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49章 他自己呢,他算是個什么東西?
    好像他薄云澤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薄司寒的附屬品,他只有在和薄司寒有所聯系的時候,才有價值。

    不管是婚事,還是婚禮,他的一切東西,都要聽從薄司寒的擺布。

    那么他呢?

    他自己呢,他算是個什么東西?

    薄云澤深吸一口氣,最終還是從牙縫里擠出了一個字:“好。”

    岳霓珊有些委屈的看看了薄云澤一眼,不過,她不敢反抗,生怕本來已經不再反對她的父母會再次開口反對。

    “那就說到這里吧,你可以走了。”岳婪看都不看薄云澤一眼,淡淡的說道。

    薄云澤確實也不能繼續待在這里,他不敢保證他繼續待在這個房間里,會不會氣的吐血。

    岳霓珊眼睛滴溜溜一轉,悄悄的站起來跟上了薄云澤。

    等到兩人出了別墅大門后,岳霓珊伸出手來一把拽住了薄云澤的胳膊:“云澤,怎么他們說什么你全都答應啊?你說好的要給我一場盛大的婚禮的,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薄云澤扭過頭,陰惻惻的看了岳霓珊一眼,心里不受控制拿她和慕晚晚去比較。

    對比之下,晚晚的容貌,氣質,才能,每一樣都勝過岳霓珊太多。

    如果沒有晚晚的話,他或許還能看得上岳霓珊。

    可惜,他現在望著眼前這個女人,只覺得她任性妄為,像是胭脂俗粉,看著都叫人覺得索然無味。

    “你怎么不說話?我在問你問題。”岳霓珊總覺得薄云澤的眼神看上去陰氣森森的,讓她不禁有些恐懼:“你干嘛這么看著我?”

    就在岳霓珊的心里越發忐忑不安的時候,薄云澤忽然勾起了唇角,笑的很燦爛:“我是在想,要怎么樣才能補償你。珊珊,你為了和我在一起,真的受委屈了。”

    岳霓珊剛才的不安頓時煙消云散,面上嬌氣的哼了一聲:“你也知道你對不起我啊?薄云澤,我告訴你,你找我是你高攀我了,你要永遠記住這一點,你要乖乖聽我的,不然的話,我不要你了,你就真的什么也不是了。”

    岳霓珊那傲然的模樣,讓薄云澤想要撕爛這個女人的嘴巴!

    不過,他還是把心里的憤怒,不甘,怨恨,屈辱全部都忍耐了下來。

    現在還不是發作的時候,他可以忍。慢慢等,等到什么時候時機成熟了,就把一切對不起他的人,全部都咬死!

    “我都知道的,寶貝,擁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薄云澤說著,摟住了岳霓珊的腰肢,低下頭,在她的唇瓣上印下一吻。

    岳霓珊羞澀的紅了臉,然后心疼的摸了摸薄云澤臉上的傷口:“你這臉上的傷,真的是從樓梯上摔下來的嗎?”

    “嗯,你快回去吧,別冷著咱們的寶貝了,不然我可要心疼了。”薄云澤說完,一臉溫柔的伸手摸了摸岳霓珊的肚子。

    岳霓珊的唇角不受控制的勾起了幸福的弧度,聽話的轉身離開。

    薄云澤也像是一個好好先生一樣,一直目送著岳霓珊離開后,才終于收回了目光,轉身離開。

    上車后猛踩油門離開這個讓他作嘔的莊園,薄云澤單手點煙,眼神陰郁。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