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1290章 雲桑番外:雲中誰寄錦書來2
    隔天傍晚。

    喬雅檸風風火火的回來了。

    “書書,你快去樓下看看吧。一定要淡定!”

    “怎么了?你不會是見到熟人了吧……”舒書揣著小心思,期待的問道。

    啊……難道是云桑來找她了?

    “你先跟我走,電梯里跟你說。”

    樓下。

    浪漫而精致的酒店花園內,傍晚的余輝撒下溫柔的金色,燭光搖曳,氛圍極好。

    精心布置的場景,一看就是用來表白或者求婚的。

    路人經過都忍不住駐足,心想過會兒肯定會上演一場童話般的愛情故事。

    這邊,酒店服務人員笑瞇瞇跟宋崢說了幾句喜慶話,便各自退下。

    而舒書和喬雅檸趕到樓下的時候,見到的便是宋崢懷抱玫瑰花,站在花瓣和燭光中央,深情款款的看著她。

    研究所的同事們站在周圍,起哄的鼓著掌。

    舒書:呃呃呃,好失望……

    宋崢見舒書來了,上前走了幾步,將玫瑰花遞給了女孩。

    舒書沒接,甚至還很尷尬的看著宋崢。

    宋崢深情開口:“舒師妹,我不想跟你做同事了,我想做你男朋友。我喜歡你很久了……”

    “嗷嗷!”

    “宋崢終于開竅了,知道表白了!”

    “看看人家這表白配置,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答應他答應他!”

    “……”

    同事們起哄,舒書尷尬的不行。

    喬雅檸撇了下嘴,酒店提供免費的表白布景服務,宋崢哪里用心了,不就是借花獻佛嘛。

    再說了,沒有提前確定好女孩子的心思,就這么大張旗鼓的表白,多少有點道德綁架的意思。

    舒書也是極其窒息尷尬了。

    大家都是同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宋崢對她也挺照顧,她不想弄得太難看。

    “舒書,你就答應我吧。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宋崢又往舒書手里塞了塞玫瑰花,忽略了女孩的尷尬和不安,只想聽到她的答案。

    舒書嚇得后退一步。

    研究所所長摸著小胡子,喜聞樂見的勸了一句。

    “舒書,宋崢踏實努力,聰明上進。這小子絕對錯不了!”雖然家庭出身不太好,但宋崢自己有能力,往后的日子肯定越過越紅火的。

    “對啊,宋崢可是咱們研究所的黃金單身漢!我家還有親戚惦記著他呢!”

    同事們輪番撮合。

    甚至路人都高喊著“在一起在一起”。

    只要舒書點下頭,就能讓他們見證一場浪漫的故事。

    可舒書只覺得有種被逼婚的感覺。

    “不是……”舒書擰著眉心,“師兄,我只把你當同事。”

    “沒關系,從現在開始,你可以把我當男朋友了。”宋崢自信的說著。

    “……”舒書無奈,只得非常明確的拒絕:“我不喜歡你。”

    說出來,就痛快了很多。

    “……”

    女方拒絕了,周圍的起哄聲,也立馬沒有了。

    浪漫氣氛瞬間變得尷尬無比。

    宋崢面色一滯,有些不可思議的反問道:“怎么會?”

    他算是很優質的結婚對象了,他對舒書也足夠照顧足夠關心,她怎么可能不喜歡他?同事們都那么支持,他們倆也十分般配,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舒書道:“可這是真的啊,感情的事沒法勉強。”

    宋崢不理解,又很丟臉。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嘛,你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的。”

    說完,他掃著周圍的人,壓低聲音跟舒書說道:“舒書,這么多人呢,給我個面子,先答應我吧。不然我很難收場。”

    舒書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這個文質彬彬的男人。

    她又沒讓他表白,怎么她不答應,還成了她的錯了?

    她仿佛第一次認識宋崢一般,冷著臉淡淡道:“這是你的事。”

    宋崢來了火氣,“不是,你一直都沒談戀愛,難道不是在等我嗎?”

    “???”

    舒書和喬雅檸二臉懵逼,這是誰給他的自信?

    喬雅檸看不下去了,開口道:“宋師兄,到此為止吧。舒書有自己的擇偶權,她喜歡誰,和誰談戀愛都是她的自由。不是你喜歡別人,別人就必須給你回應。”

    “我不相信。”宋崢暴躁的將玫瑰花丟到一邊,他已經很丟人了,也不怕更丟人一點。

    他總不能讓自己之前付出的心血,白白浪費!

    “舒書,你今天必須跟我說清楚,不然你對得起我這兩年的付出嗎?”

    所長一看浪漫表白成了撕逼現場,趕緊喊停:“宋崢,冷靜一點,你先回去吧。”

    同事們也跟著勸,都沒想到平時脾氣那么好的宋崢,執拗起來這么嚇人。

    可宋崢不聽,一步一步逼迫著舒書。

    “舒書,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或者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還不行嗎?又或者你怕我不珍惜你,故作矜持,欲擒故縱?”

    男人話語卑微,可態度卻很強硬。

    舒書氣急,也跟著吼了起來。

    “我有喜歡的人,可以嗎?我等的從來不是你,而是他!”

    “我自認為從未做出讓你誤會的言行,但我不談戀愛保持單身,又不是為了你,你別再腦補了行不行?!”

    “……”

    一盆冷水兜頭澆下來,宋崢覺得自己兩年的心血都白費了。往水里拋個硬幣,還能聽個響兒,他付出了兩年,卻什么都沒得到。

    “那個人……是誰?”

    他這么優秀她都看不上,她眼光到底有多高?

    蠟像館里那個打游戲的嗎?

    呵呵!

    “與你無關。”舒書丟下這句,紅著眼就要離開。

    她又氣又惱,不敢相信朝夕相處、穩重文雅的同事,竟然藏著這樣瘋狂的一面。更擔心他憤怒之下,做出過激的事情。

    “你不能走!”

    宋崢伸手就要去扯舒書,舒書嚇得尖叫一聲,閉上了眼。

    她本就嬌小,力量和速度根本不是成年男性的對手。

    就在她以為宋崢要撕了她時,一道清冷邪狂的聲音,乍然響起。

    “放開她!”

    聲音冰冷凜冽,從花園入口處,直逼宋崢。

    沒有預料中的疼痛,舒書緩緩睜開眼睛,便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形,披著落日輝光,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來。

    這樣的他,比拿下世界冠軍時,還要耀眼。

    “云桑……”舒書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委屈、害怕、哀怨……所有情緒,在這一刻都傾瀉而出。

    云桑負手走到舒書身側,小朋友嚇得渾身顫抖,他顧不上其他,輕輕將女孩攬在懷里。

    “別怕了別怕了。”

    揪心的疼,從心尖蔓延開來……

    舒書窩在他懷里,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帶著哭腔委屈道:“你怎么才來?”

    軟軟糯糯的聲音,穿過胸膛,一下一下的敲在了云桑的心上。

    腦子再好使,也分析不出這句話有幾個意思。

    他在來花園的路上,隱隱約約聽到她說:“我有喜歡的人,可以嗎?我等的從來不是你,而是他!”

    這個人……會是他嗎?

    是嗎?

    心跳,以從未有過的速度瘋狂躍動。

    即使參加世界CTF大賽,他都沒有這么緊張過。

    他不敢問,只輕輕的拍著小朋友的后背,哄著她,“對不起,我的錯。沒事了……”

    憑空冒出來的男人,眾人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愣愣的看著。

    宋崢端看了云桑幾秒,當下就認出了他是誰。

    “你就是蠟像館里那個打游戲的?!”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云桑挑著眉梢,冰冷雙眸仿佛結著冰霜,看向宋崢。

    這人就是照片上總是靠近舒書的那男人。

    他沖動之下來了海城,沒想到真的來對了。這男人竟然對他的小朋友,做出這種過分的行為!

    “我什么職業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求而不得,就要傷害對方,這不是一個男人該做的事。”

    云桑說話聲音不大,但很冷,很有沖擊力。

    宋崢雙拳握緊。

    倒是旁邊的所長認出了云桑,立馬扯著宋崢,讓他別再鬧了。

    “這是云家現在的掌權人云桑!”

    宋崢沒料到一個打游戲的這么大來頭,猛地看向所長。

    “他是陸眠的親哥哥?”

    物理研究所就沒人不知道陸眠和蕭祁墨的,對這二人也是非常尊重。

    宋崢得知舒書和陸眠是好朋友,早就想通過舒書結實云家、蕭家的人了。

    難道,舒書喜歡的男人,就是他?

    一股驚駭和恐懼,從腳底鉆上來。

    宋崢杵在那里無所適從。

    所長站出來勸和道:“云先生,宋崢他平時不是這個樣子。今天確實情緒過激了,您就原諒他這一次吧。宋崢,快給云先生道個歉!”

    宋崢垂著頭,雙拳攥得更緊。

    云桑神色淡漠,手掌還在輕拍著舒書,看向宋崢開口。

    “你應該跟舒小姐道歉。而今天你道歉,也不該因為屈服于我的身份我的背景,而是因為你根本不尊重女性!”

    喬雅檸只想給云桑點一百個贊。

    這話說的對極了!

    你倆趕緊在一起吧!

    你們這對CP我已經磕了五年了,是時候給CP黨撒糖了。

    宋崢最后還是道了歉,到底是因為云桑的身份,還是因為真正意識到了錯誤,旁人不知。但眾人也都明白,宋崢在物理研究所的工作,算是做到頭了。

    云桑把舒書送回到了房間。

    只有兩個人的屋子,空氣都變得逼仄起來。

    最后還是舒書打破了尷尬,揉著鼻子輕輕問道:“你怎么來了?”

    雖然,是她故意給云桑寄了照片。

    可如果云桑無動于衷,她也真的沒有辦法。

    云桑局促的撩了下頭發,走到窗邊,背對著舒書。

    “……我出差經過這邊,順便來看看。”

    他不好意思說是因為大外甥的那幾句話,才不顧一切的奔到了海城。

    反正這次大外甥立了功,他記在心上了。

    “……哦。”有點點失落。

    舒書望著那道高大挺拔的背影,一點點勾勒著云桑的身形。

    她只敢對蠟像做的那些事,現在突然很想對他本人下手了……

    云桑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不方便在女孩子房間里多留,輕咳一聲,“既然沒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他扭頭就走。

    舒書追了兩步,“你等等!”

    “怎么?”

    “今天發生的事你也看到了。”舒書胡亂的扯著,“我有點害怕……你能不能先假裝當我的男朋友,讓我先避避風頭?”當初墨爺騙眠眠回家時,不也不擇手段嘛。

    云桑頓了頓,心頭那抹猜測更加清晰了。

    舒書差點就要說“看在眠眠的面子上,幫幫我”,生怕引起云桑的誤會。

    卻不想,云桑這次答應的格外痛快。

    “行。”云桑很堅定的保證道,“放心吧,我不會讓人傷害到你的。”

    “誒?”舒書喜出望外。

    就像喬雅檸說的,云桑雖是直男,卻也有他的溫柔。

    他用他的方式,照顧著關心著她。

    舒書真的很想補充一句:我不是真想跟你假扮男女朋友,我想……

    “對了……”云桑單手抄在褲兜,似乎想起了什么,回過頭忽然酷酷的問著舒書:“我跟蠟像比,誰抱起來更舒服?”

    舒書一懵,臉頰就紅了。

    云桑抽出手,雙手搭在女孩的肩頭,雙眸如鷹隼般盯著女孩,又輕輕問了一遍。

    “我是說……假的男朋友比得上真男朋友嗎?”

    為什么要假扮男女朋友?

    舒書把這句話回味了好幾遍,在云桑那雙深情而堅定的眸子里,找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深藏心底的思戀和情緒,終于有了發泄口。

    對不起,她不是個合格的CP粉,她磕著磕著就愛上了……

    “啊啊啊……”女孩興奮的尖叫起來,雙手環住男人的脖頸,像樹袋熊般跳到了男人身上。

    云桑立馬伸手,小心的抱住了她。

    舒書笑著笑著就流出了眼淚。

    當然是真人更舒服!

    當然是真正的男朋友更好!

    ——

    細水流長的五年,讓這二人總算打開了心扉。

    宋崢的表白,只是個導火索。

    云桑終于明白,喜歡的女孩,就要主動去爭取。

    兄弟們那些表面上看起來甜甜的戀愛,還不都是都是他們兢兢業業、不懈努力才換來的。

    他在朋友圈發了張和舒書的合影。

    寫道:【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朋友們紛紛撒花表示祝賀。

    陸眠開心的獎勵了兒子一套世界名著大禮包。

    陸巡和云知舒松了口氣,總算把兒子打發出去了。

    而每次都出現在評論區的封霆,這次卻沒了回音。

    深沉寡言的男人,安靜的坐在辦公室,將手機擱在一邊,執起鋼筆,思索半天只寫下了兩個字。

    【恭喜。】

    全文完。

    ——

    墨爺和眠哥的故事就到這里啦,感謝寶子們的一路陪伴,好舍不得你們~~新書開了預收,銅錢正努力碼字中,寶子們收藏起來,咱們新書再見啦!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