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636終
    車窗外,蘇嫻聽到了動靜,也趕了過來。

    敲了敲窗門,坐到了副駕駛,偏頭看了眼孟拂,“出什么事了?”

    梁思坐在孟拂身邊,她看著孟拂說出來伊恩的名字,愣了一下,“小師妹,你、你別沖動啊!我師兄不是故意隱瞞你的,這件事也沒什么!對方她是香協的第一學員瓊!現在連香協會長也要收她為關門弟子,這件事我們不吃虧!”

    梁思跟段衍最不愿意的就是給孟拂還有封治添麻煩,他們兩人在香協這么多天,也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在這邊立足有多不容易。

    她跟段衍都知道,聯邦香協會長,想要對他們動手,甚至一個手指都不用。

    孟拂沒有回梁思。

    “你跟老師都不容易,”看孟拂表情沒變,梁思搖頭,她抓著孟拂的胳膊,“瓊她就是下一任香協會長,到時候一個不容易,她一句話讓你跟老師都無法在聯邦立足,你……”

    聽到梁思這一句,蘇嫻也被嚇了一跳,“香協第一學員,你們是怎么惹到這個人的?”

    孟拂終于抬了頭,她看了梁思一眼,“第一學員?她很快就不是了。”

    駕駛座,查利也回了下頭,他挑眉,“就是瓊小姐嗎?”

    “嗯。”孟拂嗯了一聲,沒再說話,只是拿著手機,看著屏幕,低眸又打出來一句話——

    【幫你找到了時間鎖,我要聯邦香協的一個人……】

    那邊沒有立馬回復。

    孟拂看著對話框,那邊沒有動靜,她也不意外。

    她先給喬納森發了一個短信——

    【借用幾個人我去香協使使。】

    發完這一句,她打開一個軟件。

    很快一個視頻就被接通,視頻那邊是一個藍色的頭發,他正在高空作業,看到視頻這邊的孟拂,他撩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大神,找我?”

    是孟拂許久不見的mask。

    “在哪兒?”孟拂靠著后座。

    “貧民窟,”mask打了個響指,收回腰上的繩子,“是想進我們恐怖組織……”

    “不是,需要你幫個忙。”孟拂輕聲開口。

    mask立馬打起精神,“什么事!”

    著中間,除去跟mask說話,孟拂臉上也沒有其他表情,這樣子,不僅是梁思,連蘇嫻看的都有些陌生。

    蘇嫻心底也不安。

    聽到“瓊”她就知道是誰了。

    她這幾天在聯邦,聯系了很多人,接觸的人最高的就是一個家族的,聽說他們家族的大小姐就是瓊,那已經是蘇嫻接觸的最有權威的人。

    但即便這樣,對方提起“瓊小姐”的時候,都是畢恭畢敬的。

    沒想到梁思跟段衍竟然跟這位有瓜葛,難怪這兩人不愿意說,藏在心里,要是她,她選擇息事寧人。

    她想著,拿著手機,不由得去聯系蘇承——

    【弟弟,你到哪兒了?】

    **

    聯邦香協。

    伊恩看著單面玻璃后面,被密室關起來的人,微微偏頭,“你還真是嘴硬啊,不說那香料究竟是怎么來的嗎?”

    段衍抬頭,眼睛有些迷糊的看了伊恩一眼,“滾。”

    “好,好的很!”伊恩抬手,忽然笑了,“加大電量,新研究出來的藥物也讓他試試。”

    很快就有人拿著香料進入段衍的小房間。

    “瓊小姐還在會長那邊,”助理看著幾乎昏迷的段衍,猶疑了一下,“他畢竟是副會手下的,沒事吧……”

    喬舒亞在香協的地位毋庸置疑,差不多能與會長持平。

    “不用怕副會,”伊恩之前也怕,但現在不一樣了,他偏了下頭,開口:“我們背后是那位。”

    “什么?”助理瞪大了眼睛。

    那位……

    能稱得上那位的也只有城堡里的那個人,聯邦主,幾年前,幾番勢力更替,聯邦陷入混亂,他一個器協的長老一飛沖天,成為了聯邦主,并管理著整個聯邦。

    只是城堡里的人向來不能過分參與四協的事。

    與四協還有FBI以及貧民窟達到一個平衡的狀態。

    沒想到瓊他們直接得到了聯邦主那邊的支持?

    兩人正說著,外面有人進來,伊恩以為是來給段衍用新藥的人,沒有注意,來人打開了段衍玻璃房的大門,把段衍給放了出來。

    看到人被放出來,伊恩眉頭一皺,“讓你們用藥,你們在干什么?”

    然而沒有人理會他,伊恩發現這些人也不是他慣用的手下。

    現場也格外的安靜,他終于發現了有什么不對的地方,猛地往后退了一步,“你們是誰的人……”

    “啪——”

    頭頂的無影燈開了。

    “噠噠——”

    幾聲腳步聲不緊不慢的靠近,伊恩下意識的回頭,就看到了從外面進來的人,為首的是一個帶著黑色棒球帽的女生,容色極艷,眉眼間的冷冽掩蓋了她一部分的厲色。

    伊恩感覺到有些眼熟,看到她身后的梁思,認出來,然后怒吼道:“是你們?不要命了嗎?”

    這聲音,梁思不由被嚇的往后倒退一步。

    孟拂卻沒管,她直接往前走,停在了被架住的段衍面前,面無表情的看著段衍的神態。

    因為沒用用藥,段衍還保存著三分理智,他努力睜開眼睛,認出了孟拂,不由開始掙扎,“小、小師妹,你快走……”

    孟拂深吸一口氣,她看到了身邊的人手里拿的藥,那藥還是實驗品,但孟拂聞到了一點味道,她看了一眼這藥,朝伊恩咧了咧嘴:“你想給我師兄用這藥?”

    或許是她表情太過可不,伊恩不由往的又后退了一步,“你想干嘛?”

    “不干嘛。”孟拂抬手,“給他試試。”

    她帶來的人都是器協的,直接拿著針管過去按住伊恩。

    伊恩是調香師,根本沒有反抗能力,他不由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滿是驚懼,“你瘋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啊——”

    細長的針頭直接扎進去。

    “我知道,聯邦香協的高級教師,帶的最出色的弟子是瓊,對吧,”孟拂蹲下來,她看著躺在地上,全身都冒出冷汗的伊恩,“你仗的是誰的勢?哈羅德嗎?嗯?”

    聽到這三個字,伊恩幾乎都忘記了身上的疼痛。

    哈羅德,這三個字聯邦已經很久沒有人提起了。

    香協的會長哈羅德,幾乎全世界勢力都不敢得罪的人。

    自從當年的NO.1死后,曉哈羅德這三個字知道的人就更少了,能見到哈羅德的都是一些老家伙,連天網也沒有收錄,伊恩沒想到孟拂會知道哈羅德。

    還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帶人來到自己的密室,剛剛信誓旦旦的伊恩終于開始害怕了。

    “你……你……”

    孟拂起身,拍了拍自己的手,看了愣住的梁思一眼,“不相信封老師,也該相信我,這些都是什么人,也配拿我給你們的東西?”

    段衍已經暈過去了,梁思終于反應過來,她看著孟拂,“師、師妹……”

    她印象里的師妹,都是懶洋洋的,調香只會動口指揮,喜歡賺錢,這是第一次看到孟拂這樣的氣勢,梁思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朝身邊的人抬了抬下巴,“送給路易斯。”

    身邊的人都是喬納森的,跟路易斯也熟,什么也沒說,就拖著伊恩離開。

    而被拖走的伊恩,本來就驚魂未定,聽到“路易斯”這三個字,身體抖的更加厲害。

    孟拂吩咐完,帶著兩個人離開,偏頭吩咐查利,“你安排好,我去找他們會長。”

    查利笑著點頭,然后頓了一下,“您一個人過去嗎?”

    孟拂揮手,“已經聯系了其他人。”

    等孟拂走后,蘇嫻跟梁思還沒反應過來,兩人面面相覷。

    查利接到了一個電話,是蘇承的,“少爺……您到了?對,孟小姐已經走了,她身邊有喬納森少爺的人,好,我送完就馬上回去。”

    蘇嫻看著查利,頓了一下,“查利,你……”

    “大小姐,跟我一起去找路易斯吧,以后可能都要常聯系。”查利微笑。

    梁思在一邊,她看著兩人說話,沒敢問路易斯是誰。

    蘇嫻跟梁思不一樣,她聽國路易斯的名字,但……

    路易斯對她來說,像是鄉井市民與富貴王爺的區別,心里有種隱隱的感覺不是。

    她跟著一行人,看著有些眼熟的路,開始懵了。

    半個小時后,查利停了車,蘇嫻抬頭,看到墻壁上明晃晃的三個字母——

    FBI。

    陷入沉思。

    **

    哈羅德這邊。

    瓊跟他們正打開一個密室,瓊小心翼翼的看著這里,偏頭看身邊的景安,“景少,這里……”

    哈羅德戴著眼鏡,微微瞇眼,低頭看著手里的香氛構建,“這里是當初NO.1呆過的地方,里面還有很多他留下的東西。”

    他伸手,在黑色的大鐵門上輸入一大串數字。

    瓊似懂非懂的看著他們。

    景安也抬頭看著這些數字,沒有說話,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不多時,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陣聲音。

    景安跟哈羅德都不由偏過了頭。

    完全自動式的門外,出現了一道纖細的身影。

    看到那個身影,瓊不由往后退了一步,“孟小姐?”

    景安卻絲毫不意外,他看著孟拂,也笑了,“你果然來了。”

    哈羅德看著孟拂,臉上也沒有其他笑容,瓊本來想說話,看到這一幕,忽然說不下去了,她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勁。

    “我老師呢。”孟拂身后只跟了兩個人,她抬頭,淡淡看向景安。

    “果然不愧是孟小姐,M夏跟喬納森背后的女人,”景安拍了拍手,“天網上那篇文章是你發的吧?這么熟悉天網的流程,你才是天網那個消失的超管,MF吧?”

    聽到景安這一句,瓊不由瞪大眼睛。

    孟拂只淡淡看了景安一眼,不否認也沒承認。

    而哈羅德現在已經恭恭敬敬的站在了景安身邊。

    景安眸底閃著一絲戾氣,“NO.1還有他的學生,他整個研究室的的死亡是你策劃的?孟拂,我找你很久了。”

    “因為我解開了江城的密碼鎖?”孟拂沒有否認,只是看著景安,有些好奇,“你就知道我是MF?你找我想干嘛?”

    “你隱瞞的很好,可惜蘇承沒有完全隱藏好。”景安抬手,后面的黑色墻壁變得透明,“你老師現在在我手……”

    露出了里面人的臉。

    里面原本有封治跟封修兩人,景安知道封治是孟拂的軟肋。

    然而門打開,里面只有封修一人,他躺在地上,平靜的看著兩人。

    景安愣了一下,“還有一個人呢?!”

    孟拂看著平靜的封修,也頓了一下。

    她知道之前的提醒,封治肯定有所防備,才會有這么一幕,現在的她看著景安,“你想怎么樣?”

    “孟拂,你知道當初實驗室多少人死在你手里嗎?!”景安咬著牙,惡狠狠的看著孟拂。

    他抬手,讓人抓住孟拂,孟拂沒有掙扎,只沉默的站在原地,垂在兩邊的手緊了緊,“我很抱歉。”

    “你很抱歉,沒用,因為你的計算錯誤,你的什么設計時間鎖,五次實驗……”景安仰頭笑了笑,他右手緊緊掐住孟拂的喉嚨,眸底都是冷芒,完全是將孟拂當作仇人看待的:“當初香協最天才的那個人,也因為你,死在了那場事故中,你真是……罪該萬死!”

    孟拂聽到這里,瞳孔也有了些變化,“是啊,我知道……我罪該萬死,但……有人這么努力讓我走出來……”

    **

    另一邊,蘇承已經到了城堡。

    盧瑟站在門外,他看著蘇承,頓了一下,“您回來了?先生……他在里面等你,你進去吧。”

    “好。”蘇承點頭,直接進去。

    書房內,蘇徽正站在書桌前,正在瀏覽文件,聽到聲音,他抬頭看蘇承,臉上露出了個微笑,“回來了?”

    “嗯,聯邦令我拿到了,就在時間鎖里。”蘇承開口。

    “好,很快!”蘇徽眼前一亮,他看著蘇承,臉上是止不住的笑容,“不愧是我最得意的作品,蘇承,你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待!”

    蘇承面色冷峻,只淡淡看著蘇徽。

    他從江城回來后,就一直在帶人破解地下密室的時間鎖,里面有整個聯邦最重要的東西,聯邦令,拿到整個聯邦令,就能光明正大的成為聯邦主。

    當初NO.1消失的時候,聯邦令隨著他的實驗室一起消失。

    “咳咳,”蘇徽看著蘇承,笑著開口,“還有最后一件事,做完這件事,聯邦就是你的,以后你可以永遠站在景安頭上!”

    蘇承淡淡看著他,“你說。”

    “孟拂,就是當年你放出去的實驗體對吧?她當時被困進時間鎖很多年吧?”蘇徽目不轉睛的,一字一頓的道:“看你在國內的表現,我就知道了。她是我們的實驗最重要的一環,現在就在香協,你親自去把她抓過來,我給你這個機會,只要你把她抓過來,以后聯邦都是你的。”

    原本他還不確定,上次親眼見過孟拂之后,蘇徽就確定了。

    聽到蘇徽的話,蘇承嘴邊浮起一絲冰涼的笑意,“沒有她,你能拿到聯邦令嗎?”

    “藍調一族是聯邦千古罪人之徒,當年的實驗毀了多少人!”蘇徽捶了一下桌子,冷冷道,“你別被她迷惑了!”

    “千古罪人?”蘇承笑了,“藍調一族背叛了她,她十年都被蒙在鼓里被當作實驗體,這是她的錯?”

    “她五歲就當了實驗體吧,還以為自己是為了救人而當的實驗體,沒有人知道你們跟香協私下里有這么骯臟的協議,制作的藥物不是救人而是害人,”蘇承說到這里,喉間一甜,氣到極點,忍不住笑了,“她才五歲啊!”

    他自己本來也就是被人算計到大了,手上沾滿了鮮血。

    “蘇承!”看到蘇承這樣,蘇徽不由瞇眼,“你這是什么意思?!你以為有她在,你能安穩的做聯邦主嗎?她是RXI1的源頭!”

    蘇承忽然抬頭,“蘇徽,你以為我這么多年做這么多是為了聯邦令嗎?”

    “你什么意思?”蘇徽皺眉。蘇承看著蘇徽,繼續淡淡開口,“當初我原本是想,辭去京城的職務,就來聯邦找你,你沒想到吧,我想跟你同歸于盡。沒想到她回來了,我好不容易帶著她從地獄一步一步爬起來,不是要跟你們同歸于盡的。”蘇承怔怔開口,“你設計這么多不過只是為了聯邦令而已。”

    說到這里,蘇承看著蘇徽,奇異的頓了一下,“我來之前,就把聯邦令給喬納森了。”

    “那這個……”蘇徽面色一變,突然低頭看手里的黑色卡牌。

    蘇承淡淡開口,“那是假的。”

    “蘇承!”蘇徽面色再度變化,“你以為這樣你們就能反抗,實話跟你說,她現在已經到了香協,你覺得她能出來嗎?”

    “喬納森,mask,何晨,路易斯,這四個人你熟悉嗎?”蘇承笑了笑,“她把他們四個救了出來,他們四個跟她一樣,都扛過了第六次實驗,你們器協的記錄是假的,第六次實驗,他們五個都通過了。”

    蘇徽胸口起伏不定,他看著蘇承,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

    “你應該知道洲大一直有人保她吧?”蘇承繼續看著蘇徽,輕聲道,“知道為什么一直保她嗎?她有一套針,是當初的NO.1親自給她打造的。”

    這一次,蘇徽的臉再度裂開!

    “我知道,你從始至終不過把我當成工具,你所想要的繼承人,從始至終不過景安,為了景安,你還特地找到了瓊來穩住他,”蘇承說到這里,拍了拍自己的衣袖,“那你記得我當初在你們這里燒了一輛賽車嗎?實話跟你說,那賽車,就是她的。”

    “景安能聽你的,不過因為她而已。你說,真人在,景安還會因為瓊這個贗品,聽你擺布嗎?”

    “蘇徽,我跟你不一樣,你算計那么多,要的不過是聯邦令,而我所要的,從始至終不過孟拂。”

    蘇承轉身,往門外走,輕聲開口:“她這么多年,賺了很多錢,建立了無數慈善機構,她救了那四個人,幫喬納森拿回來聯邦令,她在贖罪,我也在贖罪,這么多年,我跟她欠的債……”

    香協。

    孟拂看著面前的景安,輕聲道,“我跟他,只想把欠你們的,全都還清。”

    讓所有因果,從此消弭。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