋管家接著道:“陳小姐已經沒了。”

    沒了?

    劉醫生皺著眉,“什么叫沒了?”

    宋管家再度嘆氣,“唉,可能這就是命吧!”

    劉醫生整個人都愣住了,陷在宋管家那句‘沒了’里面走不出來。

    陳思瑤怎么就沒了呢!

    “宋管家,”劉醫生轉頭看向宋管家,“這種事情可不好開玩笑。”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