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她是信仰亦是光,盛世婚禮
    趙娉婷對宋時遇的印象還不錯。

    溫潤有禮,五官英俊,為人謙和。

    只是,讓趙娉婷好奇的是,宋時遇長得不差,為何一直單身至今。

    難道宋時遇和以前的岑少卿一樣,也看破紅塵了?

    趙娉婷往里面挪了個位置,“宋大哥快坐。”

    “謝謝。”宋時遇坐在趙娉婷的位置上。

    葉灼叫來服務員,“再要一杯綠茶。”

    語落,她似是覺得有些不妥,轉眸看向宋時遇,“宋大哥綠茶可以嗎?”

    “可以。”宋時遇點點頭。

    葉灼笑看服務員,“那就再來一杯綠茶。”

    “好的,您稍等。”

    安麗姿也將包包放好,笑著道:“大灼灼,娉婷,你們知道我和宋老板是怎么遇到的嗎?”

    “怎么遇到的?”趙娉婷滿臉好奇。

    葉灼捧著綠茶,紅唇輕啟,“車禍。”

    聞言,安麗姿一臉驚訝的看著葉灼。

    連帶著宋時遇都有些好奇地轉眸。

    安麗姿瞪大眼睛,“臥槽!灼灼,你在我身上安裝監控啦!”

    葉灼笑著道:“你是不是傻了,剛剛你自己說,在紅綠燈路口跟宋大哥的車產生了一點小摩擦。”

    安麗姿一拍腦袋,“好像是哦。”

    語落,安麗姿笑看趙娉婷,“原來娉婷才是那個傻子。”

    趙娉婷無辜躺槍,“我怎么就傻了?”

    安麗姿接著道:“你怎么就不傻了?剛剛我說跟宋老板的車產生小摩擦時,你也在邊上,灼灼都能猜出來是因為車禍,就你跟二百五一樣。”

    趙娉婷摸了摸腦袋,“我這不是反應沒有灼灼那么快嘛。”

    “所以你傻。”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絲毫沒有因為長時間沒見面兒產生任何隔閡。

    葉灼拿著菜單,點了幾個菜,然后將菜單遞給對面的宋時遇,“宋大哥你看你想吃點什么?”

    “讓她們倆先點吧。”宋時遇道。

    葉灼搖搖頭,“不用,她們倆喜歡吃的我都點了。”

    安麗姿笑著道:“灼灼可了解我們倆了。”

    宋時遇這才伸手接過菜單。

    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大牌檔菜。

    看著沒什么特色,偏偏門外已經排起了長隊。

    宋時遇加了兩個菜,“夠了。”

    很快,菜就上齊了。

    雖然多了個宋時遇,但聊天氛圍一點都沒變,三人說說笑笑,偶爾還cue下宋時遇。

    宋時遇也挺會接梗。

    桌子上有著沸騰的火鍋,紅油滾滾,下入幾粒蝦滑,十分鐘左右撈出,鮮嫩爽口。

    葉灼連吃了三個,“這家的蝦滑很好吃,你們嘗嘗。”

    趙娉婷搖搖頭,“我不喜歡吃蝦。”

    “我來試試。”安麗姿撈起一粒蝦滑。

    宋時遇吃著碗里的肥牛。

    安麗姿嘗了一口蝦滑,“味道果然不錯,宋老板你也吃啊,蝦滑老了就不好吃了。”

    “好。”宋時遇撈了一粒蝦滑到碗里。

    圓滾滾的蝦滑裹著麻辣蘸料,不僅Q爽彈牙,唇齒留香,還有一股很特殊的味道。

    隔著沸騰的鍋底的熱氣,安麗姿抬頭看向葉灼,“大灼灼,你和五爺的婚期馬上就要到了,有沒有很緊張?”

    婚期。

    是啊。

    眼前人雖然是心上人,卻也即將成為他人的枕邊人。

    宋時遇低垂的眼底說不清楚什么神色。

    他在想。

    如果十幾年前被困在小黑屋內的人,沒有遇到她的話,此時會是什么境遇。

    人間還有宋時遇嗎?

    或許。

    不會有了吧。

    一個人心中若是沒有光的話,要如何存活下去呢?

    裊裊熱氣那姣好的容顏襯得若隱若現,須臾,葉灼緩緩開口,“還好,不是特別緊張。”

    “對了,灼灼,你和五爺的婚期是訂在二月初六吧?”趙娉婷問道。

    “嗯。”葉灼微微頷首。

    趙娉婷算了算,“那我到時候可能沒時間趕回來了,灼灼,你”說到最后,趙娉婷的聲音越來越小。

    聽到這句話,安麗姿接著道:“能不能請假啊?”

    他們三個是最好的朋友,相識相知相遇不容易,安麗姿不想讓趙娉婷缺席葉灼的婚禮。

    趙娉婷道:“我剛入職,可能不太方便請假。”

    安麗姿臉上全是遺憾的神色。

    趙娉婷亦是如此。

    葉灼握住趙娉婷的手,眉眼含笑,“沒事的娉婷,到時候我把婚禮視頻發到咱們群里。”

    趙娉婷點點頭,“那你們當天可要多多在群里發照片,就當我也參加婚禮了。”

    “好。”

    不多時,宋時遇看了看腕表,緩緩開口,“葉灼,我晚點還有個會要開,可能要失陪了。”

    葉灼轉眸看向宋時遇,“行,宋大哥那你快回去吧。”

    宋時遇起身離開,“娉婷,安小姐,我先走了。”

    “宋大哥路上注意安全。”

    宋時遇離開后,趙娉婷看著他的背影道:“宋大哥長得挺帥的,性格也還不錯,怎么能一直沒女朋友呢?”

    “性格不錯?”安麗姿轉頭看向趙娉婷,接著道:“娉婷,你怕是對性格不錯有什么誤解吧!”

    “為什么?”趙娉婷滿臉疑惑。

    安麗姿接著道:“你知道宋時遇在圈子里的外號叫什么嗎?”

    “什么?”趙娉婷問道。

    安麗姿緩緩開口,“閻羅王。”

    語落,安麗姿接著道:“其實近些年來宋時遇收斂了不少,我聽說,他在未成年的時候,因為弒父,在少管所關了好多年。反正,圈子里對他的風評非常不好。在沒認識他之前,我對他沒什么好印象。”

    “啊?”趙娉婷滿臉驚訝。

    宋時遇看著可不像這種人。

    這段時間以來,宋時遇一直給人如沐春風般的感覺。

    安麗姿又接著給趙娉婷科普了很多關于宋時遇的事情

    醫務室內。

    宋時遇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任由劉醫生檢查。

    白嘉裕也坐在旁邊,接著開口,“三哥,你這是干嘛了?把自己整成這樣!”

    宋時遇現在的狀態很不好,渾身上下長滿了紅色的小疙瘩。

    聞言,宋時遇沒說話。

    劉醫生接著開口,“宋老板是對蝦過敏,還好回來的及時,要不然隨時有可能會休克。”

    休克他倒是不怕。

    他就怕葉灼看出端倪。

    白嘉裕皺著眉,“三哥,怎么回事?你是不是遭人暗算了?”

    宋時遇體質不好,對很多東西都過敏。

    尤其是蝦。

    所以,宋時遇絕對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才吃了蝦的。

    而且,對方肯定是非常了解宋時遇的人。

    究竟是誰呢?

    誰要害宋時遇?

    “沒有。”宋時遇緩緩開口,“我自己吃的。”

    白嘉裕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為什么?”

    自虐?

    宋時遇不緩不急地開口,“沒什么。”

    白嘉裕瞇了瞇眼睛,“三哥你很不對勁!”

    他絕對是遇到誰了?

    “是葉”白嘉裕一句話還未說完,就被宋時遇直接打斷,“跟誰都沒有關系,是我自己想嘗嘗蝦是什么味道。”

    白嘉裕看了宋時遇一眼,眼底其實有些心疼。

    宋時遇多驕傲的一個人啊。

    可現在,卻變成了這樣

    “三哥,”白嘉裕蹲下來,抬頭看向宋時遇,“其實你沒必要這么委屈自己,喜歡就去爭取。人生就這么長,你別給自己留下遺憾。”

    開心就笑,傷心就哭,遇到喜歡的人就去追。

    何必要那么累呢?

    以宋時遇今時今日的地位,他完全沒那個必要。

    “是啊,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宋時遇輕嘆一聲,“嘉裕,好好珍惜小唐。”

    小唐是白嘉裕現任女友。

    兩人分分合合,感情有,可白嘉裕總覺得欠缺了點什么,于是就不著四六的。

    白嘉裕有些無語的道:“三哥,咱們現在在說你的事情呢!你CUE我干啥!”

    “我只是不想讓你后悔。”

    語落,宋時遇頓了頓,轉眸看向外面已經完全暗下來的天色,“我在二十年前就應該是個死人,可上天又給了我一次生命。該報的仇也報了,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

    白嘉裕看著他,久久無言。

    良久,白嘉裕接著開口,“三哥”

    話到嘴邊,他又咽了下去,不知如何開口。

    宋時遇太驕傲了。

    正因為桀驁的性子,讓白嘉裕擔心他會走上一條極端的路。

    也是此時,宋時遇轉頭看向白嘉裕,他仿佛看穿了白嘉裕的想法,笑著開口,“我心里有信仰,眼里有光,不會去干那些弱者才會去干的事。”

    只要信仰和光在,他就在。

    聽到這句話,白嘉裕松了口氣,接著道:“對了三哥,我爺爺說要給你介紹個對象,對方相貌長相都很不錯,你要不要去看看。”

    “替我謝謝老爺子,不過不需要。”宋時遇道。

    白嘉裕接著道:“可人總歸都是要結婚生子的呀!”宋時遇這樣怎么行?

    “那是其他人。”宋時遇語調淡淡。

    白嘉裕不可思議看向宋時遇,“三哥,你不會真打算終身不娶吧?”

    “有何不可?”宋時遇反問。

    白嘉裕很不理解宋時遇這種想法,他認為人老了就應該兒孫繞膝,同結發之人一起享天倫之樂。

    像宋時遇這樣的,以后只能孤獨終老。

    白嘉裕還看過獨居老人在家過世,直至腐爛后才被鄰居知道的新聞,于是便分享給宋時遇聽。

    誰知,宋時遇聽后只是笑道:“杞人憂天。”

    白嘉裕皺了皺眉,“你是為了”

    “不是因為任何人。”宋時遇直接堵住白嘉裕沒說完的話。

    “可你有沒有想過,你老了怎么辦?”白嘉裕問道。

    “今朝有酒今朝醉。”宋時遇回答。

    白嘉裕嘆了口氣,“三哥,你以后會后悔的。”

    宋時遇沒說話。

    會后悔嗎?

    自然不會。

    若是為了傳宗接代,享受別人眼中的天倫之樂娶妻生子的話,他才會后悔終生。

    一生一人。

    若那人已經為人妻,為人母。

    那他便守之護之。

    看到這樣的宋時遇,白嘉裕也只能無奈地搖頭。

    須臾,宋時遇轉頭看向白嘉裕和醫生,“你們先出去,我要一個人靜一下。”

    白嘉裕朝醫生看了眼,而后和醫生一起離開。

    房間內恢復安靜。

    良久,宋時遇站起來,往落地窗前走去,目視遠方。

    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在他身上鍍上一層淺淺的光。

    他的臉上沒什么神色,看不出悲喜。

    往事一幕幕。

    她來時攜風帶雨,他避無可避,她走時亂了四季,他久病難醫

    農歷二月初六。

    宜嫁娶。

    剛過了凌晨,天還未亮,林家上上下下便燈火通明。

    鮮紅的“囍”字貼滿了全部的門窗。

    看著家里忙成了一片,林錦城不知道要忙些什么好,心里一片惆悵。

    葉灼是他唯一的女兒,更是林家唯一的女孩兒。

    踏出林家的門檻之后,她將是別人的妻,日后還會為人母

    身為父親,他是真的舍不得。

    可今天畢竟是葉灼大婚的日子,他還是擠出了笑容。

    雖然葉舒平日里沒什么感覺,但真到了葉灼出嫁這天,她也是難受的緊。

    好在家里上上下下有白靜姝和林澤在打理。

    在這個家里,恐怕只有葉灼一個人最輕松。

    此時,她正在睡夢中。

    白靜姝笑著看向林澤,“現在要不要把灼灼叫起來?”

    “別,”林澤搖搖頭,“我跟化妝師約好了四點半過來,四點二十再去叫她吧。”

    “行。”

    凌晨四點二十分,白靜姝敲門去叫葉灼起來。

    “灼灼!起床了!”

    聽見白靜姝的叫聲,葉灼應了一聲,“化妝師到了嗎?”

    “還有十分鐘就到了。”白靜姝回答。

    “好,我馬上起來。”葉灼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而后立即換衣服起床。

    今天的第一套衣服是傳統的喜服。

    里三件外三件,絲帶間纏纏繞繞間非常繁瑣,需要先化好妝再穿喜服。

    于是葉灼便隨便披了件外套去洗漱。

    剛洗漱好,門外就響起敲門聲。

    嘟嘟嘟——

    “狗子,去開門。”葉灼道。

    “好嘞!”小白白立即去開門。

    門開了,是白靜姝帶著化妝師過來了。

    白靜姝笑著問道:“灼灼起來了沒?”

    “起了。”小白白往后退了幾步,“你們快進來吧。”

    白靜姝帶著兩個化妝師走進去。

    “嫂子。”葉灼從洗手間走出來。

    “灼灼,這是今天給你跟妝的兩個化妝師,”白靜姝接著介紹道:“這是米雪,這是安妮。”

    “你們好。”葉灼微笑著打招呼。

    兩個化妝師看著葉灼,臉上全是驚艷的神色。

    這大概是她們見過的最美的新娘子了。

    最重要的是,這還是在素顏的情況下。

    “葉小姐!”

    葉灼接著道:“你們快坐,小白白,去倒茶。”

    “好的好的。”小白白立即去倒茶。

    安妮驚訝的道:“它是機器人嗎?”

    不等葉灼回答,小白白立即搶答道:“對哦對哦,而且人家不但是機器人,還是全宇宙最厲害的機器人哦!”

    “天哪!它好可愛!”

    小白白立即揚起可愛的小腦袋,“剛剛忘了說,人家還是全宇宙第一可愛的小白白哦。”

    很快,小白白便倒好茶,端到兩人面前。

    “謝謝。”

    喝了茶,便開始化妝了。

    新娘妝和傳統的喜服一樣,復雜且繁瑣。

    米雪和安妮一個負責發飾,一個負責妝容。

    米雪一邊在葉灼臉上涂抹,一邊道:“葉小姐,你的膚質也太好了,一點都不卡粉,特別服帖!”

    “可能是護膚品選的好。”葉灼回答。

    安妮立即問道:“葉小姐你平時什么護膚品啊?”

    “若素。”葉灼回答。

    若素是國產護膚品。

    很常見,也很普通,最重要的是便宜,一套下來才兩百塊錢。

    本以為像葉灼這樣的豪門千金,肯定會報出一個讓他們仰望的國際大牌,卻沒想到,葉灼的護膚品這么親民。

    “真的嗎?”安妮有些不相信。

    她怎么沒聽說,若素那么好用?

    葉灼笑著道:“嗯,若素是很有良心的國貨,當然,我說了也不算,你們用了之后才知道。”

    事實勝于雄辯。

    米雪接著道:“可我聽說仙女水更好用。”

    仙女水也是一款護膚品,不過是R國的品牌。

    “嗯其實若素這種護膚品更適合我們的肌膚,島國的氣候,還有他們的生活習性都跟我們不一樣,他們研究出來的護膚品更適合島國人民。”葉灼道。

    安妮點點頭,“這么說的話,還真有些道理。”

    葉灼又跟他們科普了一些其他護膚知識。

    米雪和安妮學到了很多。

    “葉小姐,您真是太厲害了,比我們專業的化妝師懂得還多。”

    葉灼看著鏡中的自己,“女生最重要的就是臉。”

    “葉小姐說的太對了。”

    很快,妝容和發飾就弄好了。

    安妮和米雪往洗手間走去。

    葉灼的臥室內就帶有洗手間。

    兩人一邊往洗手間走去,一邊低聲道:“安妮,你相信葉小姐用的是若素嗎?”

    米雪搖搖頭,“我不信。”

    像葉灼這樣的人,她就算不用仙女水,用的肯定也是頂級的定制產品。

    就在此時,安妮的目光被護膚臺前的護膚品吸引。

    “米雪,你看那里。”

    安妮轉頭看去,也有些驚訝。

    這些護膚品有的用了一半,有的將近空瓶,還有的才剛剛開頭,除了若素之外,還有其他的產品。

    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全是國貨。

    “沒想到葉小姐真的在用這些國貨!”

    “我要拍下來,回去跟葉小姐用同款。”米雪拿出手機。

    六點鐘。

    葉灼換好喜服,坐在床頭。

    “灼灼!”

    就此時,房門被人推開。

    身穿伴娘服的安麗姿和李悅悅從外面進來。

    淡粉色的伴娘服,也是古裝的,看起來飄飄欲仙,并沒有在選衣服的時候,為了不壓住新娘的風光,去選那種黯然無光的款式。

    “快看我們的伴娘服好不好看!”

    兩人激動的在葉灼面前轉圈圈。

    “好看!”葉灼微微點頭。

    “我也覺得好看,”安麗姿看著落地鏡內的自己,“灼灼啊,你的眼光簡直絕了。”

    葉灼反問道:“人美眼光能不美嗎?”

    攝影師也在這個時候進來,舉著手中的攝影機道:“新娘和伴娘來張合影吧。”

    “好的。”

    李悅悅和安麗姿立即走到葉灼邊上。

    攝影師一邊拍照,一邊教她們擺姿勢,“對對對,就是這樣,伴娘笑得太開心了,稍微收斂一點點,含蓄一點。”

    “三二一!好!茄子!”

    “再換一個姿勢,拿上扇子。”

    所有美好的畫面都被定格在了相機里。

    “新娘單獨來一張。”

    攝影師咔咔咔的按著快門。

    人對于美的事物總是欣賞的,尤其是攝影師。

    給葉灼拍照非常輕松,不用特地去找角度,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拍,她都是完美無瑕的。

    美的驚心動魄。

    那般自然。

    拍好之后,攝影師接著道:“新娘子,要不要和你的父母家人一起拍一張。”

    “嗯。”

    葉舒和林錦城、林澤和白靜姝都在樓下忙其他事情。

    小白白立即去叫人。

    很快,他們就來了。

    葉灼身穿大紅色喜服,端坐在床前。

    看到這一幕,林錦城的眼眶立即就紅了。

    嫁人了。

    他的女兒真的要嫁人了。

    “外婆,爸媽,哥嫂子,快來拍照。”

    林錦城努力的將淚意收回去,擠出一絲笑容,點點頭,往葉灼身邊走去。

    林錦城和葉舒站在葉灼的身后,白靜姝和林澤抱著孩子站在旁邊,葉瑯樺則是站在葉灼身邊。

    攝影師看著鏡頭,“大家的表情不要那么嚴肅,稍微笑一笑。”

    葉舒和白靜姝扯起微笑。

    可林錦城和林澤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心情復雜,尤其難受。

    咔擦!

    一張照片定格在相機里。

    “再來一張。”

    于此同時。

    岑家莊園。

    岑少卿換好喜服,從房間走出來。

    “五哥!”何子騰也在這個時候換好伴郎服。

    另外一位伴郎是周楚越。

    周楚越和岑少卿是小時候的玩伴,十歲那年因為舉家搬遷到國外,此后雖然跟岑少卿很少見面,但兩人的兄弟情還在。

    “楚越,你女朋友跟你一起回來了嗎?”何子騰看向周楚越。

    周楚越搖搖頭,“沒,她工作忙。”

    “哦。”

    岑少卿身穿紅色盤扣喜服,豐神俊朗,整個人如同從民國時期的油畫中走出來的偏偏俊公子一般。

    儒雅又英俊。

    “五哥,你這套喜服不錯,”周楚越笑著道:“等我結婚的時候可以參考下。”

    聽到這話,何子騰道:“你家那外國妞欣賞得來咱們這國粹嗎?”

    周楚越的女朋友是外國人。

    想要一個外國人接受本國文化,還是有點困難的。

    周楚越想了想,“應該沒什么問題。”

    何子騰道:“我看有點難。”

    周楚越家的外國妞脾氣很差,也只有周楚越能忍受,換成他的話,一天都忍不了。

    語落,何子騰看向岑少卿,接著道:“五哥,你現在緊張嗎?”

    岑少卿整理了下衣袖,薄唇輕啟,“有點。”

    想到馬上就要見到葉灼,想到馬上葉灼就能成為他的妻子,岑少卿是真的緊張。

    還有些激動。

    從婚禮的前三天,他就開始失眠。

    昨天晚上他更是徹夜未眠,翻來覆去,腦海中始終都是她的身影。

    朝是卿,暮是卿。

    朝朝暮暮皆是卿。

    有點!

    何子騰眼底全是驚訝的神色。

    天哪!

    他這是聽到了什么。

    他聽到了岑少卿說有點緊張。

    堂堂岑五爺,居然會緊張。

    何子騰笑著道:“沒想到啊五哥,你居然也有今天。”

    岑少卿神色不變,“我也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周楚越接著道:“五哥,那你可真是個很普通的普通人。”

    岑少卿看了看腕表,“時間差不多了,咱們下樓吧。”

    岑老太太和周湘已經在樓下等著了。

    兩人皆是穿得十分喜慶。

    尤其是岑老太太,更是連旗袍都穿上了。

    銀白色的頭發,映襯著酒紅色的旗袍,并不顯得突兀,反而有種歲月安然般的美好。

    白發帶花君莫笑,歲月從不敗美人。

    很難得的,岑老太太今天沒有稱呼岑少卿為臭小子,而是滿臉慈祥,笑意盈盈的道:“少卿,快點出發把,別耽誤了吉時。”

    訂好的吉時是8點出門,8點58分到林家。

    兩家隔得并不遠,二十分鐘就能到,但今天婚禮,車速不能太快。

    “好的奶奶。”岑少卿微微頷首,帶著伴郎團和車隊以及其他接親的人離開

    8點30分。

    葉灼已經全部準備完畢,坐等岑少卿來接。

    就在此時,房門被推開。

    “灼灼!”

    看到來人,葉灼眼底全是驚訝的神色,“娉婷!”

    安麗姿也非常驚訝,“你不是說不能來嗎?”

    趙娉婷笑著道:“我把老板炒了。”

    “有你的。”安麗姿道。

    趙娉婷接著道:“開玩笑的,其實我之前之所以說不來,就是想給灼灼一個驚喜而已,她結婚我怎么可能不來!”

    葉灼不光是她最好的朋友,還是她生命中的貴人。

    語落,趙娉婷又道:“不止是我來了,我爸媽他們都來了。”

    “伯父伯母也來了?”

    “嗯。”

    今天的林家是賓客滿座,林錦城和葉舒忙得腳不沾地。

    林澤和白靜姝亦是如此。

    8點58分。

    婚車準時出現在林家門口。

    鋪天蓋地的鞭炮聲在這個時候響起來。

    李悅悅立即反應過來,站起來道:“娉婷,快快快,把房門反鎖起來!我去藏鞋子!”

    安麗姿把從晚上買的一些整人工具拿出來。

    有保鮮膜套,還有指壓板,還有口紅。

    不等新郎和伴郎團上樓,房門就被鎖了起來。

    這邊,岑少卿帶著伴郎團和親友團來到房門前。

    “開門呀!”何子騰伸手敲門。

    “誰啊?”李悅悅故意問道。

    “接親的。”何子騰回答。

    “接親?接什么親?”安麗姿接話道:“你們讓來接親的那個人說話。”

    “五哥,讓你說話呢!”何子騰立即讓路讓岑少卿站到前面。

    岑少卿的心在砰砰地跳個不停,他壓住心底的躁動,薄唇輕啟,“領導,開門。”

    “聲音太小了,你家領導聽不見。”趙娉婷接話。

    岑少卿清了清嗓子,接著開口,“領導,我來接你回家。”

    “聽是聽見了,你們的誠意呢?”

    “誠意?”岑少卿轉頭看向何子騰。

    何子騰自然不指望岑少卿能懂什么叫誠意,話說,雖然是岑少卿結婚,但他可比岑少卿還上心,專門查了怎么去賄賂伴娘,讓伴娘開門。

    只見何子騰從包里拿出一大把紅包,“誠意自然時間有的,你們把門開開,我把誠意從門里遞進來。”

    周楚越朝何子騰伸出大拇指。

    厲害!

    實在是厲害!

    安麗姿的聲音從門內傳來,“開門?你當我們傻呢?你們把誠意從門縫里塞進來。”

    無奈之下,何子騰只好把紅包從門縫里塞進去。

    收到紅包后,三人激動的不行,李悅悅笑著道:“沒想到何子騰還挺上道。”

    安麗姿接話道:“還不是被五爺給教育的,你都不知道,他以前有多直男。”

    何子騰之前追過安麗姿,那直男行為,差點沒把安麗姿嚇死。

    雖然何子騰長得還行,但實在不是安麗姿喜歡的類型。

    收了紅包之后,三人將門打開,才開出一條縫,就被門外的伴郎團和迎親團給擠開。

    “進來了!進來了!”

    岑少卿身穿紅色喜服,手拿捧花,就這么看著端坐在床上的葉灼。

    她身姿筆直,手里拿著扇子,遮住了如花容顏。

    “領導,我來接你回家了。”

    安麗姿雙手抱胸,“五爺,你接你家領導回去就這個態度啊?”

    岑少卿楞了下。

    何子騰立即小聲提醒岑少卿,“五哥,跪下,跪下。”

    換成以前,何子騰可能還會擔心岑少卿因為大男子主義不愿意跪下。

    但現在

    不會了。

    因為岑少卿在葉灼面前是沒有底線而言的。

    收到提醒之后,岑少卿立即單膝跪地,“領導嫁給我吧。”

    葉灼還未說話,李悅悅接著道:“求大灼灼嫁給你怎么著也得背個三從四德吧。”

    聞言,邊上圍觀的親友立即附和道:“三從四德!背三從四德!”

    岑少卿平時多孤冷的一個人?

    大家也都趁著這個機會多整蠱他一下。

    畢竟,機會難得。

    錯過今天,他又是那個高不可攀的岑五爺。

    背三從四德這種小事根本就難不倒岑少卿,簡直就是張口就來的小事,“領導出門要跟從,領導命令要服從,領導講錯要盲從。領導化妝要等得,領導花錢要舍得,領導生氣要忍得,領導生日要記得。”

    看著單膝跪地在背三從四德的岑少卿,周楚越壓低聲音朝何子騰道:“五哥以后肯定是個妻管嚴。”

    而且是晚期的那種。

    何子騰笑著道:“這還用說?”

    背完三從四德,葉灼移開手中扇子,露出一張明艷動人的臉,她一字一句,“岑先生,從今天開始,你從實習生正式轉正了。”

    語落,葉灼接過他手中的鮮花。

    看著她的臉,岑少卿激動的不行,一顆心都要從胸腔里跳出來。

    恍惚間,又回到了跟她表明心意的那個下午。

    “咱們回家!”說著,岑少卿便要起身抱起葉灼。

    “等等。”趙娉婷在這個時候開口。

    “還有其他事嗎?”岑少卿轉眸問道。

    趙娉婷接著道:“五爺,灼灼的鞋還沒找到呢!”

    “鞋?”

    岑少卿低頭掀開葉灼的裙擺,裙擺之下,她的腳果然是光溜溜的。

    “鞋子呢?”岑少卿問道。

    “鞋子在哪里,當然需要你自己去找了,”安麗姿道:“你也可以讓你的伴郎團和迎親團幫忙,溫馨提示你們一下,鞋子就在這間屋子里。你們趕快找吧。”

    得到線索之后,眾人立即忙活起來。

    可找了半天,甚至連垃圾桶都翻了,也沒有找到鞋子。

    何子騰看向伴娘團,“再給你提示吧!”

    李悅悅雙手抱胸,“給提示可以啊,但有條件。”

    “這個我懂。”周楚越立即拿出何子騰沒發完的紅包。

    李悅悅和其他兩位伴娘滿意的收下紅包,這才給他們指了條明路。

    歷經很多事情,這才找到婚鞋。

    岑少卿單膝跪地,幫葉灼穿上婚鞋,隨后將人懶腰抱起,“咱們回家。”

    岑少卿一口氣把人抱到婚車內,生怕伴娘團一個反悔,又要刁難他。

    好在,幾個伴娘并沒有再次發難,而是坐到后面的婚車內。

    今天是傳統婚禮,原本岑少卿是想準備八大抬大轎的,但是又怕造成交通堵塞,所以就沒安排轎子。

    一共二十八輛婚車。

    清一色的瑪莎拉蒂,車牌號也是連數的

    于此同時。

    一場豪華婚禮車隊刷爆了網絡。

    大家紛紛猜測究竟是什么大人物結婚。

    不僅如此,原本平靜的上午,天空中卻出現了很多直升飛機。

    雖然京城大人物多,但平時出現很多架直升飛機,并且都是往同一個方向飛的情況還是少見。

    【據我的一個可靠的朋友說,今天全世界所有的大佬幾乎都聚集在了京城。】

    【是因為這場婚禮嗎?】

    【別吹牛了,什么人結婚才能聚集各方大佬啊?】

    【有是有的,比如葉小姐和岑五爺!不過他們好像還沒有宣布婚期。】

    【樓上的,你那位可靠的朋友有沒有跟你說到底是誰結婚?】

    【】

    網絡上眾說紛紜,猜什么的都有。

    這邊,婚車停在了某五星級酒店。

    這家酒店是岑少卿自己的,為了準備這場婚禮,酒店在半個月前就不營業了。

    此時,酒店內外全都是賓客。

    大佬們也都聚集到了酒店。

    葉灼被林錦城挽著胳膊,站在禮堂的大門后,靜待及時的到來。

    光線有點暗。

    看不清林錦城臉上的表情,可葉灼的手臂卻被一抹液體暈染。

    父愛無聲。

    此時此刻,葉灼心里亦是非常舍不得,轉頭看向林錦城,“爸。”

    “嗯。”林錦城強忍著淚意,“灼灼,爸爸今天很開心。”

    很平淡的一句話,卻聽得葉灼紅了眼眶。

    “三、二、一”婚禮司儀的聲音穿透禮堂,從里面傳出來,“現在有請我們美麗動人的新娘。”

    禮堂的門被伴郎拉開。

    鐘聲響起。

    林錦城挽著葉灼,一步一步往臺上走去。

    岑少卿就站在紅毯的那頭。

    紅毯不長,很快就走到了岑少卿身邊。

    林錦城就這么看著岑少卿,“不許欺負灼灼。”

    “您放心。”岑少卿直視著林錦城,“我向您保證,永遠都不會欺負灼灼,未來,她不僅是我的妻子,她更是我的命。”

    “岑五爺,你要是敢對葉小姐不好的話,我們這些人都是葉小姐的后盾!”賓客席間,各國大佬在這個是站起來。

    這些人都是平時在新聞上才能看到的。

    “還有我們。”越來越多的人從席間站起來。

    場面有些壯觀。

    葉灼于他們來說,不僅僅是神一般的存在,更是信仰。

    臺下的岑老太太和周湘,以及葉舒等人早已是紅了眼眶。

    岑少卿面向眾人,再次保證,“請諸位放心。”

    林錦城這才哽著嗓子,依依不舍地將葉灼的手放在岑少卿的掌心中。

    岑少卿立即緊緊的握住葉灼的手。

    婚禮進行的非常順利。

    最后是改口的環節。

    雙方親人坐在臺上,新人要敬茶,改口。

    先是女方父母。

    不僅是林錦城和葉舒,還有葉瑯樺這個外婆。

    岑少卿端上茶,“外婆請喝茶。”

    “好。”葉瑯樺臉上全是笑意,往岑少卿手里塞了個紅包。

    “爸媽請喝茶。”

    林錦城雖然挺不樂意喝茶的,但還是板著臉接過來了。

    岑家這邊就只有周湘和岑老太太。

    葉灼端著茶,“奶奶請喝茶。”

    奶奶。

    聽到這個稱呼,岑老太太再也繃不住了,想到了跟葉灼第一次見面的場景,那個時候她就知道,葉灼將來肯定是她得孫媳婦。

    “乖,乖。”岑老太太雙手接過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將紅包塞到葉灼手里。

    隨后,岑老太太看著葉灼道:“灼灼,以后你就是咱們家的女主人,只要是說你,我們絕不說二。這里除了紅包之外,還有家里的銀行卡,各種產證,還有鑰匙。”

    這話音剛落,便有侍者端著個托盤走過來。

    說到這里,岑老太太頓了頓,“要是少卿敢欺負你的話,以后我就沒這個孫子。”

    此言一出,空氣中立即響起鋪天蓋地的拍掌聲。

    敬茶之后,便正式開席。

    葉灼去后臺換了套敬酒服,便跟著岑少卿去挨桌敬酒。

    婚宴結束,已經是晚上十點。

    葉灼累的連妝都不想卸,就這么的癱軟在床上。

    樓下,岑少卿還被何子騰已經周楚瑜以及于暮年等人拉著灌酒。

    記憶中,岑少卿就沒喝醉過。

    今天晚上也是一樣。

    三人不信邪,非要喝倒岑少卿,可是,還沒等喝倒岑少卿,三人就先醉了。

    看著不省人事的三人,岑少卿松了口氣,可算是沒人能打擾他們了,低眸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抬腳往婚房走去。

    門是關著的。

    聽到開門聲,葉灼知道是岑少卿進來了,爬起來,靠在床上,語調慵懶,“給我倒杯水。”

    岑少卿走過去倒了杯水,卻沒有遞給葉灼,而是一飲而盡。

    見狀,葉灼急了,“你怎么自己喝了!”

    岑少卿也不解釋,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須臾,抬起她的下巴,薄唇就這么的壓了下來。

    清涼的水,順著他的薄唇,渡進了葉灼的嘴里。

    空氣中的溫度越來越高。

    岑少卿壓抑的太久了,自然不會浪費一分鐘時間。

    “燈!燈!”

    啪——

    屋內的燈全被熄滅了。

    黑暗中,只能聽到一些聲音

    直至第二日上午十一點,葉灼才睜開眼睛。

    “醒了。”

    岑少卿已經恢復衣冠楚楚的樣子,衣冠整齊,站在床前,就這么看著葉灼,深邃的鳳眸中一片漆黑,沉得不行。

    和昨夜的他判若兩人。

    葉灼動了一下,只覺得渾身都沒勁,還有些酸痛,扔了個枕頭過去,“你倒是輕松!”

    “輕松嗎?”岑少卿走過去,微微傾身,壓低聲音道:“可昨天晚上出力的一直都是我。”

    “你還真敢說!”葉灼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臉。

    “又沒有外人。”岑少卿低沉的語調里,還略帶三分低暗啞。

    “幾點了?”葉灼接著問道。

    “十一點半。”岑少卿語調淡淡。

    很是平淡的回答,卻讓葉灼非常驚訝,“十一點半了?”

    她還以為最多九點半。

    “嗯。”

    葉灼立即掀開被子起床,“你怎么不早點叫我。”

    掀開被子,才發現自己未著片縷,又立即蓋回被子,如玉般的臉瞬間就紅了,“你先出去。”

    “你應該學會適應。”

    “出去。”

    “好好好,”岑少卿有些無奈的道:“我出去。”

    岑少卿出去之后,葉灼才掀開被子開始換衣服。

    剛換好衣服,岑少卿的聲音就從隔壁傳來,“領導,好了沒。”

    “好了。”

    岑少卿推開門從里面走出來,很自然的幫她擠好牙膏,“快點洗漱下,準備吃飯,睡了那么久,不餓嗎?”

    說到這里,岑少卿接著道:“忘了,你怎么會餓呢!應該是我餓才對。”

    葉灼刷牙的動作未停,對著他腿就是一腳。

    岑少卿不再貧嘴,給葉灼放好洗臉水。

    來到樓下,葉灼才發現,岑老太太和周湘都坐在餐廳等她吃飯。

    “奶奶,媽。”葉灼叫的倒是自然。

    岑老太太滿臉微笑的看著她,“灼灼快坐,王嫂!去給少夫人盛飯!”

    “好的老太太。”

    岑老太太抓住葉灼的手,“好孩子,昨天晚上辛苦了。”

    岑少卿常年健身,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力氣。

    葉灼有些微囧,只好轉移話題,“奶奶,您和媽你們都還沒吃嗎?”

    “我們不餓。”周湘接著道。

    岑老太太連忙點頭,“你媽說的對。”

    雖然婚禮已經結束了,但網上的熱度還沒下來,大家都在猜測這場婚禮的男女主到底是誰。

    隔天。

    葉灼在微博上回應:

    從此煙雨落京城,一人撐傘兩人行。

    岑少卿跟著回應:

    幸得識卿桃花面,從此阡陌多暖春。

    【全文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