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90章 許晨陽
    伴隨著這幾個貨的離開。

    餐廳里也恢復了平靜。

    好多人的目光都落到蘇明的身上。

    不由得暗自猜測。

    這是個高人啊。

    你說。

    這磚頭軟綿綿的,明顯是海綿做的。

    結果一拍倒一個。

    可能嗎?

    而且不符合常理啊。

    說明什么?

    說明這是表面的掩飾。

    人家還有其他的手段呢。

    果然高手在民間。

    可惜他們不知道啊,這是系統出品。

    一砸一個準。

    不要說是個人。

    就是一頭大象,它也扛不住。

    “對不起……”

    蘇明看見許晨月咬了咬牙,然后說道。

    “為什么?”

    蘇明愣了一下。

    “因為我哥哥的事情給你惹麻煩了……”

    許晨月的臉色很不好看。

    許晨月的父親從小習武出身。

    性格特別的剛強。

    是傳統意義上的那種特別威嚴的父親。

    而作為許晨月父親的兒子。

    從小就接受了特別嚴格的管教。

    小的時候還好。

    但是長大了,所有的矛盾都激發了。

    許晨月的哥哥越來越叛逆。

    直到后來跟這些混社會的走在一起,吃喝嫖賭。

    染上一些很不好的習慣。

    輸了很多錢。

    上一次許晨月的父親已經為他掏了30萬,還清了所有的錢款。

    告訴他這是最后一次機會。

    若再有下一次不會再管你。

    結果轉手又輸了50多萬。

    “沒事兒。”

    蘇明笑了笑:“這種事情也由不得你。”

    “唉……”

    許晨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雖說今天蘇明幫助自己趕走了他們。

    但是這幾個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說不定什么時候還會找上門來。

    這幾個人竟然查到了自己的寢室。

    自己倒是沒什么,可是同學們是無辜的呀。

    “鬧了半天我都有點餓了。”

    “服務員!”

    蘇明伸了伸手喊過一個服務員。

    隨便點了點東西。

    好好的一場相親。

    因為這一個插曲,草草了事。

    兩個人吃完東西從餐廳里面走了出來。

    許晨月情緒一直很低落。

    儼然沒有了去看電影的興趣。

    “我想回家。”

    許晨月想了想,然后說。

    “好。”

    蘇明點點頭。

    然后走向自己的車。

    “這是你的車?”

    看到蘇明的車,許晨月愣了一下。

    繞著車走了兩圈。

    看著這樣造型流暢。

    只在圖片上看過的軒尼詩毒蛇。

    價值幾千萬上億的無敵跑車。

    就算是許晨月也忍不住的,微微咋舌。

    “這真的是你的車?”

    許晨月難以置信的問道。

    “是啊。”

    蘇明笑著點了點頭,從口袋里掏出車鑰匙。

    “原來你就是傳說中隱藏的大佬?”

    許晨月眨了眨眼睛。

    其實許晨月家里條件不差。

    有點錢。

    她的父親是開武館的。

    在市中心有一家很大的武館,也有不少徒弟,還有很多來學習武術強身健體的市民。

    一年也是幾百萬。

    說實話,按照他們家的家底兒,給許晨月的哥哥還錢不成問題。

    但那就是一個無底洞。

    只會讓許晨月的哥哥更加的肆無忌憚。

    至于許晨月的哥哥,為什么不去武館鬧事兒?

    他倒是敢啊!

    那里可是武館。

    又不是酒吧,也不是KTV。

    去了會挨揍的。

    普通人去了挨打,那是故意傷人。

    許晨月的哥哥去了挨打。

    那就是活該!

    老子教訓兒子。

    孝順這么不聽話,這么不懂事的兒子。

    挨揍都是輕的!

    警察看到了都不會管。

    許晨月本來以為蘇明家里條件普通。

    就是一個普通家庭。

    不過許晨月也不是一個勢利眼的女孩。

    所以從來沒有展現過自己的優越感、

    結果這么一看。

    嚯!

    感情大佬在這兒呢!

    把自己家的家底掏空了。

    都買不起這輛車的四分之一呀。

    本以為自己很低調。

    結果真正低調的人在這兒呢。

    “我的天!長這么大還沒坐過跑車呢。”

    “我爸的桑塔納,都小20年了!”

    許晨月饒有興致的說道。

    剛剛心頭的陰霾也掃空了一點。

    “那就上車吧。”

    蘇明笑呵呵的打開了車門。

    許晨月剛準備上車。

    只見旁邊突然之間沖過來一個人影。

    一把就抓住了許晨月的手。

    許晨月嚇了一跳啊。

    下意識的就要一腳踢出去。

    但是一下就愣住了。

    這個人眼看起來有點眼熟啊。

    仔細這么一瞧。

    許晨月的臉一下就陰沉了下來。

    這人不是別人啊。

    正是自己的哥哥。

    許晨陽。

    “妹妹,有沒有錢啊,給哥一點兒吧,哥餓了好幾天了。”

    許晨陽穿著一套破舊的衣服。

    頭發都已經打綹了,好幾天都沒洗。

    左眼睛是青的,臉上還有擦傷。

    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不說,還充滿了一股餿味兒。

    腳下踩著一雙破舊的旅游鞋,腳趾頭都露了出來。

    身上還沾著一些泥土和雜草。

    看來昨天晚上不知道在哪個草叢里面就將就了一宿。

    “我沒有錢!”

    許晨月重重地一甩,把自己哥哥的手甩開。

    “妹妹你不能見死不救啊,我好歹也是你親哥呀。”

    “咱爸不管我,你得管我呀?”

    “哎!這這這……這不是軒尼詩毒蛇嗎??”

    “哎呀呀!妹妹,這是你的男朋友,哎呦妹夫你好,我是你的大舅哥呀!”

    “妹夫,你能開得起這么好的車,肯定很有錢是不是?給我幾百萬花花吧!”

    許晨陽一下就轉移了目標。

    直接奔著蘇明就來了。

    “給我站住!”

    蘇明直接往后退了一步。

    你離我遠點啊。

    這個味兒啊。

    太大了。

    你現在要是去水庫里面洗澡。

    能把魚毒死一大片。

    滿池塘的魚都能翻白眼。

    還給你幾百萬花花?

    你怎么好意思張這么大的嘴?

    憑什么呀?

    憑你臉大?

    “我不動我不動。”

    許晨陽立馬站住腳步。

    眼神不停的左右躲閃。

    這個警惕啊。

    腳時不時的就往上提。

    就像是一個受驚的兔子一樣。

    說不定什么時候扭頭就要跑。

    蘇明的頭上豎下幾條黑線。

    好家伙。

    你說家里面好好的,這么好的營生,你不干。

    偏做這種扯淡的事情。

    現在整的,成了過街老鼠。

    驚弓之鳥。

    何必呢?

    “你想要錢?”

    蘇明似笑非笑地說道。

    “是是是,幾百萬不行幾十萬也行,幾十萬不行幾萬也行啊,我不嫌少,真的。”

    許晨陽急急忙忙說道。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