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5章 三句話能氣死一個人
    就在陳少爺懵逼的時候,蘇明伸出手來,小心翼翼的在蕭可兒的臉上輕輕的撥,亂了一下。

    把一根頭發從蕭可兒的嘴里慢慢的抽了出來。

    “頭發都進嘴里了。”

    蘇明特別溫柔地說道。

    “謝謝!”

    蕭可兒嫣然一笑,傾國傾城。

    “我特么……”

    陳大少都快氣瘋了!

    耍我一次還不行,耍我兩次,把我當成三歲小孩了!?

    “你們兩個不要太過分了!”

    “小子,我告訴你,我可是陳家大少爺…… ”

    陳少爺是一臉的氣憤的都快氣爆炸了。

    “等會!”

    就在這個時候,威廉在后面突然之間大聲吼道。

    “干嘛!!!”

    陳少爺氣得不行:“你要干嘛?你們要干嘛?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啊!!!!”

    陳少爺話還沒有說完,突然之間大聲的慘叫,低頭一瞧。

    一條花邊的青蛇,正一臉無辜的看著陳少爺。

    然后扭動的身軀走了。

    只見陳少爺光溜溜的腿上出現了兩個小血孔。

    “我是想告訴你有蛇……”

    威廉眨了眨眼睛很認真。

    “我……”

    陳少爺一口氣憋在嘴里,上不去下不來,憋的這個難受。

    蘇明和蕭可兒兩個人安然無恙。

    因為蘇明可以免疫蚊蟲。

    對蚊蟲有天然的抗性,對毒蛇這種東西也是有天生的免疫。

    蘇明方圓幾米之內不要說是蚊蟲了,連只蚯蚓都沒有。

    “我靠!陳少你被蛇咬了,這可怎么辦?”

    “快打114問問120怎么打!”

    “你他媽豬腦袋呀!”

    “靠!你怎么知道?!”

    “同道中人啊!”

    陳少爺身后的富二代們,你一言我一語,陳少爺都快吐血了。

    真是一群豬隊友,一個有用的都沒有啊!

    “哎呦!這不是赤練蛇嗎?”

    蘇明看了看蛇離開的背影。

    “赤練蛇?”

    蕭可兒也愣了一下:“我聽說過這種蛇,劇毒,咬完之后幾分鐘之內人就會毒發身亡……”

    “什么?!”

    陳少一聽就慌了:“怎么辦?怎么辦?這可怎么辦?!”

    “沒關系。”

    蘇明這個時候終于看到了陳少爺的存在:“找一個繩子綁住你的大腿,防止血液流通,然后找個人用嘴把毒液擠出來,然后一定要減少運動,找到一個風涼的地方躺下……”

    “好好好!”

    周圍幾個人一聽七手八腳綁繩子的綁繩子,擠毒液的擠毒液!

    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著這個陳大少到一旁的樹下。

    “然后呢?”

    其他幾個人的目光都落到蘇明的身上。

    “然后就安靜的等著,至少死了之后也會成為大樹的養料……”

    “什么?!”

    陳大少都快嚇哭了。

    腿腳都不利索了。

    這么一害怕,頓時覺得自己眼睛也看不清了,身子也慌了,手腳也哆嗦了,完了毒性發作了!

    “我……老三臨死之前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情,我對不起你,我睡在你媳婦兒……”

    “沒關系,我也睡了,你媳婦兒……”

    “好吧,那咱們算扯平了。”

    “陳少爺走好啊……”

    “嗚嗚嗚……”

    一群富二代,抱頭痛哭。

    威廉在旁邊都看懵逼了。

    你們不是認真的吧??

    赤練蛇!

    我一個外國人我都知道!

    它確實有兩顆長牙可以分泌毒液,但是這種毒液根本就沒有任何毒性,對人體無害!

    唯一有毒的,是口腔里的分泌物,會對身體機能產生危害,但可是可但是,這種分泌物的劑量根本就不大。

    只要打120就不會有問題。

    “啊!我死了!”

    陳少爺突然間大吼一聲,脖子一歪!

    “啊!陳少爺你死的慘哪,我們對不起你呀……”

    “之前你爸丟那瓶紅酒是我們喝的,害得你被揍了一頓。”

    “你媳婦兒都和我們睡過。”

    “你兒子都不是你親生的……”

    “誰是親爸爸我們也不知道。”

    “我們不該在你的酒里下毒,讓你戰斗力衰竭……”

    “唉,一路平安了,你媳婦和兒子我們會照顧的,”

    剩下的這一群富二代圍在一塊兒,這個哭啊。

    “別他喵的哭了!”

    威廉實在是受不了,大吼的一聲。

    大踏步的走到陳少的面前,一巴掌就抽了過去。

    “哭個毛線,別裝了,趕緊給我醒了!”

    “咦?”

    陳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我怎么沒死,我沒事啊。”

    “這條蛇本來就不是劇毒的蛇,被咬了也沒什么大關系!”

    威廉氣得鼻子都歪了。

    指望你們能干嘛?!

    “是么?”

    聽到不用死,陳少算松了一口氣,突然之間想起了什么:“你們幾個剛剛說的什么?!”

    “沒有沒有,什么都沒說,你聽錯了!”

    “是啊是啊,都是臨死之前的幻覺!”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

    “咱們可是兄弟,你可別多想!”

    “是!”

    一群富二代急急忙忙搖頭否認。

    “啊?是嗎?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你們都是我最好的兄弟……”

    陳少急忙說道。

    “是啊是啊!”

    幾個人親切握手。

    威廉在一旁看不下去了,用手扶額頭。

    要不我還是走吧,為什么和這群貨在一塊,我感覺這么丟人?

    你們都是哪個犄角旮旯跑出來的東西?

    這么坑的嗎?

    威廉深吸了一口氣,看來這事兒,只能靠自己來了。

    走到蘇明和蕭可兒的身旁,紳士的一笑:“這位兄弟還有這位女士,我看二位頗有朋友,緣分不如上房車,咱們一塊聊聊如何?”

    還別說,這威廉做人就是比陳少強,至少說話比較客氣。

    “聊什么?”

    蘇明轉頭一臉認真。

    “額……”

    威廉一下就愣住了,你不按套路出牌呀。

    正常人哪有這么說的呀?

    聊什么……

    我哪知道聊什么?

    “就隨便聊聊。”

    別人皮笑肉不笑。

    “對不起,我這個人很認真,不喜歡隨便聊聊,不如咱們聊聊積分怎么樣?”

    “積分?!”

    威廉懵逼了。

    這什么鬼?

    聊這玩意兒干嘛?

    “額……咱們不聊這個。”

    “那聊聊天文學?”

    “也不聊這個。”

    “那聊聊畫畫。”

    “不會。”

    “唱歌?”

    “也不會……”

    “你這不會那不會聊什么呀,回去吧,該干嘛干嘛。”

    “好嘞!”

    威廉下意識的回答轉身就要走,剛走了一步就愣住了。

    什么鬼?!

    誰喝酒跳舞聊這玩意兒?!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