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33章 被架空的陳行長
    車上。

    年輕人在前面目不斜視地開車。

    陳行長和蘇明坐在后面。

    陳行長的身子,不停的往旁邊縮。

    自己身上有土啊。

    怕弄臟了蘇明的衣服。

    蘇明看到之后也只是笑了笑。

    并沒有多說什么。

    倒不是蘇明真的嫌他臟。

    主要怕陳行長緊張。

    畢竟距離也不遠,只有3公里。

    不多時,到了地方。

    下車之后幾個人邁步走了進去。

    “咳咳!”

    陳行長昂首挺胸,走進去,站在銀行大廳中央,咳嗽了一聲。

    員工們抬起頭來瞧了瞧。

    愣了那么幾秒鐘。

    然后……

    “先生,你這張銀行卡在我們這辦就對了……”

    “我們這個ATM機有點故障,你可以換另外一臺……”

    “請問這位女生要取多少錢?”

    “不好意思啊,銀行沒有衛生間,您可以去旁邊的商場……”

    大家伙各忙各的,誰都沒鳥他。

    陳行長這個尷尬呀。

    我尼瑪!

    我還是不是你們的行長呢?

    這么大個活人站著你們看不著?

    信不信我把你們開除了!

    陳行長這個氣!

    但也沒什么辦法。

    他的一口氣往旁邊側了一步,然后讓蘇明走進來。

    蘇明也沒說話,也沒言語。

    就是邁步往里走。

    結果……

    “哎呀,蘇先生,您怎么來的?”

    “快快快,樓上包間泡上好茶!”

    “蘇先生您吃早飯沒有?我現在就出去給你買早飯……”

    “蘇先生,你這鞋有點臟了,我給你擦鞋!”

    “蘇先生……”

    好家伙。

    柜臺里的員工。

    站在外面的經理。

    門口的保安都沖了進來。

    圍成一圈兒啊。

    陳行長都呆了。

    一臉懵逼啊。

    我是你們的行長!

    雖說蘇先生很尊貴,確實應該這樣!

    但你們也不至于差別對待成這樣吧?

    我也是人!

    我尼瑪也有感情!

    你們這樣我心里很不舒服的,懂不懂?

    這幾個家伙心說。

    不懂!

    “這還有客人呢,這么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啊,趕緊回去工作!”

    陳行長站在一旁,皺著眉頭大聲說道。

    沒人理他。

    完了完了。

    陳行長覺得涼了。

    自己這個行長別干了。

    趕緊回家種地吧。

    說話不好使了已經!

    “大家趕緊去工作吧!”

    蘇明笑呵呵的說道。

    “好嘞!”

    “沒問題!”

    “馬上!”

    聽到蘇明的話,這群人十分乖巧。

    回到自己的崗位開始工作。

    ……

    陳行長都快吐血了。

    心里這個郁悶。

    不行了。

    我扛不住了。

    要不把這行長的位置讓給蘇先生吧?

    雖然蘇先生看不上。

    但自己好像干不下去了。

    被架空了!

    “走了,陳行長,愣著干嘛?”

    蘇明轉過頭來看下陳行長。

    “哦哦。”

    陳行長急忙反應過來,在前面帶路。

    剛走上臺階,就聽到員工們說。

    “反應真慢,就這還陪在蘇先生身旁?”

    “陳國勝年紀大了,不行了,不行了……”

    “要不……”

    “綁架可是犯法的!”

    “有道理!”

    聽到員工們的談論,陳行長頭皮發麻,后脊梁骨直冒涼氣。

    好家伙,我現在都成這樣了嗎?

    整個銀行只知蘇先生,不知陳國生啊?

    我真的是……

    我好難……

    陳行長無比的郁悶。

    在前面低頭帶路,很快來到三樓打開貴賓室。

    而此時一樓大廳的員工們相互對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這不過就是他們開的一個小玩笑而已。

    之前就已經說好的。

    只要蘇先生和陳行長一起來,陳行長說什么他們都不理,蘇先生說什么是什么!

    只可惜陳行長不知道。

    現在心里還郁悶著呢。

    只見包廂里坐著一個金發碧眼的外國小伙。

    三十來歲。

    臉上帶著一絲傲然的神色。

    “你就是陳行長?”

    外國小伙看一下陳行長,然后皺著眉頭:“他是誰呀?這次談話只能有咱們兩個,其他員工就不要來了。”

    陳行長一聽。

    你把蘇先生當成普通員工?

    “對不起,請你出去!”

    陳行長臉色一沉。

    這我能給你臉?

    “???”

    外國小伙當時就懵逼了。

    什么玩意兒就出去?

    我也沒別的意思。

    “這位蘇先生可是我們銀行的貴客,你這筆生意對于我們來說可有可無,但蘇先生卻是我們銀行最尊貴的客人!”

    陳行長立場很鮮明。

    “呃……”

    外國小伙眨了眨眼睛。

    雖說國語說的不錯。

    但國內文化技術不多。

    有一些門道他還是摸不清楚。

    只能一頭霧水,一臉懵逼的點頭:“那好吧……”

    說完外國小伙從旁邊拿過來一個箱子,正方形的扁平。

    打開一瞧里面居然是一幅畫。

    而且是一副油畫。

    “咦?”

    陳行長一看,當時就來了興趣。

    這可是油畫呀。

    而且看著畫布顏色。

    應該是幾百年的老油畫了!

    而且通過技巧分析,這絕對是一個有名的畫家畫成的。

    這可是好東西啊!

    要知道在國內。

    天朝的古畫自然流行。

    古玩玉器也樣樣值錢。

    但是國外的油畫卻并不很多。

    俗話說得好,物以稀為貴。

    一個好一點的國外油畫,不僅稀少,而且價格昂貴。

    因為很多國外的東西他們自己就內部消化了。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幅油畫應該是……小荷畫派杰出的畫家,維米爾的《德爾夫城景色》?”

    陳行長眨了眨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沒想到陳行長還是很識貨的,沒錯。”

    外國小伙子一臉傲然甩起二郎腿,身子往后一靠微微挑了挑眉毛:“說句實話,要不是缺錢,我也不會把這畫抵押給你們,不過我也只是抵押給你們,你們可不要給我弄壞了,因為回頭我可是要贖回來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陳行長有點緊張,說實話,古玩玉器看了不少,名人字畫也瞧了很多。

    但國外的東西看的還是比較少的。

    這外國精神小伙說的也是場面話。

    大多數都是換了錢直接走人。

    沒人會贖回去的。

    “陳行長,我時間有限,就給你半個小時,若是能成,那么咱們就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若是不能成,我就換下一家銀行。”

    這外國小伙子看了一眼時間,然后一點不耐煩的從旁邊的箱子里掏出一大堆鑒定文件。

    上面都是國外一些權威部門的驗證書,雖說都是洋文,不過也配備著國語翻譯。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