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45章 有一種殺兔滅口的錯覺
    旁邊病房。

    藍芮過來的時候,云霆鋒臉色陰沉的很可怕,看著女兒眼睛已經紅腫了,聯想妻子的情況,拳頭攥的緊緊的。

    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很是可怕。

    藍芮瞥了他一眼,就說:“云叔叔,云心還好……沒有大問題,您不用擔心。”

    “嗯。”云霆鋒點頭,隨后說:“我老婆呢?”

    “目前是睡過去了,不過醒來的情況可能不會太好,您先有個心理準備……其他的我不想多說……

    但作為一個旁觀者,我覺得看問題不能過于偏激。”藍芮說著。

    她這言外之意,就是要云霆鋒好好的考慮一下,不要隨便給葉苒苒判刑。

    云霆鋒沒說話,起身,徑直的走了出去。

    他這是要看杜若華去。

    那邊,杜若華安靜的躺在病床那兒,眼睛緊緊的閉著,白皙的皮膚跟雪一般,細小的毛孔此刻能讓人看的清清楚楚。

    她雖然已經五十多歲,可保養得當,看起來仍舊像是三十多歲的女人一般。

    纖瘦的身子,在白色被子的遮蓋下,越發的纖弱。

    好像是誰輕輕一碰,就能夠香消玉殞一般。

    旁邊,云澈跟云湛各自站好,父親沒開口,他們誰也不會開口。

    不知道過了多久,云霆鋒才起身,看了看兩個兒子,招了招手,臉色冰冷的,“你們隨我出去!”

    兩兄弟對了一眼,才慢慢的跟著云霆鋒走出去。

    藍楓瑾的辦公室,風吹的窗簾不住的發出聲音,讓人的心跟著有些煩躁。

    云霆鋒過去粗暴的關上窗子,接下來點燃一支煙,抬起頭,眸色深諳的盯著云澈,“這件事你們怎么看?”

    云澈還沒有回答,云湛已經搶在了前面,“爸,別的我不敢保證,但是苒苒的話……絕對不是那種人。

    他們都說她跟我姐是情敵,所以有動機……可我不覺得,琛哥就喜歡苒苒一個人……

    我姐在苒苒面前,那是被秒殺的,苒苒根本不在乎她,所以怎么可能因為感情糾葛就記恨我姐啊!

    更不可能因為我姐遷怒我媽……苒苒要是真想收拾我們云家的人,抓住我就成了啊!”

    說完,他特意看向云澈。

    此時,云澈點了點頭,也贊同道:“不錯,葉苒苒確實沒有動機。”

    “你們都說那個葉苒苒沒動機,可事實就擺在眼前,這讓我怎么想?”云霆鋒蹙著眉頭。

    沒有面對葉苒苒,他反而是冷靜了許多,倒是能聽得進去兒子們的話。

    “爸,人家說耳聽為虛,眼見也未必為實了,齊墨涵的話,我們真的也要打個問號啊。”云湛又說。

    云霆鋒沒說話,對于小兒子的話,他并不能說贊同,但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

    “父親,其實我們剛才想過,齊墨涵的角度只能看到葉苒苒跟母親的背影,在當時的視線條件下……

    他是看不清楚動作的,小孩子遇到這樣的事,可能更多的是先恐懼,不會真切的記住細節……

    所以……”云澈試探性的解釋著。

    云霆鋒瞇起眼睛,不得不說大兒子分析的沒錯。

    如果是看背影,又在夜間,是會錯過細節。

    齊墨涵那個孩子連小學都沒有上,怎么懂得像大人一樣冷靜。

    “可當時就他們兩人在……你母親怎么會落水?”云霆鋒看著云澈。

    這是最難說通的地方。

    都知道葉苒苒沒有動機,可就他們兩個人,怕水的又是杜若華……

    總不能是杜若華自己跳下去的。

    “若是意外呢?那邊長著青苔,媽媽踩在上面不小心落水也是可能的……我是覺得……不能因為我們的懷疑,就冤枉葉苒苒……”云澈說著。

    云霆鋒點頭,“你回去調查……讓阿琛兄弟也一起……”

    “您不怕阿琛跟墨池包庇苒苒啊?”云湛揶揄著。

    剛才外面的事有人已經跟他說了,此刻看父親同意蕭司琛兄弟也過去,他就故意將事情擺在明面上說。

    免得之后云心哭兩聲,親爹的腦子又糊涂了。

    聞言,云霆鋒翻了小兒子一眼,“你都不怕,我會怕!”

    臭小子,果然是長大了,敢揶揄他。

    半個小時后,葉苒苒跟著蕭司琛他們一起去了云家。

    其實云霆鋒是不想葉苒苒過去的,但是蕭夫人在那邊跟他們解釋,最終還是說服了他,這才讓葉苒苒過去自證清白。

    云家別墅。

    葉苒苒站在出事的位置,同云澈跟云湛兩兄弟模擬當時事發的情景。

    “麻煩了。”云湛摸著下巴,偏頭看監控的方向,“這邊可以說是一個監控死角了,而且當時的角度……

    說是你推我媽媽……那不是說不通的。”

    “唯一的證人是齊墨涵,真去走司法程序,他的證詞對你很不利。”云澈也說著。

    盛國這兒,小孩子的證詞也是被認可的。

    倘若葉苒苒找不到有力的證據證明自己,他們家親爹又要告她……

    那結果一定是葉苒苒被罰。

    “你們兩兄弟就會說這種嚇唬我嫂子的話……看看別的地方啊,我嫂子沒做過的,我就不信能硬栽贓到她頭上!”蕭墨池此刻是滿臉的不高興。

    他們過來是要證明他嫂子清白的,不是要這兩兄弟黏黏糊糊,最后來一句,他嫂子有問題。

    “大少爺,二少爺!”

    這時,傭人們急匆匆的過來。

    云澈抬眸,冷冷的掃了最前面的傭人一眼,“怎么了?”

    “很奇怪,大小姐的那些兔子竟然全部死了。”傭人答著。

    云心將兔子帶回來的時候,跟他們特意說過,那是寶貝兔子,要好好照顧。

    誰知道剛才過去了,他們看到的是兔子七竅流血。

    這怎么跟云心交代啊。

    聽見傭人們說兔子,云澈的臉色很是不好。

    他們現在調查的是他母親出事,他們能給他說兔子。

    “滾!兔子死了就死了!”云澈不滿的低吼。

    傭人們縮瑟的站在那兒,耷拉著腦袋,一時間經有種手足無措之感。

    “慢著!”這時,葉苒苒忽然開口,看著剛才說兔子死的那個傭人,“你的意思是……之前跑到這里的兔子,也死了?”

    不知道為什么,她聽見兔子死,會有一種殺兔滅口的錯覺。

    “對,今天跑到這里的兔子也撕了。”傭人小心翼翼的答著。

    “我們去看看!”葉苒苒當機立斷。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